·習近平強調,堅持“一國兩
·共同開創中華民族美好未來
·台灣媒體山西根祖文化民俗
·汾酒飄香 台灣記者三晉行
當前位置>>近代山西
三晉大地,多少戲臺煙雨中
2016-03-18 09:54:23    華夏經緯網

  年少時,村堸衈腹A我們早早地就挎著小板凳坐在戲臺前,等著鑼鼓釵缽或者咿咿呀呀的二胡聲響起。村埵酗@座廟,廟是我們的小學校。一年兩場戲,正月堣@場,秋收前一場,兩場戲正好在寒暑假。廟堛瑰蜓O小,廟院也小,看戲的人多,常常就擠滿了。尤其夏天那一場,廟院的暀W都騎滿了愛熱鬧的孩子。

  過節似的,鄰村上下,男女老少,挈婦攜雛,趕將過來,往往人看人,大人笑,小孩叫,紅火了的。那時候愛看戲,自己村堸衈葫搳A鄰村唱戲也跑著去看,覺得那是一種神秘的誘惑。我家鄰居一家人都是唱戲的,夫妻兒子女兒媳婦都唱,有時演《秦香蓮》就是他們一家人演的,直到現在,我還記得秦香蓮跪在那兒討要愛情的可憐姿態,那悲傷的表情、那幽怨的唱腔、那無可奈何的哀憤,使我對鄰居一家人充滿了神秘。我那時以為人家並不種地,只是唱戲。

  早早地坐在台下第一排,等著大幕拉開,對暗紅色幕布遮蔽的幕後有了種種幻想,不曉得那唱戲的人是從哪上到臺上的,也不曉得他們在後臺是怎樣化菄滿C戲臺呈給我的是一場完整的故事演繹,精彩,暗淡,興奮,傷感,直至曲終人散、簾幕捲起。每次,我都有一種衝動,想要從側面上到臺上看看後臺堶惇O怎樣一個世界,想要看看那頭戴翎羽腳踏馬靴神氣十足的演員是怎樣從後臺走到前臺的,但每次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壓回去了,安靜沉默地將一整齣戲看完,然後靜靜地回味,直到戲場堛讀鰱瑪漱F,我仍舊看著戲臺上收拾行頭搬動桌椅的人走來走去。那時候,鄉村戲臺,好像是立於我精神世界的一面窗戶。

  我從這扇窗戶堙A看人世的悲歡離合上演。

  後來,漸漸地不再看戲,偶爾看一場,亦是坐在劇院堙A覺得人世悲喜亦是身邊平常事,不在戲劇堙C

  

  

  

修繕前的二郎廟戲臺

  

  

  

修繕後的二郎廟戲臺

  

  

  多年以後,我又行走在鄉村,尋找古戲臺,尋找古戲臺掩藏過的花容月貌、流淌過的人間愛恨。

  初夏時節,走進朔州南榆林鄉寺臺村。戲臺在村北,周圍無村民房屋,也無院晼A感覺孤零零的。戲臺前雜草亂生、野花盛開,倒是有著鄉野無序的蓬勃趣味。在寺臺村,北魏年間建過一座寺廟,叫棲雲寺,戲臺為棲雲寺內的建築。棲雲寺有許多美麗的傳說,但現已不存,僅留戲臺。戲臺坐南向北,石砌臺基,面寬三間,進深三間,卷棚硬山頂,臺內梁枋彩繪依稀可見。

  可能是久未唱戲的緣故,戲臺看上去有點落寞,硬山棚頂瓦當間密密地長滿了青草,像隆起一簾綠色的帷幕,在晴好的藍天下搖著荒蕪的風情,像我年少時看過的唱戲情景,其實在鄉間已漸行漸遠了。

  記得年少時,鄰村唱《算糧登殿》,我步行五里多路,懷著喜悅的心情和女伴相跟著去看戲。“王寶釧離寒窯自思自想,十八載真好似大夢一場,我只說夫妻見面無指望,武家坡昨日回來薛平郎……”王寶釧苦守寒窯18年等待丈夫歸來,如花美貌變青絲染霜,那如泣如訴的唱腔,直把人看得淚水漣漣,心媄纗L。大秧歌戲《泥窯》,看過好多次,每次都讓人忍俊不禁。西漢末年,劉秀逃難,途經朔州,路遇一對兄妹將其藏到燒磚的窯堙A避過了王莽的追殺。這出小戲為村人所熟悉、喜愛,經久不衰。鄉村的戲場,有煙火,有塵土,有喧雜,有熱鬧,有細密的心思,有看戲角的心動,有沉到戲堛熙瘥癒C總覺得,戲要唱到鄉村,方有戲的味道,那味道有點土、有點俗,甚至有點粗糙,但又是那樣魅惑人。下午的場子沒有燈光的粉飾,就那樣白花花地紅臉、黑臉、白臉端出,靴子一蹬、嗓子一吼,開唱,戲服陳舊到一塊臟斑都看得清楚;若是打戲,戲臺上的塵土都蕩起來了,並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不好,反覺得生龍活虎的有意思有看頭。那樣的戲場,再會回來?即便回來,我也可能沒有了年少時看戲的心境了。生活,有多少悲傷與苦難、有多少快樂與幸福都比戲臺上的戲更為真實與酷烈。

  

魏村牛王廟戲臺,古村古寨拍攝

  

在元代戲臺上唱大戲,這是怎樣的一種豪奢啊,王興國拍攝

  朱莊村的戲臺為清朝創建,風雨中搖晃著殘破的身影,泥土剝落的塵埃中,幾株雜樹在戲臺上瘋長著青綠,掩映著古舊的褐色的椽梁鬥拱,蒼然,寂寥,落寞中一縷生趣。斑駁的椈壑W刻有“演出記”字樣,長袍水袖的繁華似有隱現。鄉村的戲臺有著相同的面貌,是一個村落的中心,閒話,相談,嬉笑,走親,訪朋,菜價,收成,在這裡積聚、流動、飛散,是傾聽和撫慰,是停歇和歡鬧,是流言和竊語。

  而無論如何,舊日時光終究過去了。

  有幾年,愛人的村子堻s著唱戲,夏天,地堬蠸[鋤過,而秋收還未到來,在這樣一個相對的農閒時節,村奡N有一場戲要演出。往往從外地請來劇團,或晉劇,或二人臺,或豫劇,或者是我們當地的大秧歌劇團,連著四五天,仿佛過節似的。我和愛人便從城埵^到鄉下看唱戲,每每要等到那大戲已經開演了,或者演過大半了,我們才相跟著慢悠悠地過來,遠遠地望一眼戲臺,不知唱的什麼;似乎也不關心唱戲的事兒,而是看看坐著的站著的看戲的人。這時,有村人就會回轉頭來,問,三虎和媳婦回來看唱了,不忙哇?嗯,不忙,回來會兒,看看紅火。於是,各看各個的。不待戲散我們便離開了,從戲場媔R點瓜果零食,歡歡喜喜算是了了一樁回村看唱的心事。

  

  

  

晉祠水鏡臺,晉祠聖母的專屬舞臺

   成年後在鄉村看戲,只是一個儀式,不似我年少時,看戲就是老老實實地坐在戲臺前看,看得仔細,看得認真,看得入迷,看得淚眼模糊,看得義憤填膺,看得悵然若失,而且有諸多神秘和想像;後來,我弄明白了戲臺幕後的化菕B候場、轉臺。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對戲曲這一行當更是心生諸多敬意。

  我回到了年少時生活過的村莊,看望那座廟宇——曾經上小學的學校。學校早已搬走,廟宇經過重修,有了氣象,但原來的戲臺拆除了,改為南門。院內有一株老榆樹,另外一株大概枯死了。讀過書的正房恢復為正殿,供奉觀音菩薩。正殿前是月臺,小時候,我們就坐在月臺上看戲,覺得月臺高高的、戲臺遠遠的,望也望不到。冬天時,戲臺上堆滿了我們從地堿B回的玉米茬子,給教室媬N火用,正月堶n唱戲了,就把玉米茬子倒出來。看戲的人多了,有兩年戲臺換了地方,是臨時搭起來的帆布篷子,坐在下面看戲,甚覺蕭瑟飄零。

  

榆次六台村清代戲臺,已被盜賣,轉自愛塔傳奇博客

  

  

  

  

  

被遷建至廣東番禺星河灣某花園的六台村戲臺,引發了古建築保護的討論,羊城晚報鄭訊拍攝

  後來我們家搬離農村,也不知鄰居一家是否還在唱戲。村中許多人和事都不曉得了,偶爾聽長輩說起,也懶得關心和過問。多少年,那些綿長的鄉愁消失得無影無蹤,鐫刻在記憶深處的好像唯有古廟和戲臺。而今天,當我從一個村莊走到另一個村莊、當我從一座戲臺看到另一座戲臺,我明白了,那些鄉愁不是消失了,而是隱藏了,隱藏在古廟一炷香的嫋嫋升起堙B隱藏在古戲臺一闋唱詞的婉轉流離堙B隱藏在我多少年不曾忘卻不曾磨滅的記憶堙C

  大蓮花村,南磨石村,三泉村,寺臺村,高家莊,後村,豐予村,張家嘴,高莊,上石竭峪,小涂皋,東孫家嘴,這些村莊的戲臺,在文物普查中被記載為樂樓。古代唱戲,源於祭祀神靈,那麼,樂樓就和廟宇就同處一院。戲臺的臺口面向正殿,正殿內的神靈和人沉湎于看戲的快樂中,神將福祉降於人類。

  樂樓高雅閒適,詩意盎然。想一想,在塞北蒼蒼茫茫的鄉間,黃土漫道,塵埃飛揚,遊牧闊野和農耕文明的碰撞與雜糅中,忽地有一座樂樓典雅別致地出現了,蓮步娉婷、裊娜萬種的角兒,在樂樓上顧盼生輝、明眸善睞、一步三回首地餘音繞梁,這是怎樣的一種人間歡愉和刻骨相思?

  我願意走下去,走在時光與風物相互糾纏的相思堙C

  

二郎廟金代戲臺重放異彩,轉自上黨營造社

  

婚俗 生育習俗
春節 廟會
遊藝 其他節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戲 山西鑼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遺產
山西戲曲 萬榮笑話
藝術人物 藝術研究
三晉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將 歷代佳麗
文化名人 當代名人
名人與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晉菜 特色麵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穀雜糧 地方特產
手工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