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遍山西 | 尋根山西 | 晉商探秘 | 三晉風情 | 投資之窗 | 博客 /
當前位置:走遍山西 - 五台山軼事
徐霞客遊五台山、琱s

  1633年(明崇禎六年)七月初,徐霞客從家鄉江陰(今江蘇江陰)出發,擬北上入晉考察五嶽之一的琱s。地處黃土高原東部的山西,是我國古代文明的發源地之—,那堛漲W山大川,名勝古跡,以及蘊含其中的文化內涵,向為地理學家徐霞客所景仰,而遊歷考察琱s,則是其幼年蓄志遊五嶽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到40歲時,已考察了祖國大半河山的徐霞客,還未能涉足晉地的琱s,他對好友王思任說:“予所憾者渾源之北嶽,桂林之千筍,未曾置足焉。”終於在48歲時,他專程北上以償宿願。對此,其另一友人謝德溥于其行至南京時,特寫詩相贈:“祗今更赴琱s約,可似青柯眺白雲。”意為:現今你更以還宿願而遊琱s,其意境當會如同山上綠樹眺望白雲那樣舒心暢意!可見,徐霞客是以虔誠美好的願望開始晉地之遊的。

  七月二十八日,他取道京都(今北京市),西行經河北境,八月四日抵阜平縣(今河北阜平),夜宿龍泉下關。五日翻越長城嶺的龍泉上關,進入晉地五台縣(今山西五台),順道遊覽五台山。

  五台山位於五台縣東北部與繁峙縣交界處,為太行山一脈。其主峰分東、西、南、北、中五座,環抱而立。峰頂平坦寬廣,且無林木,有如壘土之臺,均在百畝上下,故稱其“五台”。五台山海拔3000多米,為華北地區最高峰,氣溫較低,夏無炎暑,故別稱清涼山。據佛教傳說,這裡曾為文殊菩薩講經說法的道場,早在南北朝時,佛家所修寺廟已多達200多處。經歷代修繕,擁有了絢麗多彩的佛教文化,發展為我國四大佛教聖地之首。徐霞客生平崇尚佛教,有此機會,自然要來領略一番。


  徐霞客遊五台的第一站是南臺。初秋的五台山氣候變化無常,他在六日的遊記中寫道:“風怒起,滴水皆冰;風止日出,如火珠涌吐翠葉中。”僅氣候帶給人的景象,就這樣不同尋常,意趣橫生,平添了徐霞客的遊興。他登上臺頂的普濟寺和文殊舍利塔,極目環顧,遠山近景盡收眼底。日記中寫道:“北面諸臺環列,惟東南、西南少有隙地。正南,古南臺在其下,遠則盂縣諸山屏峙,而東與龍泉崢嶸接勢。”這“諸山屏峙”、“崢嶸接勢”的蒼莽雄渾之景,加之出現在正南方向的古南臺,相傳大禹治水時係舟於此,故又稱係舟山,二者相聯,不難使人想起遠古那“湯湯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的景況。晉地山水,與悠久的傳統文化是融為一體的,徐霞客特意點出與南臺相隔二里多的古南臺,顯然亦有文化上的理解。

  從南臺右道下山,沿平緩的山勢向西北行進15里至金閣嶺,再行五里抵達“寺宇幽麗,高下如畫”的清涼寺。這裡有石名清涼石,亦名歇龍石、曼殊床。民間傳說是文殊從東海龍王運來的歇龍石,後將其做了講經說法的坐床,並說自從此石放置五台山後,五台山地區氣候便變得清涼宜人,故佛界視此石為鎮山之寶,自然也成為來往遊人觀賞的重要景點,往昔文人墨客多作詩讚美,朝聖敬香者頂禮膜拜,而徐霞客則如實記載了它的形貌及特點:“有石為芝形,縱橫各九步,上可立四百人,面平而下銳,屬於下石者無幾。”這一記載,顯然更具有地理學的意義。

  南臺回來,再到跑馬泉、獅子窠(今稱獅子窠寺),留宿寺中。


  八月七日遊西臺。臺頂遠眺,“日映諸峰,一一獻態呈奇”。向西展望,“近則閉魔岩,遠則雁門關,歷歷可俯而挈也”。閉魔岩是五台勝景之一,而雁門關則是古來兵家必爭之地,楊家將守關的故事家喻戶曉,徐霞客“歷歷可俯而挈”的描寫,顯然流露出一種親睹塞上雄關的欣喜之情。更引他仔細觀察的是西臺頂上的維摩閣與萬佛閣,“佛俱金碧旃檀羅列輝映,不啻萬尊”,而二閣之建築,不用支柱,淩架于石上,尤其萬佛閣外懸舞于空中的周廬環閣,更為奇特,他在遊記中讚嘆道:“當此萬山艱阻,非神力不能運此。”

  第三站是登臨中臺。中臺頂上有一種特殊地貌,即地理學上稱為“石海”的冰緣地貌,還有一種特殊的自然光學現象,即五台山圓光瑰景。對於二者的形成,民間將其神化了,稱“石海”為“龍翻石”,傳說是當年文殊到東海取走歇龍石,龍子尋釁五台,龍尾翻動山石而稱;稱後者是文殊攝影,即文殊顯聖。徐霞客則從地理學角度,客觀地描述、記載了這兩種自然地貌:“余先趨臺之南,登龍翻石。其地亂石數萬,涌起峰頭,下臨絕塢,中懸獨聳,言是文殊放光攝影處”。此外,他還注意到了台下四里山陰處,第四紀冰川遺留下來的萬年冰,由冰聯繫到五台山的下雪,他在日記中寫道:“臺間冰雪,種種而是。聞雪下于七月二十七,正余出都時也。”盛暑下雪,為五台一絕,即使北方人也少見,況對南方人徐霞客來說,更視為奇事了。

  下中臺,北過澡浴池(又稱萬聖澡浴池),登北臺。是夜,他宿于臺頂靈應寺。

  北臺為五台山最高峰。徐霞客在遊記中,借靈應寺老僧石堂之言,描述了五台山的排列位置及北臺的險峻山勢:“北臺之下,東台西,中台中,南台北,有塢曰台灣(懷),此諸臺環列之概也。”又說:“其正東稍北,有浮青特銳者,琱s也;正西稍南,有連嵐一抹者,雁門也。直南諸山,南臺之外,惟龍泉為獨雄。直北俯內外二邊,諸山如蓓蕾,惟茲山之北護,峭削層疊,嵯峨之勢,獨露一斑。此北臺曆覽之概也。”這一描述,實際上列出了五台山勢的全貌,而又突出了北臺的高聳與絕佳,可作為他遊覽整個五台山的總結。

  八月八日開始向琱s行進,途中對五台山的特產天花菜(臺蘑)進行了觀察,指出其生長的範圍大致在南起白頭庵,北至野子場(今稱野子廠)的“數十里內”,並認為“出此則絕種矣”。旅遊家考察的精細,可見一斑。

  走出北臺約10里地,來到東底山一帶,山勢漸緩,道路漸寬,這裡已是繁峙縣(今山西繁峙)境了。九日行走在乎陸之地,但眼前又現綿延的山脈,東有平型關,西有雁門關,兩關間僅寬15里,徐霞客行走其間,觀感自會很多,但急於北上琱s,無暇多作考察。當渡過滹沱河上游的沙河(今或作砂河)時,便進入琱s所在地的渾源縣(今山西渾源縣)境了,當晚宿一鄉民家。

  十日登上箭竿嶺。他出乎意料地發現,嶺南北之地貌,意至迥然不同:嶺南光禿荒蕪,嶺北“峰連壁賾,翠蜚丹流”。他在遊記中以極大的興致做了嶺北景觀的生動描述:“其盤空環映者,皆石也,而石又皆樹;石之色一也,而神理又各分妍;樹之色不一也,而錯綜又成合錦。石得樹而嵯峨傾嵌者,幕以藻繪而愈奇;樹得石而平鋪倒蟠者,緣以之突兀而尤古。”真如一幅古色蒼鬱的丹青圖,徐霞客典雅高潔的審美情趣躍然紙上,晉地山石,給了他難得的美的享受。

  從箭竿嶺下來,順山澗溪水北行,到達龍峪口,在此處的城鎮附近,“村居頗盛,皆植梅杏,成林蔽麓”,一派北國田園風光。徐霞客自如地遊走在山野間的平路上,眺望周圍“高卑遠近”,連綿不斷的群山,尋問查訪其名稱景況,當其得知東面一座“嶙嶒鬥峭”的大山名為龍山時,其欣喜之情在他日記中有所表述:“龍山之名,舊著知與恆嶽比肩;至是既西涉其閫域,又北覽其面目,從不意中得之,可當五台桑榆之收矣。”意即過去只知龍山在山西,沒想到它竟與琱s比肩而立,至此我已走到它的範圍內,並觀賞了其真面目,這意想不到的收穫,亦可做為遊覽五台山遺漏之處的彌補吧。

  從龍峪口東行約20里,折西北順大道便可直抵琱s之下。在離琱s尚有10里處,便見“其山兩峰亙峙,車騎接軫,破壁而出”。令他魂牽夢縈的北嶽琱s,便這樣氣勢宏偉地聳立在眼前了。當其走近琱s時,只見“兩崖壁立,一澗中流”。於是順著山澗小路進行,路狹窄蜿蜒,難尋去向。但其山勢“曲折上下,俱成窈窕。伊闕雙峰,武夷九曲,俱不足以擬之也”。遊遍祖國名勝的徐霞客,選取洛陽伊闕雙峰的斷崖奇峰,武夷山勢的九曲迴旋來與琱s相比,結論是“俱不足以擬之也”。其對琱s之讚嘆又可見一斑。琱s主由天峰嶺與翠屏峰組成,兩峰對望,斷崖綠帶,層次分明,形成天然門闕,稱為金龍峽口。峽口兩側奇峰插天,壁岸無階,兩山之間一水若帶、美如畫卷。徐霞客以上描述與讚嘆的正是琱s金龍峽口給遊人的最初印象。

  徐霞客還注意到,兩邊山崖上,都鑿以石坎,其坎“大四、五尺,深及丈,上下排列”,他推測為“想水溢時,插木為閣道者,今廢已久,僅存二木懸架高處,猶棟樑之巨擘也”。這是古棧道的遺跡。金龍峽可說是石夾青天,最窄處不足三丈。由於琱s多達 108峰,東西綿延500里,橫跨晉、冀兩省,西銜雁門關,東跨太行山,南障三晉,北瞰雲、代,莽莽蒼蒼,橫亙塞上,從而使兩峰相夾的金龍峽口,成為古來的交通要衝,絕塞天險。北魏時,道武帝發兵數萬人,在這裡劈山鑿道,作為進退中原的門戶。因此,峽口內的懸崖中腰,有古棧道盤繞,名為“雲閣”。徐霞客所見之石坎,蓋是“雲閣”遺跡。

  順峽谷行進,峽越隘,崖越高,北嶽琱s的第一奇觀懸空寺便出現在眼前了。徐霞客動情地描述著當時的觀感:“西崖之半,層樓高懸,曲榭斜倚,望之如蜃吐重臺者,懸空寺也。”

  這望去恍若海市蜃樓般的高空建築懸空寺,初建於北魏後期(約西元471—523年)。整個寺樓建在西側翠屏峰崖壁間,背西面東,經歷代增建修茸,大致形成一座從低到高,三層疊起的樓閣殿宇群。離地百餘尺,背靠絕壁,仍有三面環廊圍抱。殿宇相互交叉,飛起棧道相連,高低相錯,木梯溝通,曲折迂迴,虛實相交,可謂妙不可言。徐霞客頓有“仰之神飛”之感,便“鼓勇獨登”,細覽勝景,他描述說:“人則樓閣高下,檻路屈曲,崖既矗削,為天下巨觀。而寺之點綴,兼能盡勝,依岩結構,而不為岩石累者僅此;而僧寮位置適序,凡客坐禪龕,明窗暖榻,尋丈之間,肅然中雅。”既有對“天下巨觀”的驚嘆,又有對佈局奇巧,“肅然中雅”的讚美。觀覽後盡興而歸,當晚住在琱s廟山門側的鄉土人家,稍作休整,“為明日登頂計”。

  八月十一日,風停樹靜,碧空如洗。徐霞客“策杖登岳,面東而上”。其行進的路線是望仙亭、虎風口、“朔方第一門”牌坊、寢宮、北嶽殿、北嶽山頂。

  途中,他注意觀察了琱s露天煤礦的情況,看到“山皆煤炭,不深鑿即可得”現今渾源煤田為山西八大煤田之一,具有儲量大、埋藏淺的特點,這與徐霞客的觀察是吻合的,也可推測當時已有採煤作燃料的情況了。

  在登北嶽山頂時,徐霞客調查出上山的兩條路,其一是從北嶽殿右邊登山,這裡有一石窟依山成室,室中群仙環列,略無空隙,稱作會仙臺。另一條便是繞過岳殿東邊,有一斷崖處,野草叢生,高達千尺,人稱為登頂便道。徐霞客選取後一條路,於是脫去長衣,攀緣而上。約走二里,方出危崖,仰望絕頂,也不過走了一半路程。前邊路途,依然是“滿山短樹蒙密,槎伢枯竹”,這些短樹枯竹能鉤破衣領,一經攀緣踐踩,便會齊根斷折,連人帶樹滾下去,“若墮洪濤,汩汩不能出”。像所有探險家一樣,徐霞客“益鼓勇上”,終於走出了荊棘叢生的崖間小路,登上了“未曾置足”的北嶽之巔,了卻其平生所願。

  在登頂行進中,他審山度勢;對琱s、五台山和河北龍泉關一段的太行山勢,進行了考察分析,站在岳頂眺望群山時,對這些山脈的各自特點、走向、相互聯繫又有了統觀的了解,在日記中,均有詳細記述:“北瞰隔山一重,蒼茫無際;南惟龍泉,西惟五台,青青與此作伍;近則龍山西亙,支峰東連,若比肩連袂,下扼沙漠者。”此外,他還將龍泉關至琱s的整個地勢,作了歸類條析:分為三重,第一重是太行山脈的龍泉關一帶,特點是:“峭削在內,而關以外反土脊平曠”;第二重是五台山一帶,特點是:“雖崇峻,而骨石聳拔,俱在東底山一帶出峪之處”;第三重是琱s一帶,特點是山南“皆藏鋒斂鍔”,山北“峰峰陡削,悉現岩岩本色”。這些描述與分析,都具有重要的地理學價值。而做為地理學家,他對琱s的植被分佈,亦有仔細觀察,在日記中寫道:“俯瞰山北,崩崖亂墜,雜樹密翳。是山土山無樹,石山則有;北向俱石,故樹皆在北。”按一般情況,應是南面向陽長樹,此處則北面背陰處“雜樹密翳”;應是土山上長樹,此處則“崩崖亂墜”的石山上長樹。這一反常情況,徐霞客在登箭簞嶺時,已有過生動的描述,雖然做了記載,但並未能做出解釋。實際上,這是氣候條件造成的。琱s地接蒙古沙漠地帶,氣候乾燥,降水量少而蒸發量大。南坡日照長,又加土山蒸發量大,所以山南植被反不如山北茂密,這一生態環境形成的原因,我們不能苛求300多年前的徐霞客做出科學解釋,但就其屢屢對這一反常現象提出疑問一事看,其觀察的人微,探討角度的新穎,亦顯示了一個古代地理學家精深的專業造詣。

  當他從西峰回歸時,找到了上山時攀登的危崖,欲就此下山,但“俯瞰茫茫,不敢下”。正猶豫為難時,“忽回首東顧,有一人飄搖于上,因復上其處問之,指東南松柏間”。這一細微情節,亦體現了徐霞客對琱s險峻的體會感受:向下俯瞰,則“茫茫”“不敢下”;向上東顧,則有人“飄搖”其上,寥寥幾句便活畫了一幅深山探路圖。處於半山中的他,於是順其人所指松柏間返回,當在山頂遙望松柏林時,只見松柏蔥青,如蒜葉草莖;走到林間,則見“合抱參天”,茫茫林海一片。走出松林,再經懸空寺山崖從縫隙中繞出,步人平地,最後到達渾源州的西關外,結束了對北嶽琱s的最後考察。後來經由何路出山西省境,徐霞客日記中未作記載,其他人亦無追述,我們也就不得而知了。

  從八月五日遊五台山到十一日從琱s下來,前後七天的遊歷,寫成《遊五台山日記》與《遊琱s日記》兩篇,收入著名的《徐霞客遊記》一書中。兩篇日記提供了這兩處名勝的山脈河流走勢,資源分佈,植被景觀,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旅遊景點,為研究華北的地理、地貌、氣象及旅遊學,提供了極為寶貴的古代資料,是留給山西人民以及全國人民的一份厚禮。為此,山西人民在懸空寺旁,琱s腳下特地為他築亭,以資永久的紀念。而今日讀其日記,亦使後人對其不避艱險,風餐露宿的科學考察精神所感奮不已。
 
摘自《山西歷代記事本末》,本文作者:張惠芝
 

發表感言
 
·台灣媒體山西根祖文化民俗文化行
·汾酒飄香 台灣記者三晉行
·“唐風晉韻--海峽情”書畫交流活動暨田樹萇個人書
·宣傳片-飛越山西
·話劇立秋2
·話劇立秋1
·話劇立秋4
·2013晉劇院
·感懷于成龍
·京城有個"都一處"
·到"山西大院"看什
·山西"地窨院"正在
·山西麵食甲天下
·研究"女書"第一人
·武鄉 沒有圍椌漪鶡滼晡姚]
·印象汾河
·追溯遷徙者的記憶 探尋華夏子孫的故鄉
·名邑名城出名將--朔州
·雄關漫步說邊防--寧武
·龍山石窟
·天龍山石窟
·王家峰墓群
·明秀寺
·永祚寺
·侯馬旺旺食品有限公司
·山西聚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山西浩誼閥門管件有限公司
·山西金華苑賓館有限公司
·山西海銳五金工業有限公司
·山西臺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分享山西的點點滴滴
·根在山西 情係故土
·遠隆人情注芮城
·海峽飛鴻敘真情
·看了《壽陽家》就像回了家
·臺商李永豐:在晉中投資很快樂
 
友情
鏈結
主辦單位:山西省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