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雜談
四人幫誣人太甚 文革中175位將軍是怎樣平反的
華夏經緯網   2005-10-18 15:37:27   
字號: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許多老一輩革命家和老將軍不斷被打倒。他們當中,有的發病含冤死去;有的被殘酷地迫害致死;有的身心正在受著折磨。到了“文革”中期,特別是林彪反革命集團被粉碎後,在毛澤東的關心和周恩來的努力下,這種狀況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改善。1972年1月陳毅元帥逝世後,在不長的時間內,有175位將軍相繼獲得平反。

  毛澤東表態賀龍案子錯了

  1972年12月,清查林彪集團塵埃落定。在中南海毛澤東的書房,毛澤東若有所思地說:“看來賀龍同志的案子假了。怎麼打倒了那麼多幹部?我也無意把他們都打倒嘛!”

  周恩來抓住機會向毛澤東建議:“看來有一個落實幹部政策的問題。”

  毛澤東點頭同意。不久,周恩來宣佈,落實幹部政策的工作,中央由中組部負責落實省委以上幹部政策;國務院由總理辦公室負責,落實副部長以上幹部政策;軍隊由總政治部負責,落實正軍級以上幹部政策。“解放”幹部的審查報告都必須送政治局最後討論決定。

  說到為175位將軍平反,不能不提一下當時任總政治部副主任的田維新將軍。

  田維新,原名田俊卿,生於山東東阿。新中國成立後,曾任川東軍區大竹軍分區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第11軍32師政治委員。1952年參加抗美援朝,曾任志願軍師政治委員、軍政治部主任。1958年回國後,任軍副政治委員,瀋陽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副政治委員,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1964年晉陞為少將軍銜。是中國共產黨第十屆中央委員。

  1973年初的一天,周恩來把時任總政治部副主任的田維新將軍叫到人民大會堂。周恩來說:“我今天找你來談幹部問題,光給你一個人說不好,你再找一個人來吧。”

  田維新立即用電話通知總政幹部部部長魏伯亭馬上過來。周恩來對他們說:“找你們來,是談陳再道同志和鐘漢華同志的問題。”

  陳再道上將生於湖北麻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曾任中南軍區副司令員兼河南軍區司令員、人民解放軍武裝力量監察部副部長兼武漢軍區司令員。

  鐘漢華中將生於江西萬安,新中國誕生後,曾任四川軍區副政治委員、西南軍區政治部副主任、解放軍軍事法院副院長、最高人民法院軍事審判廳廳長、武漢軍區第二政治委員。

  陳再道上將和鐘漢華中將是在武漢軍區司令員和第二政委的任上,因1967年所謂“七二○事件”而被打倒的,已蒙冤6年之久。根據周恩來的談話精神,田維新與魏伯亭回到總政以後,經過調查甄別,寫出報告,送政治局討論。在討論時爭論十分激烈,雖然江青等人扣了一大堆帽子,卻沒有什麼事實根據。陳再道上將“解放”後,再回武漢軍區任司令員比較困難。考慮給他安排一個相當的職位,可是當時大軍區一級的正職都各有其人。田維新便去請示周恩來,結果決定:先委屈一下陳再道將軍,安排一個大軍區副司令的職位。

  田維新將軍給一位大軍區司令員打電話,考慮讓陳再道到那個軍區任副司令員。司令員回答說:“他是我的老上級啊!”話雖只有一句,意思很明白,讓老上級去當副手,這工作不太好開展。可是,別的地方也不好安排呀。田維新再次給這位司令員打電話,司令員乾脆直說了:“老田,千萬別讓他來。”找來找去,最後找到福州軍區司令員韓先楚。

  韓先楚上將當時是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福州軍區司令員、中共福建省委第一書記。難得他爽朗表態:歡迎陳再道來福州。這才算解決了一個難題。

  陳再道後來還擔任了中央軍委顧問、鐵道兵司令員、中央軍委委員,1982年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1993年4月6日在北京逝世。鐘漢華“解放”後,先後出任廣州軍區副政委、裝甲兵政委,1979至1982年任成都軍區政委,1987年1月2日在成都病逝。

  四上將聚集福州軍區

  1955年人民解放軍授銜時,有57位將軍獲上將軍銜。到70年代初,已經有幾位中將出任大軍區司令員,福州軍區卻匯集了4位上將。福州軍區乃一塊福地。

  那是陳再道上將到福州軍區任副司令員不久,王建安上將也獲“解放”,面臨一個工作安排問題。王建安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任志願軍第9兵團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954年春回國,1956年12月任瀋陽軍區副司令員,1961年10月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

  王建安是在濟南軍區副司令員的任上,因所謂“搞修正主義”被打倒的。現任大軍區司令員有很多原是他的下級。遇到了這樣的難題,田維新只好又去請示周恩來總理。

  周恩來說:“你找韓先楚再談一談。”田維新便再次找韓先楚商量。韓先楚說:“我這裡已經有一位老同志了,別的軍區也可以安排嘛!”碰了一個軟釘子,田維新半開玩笑道:“韓司令,我是徵求你的意見,可這是總理讓我徵求你的意見。”韓先楚還是不鬆口。田維新深感棘手,又向周恩來彙報。周恩來略一沉吟:“還是放韓先楚那堙A開會時我與他談。”

  幾天后,韓先楚奉命進京。田維新一見便招呼:“老韓,這次總理找你談了,你不能不給總理面子吧?”“見了總理,我也還是有困難啊。”韓先楚說,“王建安是我的老上級!老同志多了,我也不好工作啊。”

  韓先楚說的是實話。王建安在紅軍時代就是軍政委,而韓先楚那時候還是師長。誰知周恩來找韓先楚一談,韓先楚就心悅誠服地同意了。於是,福州軍區又多了一位上將副司令員。

  李志民上將重新工作後也到了福州,出任福州軍區政委。4位上將就這樣走到了一起。

  總理的關心與楊勇的大度

  一次政治局開會,周恩來突然向李德生和田維新提了一個問題:“楊勇、廖漢生是怎麼打倒的?”李德生和田維新面面相覷,他倆也不知底細,只好如實回答:“不知道。”

  “你們去調查一下。”周恩來說。這就是周恩來的領導藝術,點到為止,從不劃框框,結論由做具體工作的同志通過調查研究去下。總政治部立即派人調查。

  楊勇上將,原名楊世峻,生於湖南瀏陽文家市。1953年參加抗美援朝,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20兵團司令員,組織指揮了金城戰役,後任志願軍副司令員、司令員。1958年回國,先後任北京軍區司令員、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北京軍區司令員。

  廖漢生中將,生於湖南桑植。新中國成立後,曾任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兼青海軍區政治委員,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西北軍區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員,國防部副部長。

  廖漢生的子女曾于1972年7月1日給毛澤東寫信:“我們聽到主席曾幾次提到要讓父親出來工作,我們非常高興,都盼望父親能儘早地出來為黨和人民重新工作。但是,至今不見有任何動靜。我們請求讓父親回到北京,回到家堙A在外面等待組織結論,以便讓他了解形勢,熟悉情況,檢查身體,治療休養,好更早地回到為黨和人民工作的崗位上。”

  中共中央辦公廳信訪處在這年7月7日編印的《來信摘要》第465號上摘登了這封來信。毛澤東看到這封信後,在《來信摘要》上寫道:

  送總理閱處。

  我看廖漢生和楊勇一樣是無罪的,都是未經中央討論,被林彪指使個別人整下去的。此件你閱後請交劍英、德生一閱。

  廖漢生復出後,先後擔任南京軍區、瀋陽軍區第一政委,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職務。

  楊勇被打倒時,林彪一夥無限上綱,甚至把楊勇部下的參謀、科長的事,一股腦兒地算到他的賬上。總政治部重新審查楊勇將軍的結論出來後,根據周恩來批示,田維新親自跑到楊勇的住處,徵求他對審查結論的意見。楊勇很大度地說:“總政作的結論我沒意見。”

  結論作出後,楊勇將軍等了半年,才于1972年5月被分配到瀋陽軍區任第一副司令員。不久,調任新疆軍區司令員。楊勇上任之後,周恩來再次批示:“田維新同志給楊勇作的結論似乎口徑嚴了一些,請你再徵求楊勇同志一次意見。”

  儘管周恩來的批示口氣很和緩,田維新深知其中分量。他再次帶著總政的一位處長去京西賓館拜訪楊勇。不料楊勇還是說沒有意見。田維新又做了半天工作,楊勇才說,結論中提到的一個問題,是一個科長干的,但是自己負有領導責任,“寫在我的頭上也是可以的”。

  楊勇將軍1977年起任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中共中央軍委常委、副秘書長。1983年1月6日在北京逝世。
 
 秦基偉驚喜總理要見他

  又是一次政治局會議,周恩來提出:“秦基偉、李成芳到哪去了?”

  秦基偉和李成芳都是紅四方面軍的老戰士,都在劉鄧大軍和志願軍擔任過軍長,都于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文革”開始時,秦基偉是昆明軍區司令員,李成芳是政委,無辜被關押。

  秦基偉是一員戰功卓著的虎將,抗美援朝時的上甘嶺戰役主要就是由他指揮的。為了打倒秦基偉,林彪一夥到處散佈說,秦基偉是賀龍的人。原來,志願軍回國之後,秦基偉先後出任雲南軍區副司令員、昆明軍區副司令員、昆明軍區司令員。而昆明軍區是建國初期的西南軍區撤銷後組建的兩大軍區之一(另一個是成都軍區),賀帥是西南軍區的司令員。

  田維新把調查情況向周恩來作了彙報:“根據我們調查掌握的情況,秦基偉被關押在湖南,由廣州軍區負責,具體情況還不很清楚。”

  周恩來當即指示:“把他調回來嘛!”秦基偉到北京以後,住在京東海運倉第一招待所。一天,周恩來通知田維新,他要見見秦基偉。田維新立即打電話到招待所,服務員回答說,秦基偉將軍散步去了。田維新告訴服務員:“你馬上去找一下秦司令,讓他馬上給我回一個電話,總理要見他。”不一會兒,秦基偉的電話便過來了。他聽說周恩來總理要見他,很激動,在電話中問道:“總理要見我,我穿什麼衣服去?”田維新說:“穿軍裝。”秦基偉問:“那我還戴領章嗎?”田維新說:“當然戴。”

  軍裝,尤其是領章,是軍人的標誌。但是秦基偉在“文革”中受迫害7年,被剝奪了戴領章的權利7年。此刻他剛剛恢復自由,尚未恢復工作,因此他不能不有此一問。

  周恩來與秦基偉進行了一次單獨長談。落實政策後,李成芳任第5機械工業部部長;秦基偉先後任成都軍區司令員,北京軍區第二政委、第一政委、司令員,後任國防部長。

  周恩來妙對“四人幫”

  按照規定,每個被“解放”的將軍最後都要經政治局會議討論通過。

  政治局會議一般在下午7時半召開,一次會議通常討論4位將軍的審查結論。每位將軍都有一份材料,與會的政治局委員人手一份。材料發完,主持會議的周恩來便宣佈:“大家先把材料看一看。”到了田維新講材料時,發難的就是“四人幫”,尤其是江青和張春橋。

  田維新回憶說:“在討論老將軍‘解放’問題的政治局會議上,爭論之激烈、時間之漫長,真令人難以忍受。後來與江青爭辯得多了,也就習慣了,不怕了,無非是多幾頂帽子就是了。”

  老將軍的記憶中,周恩來主持這樣的政治局會議,說話不多,只在要害處說一兩句。不過常常是他的一兩句話一齣口,江青一夥就爭不起來了,事情也就定了。

  周恩來雖然話不多,但他感到需要誰支援一下,便會及時點將:“劍英你說呢?”他從不在會上與江青公開爭論。如果江青誣人太甚,周恩來就會及時地出來說話。他常用很簡潔的語言,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述說一遍,然後反問一句:“這個事能扣這個帽子嗎?”

  經周恩來這麼一反問,江青常常就啞口無言了。

  由於江青一夥的發難,175位將軍的“解放”在政治局討論時,沒有幾個是很順利的。顏金生將軍是比較順利的一個,但也連闖了江青設置的三道關。

  顏金生少將是湖南茶陵人,1932年參加紅軍。建國後擔任過西北軍區炮兵司令員兼政委、志願軍軍政委、武漢軍區政治部主任。“文革”開始前不久,他轉業調任文化部副部長。田維新在政治局會議上介紹說:“顏金生是軍隊轉業幹部,到文化部工作時間不長,沒有什麼錯誤。”其實,當時文化部系統控制在江青一夥手堙A把顏金生從文化部系統調出來,由軍隊去安排,這就跳出了江青一夥的魔爪。這是周恩來“解放”將軍的一著巧棋。

  江青一聽又發難了:“顏金生有錯誤,他推行了資產階級文藝路線。”

  田維新說:“顏金生是工農幹部,識字不多,不可能提出什麼文藝路線。”

  朱德元帥一聽江青又要無理取鬧,一板一眼地說:“顏金生他就不識幾個大字。”

  總司令一言九鼎,江青頓時啞了。田維新又介紹說:“準備把顏金生同志派到陜西……”

  話音未落,江青又反對了:“你是讓顏金生到陜西給二方面軍壘山頭。他不應分配西北,應該分配到東南。”江青自己拉幫結夥,卻以“山頭”猜忌別人。

  李德生說:“現在情況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二方面軍的同志在陜西已經不多了。”

  經過一番解釋,顏金生去西北才獲通過。田維新繼續說,考慮讓顏金生到陜西當政委。江青再次反對:“他犯那麼大的錯誤,當正職不合適。”田維新說明:“陜西省軍區原來有一個政委,派顏金生同志去陜西,是考慮讓他去管軍工企業。現在備戰,陜西軍工企業很多。”

  葉劍英元帥也出來說話:“現在備戰,炮彈子彈不足,急需抓一抓。”

  最後周恩來表態:“我看顏金生同志調出文化部,到陜西當政委管軍工是合適的。”

  周恩來一錘定音,顏金生總算過了關。經過一年多緊張艱難的工作,全軍175位被打倒的高級將領終於陸續“解放”,重新走上了領導崗位。 (摘自《紅暀j事》(下),張樹德著,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6月) (新聞午報)

 

責任編輯: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專題
  更多
·2019金豬賀歲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文化熱點
  更多
·文化博物館系列之廣東省博物館
·“考古中國”公佈四項重要考古成果
·聚焦“義大利返還中國流失文物展”
·盤點2019年4月文化關鍵詞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五十五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五十四章
文化365
   
·二十四節氣堿啪ㄕ酗p滿沒“大滿”?
·九問九答帶你了解中國華服文化!
·又是一年春草綠 梨花風起正清明
·“豎蛋”迎春、粘雀子嘴……春分習俗知多少
·二十四節氣的由來
編輯推薦
 
·去年新增1億多人次走進博物館 “博物館熱”
·亞洲文明周活動亮點紛呈 展現亞洲多彩魅力
·百場演出“相約”上海 “戲”滿全城
·硬核、錦鯉、敲黑板……引導網路語言健康發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亞洲文明聯展”主展國博
·網路文學盜版猖獗 知名網路作家幾乎難倖免
·暢銷書還是長銷書?這是一個問題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二十四節氣堿啪ㄕ酗p滿沒“大滿”?
電影大師對話:電影人應向世界展示不同的文化
美劇《生活大爆炸》大結局後 “謝耳朵”不
亞洲文化嘉年華:展現多元文明之美
“考古中國”公佈四項重要考古成果
毛主席詩詞欣賞
從清華精神到藏書票
湖北發現27座六朝隋唐古墓 出土紀年磚畫
江姐的真實人生:被捕當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
內蒙古對外公佈“十大文化符號”
  圖片新聞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