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雜談
"紅寶書"出版不為人知的秘密
華夏經緯網   2004-07-12 10:00:46   
字號:

   凡是經歷過“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人們,都不會忘記當時被譽為“小紅寶書”的《毛主席語錄》。由於林彪的鼓吹和積極推行一系列加強個人崇拜的狂熱舉動,這本小小的冊子,曾風靡全國、遍及全世界150多個國家和地區,創造了我國圖書出版發行數量的最高紀錄,有“東方的《聖經》”之稱。從1964年5月問世到1979年2月12日中宣部發文通知停止發行時止,在短短的15年內,僅國家出版社正式出版的總印數就有十億五千五百多萬冊,如果加上“文革”初期“造反”組織和許多機關、團體、部隊、廠礦等翻印和私自編印的,其數量之巨大更為驚人!

  總政版《毛主席語錄》的問世和流行


解放軍總政治部編印的《毛主席語錄》第二版

  1959年廬山會議後,林彪取代彭德懷主持中央軍委工作,便大肆鼓吹“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頂峰”,宣揚學習毛澤東著作是學習馬列主義的“捷徑”,推出“要帶著問題學習,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立竿見影,在‘用’字上狠下功夫”的學習方法。在林彪的鼓吹和軍隊帶動下,全國迅速掀起了“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熱潮。

  1961年4月,林彪授意《解放軍報》應當經常選登毛主席語錄,該報即從5月1日開始在每天的報眼上刊登。後根據總政治部領導指示,送編200條于1964年1月5日印成16開本的《毛主席語錄200條》(徵求意見本),經全軍政工會議討論、增補,正式命名為《毛主席語錄》,編印單位改署“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編印”。

  總政版《毛主席語錄》第一版于1964年5月1日出版,共摘編語錄366條,分為30個專題。1965年8月1日出版第二版,內容作了修訂,共收語錄427條,分為33個專題,共8.8萬字。第一版有52開本紙面平裝、64開本精裝加紅色塑套兩種裝幀,第二版起全部為64開紅色塑套裝,以後又出版了100開、128開本。在64開本書前有林彪手書的題詞:“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在再版本的題詞後又加了“做毛主席的好戰士”。關於林彪手書這一題詞的來歷,在湖北當陽曾流傳一個說法:據史書記載,東漢建安二十四年(西元219年)蜀將關羽與孫吳交戰,敗退于臨沮,被殺。吳主孫權將其首級運至洛陽送給曹操,同時以諸侯禮葬其屍骸于當陽,後稱“關陵”。陵園內保存有多處明、清兩代名人碑刻,其中有清人集關羽語錄所立的一塊石碑,上刻“讀好書聽好話行好事做好人”。當陽附近有一空軍機場,林彪之子林立果曾來關陵遊覽,看到這塊碑文後告知林彪,林彪受到啟發就寫了上述的題詞。

  總政版《毛主席語錄》出版後,地方出版部門紛紛要求加印。人民出版社報經領導部門批准,從1964年9月開始向地方供應總政版語錄的紙型,人民出版社也先後出版多種版本,均在內部發行。文化部規定不在報上發消息,不登廣告,不公開陳列,不賣給外國人。國務院外事辦公室于1966年3月5日、4月2日向有關單位發出通知:《毛主席語錄》不向外國人贈送,過去已送的原則上都要收回。6月9日又發出通知,規定在我國的外國專家、留學生、實習生和常駐外賓凡主動向所在單位要求贈閱、借閱或購買“語錄”的均可滿足;如對方沒有索要的,不主動散發。1967年3月28日,國務院外辦發出通知說1966年3月5日、4月2日的兩個通知是錯誤的,6月9日的通知“也不符合主動積極地對外宣傳毛澤東思想的精神”,宣佈撤消這三個通知,並稱“對外贈送《毛主席語錄》(中、外文版)就是向世界人民宣傳毛澤東思想。各涉外單位,應將此作為頭等重要的政治任務。”從這本語錄由內部發行到公開發行的過程,也可看出“文革”形勢發展的變化情況。

  1967年3月16日下午,陳伯達、康生、王力向毛澤東請示要求要修改《毛澤東選集》某些人名和註釋問題,毛澤東答覆:現在不要修改,這些人名都不要刪掉,這些都是歷史。沒有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何以成為晉史?註釋要修改,要費很多時間,現在沒有時間。毛澤東對《毛選》內容和註釋問題作出六點指示,其中最後一點為:語錄本中引用《整頓黨的作風》中劉少奇的那段話刪去,第二十四節題目“思想意識修養”改為“糾正錯誤思想”。人民出版社根據中央文革宣傳組佈置,對毛主席著作中需作改動的部分提出處理辦法,通知全國租型出版單位執行。

  據有關部門統計,總政版《毛主席語錄》從1964年到1976年,全國共出版漢文版4種,少數民族文字(8種文字)版8種,盲文版1種,外文版(37種文字)和漢英對照共38種,總印數105549.8萬冊。據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統計,截至1967年10月,世界各國以65種文字翻譯出版毛澤東著作853種,其中有20個國家的20種文字翻譯出版《毛主席語錄》,共有35種版本。
 
  周恩來提出“宣傳毛澤東思想要講究實效”


江門市“革委會”印製的《毛主席論對敵鬥爭語錄》

  總政版《毛主席語錄》從1966年到1968年底已印製70452萬冊,極大地滿足了群眾的需要。這一時期,社會上較普遍地存在著追求毛澤東著作的新版本越多越好的風氣。《毛主席語錄》出了塑膠封套精裝本,就不要紙面平裝本;出了100開本,就不要64開本,有些地方甚至大量印製未經中央批准的火柴盒大小的256開本。1968年戰士出版社出版的《最高指示》,內容除《語錄》外,還有《最新指示》、“老五篇”(含“老三篇”加《關於糾正黨內的錯誤思想》、《反對自由主義》)和《毛主席詩詞》,通稱“四合一本”;不久又出現了《毛澤東思想勝利萬歲》(含《毛主席語錄》、《最新指示》、《林副主席語錄》、“老五篇”、《毛主席詩詞》、《九大文獻》,通稱“六合一本”),流行較廣的有解放軍政治學院和炮兵編印的兩種。據不完全統計,僅上述幾種在北京印刷加上外地翻印的數量就超過1000萬冊。當時,社會上對“紅寶書”多以公費購買、免費分發幹部或作為獎品禮品、會議文件等形式分發,印數再多也滿足不了需要,造成紙張、塑膠等物資及印刷力的極大浪費。

  1967年6月18日,毛澤東對出國人員談話時說到:“有些外國人對我們《北京週報》和新華社的對外宣傳有意見,宣傳毛澤東思想發展馬克思主義,過去不錯,現在文化大革命以後,大搞特搞,吹得太厲害,人家也接受不了。……”1968年3月至9月,毛澤東對有關對外宣傳工作做了12次批示,並提出:“對外(對內也如此)宣傳應當堅決地有步驟地予以改革”的意見。

  周恩來抓住貫徹毛澤東指示的有利時機,最先提出“宣傳毛澤東思想要講究實效”的口號。

  1969年3月23日,周恩來在全國計劃會議上做的報告中,特別強調“宣傳毛澤東思想要講究實效”,要“貫徹節約鬧革命的思想”。他說:“已經印出來的毛主席著作和毛主席語錄,我看是城市多於農村、高級幹部多於一般幹部,一般幹部多於群眾。”“城市的幹部家埵部m毛主席語錄》十幾本,這不是浪費嗎?”“一個人放著十幾本語錄不用就是沒有實效,實效變成了失效。原來要求人手一冊,不是人手幾冊,現在講究哪個廠出的,哪個地方出的,凈從形式上去挑。還有拿語錄送禮。”周恩來問,《毛主席語錄》已發行7億多冊,1969年國民經濟計劃綱要中還要印3億冊,是否多了一些?是否能夠少印一些?《毛主席語錄》農村不夠,可以從城市來捐獻,要把發行工作做好。

  1970年9月2日晚,周恩來接見中央外事、新聞單位的負責人,提出新華社編印的《參考資料》8月27日下午版上刊有林彪的一條語錄:“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頂峰,是最高最活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周恩來對新華社軍管組組長說:“這句話主席不讓用,1967、1968年還發過文件。”“以後《參考資料》上語錄不要用了。這件事中央常委曾商討過,並且請示過主席。”當得知這條語錄是從解放軍政治學院編、戰士出版社印的《毛澤東思想勝利萬歲》一書中摘抄時,周恩來說:“中央已經三令五申,不許亂編毛主席著作,不許隨便編印沒有公佈的主席指示,這本子未經中央批准,是私貨,要收回。還有那些未經中央批准隨便亂印的本本也要收回。先把北京的收起來。”他當即指定了軍隊、外事、中央宣傳部門和政府各部四個口子的負責人來負責收,總的由李德生抓。4日,中央軍委辦事組從解放軍總政、總參、總後三總部和在京的各軍、兵種中抽調20余人,集中在軍委辦事組辦公處辦公,負責調查和回收未經中央批准非法出版的毛澤東著作。毛主席著作出版辦公室也應邀派人參加。

  北京市革委會于9月6日向全市傳達並佈置清查工作,至10月9日止就收到各單位上報非法印製的樣本657種(總印數750余萬冊);中央各部門報送的樣本中,僅非正式出版社出版的《毛主席語錄》不同版本就收到440種,其中由大專院校紅衛兵和其他群眾組織編印的佔53%,省、市革委會各部隊、機關、學校等單位編印的佔47%。經初步檢查,這幾百種本子的內容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各種問題,主要有:引用未公開發表的內部文件,引用的語錄不準確,洩露國家和國防的機密等。有些群眾組織編印的本子中,將一些大字報和小報、傳單中流傳的材料均作為“最高指示”編入。如有一個本子中收入了這樣的語錄:“王力、關鋒本來就不是好人,江青早就向我彙報過。”“陳毅怎麼能打倒呢?陳毅跟了我40年,功勞那麼大。陳毅現在掉了20斤肉,不然我帶他接見外賓。”“要保他,他是第三野戰軍司令、外交部長。現在沒有人搞,還要他來搞。”有幾個地方翻印了這個本子,內容完全相同,但在封二竟然加上“林彪同志摘編”的字樣。有的本子錯漏百齣,32頁中錯漏即達60處,甚至將原文“有五萬人之多”一句錯印成“有五百萬人之多”。有的《最高指示》中,把毛澤東的名字也印錯,有的甚至將林彪的講話也作為毛澤東語錄收入了。清查小組工作班子經過一個多月的大量工作,最後寫了一份工作總結,經李德生審定後向周恩來彙報。

  1971年4月12日,周恩來接見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領導小組成員時,對亂編亂印未經批准的毛澤東著作又一次提出批評。周恩來說:“中央從1966年起就三令五申通知了多次,不經過批准不準亂印,可他們就是印,把紙張佔用了,把塑膠也佔用了。”會上有人請示是否可以把戰士出版社印的“四合一本”《最高指示》正式出版?周恩來立即說:“‘最高指示’不要用,就是毛主席指示。將主席詩詞也放在這裡邊怎麼叫‘最高指示’?”周恩來明確地說:“對文化大革命以來的毛主席語錄要認真審查,要經過中央討論批准,沒有經過中央批准的本子一律取消,凡是中央規定的版本就是合法的,其餘都是非法的。”

  “文革”10年,全國用於印製毛澤東著作的紙張僅1966年至1970年的5年內就用了65萬噸,比1950-1965年“文革”前16年書籍用紙的總量(59.34萬噸)還多5.66萬噸。這僅是由國家出版社正式出版的毛澤東著作的用紙量,“文革”期間群眾組織等私自編印的毛澤東著作用紙則多得無法統計。

三種《毛主席語錄》的爭鬥和《毛主席語錄一百條》的流產


《人民日報》編的《毛主席語錄》油印翻印本

  總政版《毛主席語錄》出版在內部發行後,中宣部副部長許立群向中共書記處寫報告,說這本語錄中摘引了一些毛主席未公開發表過的文章或毛主席寫的用別人名義發表的文章,建議重編一本,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公開發行。報告經批准後,由中宣部、文化部、人民出版社抽人組成編選班子進行工作。最初的設想是編成專題語錄,分冊出版,田家英等擬定了12個題目,分工進行,後根據胡繩意見改為七本。經過討論,認為當前群眾對語錄簡編本的要求十分迫切,應先集中力量編出簡編本語錄,七本專題語錄是供幹部使用的,可以後一步出,於是決定先編選一本。考慮這本語錄和總政版語錄的讀者對象不同、選材要求不同、內容與公開的不同,在編出的初稿本中,對總政版語錄(收427條)刪去157條,選用270條。稿本先後反復修改7次,共收語錄572條。在編選過程中,田家英曾逐條看過,提出修改意見,最後經許立群、田家英、石西民審定,于1965年10月初聯名報送陸定一併中央書記處審閱。

  12月,彭真將語錄稿送陳伯達徵求意見,陳伯達看到認為編得不好,說“沒有體現毛主席的理論體系”,他另外讓《紅旗》雜誌的人重新趕編了一本。

  1966年1月18日,中宣部根據彭真的意見,將人民出版社的送審稿、陳伯達讓《紅旗》編的本子連同總政版語錄一併上報中央書記處審查。

  鄧小平、彭真于1月29日在釣魚臺召集會議,討論語錄問題,陸定一、許立群、吳冷西、姚溱、田家英、石西民等人參加。經過討論,鄧小平最後確定,在人民出版社送審本的基礎上修訂出版。會後編選組進行修改和調整,最後定為47個專題,共收語錄646條,其中有38條是根據鄧小平指示對十分需要而公開文字中沒有的語錄可從《毛選》五、六卷的文章中少量選用的精神新選的。2月28日,許立群、田家英、石西民三人聯名將語錄稿報鄧小平、彭真、陸定一、康生審批。

  人民出版社為便於文化程度較低的工農群眾學習,還編輯了一本《毛主席語錄一百條》,副題“供工農群眾學習兼作識字課本用”,約1.5萬字,于1966年10月排出樣本,64開本,每冊定價一角五分,計劃先由《人民日報》發表,人民出版社出版,然後各地大量印刷。文化部已向全國出版部門作了佈置,僅某省一省就計劃年內出版2000萬冊。《人民日報》于10月14日用二號楷體字排了四個版面。石西民于15日見到排過的報紙清樣後,還建議將副題中的“識字課本”改為“文化課本”,並改正了部分語錄所注的出處和個別錯字。但一直等到11月4日,文化部還未接到中央定稿通知。這時從人民日報社傳來消息,說陳伯達已給報社打電話,以“主席著作的發表要非常慎重”為由,通知《毛主席語錄一百條》不要在《人民日報》發表。

  1966年8月,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召開後,負責編選總政版語錄的解放軍報社將“前言”中對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的評價按照八屆十一中全會決議的提法改寫。報社黨委在上報送審時,對署名問題提出兩種意見,一是仍署“總政治部”,一是為便於公開出版和對外發行,改署“人民出版社”,這一請示報告最後轉到中央文革小組。

  12月15日晚,中央文革小組在釣魚臺開會討論語錄問題,會議決定將語錄“前言”的署名由原“總政治部”改為“林彪”。12月17日,全國報紙在顯著位置發表了林彪署名的《〈毛主席語錄〉再版前言》。從此,這本總政版語錄就成為“文革”時期惟一流行的本子,而費了很大精力認真編選、計劃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主席語錄》和《毛主席語錄一百條》,都銷聲匿跡,不為人知。石西民于1966年9月1日寫信給人民出版社負責語錄工作的梁濤然,說簡編本語錄經中央批准後,第一批先印500萬冊的計劃也成為泡影。


英文版《毛主席語錄》


  《毛主席語錄》成為市場上出售的“收藏品”


256開《毛主席語錄》與16開版本之比較

  1979年2月12日,中央宣傳部發出《關於停止發行〈毛主席語錄〉的通知》內稱:“林彪為撈取政治資本而搞的《毛主席語錄》本,斷章取義,割裂毛澤東思想,自發行以來,危害很大,流毒甚廣。為了肅清林彪、四人幫的流毒,自即日起,新華書店、國際書店現存的中文版、民族文版和外文版《毛主席語錄》本一律停止發行。”從此,《毛主席語錄》在書店的門市部中消失。

  時間過去了20多年,這種在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氣候和土壤中出現的特殊出版物,已成為市場上出售的“收藏品”。據1999年11月26日出版的《郵政週報·生活新週刊》刊載的一篇《“紅寶書”的魅力》文章說:“近年來,收藏品市場上的《毛主席語錄》(即“紅寶書”)成為搶手貨。其價格被炒得火熱,一般的64開小紅書,每本要價在30元至50元,較為少見的版本則要上百,有的珍罕版本甚至上千元,大大超出了普通舊書的價格。”

  人民出版社1965年12月出版的《毛主席語錄》64開塑套精裝本每冊定價只有四角五分,上述同期《郵政週報》上刊有《毛主席語錄》“市場價目志”,其中1964年5月(解放軍)戰士出版社出版的52開第一版的參考價是350元,64開第一版140元;1967年外文出版社出版的64開俄文版130元;196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的64開維吾爾文版80元;價格最貴的是“反修醫院四紅聯合兵團奪權委員會”1967年9月油印的64開本64頁版,參考價竟達650元。


封面裝幀不同的《毛主席語錄》

    (中華讀書報  方厚樞)

    (新浪文化)

 

責任編輯: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8年10月文化關鍵詞
·聚焦文物保護利用改革新政
·盤點2018年9月文化關鍵詞
·沉沒124年後 甲午海戰北洋水師“經遠艦”現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國博 再現“大唐風華”
文化365
   
·重陽說“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數字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編輯推薦
 
·國家網信辦專項行動處置近萬自媒體賬號
·《上新了故宮》讓故宮"高而不冷" 文創綜藝揭
·盤點2018年10月文化關鍵詞
·明禦窯瓷器數百年後故宮“合璧”
·文化類綜藝:在融合與跨界中尋求創新
·黃胄罕見《草原頌歌圖》亮相
·揭秘《永樂大典》修復:曾被暖氣困擾 細緻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金庸喪禮在港舉行 眾多讀者弔唁致敬(圖)
“毒液”打敗死對頭“蜘蛛俠”
陳可辛揭《你好,之華》幕後 幫岩井俊二"
第22部柯南劇場版上映 劇情燒腦全面升級
不完美的斯坦·李 不完美的超級英雄
金庸,帶著武俠夢遠去了
台灣學者曾仕強去世 患癌後依舊“快快樂樂
遼寧省博物館:喚醒歷史文化的力量
九江萬餘文物"有館無舍"32載 急需結束
李敖暢談人生:我並不風流,也沒那麼迷人(
  圖片新聞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