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雜談
《詩經》時代:關中農作物種植已相當發達
華夏經緯網   2009-10-26 14:12:07   
字號:

    周始祖后稷是堯舜時期的農官,封地為邰(今楊淩已發掘出遺址)。周族的中心從邰(今楊淩)遷豳(今彬縣)、遷岐(今岐山、扶風),一直在關中地區。周朝建都豐、鎬(今西安西南灃河中游),西元前十一世紀滅商統一中國,成為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詩經》中記載有距今3000多年的后稷,及其後幾百年西周時期在農業方面的創造和功績。

  《詩經》時代,關中採集農業仍佔很大比重

  周祖后稷教民耕作,廣種百谷,帶領百姓告別了完全靠野物充饑的年代。但在周時,關中地廣人稀,南北二山、溝垣坡地、河流濕地,所以野生動植物資源非常豐富,通過採集,人們即可從自然界獲取很多食品及日常生活用品的原料。

  《詩經》中記述的野菜有四五十種,從詩篇中可以看出,周時人們食用的蔬菜主要是採集野生的。現代關中人仍在採食薺、荼(苦菜)、蕨、芹、韭等。

  《詩經》中記述的果類有桃、李、梨(甘棠、棣)、棘、棗、栗、獼猴桃等20多種,野生在終南山、北山、原隰(潮濕地)。也有人工種植的。

  《詩經》中還記述了幾種野生纖維植物和染料植物,人們採集製作衣、鞋及捕鳥、魚的網等。

  《詩經》時代,關中農作物種植已相當發達

  《詩·豳風·七月》是最著名的農事詩,其按月令較系統地介紹了周族全年農事“工作歷”。

  “一之日(周曆一月,為夏曆十一月)于貉,取彼狐狸”、“二之日鑿冰衝衝,三之日納于淩陰(冰庫)”,明嘉靖《邠州志》載,在今彬縣東30里發掘出冰庫。近幾十年,在寶雞秦大墓、秦咸陽城、漢城的發掘中,均有冰庫。“三之日于(修)耜(犁),四之日舉趾(下地)”,“六月食鬱(李)及薁(野葡萄),七月亨葵及菽(大豆),八月剝(擊打樹)棗,十月獲稻……七月食瓜(薄皮甜瓜),八月斷壺(葫蘆),九月叔苴(麻籽)”,“九月築場圃(打谷場),十月納禾稼,黍稷重(早熟黍)穋(晚黍),禾麻菽麥”。從詩中看出,周初的農業生產活動計劃安排很週密,且種植糧、油、果、菜、麻等多種農作物。幾千年後的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關中農村的農業生產活動,基本上還是如上面所述的那些自給自足式的簡單內容。

  周發展農業為秦漢富強奠定了基礎。《史記》載,戰國後期,秦用商鞅變法,廢井田制,“關中為沃野”灌區“收畝皆一鐘”(一鐘合今100公斤),當時人均種地15畝,“秦富十倍天下”。到漢武帝時,農業政策促進農業更大發展,長安城南“太倉之粟,陳陳相因(接),充溢露積于外,至腐敗不可食”。

  《詩經》時代,人們的服裝除用獸皮、蠶絲、野生葛藤之外,還廣泛種植麻類以滿足穿衣需要,《王風·丘中有麻》“丘中有麥”、“丘中有麻”,可見麥、麻同時種植。《詩·南山》“藝(種植)麻之如何?衡從其畝(縱橫佈局)”。而從《詩·東門之池》“可以漚麻”、“可以漚纻(苧麻)”看出,當時的麻有兩個種類。麻經漚制,麻皮易剝並軟化,以供紡織用。

  《詩經》時代,人們的服裝通過印染呈現多種色澤,《小雅·採綠》中的“採綠”、“採藍”說明人們已經開始運用染料,而染料植物單純靠採野生的已不能滿足需要,所以,《詩·東門之墠》曰“茹-在阪”,“墠”,整平的地,用來種植茹-,其根可制紅色染料。

  《詩經》時代,關中農業生產技術和生產力有了一定水準

  《詩·大雅·生民》記述后稷在“邰家室”種植莊稼,“有相(觀察)有道(方法),藝(藝作務)之荏菽(大豆),荏菽旆旆(茂盛)”,“麻麥幪幪(茂盛),瓜(甜瓜)瓞(幼小瓜)唪唪(果實纍纍)”,“誕降(選擇培育)嘉種,維秬(黑黍)維秠(一殼二粒米),維糜維芑(一種高梁)”。這些說明,后稷在實踐中通過野生馴化和從變異植株中選擇、培育出許多種類的農作物,而且通過一系列務農技術,使農作物生長茂盛,獲得豐收。

  周祖后稷創造了許多農業生產技術,也總結了民間的生產經驗,然後教給民眾,並通過一定的組織向全國推廣。

  《詩·大雅·公劉》記述公劉遷豳時,“相(勘察)其陰陽(南坡北坡),觀(查明)其流泉”,“度(測量)其隰原,徹(開墾治理)田為(種)糧,度其夕陽(西坡)”。這些說明瞭3000多年前,周人就懂得實地測量和規劃土地,注意了坡地的朝向,土壤的水分狀況,並根據水流方向整治土地便於灌溉。關於規劃、治理土地及農田灌溉的內容,在《大雅·皇矣》中可見,周文王在岐山“度其鮮原”、“我泉我池”;《大雅·綿》曰“乃疆(規劃)乃理(治理),乃宣(疏河)乃畝”;《小雅·黍苗》說“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土地平整後,保持水土,水流變清。而《大雅·靈臺》中有這樣的話,“滮池北流,浸彼稻田(滮池在今西安西南靈沼村)”。

  周遷豳、遷岐以及平常的農業生產,都要開墾荒地。《大雅·靈臺》記述“帝(文王)省(視察)其山”,制訂了一整套開墾荒地的操作規程:“作之屏之”,“修之平之”,“啟之辟之”,“攘之剔之”。

  《詩經》時代,人們對農作物害蟲的防治方法缺乏(直至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關中農村仍然還存在這個問題),只好祈求神靈保祐。《小雅·大田》中記載有,求神靈“去其螟(食稻心蟲)螣(食葉蟲),及其蟊(食稻根蟲)賊(食稻莖蟲),無害我田稚(嫩苗)”、“田祖有神,秉畀炎火”,雖是求神靈,但也想到了收集蟲葉、蟲苗焚燒滅蟲。

  《豳風·七月》記載“以伐遠揚”,指對生長過長的桑枝剪截。另外,《召南·甘棠》曰“蔽芾甘棠(梨),勿剪勿伐…… 勿剪勿拜”,召伯在這株甘棠樹下休息過,告誡人們不得剪伐。這些說明,周時,人們已經有了對果樹修剪的行為。“拜”,一般註釋為“拔”,而關中固有“掰” 字,與“拜”同音,《辭海》釋為“折斷”或掰瓣。所以“拜”釋為“掰”更為確切。

  《詩經》時代,牛已經成為農業動力,大大提高了勞動生產效率。《詩經》中,戰車用馬拉,宮廷官員和貴族乘坐馬車,普通官員及貨運用牛車,如《小雅·無將大車》《小雅·黍苗》“我車我牛”。《詩經》時代,生產用具已比較先進,《詩·小雅·大田》“以我覃耜”,說明耜(犁)鋒利,《周頌·良耜》“畟畟良耜”,畟畟為疾速前進狀,據此分析,如果不是牛拉犁,而是人拉犁,耕作不會是疾速的。且《山海經·海內經》說,“(後)稷孫曰叔均,是始做牛耕”。考古發現,殷周之前,銅器已普及,戰車部件、武器、農具、日常用具均為銅制。而《大雅·公劉》“取歷取鍛”,說明周初已有熟鐵鍛制,也就是說,當時應該有了鐵制農具,它比銅制農具更尖銳鋒利、更結實。成書于春秋、稍晚于《詩經》的《尚書》之《費誓》記載,周公旦長子封于魯,徵淮夷時“鍛乃戈矛,鍛乃鋒刃”,也進一步證明周初已經有鐵器,生產力因之進一步得到了發展。

  《漢書·食貨志》載,“后稷始甽田”,即垅溝種植法,“一畝三甽”、“播種于甽中”;鋤地時“隤其土以附苗根”,此即《小雅·甫田》的“或耘或耔(耘,鋤地除草;耔,將垅上土刮下一些培附在根莖周圍,最後去垅地平)”,此法禾苗不倒,還可以防旱,對於莖幹上生根的黍、糜、稷等作物,特別有效。近幾十年來,黃土高原仍用垅溝(甽)種植法。

  《詩經》詩篇三分之二為歌唱關中3000年前的社會生活和農業生產活動,所以,作為關中人,我們有責任開發《詩經》豐富而古老的農業文化。(文憲章)

來源:西安晚報

 

責任編輯:王佳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8年5月文化關鍵詞
·探源工程實證中華文明5000年
·383個項目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中文拼音60年:邁向世界 煥發新生機
·盤點2018年4月文化關鍵詞
·中國考古打開深海之門
文化365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個丙戌狗年少31天
編輯推薦
 
·不拒眾流,方為滄海——中國電視劇走過一甲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精彩紛呈
·“遺產日”活動精彩接地氣:文博知識褪去神
·“恐怖童謠”引發討論:圖書分級到底有無必
·是誰撰寫《山海經》?找尋周王朝典籍的蛛絲
·故宮文華殿書畫館首次啟用
·從《黑貓警長》到《大魚海棠》——中國動畫走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全國藏漢雙語詩歌大賽落幕 促熱藏民族詩歌
沒了手機和wifi,古人說還能這樣花樣過
端陽懷古 呼和浩特小朋友DIY端午節“文
千年敦煌文獻還原端午舊俗雅趣引眾“共鳴”
評《燃燒》:並非直接的“社會問題”電影
中國古典音樂走上國際舞臺
夏至吃什麼 帶你領略各地的飲食習俗
學者還原真實楊貴妃:體重60公斤 身高1
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刻著時代印跡的奇兵
明代重臣蹇義墓神道碑遭盜墓賊破壞
  圖片新聞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