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雜談
古代名醫治天花:那些不可思議的療法
華夏經緯網   2018-01-10 13:40:00   
字號:

  在中國古代,恐怕做父母的最怕從醫生口中聽見“痘”字——您可千萬不要以為是青春痘,這個字多是指一種在那時十分可怕的疾病——天花。天花是由天花病毒感染人引起的一種烈性傳染病,在沒有接種牛痘的歲月奡蕈g創下過死亡率25%的恐怖數字,致死原因主要是合併敗血症、骨髓炎、腦炎、腦膜炎、肺炎等並發癥,痊癒的人也要留下一臉的麻子,因此得名。

  這個病把人嚇到什麼地步?有一事為例,清末學者梁章鉅在筆記《歸田瑣記》中記載和珅被嘉慶帝賜死前,曾給他定下所謂的二十大罪,其中的第十條是這樣寫的:“國朝曾有中旨,令蒙古王公未出痘者不必來京,乃故違諭旨,無論已未出痘,俱不令來。”這段文字娷疆酗@段典故:滿清掌握全國政權後,蒙古王公貴族進京朝見時,常有不幸感染天花而死者,因此在康熙二十一年十一月,因京城爆發嚴重的天花,康熙下令,即將來京朝賀元旦的蒙古王、貝勒、貝子等已出痘者許其來朝,未出痘者則俱令停止,避免他們感染。

  按照現在的說法,對天花的預防,在有清一代乃是“皇室級別”的,儘管如此,依然有大量染病者,對於天花這一死神,人們自然編出了很多可怕故事,也有無數的名醫在與病魔的殊死鬥爭中,用不可思議的方法獲得了勝利。

  壹

  不小心挖了痘神的墳

  人類對兩樣事物永遠有封神的傾向:一樣是能讓他們活命的,一樣是能要他們性命的。天花的流行之猛和造成死亡之烈,自然也就獲得了封神的資格,只是“痘神”的身份十分複雜,說法不一。

  清代文學家袁枚在《子不語》一書中曾經寫過一個恐怖的故事:桐城有個名叫汪廷佐的農民,在一個叫雙岡圩的地方耕地時,不小心挖開了一處古墓,“得古鼎、銅鏡等物,攜歸家”。他把那面銅鏡放在鏡幾上,鏡子堻漫餺g出徹夜通明的光芒,汪廷佐跟老婆以為是得了寶了,高興得不行。沒過幾天,他去趕集時,“路見猙獰黑面者,長丈余”,黑面巨人見到他一頓痛打,罵道:“我乃黑煞神是也,你居然敢盜陸小姐的墳墓,豈能饒你狗命!陸小姐是安徽太守陸公的女兒,陸公做官行善政,深得百姓愛戴,他的女兒夭亡後,上天垂憐,讓她成神,專門負責徽州司一路的痘疫之事,你犯下這等大罪,死期不遠!”汪廷佐被打了個半死,路人見了把他抬回家中,很快他的背上就長出毒瘡,奄奄一息,不僅如此,陸小姐的亡魂也附在他妻子的身上,對他叱責不已。汪廷佐拖著病軀,帶領全家人跪地哀求,“欲延高僧為設齋醮”,陸小姐的亡魂這才漸漸消氣說:“算了算了,你一個農夫,知過能改,我也就不跟你計較了,但是要儘快將古鼎、銅鏡放回我的墓中……此外,我已經是冥司痘神,應享香火,你們在我墳地立一塊碑,曉示村民,時常祭祀,我就可以免你一死!”汪廷佐一一遵照辦理,總算撿了一條命回來。

  說真的,敢挖痘神的墳,也真的是膽子夠大的,自己亡命破家算輕的,搞不好連累整個縣城都爆發天花。這麼一說,陸小姐對汪廷佐的“處分”已經算是極輕了。不過,古代筆記中的“痘神”似乎都是些性情古怪的女人,比如《耳食錄》中記載的痘神是三個住在峨眉山的姐妹,平時身著麻衣,人們管她們叫“麻娘娘”。麻娘娘們神通廣大,只是心眼兒有點小。家中有孩子患上天花了,都要趕緊獻上各種物品來祭奉她們,如果這家人生活一向比較粗簡,又或者因為孩子生病著急,因此在祭奉痘神的過程中“言語稍不檢,衣物稍不潔,及誠敬少懈者”,麻娘娘們就會各種找茬,輕者附在患兒的身上揭這家人的隱私,比如丈夫出軌啦,再比如老婆藏有私房錢啦,搞得一家人病上添煩,更有甚者竟致患兒于死地,“痘或不治,為得罪于神也”。

  不過在“官本位”的封建社會堙A痘神也惹不起戴烏紗帽的。《耳食錄》的作者樂鈞是江西撫州人,他有個名叫陳洪書的同鄉,“兒時以痘死”,屍體就放在東廂房堙A他的媽媽撫屍痛哭,哭累了就靠在窗戶邊假寐,朦朦朧朧看見三個穿著麻衣服的女人走進東廂房,看著死去的陳洪書大驚道:“這個人將來要當望都(今河北望都縣)縣令的,怎麼能讓他死去?趕緊放還吧!”言罷出門而去,母親驚詫地站起來,正懷疑是不是自己做了場夢,再看兒子已經甦醒了過來,“後果任望都縣令”。

  貳

  “蟋蟀”引來葉天士

  人海茫茫,能做官的自然是少數,廣大人民群眾在病魔面前不可能坐等麻娘娘或陸小姐發善心,因此在中國古代,便有無數的名醫用各種奇特的方法治療天花,留下了許多非常傳奇的故事。

  清代慵訥居士所著《咫聞錄》曾經記載過這樣一樁奇事。有個人的兒子,剛剛五歲,“出痘,毒重而死”。偏巧這家有個嗜酒的老僕人,一向都很喜歡這小孩子,生前經常抱著他玩耍,現在看他死了,十分悲傷。家中男主人對這老僕人說:“家堿陘F痘症凶險,一連五六晝夜,上上下下沒有人安枕合眼,現在我們都困乏至極,能不能麻煩你為我兒子守靈一宿,明早我們就買棺材把他殮埋。”老僕人當然同意了,男主人又說:“我知道你喜歡喝酒,正好缸埵雪s釀好的酒,你守靈時口渴了,直接去喝就是,記得不要喝多。”

  老仆用席子遮蓋住小孩子的屍體,自己端了把椅子,坐在旁邊。“守至二更,寂寞獨坐,自覺孤寒,取酒烹而飲之”。飲至半酣時,突然想起死去的孩子生前經常偷偷跟自己討酒喝,不免悲從中來,把席子移開,“以酒灌死者之口,緩能潤下”。就此自己喝一杯,給孩子灌一杯,直到酩酊大醉時,自己縮到桌子底下橫睡。第二天早晨主人推門進屋一看,“見仆已醉倒,而死者所遮之席已去”,氣得不禁罵了起來:“酒鬼酒鬼,讓你守靈,你可倒好,自己喝得爛醉如泥,任我兒子的屍體沒有遮蓋!”他叫了半天叫不醒老仆,只好自己撿了席子,正要蓋在屍體上,突然發現孩子臉上“陷下之痘,顆顆分明起來”,這是痘毒發出來的跡象,更加令他驚喜的是,孩子“口有氣而手能動矣”。他趕緊把一家人都叫起來,“喜極,復抱進房調養”。第二天,孩子的痘毒徹底發出來了,“頭面手足,周身上下,痘竟密灑如珠。越數日……漸之潰爛結疤,月余脫落之疤,大如糊臉,惜乎美如冠玉小子,變為爛臭麻子矣”——不過孩子能撿回一條命來,顏值就不那麼重要了。

  中醫對此案的分析,認為“此皆由於是子之氣體弱,而痘毒重,不能發越于外,毒攻其心,無有不死。乃以新酒灌之,得助其氣而托其毒,毒出而心怡,心怡而人蘇矣”。同時也譴責了很多庸醫,他們認為只要身上痘毒發不出,就認為“其火必旺,於是用寒劑以瀉火,峻藥以攻毒,殊不知體弱者,非內托不可,攻毒則體愈虛,瀉火則毒愈陷,是不死之人,而速使之死也”。

  筆者記得多年前讀二月河先生的歷史小說《乾隆皇帝》,其中有一章寫清代中醫聖手葉天士給年幼的嘉慶皇帝治天花時,就表達了上述見解。不過歷史上真實的葉天士,確實是個治痘高手,清代筆記《浪跡叢談》中就記載了兩段傳奇故事。

  有個富人家,孩子患了天花,痘毒發不出來,“念非天士莫能救”,可是葉天士家離得比較遠,此君又是有了名的怪脾氣,未必請得動,聞其好鬥蟋蟀,乃購蟋蟀數十盆,派人跟葉天士說:“只要你能來把我孩子的病治好,蟋蟀都歸你!”葉天士一聽大喜,屁顛兒屁顛兒地來了,看了一下孩子的病情,讓富人買了十幾張大桌子,“裸兒臥于上,以手輾轉之”,只要桌子被孩子的體溫滾熱了,就換一張繼續來,“至夜,痘怒發,得不死”。

  葉天士他有個外孫子,剛剛才一歲,“痘閉不出,抱歸求活”,葉天士一看犯了難,因為症狀極重,很難救治。他女兒不幹了,跟老爸撕扯起來,以頭撞之說:“你既然說痘無死症,今天偏偏對你親外孫見死不救,乾脆我也死在你面前算了!”說完拿著剪刀就要扎脖子,葉天士趕緊奪了下來,想了很久很久,把外孫的衣服脫光了放在空屋子堙A門窗鎖嚴實了,然後出門跑賭場玩兒去了,小孩子在屋子堻Q蚊子咬得嗷嗷叫,“女欲視兒,則門不可開”,她去賭場找老爸,讓他回家開門看看孩子咋樣了,葉天士方酣,理也不理她,“女泣欲死”。直到深夜,葉天士才回家,開門一看,孩子身上痘毒已經發出,粒粒如珠——“蓋空屋多蚊,借其噆(叮咬)膚以發也”!

  參

  “豬圈療法”起死回生

  古代筆記中,最讓筆者感動的治痘經歷,還要屬《清稗類鈔》中記載的清代名醫李海濤的故事,在這則故事堙A不僅體現出李海濤高超的醫術,還有他對人情世故的深切領悟。

  “李海濤,名醫也,疑難險異之證,屢試屢效”。李海濤有個姓黃的朋友,黃某“有子年四歲,患痘甚劇”。黃某已經五十歲了,只有這一個兒子,十分疼愛,見孩子病情越來越重,大半夜的趕了五里路進城,把李海濤請來。等進門一看,小孩子已經狂熱神昏,奄奄一息了。李海濤嘆息說:“晚了,晚了,我已經救不了了……”黃某痛哭失聲,幾乎昏死過去。

  李海濤一陣冥思苦想之後,慢慢地說:“這孩子已經萬無生理……不過,他活著我沒法救他于死,但他要是死了,沒準兒我倒能把他救活。”

  黃某一臉發蒙:“死了反倒能救活……這是什麼意思?”

  李海濤說:“你先別問我,等孩子死了,一切按照我說的辦就是。”

  黃某這時已經心神大亂,只能一邊痛哭一邊給孩子準備入殮的衣服了。

  沒多久,孩子果然死了。李海濤把孩子的衣服脫光,把他往後園的豬圈堜瞗A黃某不忍,攔著哭泣道:“你要把我孩子的屍體怎麼樣啊?”李海濤嚴厲地說:“他都已經死了,你還有什麼不忍的!”黃某堅決不同意,李海濤勃然大怒:“我本來就不想用這個辦法,只是因為你悲痛,看在老朋友的份兒上才行此險招,正所謂是‘于無可如何之中,冀得救于萬一’,既然你執意反對,也好,你把孩子的屍體埋了去吧!”

  黃某一聽,又哀求他見諒,李海濤說:“我把孩子放在哪你都別管,絕對不許去看,只要一個僕人遠遠守望著即可,如果半夜突然聽到孩子啼哭,馬上就來叫我,不得有誤!”黃某一一如命。

  黃家上下對李海濤的“豬圈療法”都感到不可思議,但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誰知沒等多久,豬圈堿藒M傳來嬰兒的呱呱哭聲,全家人都驚呆了,李海濤跟黃某衝過來一看,死去的孩子居然活了過來!“黃狂喜,抱歸房”。李海濤給孩子診脈之後,高興地說:“孩子的病沒問題了。”然後開了一劑溫補的方子,孩子吃下後徹底痊癒了。

  黃某問李海濤是用什麼方法救了自己的兒子,李海濤說:“這孩子體內痘毒很嚴重,身體又弱,身體內部正邪相攻,處處可見死症之象,若是救治早還有辦法,我來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所以我就想,現在正是三伏暑熱的天氣,蚊蚋最猖獗的時候,蚊蚋能吸人毒血,如果把孩子放在穢惡之地,使蚊蚋集其全身,以吮其毒血,毒血被吸幹了,孩子也許能死堸k生,沒想到這僥倖的一招兒居然奏效了!”

  黃某還是不懂:“那麼你剛來的時候為什麼不馬上實行,非要等我兒子‘死了’才用這招呢?”

  “你的兒子不是死了,只是昏厥而已。”李海濤笑道,“你想想,假如我剛剛來到時,你能忍心讓兒子接受‘豬圈治療’嗎?非要等孩子‘死掉’你才肯讓我施術吧,告訴你孩子‘死了’,只是為了絕你的愛念,不要給我的救治製造礙難罷了!”

  當然,這些奇葩的方法並不是“主流”,清代治療天花的主要方式是“種痘”,只是種的不是牛痘,而是“人痘”,清代學者王應奎在《柳南隨筆》中記載:“其法擇痘之最上者,取其痂以為苗,傅以他藥,吹入鼻孔……引毒而出,使無內伏。”對於痘毒太重的病人,也無需放到豬圈堮蟆A子咬,而是在接種人痘的同時,吃一種叫“稀痘丸”的藥,以散毒氣,這樣治療效果就會更好。

  嘉慶十年(西元1805年),隨著英國外科醫生皮爾遜在澳門試種牛痘取得成功,牛痘接種療法在中國逐漸得到普及,天花終於不再成為人們談虎色變的致命性疾病。1980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宣佈人類成功消滅天花。從此,天花作為一種烈性傳染病就永遠地成為了歷史。

  重溫這段歷史,也許能讓讀者們感嘆,古代名醫們在面對危急重病時,看似怪招迭出,骨子堳o是為了治病救人而進行的“殊死一搏”,而只有患兒家長們的積極配合和“不添亂”,才有可能死堸k生、化險為夷。從某種意義上講,醫生和患者(包括患兒家長)是永遠的戰友,而疾病才是他們唯一的敵人,只要了解到這一點,就請在抱著孩子等待就診的時候,多一些沉著和耐心,少一點焦躁和不安吧。(呼延雲)

來源: 北京晚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唐代詩風大盛與科舉有關嗎?
·一個燒餅讓晚年的鄭板橋淚如雨下
·青州詩扇案雪冤始末
·皇帝的朱批,有多接地氣
·王羲之養鵝,難道是為了吃嗎?
·姑獲鳥真不是什麼好鳥?
·“莊子敲骨”會攤多大的事兒
·乾隆為什麼沒有詩讚“金光穿洞”?
·趣談:誰能吃到天鵝肉
·別被古裝劇騙啦!歷史上真實的“銀元寶”長這樣
·北京衚同的前世今生:始於元朝 名字五花八門(圖)
·一個“納”字引發宋遼之爭
·古代筆記中“功守道”的真面目
·清朝皇家偏愛普洱茶 光緒皇帝一年要喝33斤多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383個項目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中文拼音60年:邁向世界 煥發新生機
·盤點2018年4月文化關鍵詞
·中國考古打開深海之門
·中華名樓系列之潯陽樓
·中華名樓系列之鸛雀樓
文化視野
  更多
·2018國際博物館日:超級連接的博物館
·第十四屆深圳文博會:科技激發文化活力
·《經典欓y傳》:唱詩詞經典 傳播傳統文化
·疑似圓明園虎鎣在英國拍賣行被強拍
·文化和旅遊部掛牌 “詩和遠方”終於在一起
·《厲害了,我的國》全民震撼 奏響新時代樂章
文化365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個丙戌狗年少31天
編輯推薦
 
·383個項目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故宮6月開始實行週一全年閉館
·傳統文化“火”上網
·中國電影票房一季度突破200億元 摘冠全球電
·2018國際博物館日:超級連接的博物館
·國際博物館日來了:這些好玩的博物館你感興
·公佈“體檢”報告 故宮回應《千里江山圖》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首屆海峽兩岸張聖君文化節開幕 台灣百人抵
親歷新疆帕米爾高原上的塔吉克族婚禮:一場
“保生文化”活動接連登場 連兩岸民心促交流
2018年泰山東嶽廟會啟幕 海峽兩岸信眾
文化部長孫家正:別讓傳統節日遭遺忘
宋慶齡與孫中山
專家:南水北調中線幹渠應避讓唐戶遺址
乾隆嘉慶年間很流行 賁巴壺受內地藏家追捧
陳丹青:我已經走得太遠,需要反省一下(圖)
電視劇投拍量“逆流上揚” 10月份申報2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