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遍山西 | 尋根山西 | 晉商探秘 | 三晉風情 | 投資之窗 | 博客 /
當前位置:走遍山西 - 漫談名山
悵然秋風說綿山

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曾出現了兩位後來在神州大地上頗有些影響的著名悲劇人物,一位是楚國的三閭大夫屈原,一位則是晉國的清高君子介子推。由於這兩個人,使得兩個地方在後世人心目中成為神聖之所在,那就是淹死了屈原的湖南汩羅江和燒死過介子推及其老母的晉中綿山。也還是由於這兩個人,從兩千多年前始,華夏民族歷史上即產生了兩個最深入人心的紀念性的節令--吃粽子的“端午節”和禁煙火吃冷飯的“寒食節”。

綿山,古時又稱綿上,《左傳》中有襄公十三年“晉侯于綿上以治兵”和定公六年“趙簡子逆,而飲之酒于綿上”的記述,可見早在2500多年前“綿上”這個地方已知名。而最早講到介子死於火燒的則是《莊子》。然而《左傳》中卻並未說到“綿上”這個地方的確切地域位置,《莊子》中也沒有明白講到介子推是死於“綿上”之火,更沒有講到放火者就是晉文公。《左傳·僖公二十四年》中的原話是:“晉侯賞從亡者,介子推不言祿,祿亦弗及……遂隱而死。晉侯求之,不獲,以綿上為之田。”《莊子》中的記述更為簡略:“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後背之,子推怒而地去,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

許多歷史學家考證:《左傳》和《莊子》的作者距離晉文公與介子推在世的那個時代也就是不到200年的樣子。這說明兩本經典著作中記載的基本史實應該是可信的。也就是說,介子推追隨晉文公重耳逃亡19年,不惜在途中斷糧時把自己腿上的肉割下來熬成湯讓重耳喝,但重耳後來登上王位封常身邊的功之臣時,卻偏偏忘了介子推。於是介子推一怒之下就不辭而別並退隱山林,等晉文公醒悟過來時去找他,他就寧死而不下山,甚至不惜自焚。晉文公則只好將綿上之田作介子推身後之封以彌補自己的罪過。顯,鋻於《左傳》、《莊子》兩書的權威性,對這些基本的情節也都不必再去懷疑。而唯一令歷來史家感到遺憾的,只是這些早期文獻中未能記載“綿上”的確切們置。這也遂使得後世許多人對後來介休縣境內的綿山產生了種種懷疑,明末清初的大學者顧炎武即是其中一位。他認為,晉文公返國之初霍山以北都還不是晉國領地,介子推何以能從都城曲沃跑出幾百里路去到“國外”隱居,晉文公又怎麼會屬於自己的土地追封給介子推呢?
出於同樣的原因,多少年來,地處霍山以北的太原唐叔虞祠(即晉祠)和盂縣藏山也都受到了理所當然的質疑。在同一個問題上,介休綿山只不過是三個中的一個。因為,如果說介子推不可能跑到“國外”隱居的話,趙氏孤兒(即趙朔之子趙武)與晉國的開國君主又怎麼可能走得更遠呢?

現在,很多人認為,太原晉祠、盂縣藏山祠和介休綿山統統都是漢魏以後的好事者之所為。話雖這麼說,筆者竊以為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叔虞立國、程嬰藏孤和介子推隱居的本事固然不可能發生在春秋以前的霍山以北,但也不見得就是漢魏以後好事之徒之所為。根據《左傳》確切記載,早在魯定公十三年(西元前497年)時,晉陽(今太原市)之地即已成為趙簡子根據地;而最遲在晉靜公二年(西元前376年)韓、魏、趙三家徹瓜分晉國之後,此時的晉陽早已成為趙國事實上的都城。這裡原來的晉國雖然不存在了,但韓、魏、趙三國無疑仍把各自的新政權自我標榜為原來晉國的正統繼承,可以說當時已經佔領霍山以北大片土地的趙國正統意識最為強烈,而這種正統意識表現得最明顯的一個方面無疑就是宗廟祭祀。《左傳》中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也就是說對一個國家來講,最大的事情莫過於宗廟祭祀出兵打仗了。在此,且不說叔虞是原來晉國的開國鼻祖,趙武(就是那位趙氏孤兒)更是不敢忘記的血肉祖宗,單說介子推這個人,想到他曾與趙國的另外一位老祖宗趙衰一起追隨重耳逃亡19年的深厚交情,難道不該找地地方祭祀祭祀麼?而這,正可能就是2300多年前介休綿山介子推祠在進化論山以北赫然面世的原因。

介休綿山,主峰海拔2400余米,位於太岳山脈北麓,東與沁源縣花坡交界,南和靈石縣石膏山毗鄰。靜升河與龍鳳河一南一北擁抱著綿山諸峰,自然成為此山的南北界標。從專門祭祀介子推到成為著名的風景名勝之山,介休綿山至少在西元6世紀初時已有規模,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所著《水經注》中即有描寫。介休綿山上真正大規模的人文景觀建設是在隋末唐初,其中尤以佛寺建築最為明顯,例如興地村的迥鑾寺和抱腹岩的去峰寺。山中著名的“鹿橋”與兔橋”即與佛教相關。傳說有僧人自并州來,竟有二鹿與二兔為他導引,後來鹿兔遁化,遂建鹿橋和兔橋于其遁化處。經過千餘年的歷史,到明末清初時,介休綿山上的各種名勝景觀已逾百處以上。較知名的自然山水景觀有抱腹岩、一斗泉、蜂房泉、下馬泉、馬跑泉、五龍、朝陽洞、白雲洞等等,人文名勝則有雲峰寺、鐵瓦寺、竹林寺、光嚴寺、摩斯塔、玄帝廟、山神廟、觀音閣、玉皇閣、永寧庵、空王閣,雲中寺和藏經樓等等。自古以來,介休綿山景名勝無論怎樣繁盛,但有一點卻是亙古不改的,那就是介子推悲劇命運對人們靈魂的震撼。這從歷代名人到此憑吊瞻仰介祠的詩文作品中即可深深感到。

進入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介休綿山又迎來了一次從來都沒有過的大建設。為了滿足新時期中外遊客的旅遊需求,一條盤山公路即將竣工。山中過去破敗了的名勝建築也在逐步有選擇地修復。未來的綿山總應該一掃古來的惆悵憂怨之氣,而更多地給遊人們一些積極的啟迪和思考吧。

話雖這樣講,然而話及綿山卻怎麼也繞不開被燒死的介子推,說到介子推就難免去想那冷鍋冷灶的寒食節,想到寒食節又何以擺得脫那秋風一樣的悵然呢?

發表感言
 
·台灣媒體山西根祖文化民俗文化行
·汾酒飄香 台灣記者三晉行
·“唐風晉韻--海峽情”書畫交流活動暨田樹萇個人書
·宣傳片-飛越山西
·話劇立秋2
·話劇立秋1
·話劇立秋4
·2013晉劇院
·感懷于成龍
·京城有個"都一處"
·到"山西大院"看什
·山西"地窨院"正在
·山西麵食甲天下
·研究"女書"第一人
·武鄉 沒有圍椌漪鶡滼晡姚]
·印象汾河
·追溯遷徙者的記憶 探尋華夏子孫的故鄉
·名邑名城出名將--朔州
·雄關漫步說邊防--寧武
·龍山石窟
·天龍山石窟
·王家峰墓群
·明秀寺
·永祚寺
·侯馬旺旺食品有限公司
·山西聚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山西浩誼閥門管件有限公司
·山西金華苑賓館有限公司
·山西海銳五金工業有限公司
·山西臺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分享山西的點點滴滴
·根在山西 情係故土
·遠隆人情注芮城
·海峽飛鴻敘真情
·看了《壽陽家》就像回了家
·臺商李永豐:在晉中投資很快樂
 
友情
鏈結
主辦單位:山西省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