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遍山西 | 尋根山西 | 晉商探秘 | 三晉風情 | 投資之窗 | 博客 /
當前位置:三晉風情 - 山西名人 - 名人故里尋訪
晉文公:傳奇的霸主
 
  尋訪精神t霸

  尋訪地理t晉文公墓,在絳縣東北8公里下村側,墓高40米,圓形,周長200米,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墓主晉文公(前697-前628),春秋時晉國國君,名重耳,晉獻公之子。被迫在外逃亡19年後歸國即位,勵精圖治,使晉國成為實力強大的霸主。

  故事:天降大任于重耳

  周國的小國王和弟弟在一起玩,開了一個“桐葉封弟”的小玩笑,大臣說“君無戲言”,春秋五霸之一的晉國就這樣產生了。

  當周平王被迫東遷。在晉侯、衛侯、鄭伯的護送下狼狽到達洛邑後,西周政治組織中的金字塔結構就不存在了。周天子屹立於塔尖,代天行令。天子分封諸侯,諸侯再任命卿大夫,卿大夫再養活諸多士的相互依存的“食物鏈”已經是明日黃花。

  周平王東遷以後,強盛不再,周王室已無力控制天下諸侯。於是,諸侯各自為政的局面開始形成。孟子對此有一著名的論斷,那就是“春秋無義戰”。斷言“春秋無義戰”,主要是孟子以為地位相等的諸侯列國之間,在政治上根本就不存在著相互“征討”的合法性理由。

  春秋成為中國歷史上最無君子之儀的時代。這是一個表現和演義的時代。

  而晉文公就在這個年代,在亂世中站起,從狼煙堥咱X。用十幾年的顛沛流離、十幾年的風霜雪雨的苦難經歷為鏡,演繹出一代榮華不忘憂勞興國,勵精圖治的仁君典範。

  晉文公,姓姬,名重耳,晉獻公第二子。

  重耳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

  他的父親獻公算是一個英雄人物,為晉國開疆辟域,只是到年老的時候就開始糊塗了,寵愛妃子驪姬,他聽信驪姬的讒言,打算讓驪姬所生幼子奚齊繼位,逼死了太子申生。驪姬為了確保奚齊繼位,逼得重耳和夷吾只得躲回自己的封地蒲州(今永濟附近)和屈城(今鄉寧、吉縣附近)。獻公派宦臣勃革是帶兵追殺重耳。但是他逃走了。

  於是,重耳和他的流亡政府一躲就是19年。雖然重耳並沒有什麼志向,但是在當時的環境中,他擁有公子的身份。這個高貴的血統讓他在流亡的過程中受到周邊王國的禮遇。同時他能夠聽從勸告、寬厚待人、仁義知禮,這讓他的隨從緊緊地團結在自己的周圍。他們先逃亡到狄國,重耳在那堸糷F國君的女兒,如果不是晉國發生了內亂,這個故事恐怕就要在這裡結束了。

  獻公死後,晉國的小國君奚齊被人刺殺,國內和國外兩股勢力迎送重耳回國任新君主,但被他以君父新喪,不能就任的理由拒絕了,於是王位繼承落在了他弟弟夷吾的身上。夷吾是一個殘暴無情的人,即位後,第一件事就是刺殺重耳,以絕後患。於是重耳被迫再次出逃,在這次逃亡的路上,他經歷了許多苦難,也遊歷了許多國家,加上夷吾的殘暴無道,讓他樹立了複國的信念,他積極地接觸當時的強國,獲得他們的支援,並用心學習他們的治國用兵之道。

  重耳終於在西元前636年回到晉國,是為晉文公。西元前636年一前628年在位。

  他43歲起逃難,至即位時已62歲了,算起來,在外邦顛沛流離了整整19年。長時期的流亡生活,使得重耳和他手下的那幫大臣,既磨煉了意志,又開闊了眼界,更在政治才能上有了很大的提高。重耳做了國君以後,汲取各國經驗,整頓國內政治,安撫人心,晉國很快便強盛起來了。後來和當時的霸主楚國在城濮進行了一場爭霸之戰,一舉擊潰楚軍,而獲得霸主地位。

  霸業:一切皆非偶然

  在重耳的一生堙A有兩個重要的女人,一是季隗,二是齊姜。

  季隗是狄國的公主,和重耳生活了十二年。夷吾派人刺殺重耳的時候,重耳匆匆逃離狄國,臨行時候告訴季隗希望能撫養好孩子,等自己回來,並且說25年後如果回不來,就讓季隗改嫁。對於季隗來說,自然不捨得他離開,但出口的話語卻讓人吃驚,她不但安慰重耳好男兒志在四方,又說道25年之後,自己已經是行將就木,還嫁什麼人。言外之意就是我會撫養好孩子,也會等你回來。言語之中必定飽含著深情款款,而你又怎能說這番深情款款不是被另外一番深情款款印證著,如果重耳在婚後12年堙A不是真誠地對待季隗,季隗豈能如此待他?

  重耳輾轉逃到齊國,齊桓公將宗室之女齊姜嫁給他,重耳覺得過得很開心,就不再想回國爭位的事了。住了5年,跟著他的家臣們不樂意了,趙衰、咎犯等在大桑樹下謀劃如何挾持重耳離開,卻不巧被在桑樹上的採桑女偷聽到了。採桑女回去後告訴了主人齊姜,齊姜擔心採桑女四處亂說,就把她殺了,並勸重耳回國爭位,替一直跟隨著自己的臣子想想,重耳在外奔波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找了個安樂窩,如何肯聽。于是齊姜和趙衰、咎犯把重耳灌醉後強行帶離了齊國。

  清何所寫《齊姜醉遣晉公子賦》中的“公子固翩翩絕世,未免有情;少年而碌碌因人,安能成事!”就是由這一段有趣的史實而來。不過重耳那時已五十多歲了,遠非少年,也難怪他不願再漂泊,幸虧齊姜深明大義,否則後來名垂青史的晉文公又從何而來呢。

  可以說兩次重耳的離開,奔忙複國大計,都是身邊的女子為他下了決心,然而“不工一事,不眠一榻”,從兩個女子的深明大義中,不難看出,重耳這個人的齊家之術,並不是那麼糊塗。

  而他的治國之術,取軍以嚴、取民以信,在紛繁亂世中使晉國很快取得了霸主地位。

  晉國大將魏仇和顛頡,因為曾經跟隨重耳流亡,平素就居功自傲。

  攻打下曹國的時候,由於當年重耳出逃到這裡時,僖負羈曾給過他幫助。於是,文公傳令說要好好保護僖負羈,如有人敢於侵犯他家堛漱@草一木,定斬不饒。魏仇和顛頜由於嫉妒,並且怕此人被重耳封官賜爵他們之上,就趁亂放了一把火將僖負羈燒死,以除後患。

  重耳聽說後,於是馬上懲治縱火犯魏仇和顛頜。趙衰求情:“魏、顛二將,都是我國的老臣,有19年從亡奔走的功勞,這次伐衛破曹,又立新功,可以赦免。”

  重耳駁斥道:“身為大將,帶頭違犯軍令,不從嚴懲處,國家又怎能治理好?”後來重耳將顛頜斬首示眾,同時還革了魏仇右軍統帥的職務。

  從此,晉軍將士遵紀守法,勇敢善戰,成為當時諸侯各國的勁旅之一,晉國更加強盛,文公威名更加傳播了。

  當年周襄王曾把原地封給了重耳。晉文公收復封地的時候,駐在原城的周朝卿士原伯貫傳出謠言,說晉君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所到之處,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城中百姓,都信以為真,誓死不降晉侯。當晉軍來到城下,原城四門緊閉,不能進去。文公命令士兵只等三日,三日內不開城門,立刻解圍退兵。可是,到了第三天晚間,城奡N有人跑出來說:“我們已探聽到真實情況,晉軍是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準備明天開門獻城。”文公說:“我命令只等三日,明早自當離去。”

  到第四天黎明,文公就率領大隊人馬離城回國。這時,城堜~民紛紛出城,追趕晉軍,一直追了三十多堙C周朝卿士原伯貫也親自作書,願意投靠文公。在這種情況下,文公命令大隊人馬,就地駐紮。自己只帶著幾個近臣,返回原城,接受了百姓的歡迎,並以周朝的大禮接見了原伯貫。至此,原城百姓歸順了晉國。

  在晉國歷史上,晉文公雖只在位8年,但他的政績最為突出。他的霸業只是政績的一部分,他的主要政績是通過國內的政治經濟改革,為晉國以後的繁榮富強打下了一個好的基礎。他主持制定了一系列制度法令,並確定了會盟制度,不僅使晉國由甸服偏侯發展為雄踞中原的超級大國,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穩定了當時的局面,把諸侯間的征戰控制在了一個比較小的範圍內。

  尋訪:晉時古墓安在

  在今絳縣與曲沃交界的安嶼鎮的下村,有幾個綿延如山的土丘,是傳說中的晉文公的墓葬,屬絳縣。從此往西走十余堙A便是曲沃。

  去的時候正值春夏交接之際,青草茵茵,楊柳輕拂,展眼間綠色蔥蘢一片,風光正美。墓前有一通石碑,是乾隆十五年立的,上書“晉文公墓”,墓的左近有一尊文公的塑像,意氣風發,恰似在指點江山,揮起萬丈的豪情,人一近此處,陡然增添了許多肅穆,就連過往的風,也仿佛在一瞬間激烈。

  《左傳》雲:文公卒,將殯于曲沃。墓葬雖在絳縣,卻也在曲沃左近,想來並非虛假。記者就此採訪山西考古研究所侯馬工作站的田建文先生的時候,田先生確定地說,經考古發掘後發現這幾所墓是漢朝的墓葬。而《左傳》中記錄的“曲沃”卻是現在的聞喜,史據《嘉靖曲沃縣誌》:漢武帝元鼎三年,東巡至曲沃縣,聞破南越喜,特更名為聞喜縣。當時將現在的曲沃和聞喜做了一個置換,所以大致可以表明這裡的墓葬充其量是後人傳說而成的文公“衣冠冢”。真正的文公墓,也應該在絳縣,在靠近聞喜的一邊。

  然而,即使作為“衣冠冢”,這裡依然隱約地包含著一種王者之氣,仿佛文公就在這裡的地下沉睡了千百年。只是惜乎少人觀瞻!而晉文公重耳,卻一直鮮活在當地民眾的心中,不單單是他在春秋時刻做了霸主,揮戈千里的風流,而是他身上的傳說和故事,也是我們所能受教的典範。

  對於晉文公的一生,人們注意到的,往往是開頭和結果,從外出逃亡的災禍,到成為霸王的榮耀顯赫,讓人感嘆的是命運的滄海桑田的巨變。

  然而,我們卻忽視了過程這個巨大的環節。過程是漫長的,實實在在的,局外人可以從旁說大話,評頭品足,而過程之中的冷暖甘苦,酸甜苦辣,歡樂憂傷,寂寞徬徨,惟有當事人自己知道,惟有當事人才有深入骨髓、刻骨銘心的體驗。旁觀者可以理解,卻沒有體驗,而理解和體驗則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兩樁事情。無論從哪種意義上都不可能等量齊觀。

  在這個過程之中,忍耐是兩個具有決定意義的字眼兒。

  坎坷、折磨、挫折、不幸、苦難、痛苦、孤獨、絕望、屈辱、失敗、恐懼等等,我們可以承受可以忍耐嗎?我們能忍耐多久,如果這一切都應邀而來,我們是否會在19年堣@一地承受和忍耐。

  重耳由一個貪圖享樂、養尊處優的貴族公子,到後來成為春秋時代顯赫一時的霸主,幾乎可以說全憑了他在國外流亡19年的經歷中所遭受的磨難。

  如果做個歷史假想,重耳一開始就成為一國的國君,是不合適的。那時候他不過是一個眼界短淺的貴族公子,如果順利地登上王位,估計也會作為一個碌碌無為的君主,被淹沒在歷史青卷中。正是他的流亡過程使他逐漸成長為一個堅強的君主,在流亡過程中苦心志、勞筋骨、餓體膚,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逐漸擁有了一代霸主的風範。■
 
本文作者:邊治國,摘自《山西晚報》
 
太原道
 
發表感言
 
·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
·晉臺交流30週年
·習近平強調,堅持“一國兩制”,推進祖國統一
·宣傳片-飛越山西
·話劇立秋2
·話劇立秋1
·話劇立秋4
·2013晉劇院
·感懷于成龍
·京城有個"都一處"
·到"山西大院"看什
·山西"地窨院"正在
·山西麵食甲天下
·研究"女書"第一人
·武鄉 沒有圍椌漪鶡滼晡姚]
·印象汾河
·追溯遷徙者的記憶 探尋華夏子孫的故鄉
·名邑名城出名將--朔州
·雄關漫步說邊防--寧武
·龍山石窟
·天龍山石窟
·王家峰墓群
·明秀寺
·永祚寺
·侯馬旺旺食品有限公司
·山西聚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山西浩誼閥門管件有限公司
·山西金華苑賓館有限公司
·山西海銳五金工業有限公司
·山西臺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分享山西的點點滴滴
·根在山西 情係故土
·遠隆人情注芮城
·海峽飛鴻敘真情
·看了《壽陽家》就像回了家
·臺商李永豐:在晉中投資很快樂
 
友情
鏈結
主辦單位:山西省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