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遍山西 | 尋根山西 | 晉商探秘 | 三晉風情 | 投資之窗 | 博客 /
當前位置:尋根山西 - 姓氏考
中國上黨連族與閩粵連族關係

   連姓氏族是中國56個民族中漢族的一個小支,欲知連姓氏族在中國大陸的源流,需先對中國歷史上北人南流史實略作數語的宏觀簡述:

  中華民族的共同先祖是北方黃河流域的炎黃二帝。黃河流域兩岸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從夏商週三代到魏晉時期,黃河兩岸的中原地帶,一直是經濟文化和科學文明高度發達的發祥地區。那時,長江南岸絕大部分地區尚未開發出來,處於蠻荒狀態,人口也很稀少。西晉未(西元317年)中國北方發生了持續300年的大戰亂,北方人民開始從黃河兩岸的中原地帶向南遷移,開始了對長江以南的大規模開發。

  西晉未年中央政權腐化,政治軟弱無能。各地方勢力普遍追求更大的權力,圖謀奪取中央領導權,無止盡地聚斂金錢和盡情地享樂,於是爆發了司馬氏八個王子為爭奪帝位互相交戰的“八王之亂”。各少數民族也起兵反晉,殺進中原,加入混戰,史稱“五胡亂華”。晉元帝渡江入南京,開始了東晉十六國混戰,先後有八個民族在中原建立過23個政權,使戰亂持續297年,也就是近300年。300年間黃河兩岸人民遭到無窮苦難,死亡纍纍。昔日中華民族經濟文化高度發達的中原受到嚴重破壞,社會發展停滯和倒退300年。到西元 581年,隋文帝楊堅滅周統一中國,才停止了戰亂,遂出現了隋唐經濟大發展。

  在這場300年戰亂中,中原地帶的許多地方,不斷出現《晉書·食貨志》說的“白骨蔽野,田園荒廢,民多饑乏,奔迸流移不可勝數”的悲慘情況。因此,中原士族和平民多避禍求生,被迫從黃河兩岸的中原地帶向南方逃亡遷移,史稱“流民”。士族和老百姓逃亡避禍的地區北起上黨,西連弘農,東至淮陽,南到壽縣和固始。一批一批的南逃人民在長江北岸停了下來,再設法渡江南逃。當時為安置南逃“流民”,在安徽蕪湖到南京一帶南岸設立的僑州、僑郡多達16個。《晉書·地理志》說:“及胡寇南侵,淮南百姓皆渡江。成帝初,蘇峻、祖約為亂江淮,胡寇又大至,百姓渡江者又多,是時上黨百姓南渡,乃僑立上黨郡,共為四縣,寄居蕪湖兩岸……”後再南遷。

  這是中國歷史上北方人民首次大規模南移。他們在江南的活動,給江南帶來了先進的經濟和文化,為中華民族開發江南作出重大貢獻。

  第二次北方人民南遷發生在唐末五代和宋初。
  第三次在元末明初。
  第四次在清初。
  第五次在二十世紀初年。

  到達南方的士族和人民,一批批向江、浙、閩、粵沿海發展,其中一些人遷往台灣和南洋各地。

  在這幾次北方人民南遷中,山西上黨地區連姓亦在其中。因上黨是北方要地,兵家必爭,戰亂首當其衝,向南逃亡的人群中,不會沒有連姓士族和平民群,此為勢所必然,雖然他們人數較少。

  近五十年來,筆者因先在軍中服務,後在《人民日報》任記者和國際評論員,有幸走遍中國大陸的北方和南方,走遍黃河兩岸、大江南北和沿海地帶。連姓在中國很少,但在河南、安徽和浙江,都碰到過幾個連姓小村,後又在福建和廣東沿海驚奇碰到幾個連姓小村。每個連姓小村都有一個明顯特點,即是重視文化教育,重視建設學校,讓子弟上學。筆者是山西古上黨連氏子孫,能在千里萬里之外碰到與筆者同姓的連氏族人,自然感到非常親切。每次碰到這種在中國稀有的與筆者同姓人又有特點的村落,都要打聽他們先祖來自何地、何年來到南方、現有幾村等等。得到的回答幾乎一致,說先祖來自北方山西,多言上黨,詳情不知。筆者由此心中積下疑團,希望將來研究一番,但人生艱難,坎坷曲折,世事紛紜,紅塵滾滾,最近幾年才得如願。

  連姓族源地探尋

  中華民族是注重歷史記載的民族,歷朝歷代國家大事載入史書,是為官修正史。民間望族和百姓也都有族譜家史代代相傳,是為民間信史。它對促進本族互助與社會友好和經濟文化發展均有良好作用,並可彌補正史的不足,具有中華文明特色。

  中國很多姓氏都有族譜流藏民間,連姓自不例外。但是在中國歷史上,姓以人顯,人以名顯,名以官顯。連姓在中國五千年曆史中無人為帝為王,也無人為重要達官顯宦或特大名人,所以幾千年來都是默默無聞的小姓。人數不多,但卻是一個古老的氏族,正象黃帝為姬姓,夏禹為姒姓,都是小姓,卻是古老姓氏一樣。因此,考證連姓幾千年氏族源流,雖然也並非易事,但因是小姓,氏族比較單純,考證起來相對比較容易一些。

  考證連姓氏族源流,應查明數事:一是連姓來源,二是族源地點,三是本族重要歷史人物和事件,四是遷移情況。現分述如下:

  中國大陸連姓來源,史有兩說:一說為上古陸終氏第三子惠連之後;一說是春秋時齊國大夫連稱之後。我在1985年撰寫的《中國大陸連姓氏族源流考》(《山西史志通訊》1986年第6期登載)一文中,較多介紹了惠連氏之後一說。對齊國大夫連稱之後一說,因涉及周武王分封諸侯等問題,比較複雜,涉及面大,故只略而言之。並說明瞭史書“各說不一,不知孰是”。後來我對兩說繼續作了比較研究,學海浩瀚,盡力蒐求,據史以考,析疑辨誤,追根究底,務求其是,終於弄清了真相。這就是,惠連氏之後一說,史料單薄,年代久遠難稽,應屬傳說性質。而春秋時齊國大夫連稱之後一說,不但有多種歷史記載,其他史實也可印證,並有地下出土文物記述可據,史料豐富,證據充分。

  據《左傳》、《史記》等正史和宋鄭樵《通志·氏族》、明《萬姓統譜》、《姓氏博考》等共有兩種記載:一種記載是,“連姓,周公之後,上黨開宗,葵丘著跡”,這裡明確指出連姓是周武王胞弟周公旦之後,未提連稱姓名,但“葵丘著跡”,即指連稱。另一記載是,“連姓,春秋時齊國大夫連稱之後也,葵丘著跡,上黨開宗”,這一記載未提周公之後,但明確指出連姓是連稱之後。這雖然只有幾句話,但包括了連姓族源、重大事跡和族源地等內容。

  但是,周公和連稱是什麼關係?是否親屬關係?齊國和上黨當時又是什麼關係?能否扯到一起?齊國是呂尚(又名姜尚)封國,連稱既為齊國大夫,為何不姓呂、姓姜或姓齊,偏姓連名稱?連稱父親和祖輩為誰人?屬於那個宗族?齊國是周武王滅殷後的首封大國,享有幾乎等同於周天子的特權,連稱有何資格擔任齊國大夫這樣的高級職務?齊國在山東臨淄,為何連姓不在齊國開宗,而跑到山西上黨開宗?……

  這些問題必須弄清,但是回答這些問題,並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需要研究大量的歷史事實,進行大量的有關考證,才能作出完全符合歷史事實的科學結論。

  魯周公伯禽、齊太公姜尚、連稱

  要弄清這些歷史問題,必須從周武王分封的歷史背景說起。西元前1122年,周武王在呂尚輔佐下,進軍殷商首都朝歌,滅了殷商,建立了周朝。武王滅商後,隨之分封親族諸侯于全國,即將兄弟10人和叔侄近親40人,分派各地,擔任公、卿、大夫貴族統治職務,以“屏藩宗周”。在全部封國中以齊國最大和最重要,魯國為次,其他皆為中小諸侯國。齊國呂尚又名姜尚、姜子牙,是周文王師。文王去世後,其子武王繼位,姜子牙是輔佐武王滅商興周的主要的決策人和指揮者。姜子牙女邑姜是周武王正妻,因此,他是武王岳父,也是武王子周成王的外祖父。故武王滅商後,首封姜子牙于齊國,稱齊太公,又稱姜太公,並賜一項特權,其名叫做“專征伐”,可以征伐叛亂和有罪的諸侯,權力很大,地位特殊。連稱就是在這個春秋第一大國的齊國任大夫的。大夫為何官?周代時,中國最高領導人為周天子,即周武王、周成王。其次是公、卿、大夫。公即諸侯國的國君,卿多主管政務,大夫多主管軍事,掌握軍權。連稱即是在齊國主持軍事,掌握齊國軍權的。他在齊國調動軍隊守衛邊境和指揮軍隊圍攻齊宮,殺死齊襄公即是明證。連稱既為齊國大夫,為何不姓呂或姜,因為他不是呂尚親族的人,而是周武王弟周公旦族係的人。據上黨出土的石碑文物記述,連姓是文王后裔,武王弟魯周公的直裔。魯周公親族怎麼能到齊國任職,掌齊的軍權?這中間有特殊原因。周初大分封時,武王首封呂尚于齊國,次封其弟周公旦于魯國,稱魯周公。武王滅商後二年即逝世,當時武王子成王繼位。但成王年幼,尚在懷抱之中,遺命其弟周公旦攝政輔成王,於是周公旦留在長安,處理朝務,未去魯國就位,而由其長子伯禽去魯就位,稱魯周公,亦稱魯公伯禽。連稱即是魯公伯禽的直裔,而被派往齊國任大夫的。在當時,非周天子親族不可能在齊國擔任大夫,掌管齊國軍權,是理所當然之事。

  或有人問,周文王姓姬名昌,武王名姬發,連稱既為武王之弟周公旦的直裔,為何不姓姬,而姓連名稱?這和古代中國人的姓名演變歷史有關。周初和春秋時,人們一般沒有固定的姓,而只有名。故父子兄弟沒有固定的姓相連,如文王十子,長名伯邑考,次名武王發,次名管叔鮮,次名周公旦等等。前面兩字是成王對長輩的尊稱,不是姓,後一字是名。一般都不冠以姬姓。又如齊襄公兄弟五人,長名豬兒,次名糾,次名小白,次名夷仲年等等。一般都不以呂姓或姜姓相連。故父子兄弟姓名各不相同。以後逐漸以國為姓,如陳、蔡、宋、魏、趙;或以物為姓,如馬、牛、楊、柳;或以職為姓,如司馬、司徒;或取名字中的一個字為姓等等。逐漸演進為固定的姓。連稱即是取名字中的前一字為姓,固定下來的。這是我們應當明瞭的當時姓氏歷史演變情況。

  連姓始祖連稱事跡及族群

  到此我們可以簡單歸結起來說,周朝是中國最重要的朝代,這個朝代是周武王和呂尚共同創建的。周代初期,被推翻的殷商勢力和周武王分封的諸侯,曾不斷發生叛亂。主要是依靠呂尚的齊國力量,才粉碎了各種叛亂,鞏固了周的統治和國家的統一。所以周是周天子和呂尚的聯合政權,聯合統治。而兩家又是親家,如同一家。因此周文王的直裔,周公旦的嫡系親族連稱到齊國任大夫,也就不是奇怪之事,而只有周天子親族才有資格在齊國任大夫,掌齊國軍權,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了。

  這個歷史事實,由清嘉慶時在上黨古連族墓地出土的初唐連簡的《大周故飛騎尉連府君墓誌銘》碑文可以得到佐證。碑文記載:“連簡襄垣人也,周文王之宗裔,魯元子之胤緒,詳諸史冊,可略而言矣”。這說明上黨連簡族係是周武王之弟周公旦族係,是受封于魯的周公旦長子魯公伯禽後裔,也就是說齊大夫連稱是魯周公伯禽族係的人。連簡墓誌銘碑文上不言他是周武王直系親屬,而說是周武王之弟、周成王之叔周公旦係,可見不是隨便說的,而是有史和族譜世系為據的。初唐承漢魏、兩晉和六朝門第制度極嚴的余風,社會上仍很講究非世家士族不能做官,族譜世系盛行,不能冒替。可見在初唐時上黨連族的世系譜牒尚存,人們可以查看。而上黨連姓始祖是春秋時在齊任大夫的周貴族連稱,是周魯公伯禽後裔,西周時非周天子宗親不能做貴族大夫,並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做,這都是初唐時的社會常識,故“可略而言矣”。

  只是因為上黨地區歷代為兵家必爭的重點爭奪地,特別是唐代未年上黨經過五代十國的大動亂和人口南逃,唐以前的上黨連族譜牒才散失了。所以上黨襄垣現存的連族族譜起自元代,以前沒有了,只能靠石碑和墓誌可考了。

  連稱葵丘事跡,發生在春秋時齊襄公十二年(西元前686年)。齊襄公名叫豬兒,其弟一個叫糾,一個叫小白,一個叫夷仲年,一個叫公孫無知。齊襄公十二年,他命大夫連稱派兵去齊的邊境葵丘衛戍(葵丘在今山東臨淄縣西20公里)。當時的軍卒都是老百姓自帶兵器和糧食義務服軍役,故期限為一年,到期後徵調另一批百姓軍卒輪換,以便軍卒能回家種地養老撫少,這是當時兵制。齊襄公答應“瓜時而往,及瓜而代”,即是今年種瓜時種完即去,明年種瓜時換防回來。但是齊襄公對大臣和軍隊言而無信,連稱派軍衛戍一年滿期後,齊襄公不給軍卒換防,軍隊不滿,連稱請求輪換也不準。齊襄公昏庸殘暴,數辱大臣,並逐走他的胞弟公子糾和公子小白,又與親妹魯桓公夫人亂倫,殺死妹夫魯桓公,齊魯兩國之人皆怨恨。於是連稱帶領軍隊圍齊宮,支援另一大夫管至父和公孫無知殺死襄公,把逃亡在莒國的公子小白(即齊桓公)迎回齊國為君,為齊桓公和中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管仲治國開闢了道路,使齊國迅速富強起來,故連稱事跡史不絕書。

  中國春秋時代第一偉人齊桓公和他的“束馬懸車登太行”故事

  連稱既為齊國大夫,為何連族族源地在山西上黨?這是因為山東省和山西省行政省區的設置是明朝才劃分設立的,明朝以前還沒有,二千年前的春秋時更沒有。古代將太行山以西泛稱山西,以東泛稱山東,只是一個很大的地理概念,不是行政區劃。春秋時齊桓公首霸,管轄著整個中國北方,當然包括上黨。因此連姓的上黨開宗,應當和春秋時期齊桓公在北方的活動和管轄範圍,以及春秋時齊桓公數十年的霸主地位結合起來才能理解。齊在西周和東週一直是大國,齊桓公曾並35國,地域包括了太行山的上黨地區在內。上黨位於太行山中心,是一個太行山高原盆地,即今長治襄垣一帶盆地。古人因其地勢很高,與天為黨,故稱上黨。因其地理位置重要,春秋戰國諸侯爭霸時期,齊、晉、燕、趙、魏、秦、韓都曾奪取和佔有過上黨,上黨也就不斷改變過歸屬。春秋時齊桓公到過上黨,《史記·齊太公世家》說,周襄王元年,齊桓公三十五年(西元前651年),齊桓公大會諸侯于考城時在會上宣稱:“寡人南伐至召陵,望熊山。北伐山戎,離枝,孤竹。西伐大夏,涉流沙。束馬懸車登太行,至壁耳山而還。諸侯莫違寡人,寡人兵車之會三,乘車之會六,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壁耳山在上黨,說明他曾親自到過太行的上黨。連稱和子孫族人當在此時由齊桓公留駐這個北方重地太行山之巔的上黨。連族由此開宗向外發展,所以史稱連族“上黨開宗”(此外,連稱族人的一部分仍留在臨淄一帶,這部分似乎一直留在山東)。

上黨連族族源地在哪?在距長治45公里的襄垣縣,該縣陽澤河村附近30多個村落為古上黨連族聚居地,由於歷代人口南遷外移,現有人口總共約四千余人。他們一貫重視教育,文化程度較高,這裡是中國連族發源地
  


  北魏至唐宋上黨連族記載

  清嘉慶年間,在上黨襄垣縣陽澤河村連族墓地出土的一塊精緻的《大周故飛騎尉連府君墓誌銘》,記載的墓主人為連簡。其祖父連願,在北魏和北齊時任并州太原縣令,其父連公,隋朝初年任汴州博士,遷洛州參軍。由此可見在魏晉南北朝到隋朝初年,上黨仍是連族活動中心,並不斷有人在山西、山東和河南做官,距今已一千四百多年。

  連簡墓誌銘上說,連簡襄垣人,唐初以六郡良家子應募徵遼東,戰鬥先鋒,算無遺策,以戰功升為飛騎尉,永昌元年卒,壽66歲。萬歲通天二年,與原籍河南南陽的張氏夫人合葬于襄垣陽澤河村古連族墓地。

  按永昌為唐中宗李顯的年號,時為西元689年。次年武則天登基稱帝,改國號為大周,改元天授,八年後改為萬歲通天年號。由連簡永昌元年卒,壽66歲上推,他是唐高祖李淵武德六年生人。徵遼東是唐太宗李世民貞觀十九年事,是年連簡22歲,應募從徵,以卓越戰功升補為飛騎尉。據《唐書·職官志》載,飛騎尉為朝廷禁衛軍武官,“貞觀十二年設置,秩從五品,朝會則周衛升階,巡幸夾馳道,衣五色袍,乘六閒馬”。由此可知連簡為唐太宗李世民的騎兵禁衛軍軍官,他的職務為尉,譯為現代語可稱為司令。所以連簡為李世民的騎兵近衛軍司令。

  連簡的這塊初唐墓誌碑形制,在中國罕見。全碑六百餘字,行距字距整齊。文體以散文和駢體交相使用,字體以篆、草、行錯落而成。楷書蒼勁嚴整,行草書飛動飄逸,古樸莊重和生動活潑同時融合在一塊碑上,有很高史學和書法價值。又其中年月日均為武則天造字,人皆不識,以為奇書。此碑出自名書法家之手,刻工精緻。連族家譜序文說,此碑于嘉慶年間出土後,前來上黨任職的清朝官員見後俱皆驚嘆,歷代都有官員拓印作為貴重禮物贈親友。光緒末年後不被人重視,故棄置於外,任風吹日曬。筆者于1986年來此地調查考察時,在一個破廟角落亂磚中尋得此碑,擦洗去塵土後細細觀察,見其雖已風吹日曬九十多年,仍然字跡清晰,其文字和書法價值極高。筆者建議當地作為一項貴重的檔案加以保護,當地文博館立即接受建議,從亂磚中起出移置室記憶體放。

  在距離襄垣百里以外的沁縣連家莊,發現了幾塊宋代初年連族墓誌石碑,據記載唐末宋初,襄垣連族中有部分人為避戰禍遷移於此。可見在唐末大戰亂期間,上黨連族有相當數量外遷他鄉。

  關於上黨連族向南方遷移的時間等問題,前已說明,東晉時中原人士在中國歷史上首次大批南遷,其中當有上黨連族人士,應無疑問。但是嚴格說來,這還只能是一種推斷,因為無論正史和地方誌書和族譜上,都沒有這次南遷時有上黨連姓的記載。但是晚唐五代和元末明初,上黨連族由上黨和河南遷往閩粵,則是有史書和族譜記載可查的。雖然記載零散簡單,或有頭無尾,有尾無頭,很不全面和系統,但惟其如此,才符合當時有戰亂或非常事件的情況,不能與和平遷移可比。惟其如此,就難免有遺漏差錯記載,值得研究考證了。

    隋唐以來,上黨連族精英在外省做官,東至山東,西至長安,最多的是在中原中心的河南。如隋代連公,終生在河南做官,四易其地,終於河南。唐代連簡雖在長安任唐太宗李世民的近衛軍騎兵司令,但娶妻為南陽張氏夫人。他們子女各帶到河南的連族後裔,多留河南未歸。他們做官的地點在汴州、洛陽、汝陽、南陽、固始一帶。晚唐五代十國大戰亂,他們既不能留在河南,又不能回到戰亂更激烈的原籍上黨,相當部分人士只好向南遷移。但他們遷移的路線大多不是向南進入湖北,經湖北南遷者較少,大多數是沿著東晉時上黨士族南遷的傳統路線,由汝南、固始一帶出發向東,經合肥直抵蕪湖、鎮江、南京北岸,由此渡江向東南由浙東入閩(少數經江西入閩),因為當時中原持續戰亂,閩粵社會較安定。《五代史》和《資治通鑒》,都記載了晚唐五代由河南入閩的連姓人士,正史記載只有幾人,但歷史上的遷移總是一人帶動一片,老鄉親族帶動同宗一片,故可能有相當數量連族先後入閩,對此,閩粵族譜必有反映。到了北宋和南宋時代,上黨和河南先後為契丹、遼、金和北宋爭奪地帶,多次變更歸屬,仍可能有少數人沿著上輩人路線入閩。

  福建惠安壩頭連族宗祠公益基金會長連遠宗親,于1993年8月給筆者惠寄來函略說,惠安連族家譜記載,先祖來自山西上黨,從序文中一二資料來看,是唐末宋初入閩,先住閩侯,後分遷于仙遊、惠安和廣東大埔。入閩始祖為連愷公,于晚唐中和年間由葉州棄官奉雙親入閩,這可能是最早入閩的上黨連族先賢。第八代名連敬、連教,第九代名連治,官為右丞相兼護國大將軍。因朝政不良,連治三諫不納,遂棄官歸隱福建興化府仙遊縣一個山區定居下來。生一男名連應祖,應祖生三男,名連鉞、連釗、連錫。連鉞一派分佈約在仙遊、延平、沙縣、大田、奎城、漳州、龍岩一帶。連釗一派分佈約在泉州、惠安一帶。連錫一派分佈約在泉州、德化、莆田一帶。後連釗遷居泉州惠安,為惠安連族始祖。

  從上黨族譜顯示的情況,中晚唐到宋、元、明、清歷代,上黨連姓人士遷入中原和南方閩粵的原因,大多為中下級軍官,或其任職有關軍事職務被派往沿海守衛海防有關。如唐代連公曾任洛州參軍,元代連肇曾任阿都溫太尉府參軍,明代連楹曾任福建的巡海、巡防、巡倉御史23年。換言之,上黨連氏多是為國家鎮守海疆而遷往閩粵沿海,後來子孫家于閩粵發展下來的。純粹擔任文職官員遷往閩粵的史書未見,為經商貿易遷往閩粵的史書亦未見,辭官退隱民間和因避亂遷往閩粵的雖然有,但較少。遷往的地點大多先在福建,後由福建而廣東,而台灣、港澳和東南亞。

  七百年族譜發現和連肇與連楹入閩事考

  上黨連族宋代以前的族譜目前尚未見到,從元代起又有了族譜記載。筆者1986年調查考察時,在襄垣一個連族聚居的南峰溝村訪求得一部重要族譜,名《連族譜牒》,線裝本,共六卷,1936年石印本,為當地農民連興華和連憲明所贈。這部族譜由元朝至元年間記載開始,歷經元、明、清和民國四代,連續記載到1936年,共七百多年。族譜是1934年時由曾在外地任職的、有較高文化的族人連上達等十五人,將襄垣三十多個連姓村落祠堂石碑抄錄,並把分散的譜記收集在一起,編為六冊,1936年在長治翰墨林書局加以石印的。十多篇石碑序文最為重要,所收錄的最早的石碑序文為明萬曆十七年刻碑。斯後為康熙、乾隆、道光、咸豐和光緒初年的石碑碑文,附歷代人名和外遷記載。各祠堂石碑1958年前尚都在,1958年大興水利,大修水庫,被全都以大錘打斷,運到工地作為水庫壩基沉入庫底。

  族譜是元朝至元年間連肇開始的。連肇,襄垣陽澤河村人,至元間為進士,歷任潞州、汾州等地教官,阿都溫太尉府參軍,轉任山東道考試貢舉官,元集賢院大學士,後棄官歸隱民間。《山西通志》、《上黨府志》、《襄垣縣誌》均有傳。族譜只記載說,連肇桃李滿天下,到處都有他的學生,並多剛毅有識之士。但對他的生卒和任職時間、歸隱和終於何地,族譜和志書均無記載。按集賢院大學士是一位朝廷大官,如他棄官歸隱和終於上黨,族譜應當有記,其墓地也應有石人、石獸和石碑牌坊等遺留文物,但上黨一概沒有。可見這位連老先生的歸隱地和埋葬地,可能不在襄垣。那麼他究竟歸隱于何地呢?合理地推斷和解釋是,可能歸隱于父輩和祖輩活動的河南,或沿著先人南遷路線,歸隱和終於福建了。現在從河南志書上未見此人,歸隱和終於福建可能性很大。

  按連肇為至元間進士,至元只有六年,接著是至正共二十七年,元朝亡,總計為三十三年。元朝進士一般20歲左右,到元朝滅亡時,連肇應為55歲左右,元亡明興,朱元璋當皇帝,其時連肇應在世。按朱元璋少年家貧,17歲出家為僧後,曾多次往來於安徽壽縣和河南光州、固始一帶行乞和為人傭工,這一帶正是上黨連族聚居較多之地。結合連肇次孫連楹24歲即突然出現在皇帝朱元璋身邊,被皇帝信任和重用。可能和連肇歸隱于汝南、固始一帶,其時與朱元璋有特殊交往有關。

  連楹事跡和明朝一個罕見的聖旨

  連肇之後的重要人物為明初連楹。連楹是連肇次孫,陽澤河人,元至正十四年生(1354年)。自幼家貧苦讀,聰慧過人。明洪武壬子科(洪武五年)舉人,是年19歲。洪武十年被明太祖朱元璋任為承敕郎,翰林院左春坊太子讚讀,對太子啟沃良多。朱元璋羨其人剛直,洪武十二年任命為承事郎,專任福建道的監察御史,是年26歲,此後擔任福建道巡海、巡城、巡防、巡倉御史23年。建文四年(1402年)被燕王朱棣誅于南京金川門下,終年50歲。西元1424年,明成祖(朱棣)去世,太子朱高熾即皇帝位,是為仁宗。宣佈建文諸臣為忠臣,赦免諸臣。萬曆十一年(西元1583年)朝廷內務府發下敕令為連楹平反昭雪,追謚為剛烈公。在襄垣建墳植樹、立祠紀念。

  族譜收錄了原刻于石碑上的朱元璋于洪武十二年(1379年)任命連楹為承事郎監察御史的聖旨,全文如下:“皇帝敕命:皇帝曰,御史為耳目之官,所以糾察百司,按治各道,惟中心剛直,足以激濁揚清者,乃稱茲選,太子讚讀連楹,今特授承事郎監察御史,爾其明視聽,達民情,恪盡乃職,副朕委令之意,爾惟懋哉。洪武十二年八月四日”這個聖旨正文後附連楹籍貫、簡歷、聖旨下達年月日、薪水數量等幾行小字。

  這個聖旨原物在明建文四年連楹被殺後,他的家鄉襄垣縣陽澤河村的連族將其藏匿,萬曆十一年朝廷下詔為連楹平反昭雪後,每年于陽澤河連族祠堂供奉一次,平時輪流收藏,歷五百餘年。到民國後由一位知識分子族人專門珍藏,到1966年發生文化大革命,“破四舊”,被強迫搜出與連楹其他遺物一起被焚燒于村中廣場。

  1986年筆者去該村訪問調查時,得見最後珍藏聖旨的老人。他說聖旨是用很厚的精緻絲綢製成,黃色,上織大龍,中有皇帝朱印,雖然已經五百餘年,絲綢色發暗,但朱印和墨跡鮮艷如新,可惜文革中被燒了。

  連楹被殺原因是這樣:朱元璋即皇帝位後,將他24個兒子分封全國各地為王,以“屏藩宗社”。朱元璋死前因太子朱標早死,遺命立長孫朱允炆為帝,是為建文帝。建文即皇帝位後,大臣們鋻於歷史上分封諸王后果不好,諸王年少時尚可安分,年長後難免發生爭奪中央政權奪取帝位的紛爭,發生內戰,造成國家動亂和災難,宜及早削去諸王勢力,以求國家長治久安,稱為“削藩策”,連楹是贊成推行此策的。建文帝於是先削了兩位小王,接著布署削奪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

  燕王曾長期與蒙古作戰,擁有精兵十萬,駐守長城沿線,勢力最大,當然反對削奪他的力量,於是爆發戰爭。建文四年,燕王軍攻到首都南京,兵屯金川門。連楹以朱元璋親信資格面見燕王(連楹年齡比燕王大六歲),在金川門下牽住燕王馬頭,批評燕王攻南京是骨肉相殘(燕王朱棣是建文帝親叔),同時以地方對中央進行戰爭,破壞國家統一,對全國影響不好,對後代也開了不好先例,影響燕王形象,不符合仁義原則,要求停止軍事行動。當時燕王正指揮攻城作戰,聽後大怒,連楹當埸被殺,屍植不仆,燕王認為不祥,立命官員祭拜,屍方倒地。當時燕王破城,皇宮大火,建文帝不知下落。燕王佔領南京後即皇帝位,改年號為永樂,是為文皇帝,一般稱明成祖永樂皇帝,他說為除去朝內奸臣才進行了這埸戰爭,故稱為文皇“靖難”之役。燕王即位後對提出“削藩策”的方孝孺、練子寧等人滅九族(對連楹始終未下滅族令)。提出“削藩策”的人被殺死了,但“削藩策”沒有死,朱棣當皇帝後繼續執行,遂出現明朝社會長期安定,經濟文化科學大發展,包括派鄭和出海等盛舉。永樂廿二年明成祖朱棣去世,太子朱高熾即帝位,是為仁宗。宣佈建文諸臣為忠臣,寬大赦免。到萬曆十一年,朝廷依廣東道御史屠叔方所奏,再次下詔為連楹平反昭雪,追謚剛烈公。萬曆十七年在襄垣陽澤河村為連楹建墳植樹(不過衣冠葬而已),上黨太守李騰鵬致祭,另建祠紀念。

  連楹事跡《明史》有傳,《山西通志》、《上黨府志》、《襄垣縣誌》均有傳,《中國人名大辭典》有專條。

  據襄垣《連族譜牒》收錄的明萬曆十七年和清乾隆39年所刻的碑文和家譜記載,連楹有五子,長子名連錫,次子名連釗,三子名連鏞,四子名連鉅,五子名連銖。家譜在五子名下記載各有一子和後裔。但碑文和家譜又記載說,連楹在金川門遇難後,消息傳到太原和襄垣,“舉族震懼”,“族人懼赤族滅門之禍將至,四散逃走”。關於連楹五子的下落,與今天的福建和廣東連姓族人可能大有關係。碑文記載說,“長三支渺而難稽,五支奔邯鄲,獨留二、四支蒙祖宗之默佑,幸苗裔之綿長”。這個記載用“支”,表明並非指錫、釗、鏞、鉅、銖五子本人,而是指五子原各留有一子在襄垣而言,故稱為“支”。很顯然,當時五子本人並不在襄垣,而是隨父在福建的。連楹遇難後,五子本人和其他孩子在福建就地藏匿逃走了,或投奔連楹在福建的舊部求生了。原留山西襄垣老家的長三支逃後,山西“渺而難稽”,一般認為逃往福建尋找父兄去了。五支逃邯鄲後並未停留,再無消息,一般也認為逃福建尋父求生去了。只有二、四支後來有人回鄉,延續了後代。

  依事理而言,基本上只能如此。因連楹24歲即在南京被皇帝任命名承敕郎、太子讚讀。26歲任為承事郎、監察御史,專任福建道的巡海巡防等御史23年之久,故五子大多或全部都是在福建所生和長大成家。連楹蒙難是突發性事件,其五子及孫輩只能在福建就地逃匿以避禍,故五子後裔絕大多數在福建。又據朱元璋在位期間,中央六部尚書(部長)中先後有四位為上黨人,都是連楹給皇帝推薦的。襄垣家譜記載中,歷代多有中下層武官和文官。連楹在福建23年中帶到福建沿海的連族文職和武官,在連楹遇難後,也都留在福建未敢回山西。故福建、廣東沿海地區和後遷台灣及南洋的連姓人士中,必有連楹後裔和他帶去的連族文武官員後裔,應為無疑問之事。

  此事福建和襄垣為何如此巧合?

  結合上黨族譜對照起來看,值得研究的是,上黨連肇和福建連治名字同音,是否同一個人?上黨族譜記載連肇為元集賢院大學士,後棄官歸隱,但歸隱原因和歸隱地及墓地族譜無記載,不知歸隱何地。福建惠安族譜記載,連治為南宋高崇宗右丞相兼護國大將軍,但史書未見。連治歸隱地和墓地均在仙遊。連肇與連治同音,棄官歸隱相同。連肇有一子名連基業,早逝,留有二子,長子連梧,終生留上黨務農;次子連楹讀書,19歲中舉後外出,24歲突然間出現在明太祖朱元璋皇帝身邊。惠安連治有一子名連應祖,連楹與連應祖為同音。上黨連楹有五子,名連錫、連釗、連鏞、連鉅、連銖。惠安連應祖有三子,名連鉞、連釗、連錫,前三人名字與上黨連楹子完全相同。上黨族譜記載,連楹三子在外。上述情況令人感到連肇與連治及其子孫情況等何其相似,似乎同為一人,只是時代不同,名字略改一二,撲朔迷離,使人迷惑,是同為一人,還是一種歷史巧合,存疑待考。

  將山西上黨和閩粵及海外連族源流完全理清頭緒,並非易事,工程很大,但很需要。海外連姓人士回大陸尋根認祖很需要,大陸連姓互相了解也很需要。改革開放十多年來,我不斷被海內外連姓人士諮詢此事,懇求解答。但這是一個很大的史學難題和科學課題,我必須作出言之有據的符合科學的回答,而不能信口開河,任意解釋。但要做到這點,談何容易?因此,我立下了一個宏願,要把三千年來,連姓從上黨開宗起,發展到河南和中原,由中原再發展到江南閩粵,再由江南閩粵發展到台灣、新加坡、泰國等東南亞和歐美的情況,以中國史書、地方誌書和家譜石碑記載為主要依據,將其整理連結起來,成為一部記載中國連姓氏族的科學著述,以供當代人士和後代人參考。這將是一部炎黃子孫開拓史的縮寫,一個中國氏族遷移發展史的縮寫,一個中國民族支系五千年社會史的縮寫。這是中華民族不斷發展奮進和創造文明的光榮,也是整個中國連姓氏族的光榮。我為完成這個事業而蒐集資料,作出考證,發微探幽,析疑辨誤,已經進行了十多年。我的一貫態度是不搞人云亦云,我自己要有原始資料,自己搞第一手資料,由此出發研究。因此,十多年來,我一直想沿著東晉以來,上黨連族南遷的路線親自走一趟,親自到中原和閩粵調查考察一番,訪求當地連氏家譜,察看石碑墓誌,翻閱地方誌書,聯絡熱心人士,共同致力此事。但沒有經費贊助,只靠個人微薄收入,完全無能為力,以致這個理想至今不能實現。我今年已七十,看來這個南方考察的科學旅行,難以實現了,只好寄望于中原和閩粵連姓宗親人士共同努力,以便玉成此事。只要能得到南方宗親支援,這個研究目標可以達到。現在宏觀脈絡已經完全弄清了,只是南方一些具體細節尚待補充和作出正確解釋。

  還有一事我要向上黨和閩粵及台灣、新加坡連氏諸宗親提出一個倡議或呼籲:我連氏先祖先賢,艱苦奮鬥,創業開拓,由北而南,歷三千餘年,發展至今日,確屬不易。為了記錄先祖先賢奮鬥業跡,以垂教于後世,我建議編輯出版《中華連氏精英》,凡我中華連氏先賢今傑,不問南方北方,不問政治信仰,不管信仰何種主義,何種神仙,何種教派,不管是哪個政黨,哪個協會,哪個團體同盟之人,只要是中華連氏子孫,或知名一界,或造福一方,或在科學技術,或在文史法經哲,軍政經濟,工農商學,有所成就,對國家民族或地方桑梓父老有貢獻之精英、名人,均可收入《中華連氏精英》書中。先編一卷為古代卷,從始祖連稱起,到唐代連簡、明代連楹等古人。重點編現代卷,包括台灣卷、福建卷、廣東卷、山西卷、新加坡卷等等,將連雅堂、連震東、連戰、連瀛洲、連貫等全國各地連氏前賢今傑,分卷編出。全國各連氏宗祠、連氏宗親聯誼會,都存若干本,以垂教于後世萬代。我族志士仁人及事業有成的企業家願幫助此舉者,或由一位我族志士經濟上全部支援,全國出一部,或者分卷包攬贊助。襄讚我族此一全國盛事者,每卷首頁都留其玉照、芳名、大傳,流傳萬世。修學校,為樹碑盛事,這同樣是樹碑善舉、萬世留名的大盛舉,不亦樂乎!不亦善乎!

  一張粗略的清單

  當我寫完這篇《三千年親情一脈傳》的文稿後,遙想連姓氏族是中國一個小氏族,人數較少,但是數千年來居然綿綿不絕以至今日。歷史上連族雖然沒有出現過帝王國君和特別顯赫的大官和大人物等特大名人,但春秋時出現了連姓始祖—齊國大夫連稱,其人其事為史家稱讚。
  

東西兩漢出現了兩位連姓名醫,因古代文只有其姓,未言事跡,故其名不傳。

  北魏和北齊出現了并州太原縣令連願。
  隋朝初出現了汴州博士、洛州參軍連公。
  唐初出現了唐太祖李世民的禁衛軍飛騎尉連簡。
  中唐出現了名中醫連肩吾,著有《玉英金髓經》。
  元朝出現了山東道考試貢舉官、元集賢院大學士連肇。
  明朝初年出現了明太祖朱元璋的承敕郎、翰林院太子讚讀、承事郎、福建道巡海巡防巡城御史連楹。
  明萬曆年間出現了名御醫連城玉。
  近代以來,中國這個人數很少的連姓氏族,又出現了祖籍福建的、甲午戰爭後台灣著名抗日英雄家族後代、著名歷史學家、中國第一部《台灣通史》著者連橫(雅堂)老先生及其子連震東老先生(即連戰父親)等名人。

  新加坡出現了祖籍廣東潮陽、早年去新加坡謀生、艱苦創業成為當今知名東南亞的新加坡著名實業家、銀行家連瀛洲老先生。

  泰國出現了多位原藉廣東,在泰國獲得事業上很大成就的多位連族人士等等。

  近五十年來,在大陸出現了同歐美和東南亞僑界有廣泛聯繫的社會活動家、著名僑領連貫老先生。
  大陸醫學界出現了原藉山西襄垣的明代御醫第八代傳人,精於中西醫兩界,創造出人類殺手冠心病剋星——山海丹真正發明家連汝安醫學教授。

  上海醫藥界有多位連姓醫學博士,並有專著問世。

  海軍有一位與筆者同村的連楹後裔海軍中將連耀庭。

  國家對外經濟貿易部有襄垣人連田峻副部長。

  天津和山西省出現了連雲洛等多位連姓國際貿易企業家和實業家。

  筆者于上世紀五十和六十年代任《人民日報》記者和國際評論員,多有專文發表,另著有中國史論和《蘇美德日百年發展比較經濟史》問世,1992年又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發行了世界史專著《誰先到達美洲》,以翔實的史實和嚴密的科學考證,證明瞭中國東晉法顯于1580年前航海到達美洲並航海返回中國,先於哥倫布一千零八十年,得到中日史學界的肯定和高度評價。1992年在國際會議上報告後,歐美各大通訊社和東南亞報刊廣泛作了報導,中央電視臺于1992年11月11日晚10時半作了英語節目電視專訪,通過國際衛星線路向世界作了轉播,引起了世界學術界的大轟動,以至義大利和墨西哥邀請筆者去作學術交流。

  這些都表明,在中國數千年曆史長河中,連姓雖是小姓,人數較少,但幾千年中不斷出現了或享譽一方,或知名一界,或載入史冊的軍政人物、學者名醫、實業界和科學界人物,說明這個小氏族保持了較高的文化檔次和品味。他們為連族爭了光,為中華民族爭了光,代表了中華民族優秀的民族傳統和精神。

  結          語
  遙想數千年來,連姓族人不斷從刀光劍影、炮火硝煙的戰亂之地走出來,從崇山峻嶺、大江大河之地走出來,從朝代巨變、人世紛紜的滾滾紅塵動亂中走出來,不知曆盡多少生離死別和艱難,一代代延續下來。這其間一代代先輩不斷分出一批又一批人,一步一步從山西古上黨走出來,走到河南中原,走到安徽江南,走到江浙和八閩南粵,走到台灣和南洋,走向世界。不知經過多少艱難和搏擊,一代一代帶領後輩前進,創建事業。它代表了連族和中華民族勇敢奮鬥,開拓奮進,勤勞奮勉,刻苦努力,不斷創造文化,創建事業的民族精神。遙念及此,我們不禁要向一代代先祖們頂禮膜拜,致以敬意。後人應不負先輩傳統,發揚光大。

  (1993年8月初稿于北京連寓,時年六十有八,1994年9月改于北京住宅。2005年1月閱覽一次,略改數字,時年八十。)

發表感言
 
·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
·晉臺交流30週年
·習近平強調,堅持“一國兩制”,推進祖國統一
·宣傳片-飛越山西
·話劇立秋2
·話劇立秋1
·話劇立秋4
·2013晉劇院
·感懷于成龍
·京城有個"都一處"
·到"山西大院"看什
·山西"地窨院"正在
·山西麵食甲天下
·研究"女書"第一人
·武鄉 沒有圍椌漪鶡滼晡姚]
·印象汾河
·追溯遷徙者的記憶 探尋華夏子孫的故鄉
·名邑名城出名將--朔州
·雄關漫步說邊防--寧武
·龍山石窟
·天龍山石窟
·王家峰墓群
·明秀寺
·永祚寺
·侯馬旺旺食品有限公司
·山西聚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山西浩誼閥門管件有限公司
·山西金華苑賓館有限公司
·山西海銳五金工業有限公司
·山西臺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分享山西的點點滴滴
·根在山西 情係故土
·遠隆人情注芮城
·海峽飛鴻敘真情
·看了《壽陽家》就像回了家
·臺商李永豐:在晉中投資很快樂
 
友情
鏈結
主辦單位:山西省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