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晉商文化
三晉風情
走遍山西
投資之窗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 -> 縱橫山西 -> 文章

關公崇拜與關公文化

02月19日15:54
華夏經緯網
 

  在中國,供奉文聖孔子的文宣王廟有很多,過去在各個城邑都有這類建築。而武聖關公廟數量之多,遠遠超過了文聖孔廟。清代一朝,僅北京一地,關廟就有 116座。而且,有些關廟的建築規模也遠遠超過了孔子的文廟。有人說,關公是一種文化;也有人說,關公是一種精神。不然,在中國以至海外為何有這樣多的關公廟。

 

  在國內所有的關廟建築中,至今保存最為完好的有五六處:河南洛陽關林,湖北當陽關陵,荊州關帝廟,河南許昌霸陵橋關帝廟,山西關羽故里常平關帝廟等等。而規模最大、氣勢最為宏偉的,就是位於山西省運城市解州的關帝廟了,它堪稱天下第一關廟。

 

  當海外華人來到解州關帝廟,面對蔚為壯觀的大殿牌坊,許多人竟激動地流下了眼淚:“我們終於找到了祖廟,這才是真正的關帝廟啊!”

 

  解州關帝廟始建於隋代,宋明兩朝盛極一時,清康熙四十一年毀於一場大火,以後歷經10多年才得以修復。

 

  這座關帝廟分為南北二部,南部為結義園,四週桃林繁茂,春季花綻如錦,使人們儼然置身於當年劉、關、張桃園結義的情景之中;北部是正廟,廟內一切均按帝王體制興建。過雉門,穿午門,越御書樓,便至崇寧殿。

 

  崇寧殿是奉祀關帝的主殿,四週是高大寬敞的回廊,廊下撐有26很精雕蟠龍石柱。在中國,除山東曲阜孔廟外,只有這座關廟可以配有龍飾。

 

  殿外門檻的石板上有一個碩大的腳印深深嵌入石中,傳說是關公送客時踩下的,而另一隻腳印卻留在了中條山上。

 

  由崇寧殿出來再往後走,過了後宮,便是春秋樓。春秋樓又名麟經閣,四週共有 108個窗扇,據說是代表山西所轄的108縣。

 

  這位頭戴王冠,身穿龍袍,被歷代帝王奉為“義炳乾坤”、“萬世人極”的關聖帝君,最早也是一個普通凡人。

 

  關羽,字雲長,本字長生,生活于東漢三國時代,祖籍河東解縣寶池堣U馮村,也就是今天山西省運城市常平鄉。據民間傳說,關羽最早並不姓關,因他殺了人才更名改姓。那年關羽剛19歲,他從下馮村來到解州城,想求見郡守,陳述自己的報國之志。可是,郡守因他是無名之輩,拒不接見。

 

  當晚,他住在縣城旅館堙A聽到隔壁有人哭,一問才知這個哭的人叫韓守義,他的女兒被城奡c霸呂熊強佔蹂躪。呂熊是個員外,勾結官宦,欺男霸女。當時,解州城由於靠近鹽池,地下水是鹹的,不能食用,只有幾口甜水井散落在城埵U處。呂熊叫手下人將城堛熔═穭奕ㄥ韙F,只剩下他家院堛漱@口甜水井。還規定了一條,凡是來挑水的人,只準年輕貌美的女人來,否則不許進。進來的年輕女人,不是被他調戲,就是被他姦污。大家氣恨,但因呂熊財大氣粗,誰也奈何不得。韓守義的女兒讓呂熊霸佔後,氣得老人叫天不應,呼地不靈,只好獨自悲泣。關羽聽罷,怒火中燒,提著寶劍闖進呂家,殺了呂熊和他一家,解救了姓韓的姑娘和其他良家婦女。之後,他連夜逃往他鄉。途中路過潼關時遭到守關軍官盤問,情急之中他手指關口說自己姓“關”,以後就再未改變。

 

  這位年輕時就急公好義、扶危濟困、替民行道的千古名將,從此以他不同凡響的經歷留給後人一本多彩的畫卷。

 

  史書《三國志》粗略地記錄了他的生命軌跡。

 

  關羽逃出鄉關後,奔走琢郡(今河北琢縣)時,正值劉備在鄉里聚集人馬,他和張飛便投奔到劉備手下,三人“不避艱險”,“寢則同床,恩若兄弟”,生死同心,力圖匡扶衰朽的漢室;劉備投靠軍閥公孫瓚,做了平原相,任關羽為別部司馬,與張飛分統部曲,追隨劉備左右;劉備襲殺徐州刺史車胄,派關羽領徐州,守下邳;建安五年(西元 200年),劉備兵敗投袁紹,關羽被曹操所俘,曹操禮遇甚厚,拜為偏將軍,封為漢壽亭侯,但關羽身在曹營心在漢,“降漢不降曹”;為報曹操知遇之恩,他策馬千萬眾之中,殺顏良,誅文醜,解曹軍白馬之圍;曹操更加喜愛關公,派關羽同鄉張遼勸說,關羽說;“我知道曹公對我很好,但我受劉備厚恩,立誓生死與共,絕不能背叛于他。”曹操聽罷也無可奈何。以後關羽打聽到劉備下落,拜書告辭曹操,“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終於找到劉備;劉備收江南諸郡後,拜關羽為襄陽太守、蕩寇將軍,領兵駐紮江北;等到西走益州後,于建安十九年(西元 214年),令關羽鎮守要塞荊州;建安二十四年(西元 219年),關羽圍攻曹操大將曹仁于樊城,又活捉大將於禁,斬大將龐德,“水淹七軍”,“威震華夏”;當時劉備已稱漢中王,封關羽為前將軍,假以“節鋮”;曹將司馬懿、蔣濟計謀:關羽得志,必非孫權所願,遣人勸孫權斷其後路,並許割江南,以圖解樊城之圍。孫權曾經想為兒子娶關羽的女兒,關羽鄙夷道:“虎女焉配犬子!”部下糜芳、傅士仁叛變孫吳,關羽兵敗失荊州,又遭吳將呂蒙、陸遜伏擊,關羽與兒子關平敗走麥城,被孫權捉住,大罵不降,被害於漳鄉(今湖北當陽東北),壯別人間。

 

  關羽生命的結局是悲劇性的。麥城敗亡,使他“志扶漢祚”的一腔宏願付諸東流,“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而且,他死後還身首異處。

 

  傳說關羽死後,孫權將他的首級放入一隻木匣內獻于曹操。曹操開匣觀看,只見關羽口開目動,鬚髮皆張,嚇得曹操魂不附體,趕忙命人設犧禮祭祀,刻沉香木為軀,以王侯之禮葬于洛陽。驚嚇了曹操這只是後人的誇張渲染,不過關羽死後的確是頭顱葬在河南洛陽,身子葬在湖北當陽,現今兩地各有一處關陵,民間盛傳關羽“頭枕洛陽,身臥當陽,魂在山西”。

 

  關羽,這位出身微踐的一代名將又是幸運的。在他去世百年之後,被活人一代一代推到了空前崇高的地位,成為千百年來世人尊崇的偶像。

 

  關羽生前的職位僅是個將軍;“漢壽亭侯”,也僅僅是一個“鄉鎮級”待遇的賜封。但他死後卻名聲鵲起,封號不斷升級,奇跡般地跨越了時代,跨越了歷史,最終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宋代,默默無聞了 800年的關羽,被宋徽宗連升三級:先封“忠惠公”,再封“崇寧真君”,又封“昭烈武安王”和“義勇武安王”。

 

  元代文宗,封關羽為“顯靈義勇武安英濟王”。

 

  明代神宗,封關羽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鎮天尊關聖帝君”。

 

  這位死了1000多年的三國名將的封謚,終於由侯、公、真君、王,至此登基為“帝”了。

 

  歷代王朝對關羽的加封在清代達到極盛,清德宗光緒皇帝對關羽的封號最長:“忠義神武靈佑仁勇顯威護國保民精誠綏靖翊讚宣德關聖大帝”,共26個字,採用了眾多美好的文詞,超過了前代任何王朝。

 

  關羽生前絕然不會想到,他身後會得到這樣多的榮耀,歷代皇帝會給他這樣美好、這樣崇高的封謚;他也更不會想到,他不僅走上了神壇,而且集神教、道教和佛教的尊位於一身。

 

  除封建統治者的封送外,後世有關關羽的傳說附會也很多,而且大多是褒獎有加。元末明初羅貫中的不朽名著《三國演義》問世後,關羽更成為婦孺皆知的英雄和神奇的人物。史傳上沒有的記載,在這些文藝性的描述中,是那樣生動感人,栩栩如生。桃園三結義、溫酒斬華雄、劈顏良誅文醜、過五關斬六將、單刀赴會、三江口保駕、義釋黃忠、千里走單騎、敗走麥城等等故事,更被編成戲曲、活本,直到現代的電影、電視劇、連環畫等,關公的形象、故事和精神以各種不同的文藝形式廣為傳播而深入人心。

 

  在中國戲劇發展的歷史過程中,曾經出現過“三國戲”熱,許多著名的劇種都有相當數量的“三國戲”和“關公戲”。以京劇為例, 148出“三國戲”,單獨寫關公的戲就有20出。再以關羽家鄉蒲州梆子為例,“三國戲”有記載的88出,其中“關公戲”就有18出。

 

  在舞臺上,關公的形象都是完美的英雄,面如重棗,長髯飄拂,威武氣概。即使是在《走麥城》堙A他也照樣英雄本色有增無減,誠可謂是“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元代著名戲劇家在《關大王單刀會》雜劇中,通過喬閣老這個人物對關公的堂堂英武氣概進行了神韻畢現的描繪:

 

  上陣處三綹美須飄,

  將九尺虎軀搖。

  五百個保關西,

  簇捧定個活神道。

  敵軍見了,唬得七魄散五魂消。

  你每多披取幾副甲,

  每多穿取幾層袍,

  恁的呵敢蕩翻那千里馬,

  迎住那三停刀!

 

  在演出“關公戲”時,不同劇種還有許多不同的清規和講究。比如蒲州梆子演“關公戲”,每屆開場關羽登臺亮相時,戲班的拉場要在出將口燃一張黃裱紙,表示祈願、吉利,希望演出順利和成功。而關羽登場演出時,演員總要閉著眼睛,據說關公只要一睜眼就要殺人。這種講究和規矩,長期沿襲,劇團、演員都自覺地、虔誠地恪守沿襲,不敢破規。在其他一些劇種,也有一些講究,像扮演關羽的演員要沐浴、焚香、放爆竹等等,不一而同,但總歸是恭敬而神聖。

 

  千百年來,經過歷代統治者的封謚,和戲曲、文學的演義描述,一個“對國以忠、待人以仁、處事以智、交友以義、作戰以勇”,代表著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完美的關公形象出現在世人面前。他由“萬世人傑”上升到“神中之神”,成為戰神,財神,文神,農神,是全方位的萬能之神,為歷代統治者和百姓萬民,華夏神州與東瀛海外,中外同奉,上下共仰。

 

  歷代封建統治者尊崇關羽自不必說,就是李自成、張獻忠、洪秀全等農民起義領袖,也把關羽奉為膜拜的英雄。

 

  不僅如此,除了在華夏大地,在日本、東南亞以及海外華僑中,對關羽的膜拜之風也歷歷不衰。

 

  在擁有二千余萬人口的台灣,關公信徒多達 800萬眾,幾乎各家各戶都為關公設香案,立牌位,挂聖像。台灣的關公畫像年銷售量,遠遠超過了他們最崇奉的神祗媽祖。

 

  美國的“龍崗總會”是一個以拜關公為祖的民間組織,各地分會有140多個,遍佈華人居住的世界各地。

 

  南亞各國競相立廟拜求關公,最盛者當數泰國。

 

  在日本,早在清代就有關帝廟;前些年還新建了一座關廟,據稱是海外建築規模最大的關廟。

 

  這些不同階級、社會集團,有的勢同水火,有的各有所崇,有的利害對峙,而對關羽的敬奉卻矛盾趨同,萬殊歸一。這種矛盾統一的歷史結合點何在?是什麼神奇的力量在起著凝聚同化的作用?面對關羽“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聖”,祭祀廟宇遍及海內外,關廟無處不焚香的景觀,這種超國籍、超民族、超信仰、超時代、超漢文化圈的價值趨同現象,又是什麼使之如此呢?

 

  美國聖地亞哥加州大學人類學系教授、芝加哥大學人類學博士 Davidk jordan(漢名焦大衛)先生曾說過一段很有意思的話;“我尊敬你們的這一位大神,他應該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他的仁、義、智、勇直到現在仍有意義,仁就是愛心,義就是信譽,智就是文化,勇就是不怕困難。上帝的子民如果都像你們的關公一樣,我們的世界就會變得更加美好。”

 

  這位美國學者的話是頗有見地的。

 

  我們在對關羽生平事跡和身後的榮耀情況進行一番深究之後,便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在中國,文有孔子,武有關公。一文一武,兩聖相映,構成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主體。所不同的,孔子的形象只有一個,而呈現在我們面前的關羽形象不只一個,而是三個,準確說是三個的合一,也就是三位一體的文化偶像。

 

  作為歷史人物,他是三國時蜀漢的五虎上將之首,南征北戰,忠義仁智,威震華夏;作為文學藝術典型,他更是集中國傳統美德之大成,成為無瑕疵的完美超人;作為一位被世俗尊奉的神,他被迷信為降妖護國、平寇破賊、除瘟攘災、助人發財等等的全能華夏之神。把這三者歸納起來,關羽實際上體現了一種中國傳統的道德精神。

 

  首先是忠誠精神。如果對這種精神只理解為愚昧的忠君,在20世紀即將結束的今天,是愚昧可笑的。中華民族巍巍5000年,有多少忠臣烈士,對祖國,對人民,對偉大的事業,正是靠了這種精神,使自己和他人的心靈得以凈化和昇華,凝聚成一種無堅不摧的力量,推動了歷史的前進。

 

  其次是信義精神。當然,由於人生觀與世界觀的不同,這種精神在不同的人身上產生不同的影響。但是,正確地理解、倡導、恪守這種精神,使它成為做人處世中一種高尚的行為準則,還是人類社會的主流。

 

  第三是仁智精神。這種精神的本質就是博愛與文明。

 

  第四是勇武精神,它的本質就是激勵人們奮進、拼搏、創新、開拓。

 

  “天日心如鏡,春秋義薄雲”,這是關羽偉岸的形象。

 

  “先武穆而神大宋千古大雙千古,後宣尼而聖山東一人山西一人”,這是關羽偉大的靈魂。

 

  “廟食盈寰中,姓名走婦孺”,這是關羽博大的文化精神。

 

  凝聚在關羽身上而為萬世共抑的忠、義、信、智、仁、勇,蘊涵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倫理、道德、理想,滲透著儒學的春秋精義,併為釋教、道教教義所趨同的人生價值觀念,實質上就是彪炳日月、大氣浩然的華夏魂。

 

摘自《 晉魂 》,中國書籍出版社,1997

 

發表感言
 
主辦單位:山西省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絡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