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雜談
古人今人接力整理“全唐詩”
華夏經緯網   2018-02-02 09:34:55   
字號:

  沈傑群

  歷經千年歲月積澱,唐詩之美仍在一代代延續與傳承,感動後人。存世唐詩的體量究竟有多大?人們通常都認為,涵容了唐朝五代十國所有詩作、“得詩四萬八千九百餘首”的清編《全唐詩》,當是唐詩的全部體量。

  然而,現當代學者通過研究發現,人們傳誦的“唐詩”未必真為唐詩,誤收誤傳者甚多,同時也有許多唐詩遺漏、散落在外。

  最早是何時何人起意收集、整理唐詩?清編《全唐詩》都是貨真價實的“正品”唐詩嗎?溯其源頭,探其脈絡,《全唐詩》的前世今生,其實也歷經了一場漫長、動態的“接力賽”。古今之人跨越時空的接力整理,才讓你讀到“正品”唐詩。

  迄今為止,這場接力仍在繼續。

  唐詩整理的前塵底色:宋初拉開序幕,明代人熱血編校

  唐詩的整理工作起源於何時?

  蘇州大學文學院教授羅時進在《唐詩演進論》中論述,要追溯唐代詩歌大規模整理工作的源頭,“從宋初太平興國年間編纂《文苑英華》起就拉開了序幕”。

  羅時進指出,南宋的趙孟奎所編的《分門纂類唐歌詩》,以及明朝的張之象所編的《唐詩類苑》,收錄的唐詩超過4萬首。吳琯編刻《唐詩紀》170卷,胡震亨編纂《唐音統簽》1033卷,季振宜編修《唐詩》717卷,都對總集唐一代詩歌進行了重要的奠基工作。

  明代人的整理,是後來成就清編《全唐詩》的重要基礎。明代中葉之後,掀起一股刊刻唐詩的熱潮,種類繁多的別集、總集相繼問世。別集包括《唐人小集》《唐百家詩》《唐六名家集》等;總集則有《唐詩品匯》《唐詩歸》《唐詩類苑》《唐詩紀》等。

  明代吳琯所編刻的170卷《唐詩紀》,被學界認為是唐詩整理史上的一大關鍵典籍,在清編《全唐詩》編纂史上佔有極為突出的地位。

  安徽師範大學中國詩學研究中心研究員韓震軍,在《〈唐詩紀〉作者吳琯的生平考辨》中論述,《唐詩紀》的成書時間在萬曆前期,“包括初唐詩紀六十卷、盛唐詩紀一百一十卷,收錄作家572人,詩歌 8362首(句),詩以人分,人以世次,同一人名下,詩歌分體排列”。

  根據韓震軍的考證,吳琯,字孟白,徽州歙縣人,寓居白下,曾遊學南雍。吳琯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寫作欲旺盛的“原創型選手”,一生撰著較少,但確乎是一位頗有無私奉獻精神的“熱血”編校者,為保存古籍善本立下了赫赫戰功。吳琯與俞策、謝陛、陸弼等人于金陵共同校刻過《古詩紀》156卷、《唐詩紀》170卷、《合刻山海經水經注》58卷,同時輯編有《古今逸史》55種223卷等。

  韓震軍認為,明代吳琯編刻的《唐詩紀》成書時間較早,“在唐詩蒐集、校勘、辨偽等方面,為清修《全唐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有著發凡起例的意義”。

  于宋初拉開序幕,又幸得明代若干人的一腔熱血,唐詩的整理,因而在清朝以前奠定了相當理想的時代基礎。

  清編《全唐詩》:“自有總集以來,更無如是既博且精者矣。”

  在最後真正“榮幸”成為清編《全唐詩》底本的,則是明末清初胡震亨、季振宜的成果。

  胡震亨傾畢生精力編撰《唐音統簽》,奠定了其在明代研究唐詩學者中的巨擘地位。胡震亨的《唐音統簽》1033卷,以天干為紀,共分十簽,甲至壬簽輯錄唐詩,間加評論;作為第十“簽”的《唐音癸簽》,33卷,則是胡震亨研究唐詩心得的結晶。

  著名藏書家季振宜,則足足耗費了10年的光陰,將唐詩編纂成《全唐詩》,共717卷160冊,收入1859位作者的42931首詩。

  不過說起季振宜,他的運氣略顯不佳——10年心血差點被粗糙的歷史砂石掩埋,並且隨之險些被掩埋的,還有錢謙益的一番苦心。

  段曉春在《季振宜〈全唐詩〉流傳經過新證》中提到,康熙禦制《全唐詩集序》雲:“朕茲發內府所有《全唐詩》,命諸詞臣,合《唐音統簽》諸編,參互校勘,搜補缺遺。”其中,“內府所有全唐詩”語焉不詳。段曉春指出,直到後來內府秘籍公之於眾,“‘內府所有《全唐詩》’實為錢謙益、季振宜所遞輯,且為‘禦定’《全唐詩》之重要工作底本的事實始大白于天下”。

  季振宜的編本,是在錢謙益的殘稿本基礎上補輯而成的,這一點為很多人所忽視。佟培基在《近三百年〈全唐詩〉的整理與研究》堳出:辛亥革命,清帝遜位,武進陶湘受命整理故宮圖書,在殿本書庫發現了一部《全唐詩》,他著錄說:“全唐詩七百十七卷,康熙年季振宜據錢謙益稿本重編,墨格寫本,季振宜有序,一百二十冊,原藏太極殿……至此這部內府所藏的《全唐詩》才漸露面目。”

  坐擁前人整理編校的良好底子,再踩在明末清初這幾位“巨人的肩膀”上,唐詩的整理史,終於走到了重大轉捩點,迎來了自信登場的清編《全唐詩》。

  羅時進在《唐詩演進論》埵雩為清楚的敘述:至清康熙四十四年,在揚州天寧寺開館編修唐詩,以胡震亨、季振宜二書為基礎,再加採補校訂,編成《全唐詩》900卷。“此書收詩49403首……其蒐羅之廣,數量之巨,確是空前的,康熙譽其‘大備’,《四庫全書總目》稱‘自有總集以來,更無如是既博且精者矣’。”

  《全唐詩》是康熙的“大手筆”,為了編校、刊刻《全唐詩》而臨時設立了揚州詩局,編校人員由皇帝欽定,康熙命江寧織造曹寅刊刻《全唐詩》,分校者主要是江南地區的在籍翰林,包括侍講彭定求、編修沈三曾、楊中訥、汪士鋐、潘從律等10人——被稱為“揚州詩局十編臣”。按照曹寅奏章的說法,此乃“皇上聖心獨運,定為必傳之書”。

  等到康熙四十五年(1706)十月,《全唐詩》全部刻成,“裝潢成帙,進呈聖覽”(《全唐詩進書表》)。康熙四十六年,康熙為全書作序,題額為《禦定全唐詩》。

  收詩近5萬首,這個令人咋舌的數字,是聖上的得意功績,也無疑成了清編《全唐詩》至高價值的注腳。

  重編《全唐詩》:需做“加減法”才知存世唐詩的真實數字

  在相當長時間堙A清編《全唐詩》堪稱閱讀和研究唐詩的最主要文獻,亦成後人窺探一個氣象萬千朝代的最佳窗口。

  清編《全唐詩》是歷史長河堛漫珠,不過自誕生之日起,它也註定是一項遺憾的藝術,標誌著後人必須步履不停進行補充研究、重編工程的開始。

  在上世紀40年代,聞一多提出改編《全唐詩》的學術設想;1956年,他的學生李嘉言在《光明日報》上發表了《改編〈全唐詩〉草案》。

  一直致力於重編《全唐詩》的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尚君,曾在《存世唐詩知多少》一文中寫道:唐詩流傳過程中歧互傳誤的情況很嚴重,而由於成書倉促,清編《全唐詩》弊病頗多;需要做一番“加減法”,方可知道存世唐詩的真實體量。

  陳尚君解釋,所謂的“減法”,“一是指《全唐詩》因體例不善而引起的重復收錄,如樂府詩既據《樂府詩集》收在書首,又在各人名下收存,諧謔、詩詞也有不少重收;二是指同一首詩分別收錄在二或三人名下,不免重復統計;三是唐前五代詩多有誤收。三部分合計,大約要減去四千首左右。”陳尚君的《全唐詩誤收詩考》,考證《全唐詩》中誤收非唐五代的詩有600多首。

  羅時進也在研究中提及誤收嚴重的現象。他表示,該問題在胡震亨《唐音統簽》和季振宜《全唐詩》中即已存在。“《全唐詩》編臣補遺七卷,誤收之作亦復不少,如補遺六之鄭露乃南朝梁陳間人,吳黔乃北宋時人,皆非唐詩所應收。近年蔣寅、陶敏、王兆鵬分別考出戴叔倫、殷堯藩、唐彥謙集中各有數十首元明人詩誤入。”

  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莫礪鋒曾提到,清編《全唐詩》出現了一個叫牟融的詩人,名下作品有69首。莫礪鋒幽默地表示:“仔細分析、解讀,寫一篇三五萬字的碩士論文是夠了。如果真的花了大力氣研究,我就要向這位同學致以深切的慰問。因為唐朝,沒有牟融這位詩人,這是明朝人造的假古董。”

  誤收、重收的“假古董”,必當剔除;而陳尚君所說的“加法”,是指清編《全唐詩》遺漏了大量唐詩,“從乾隆末開始之各家唐詩補遺,至今大約已超過八千首。加減合計,保守估計約是五萬三千首,最多是五萬四千首”。

  據媒體報道,王重民、孫望、童養年、陳尚君等一大批學者,都致力於增補“正品”唐詩,加上徐俊校訂敦煌遺詩,現已增補唐詩逾7000首;而佟培基、陶敏、陳尚君等學者,“對《全唐詩》互見誤收詩之考證,剔除誤收詩逾2000首”。

  接力長跑:走近唐詩容易,成為唐詩專門家一輩子還不夠

  1960年,中華書局點校出版了《全唐詩》。值得注意的是,前面的點校說明作者名字為“王全”。事實上,“王全”不是一個人,而是兩位先生的“合體”——“王”,是王國維的次子王仲聞;“全”是當時中華書局文學編輯傅璇琮,“璇”諧音為“全”。

  彼時,那篇點校說明就指出了《全唐詩》的缺陷,如誤收漏收、作品作家重出等,王仲聞與傅璇琮明確道出他們的心聲:“這部《全唐詩》實有重新加以徹底整理的必要。”

  1982年,中華書局出版《全唐詩外編》,旨在輯補中華書局版《全唐詩》(包括日本學者的《全唐詩逸》)收錄的不足之處,原則上與《全唐詩》不重出,為唐詩研究者提供新見之詩人與詩篇。

  《全唐詩外編》由四種唐詩補遺之作合編而成:王重民《補全唐詩》和《敦煌唐人詩集殘卷》、孫望《全唐詩補逸》20卷、童養年《全唐詩續補遺》21卷。

  之後,中華書局請陳尚君對《全唐詩外編》進行完善工作,加入其《全唐詩續拾》,于1992年合版為《全唐詩補編》。

  陳尚君是“點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訂工程”的《舊唐書》《舊五代史》《新五代史》的修訂工作負責人。著有《全唐詩補編》《全唐文補編》《唐代文學叢考》《舊五代史新輯會證》《漢唐文學與文獻論考》等。

  陳尚君從1981年起就開始作唐詩的蒐羅考證。《全唐詩補編》是他在1982年至1987年間的著作,1992年10月由中華書局出版。《全唐詩補編》全書三冊,共收詩6327首,句1505條,約為《全唐詩》作品的七分之一;收詩人1600多位,其中新見者900余位,接近《全唐詩》詩人的三分之一。錢鍾書也曾閱讀並批點過《全唐詩補編》。

  光陰逐水流,初心不改。陳尚君經常公開表達現今的工作重點和心願:致力於《全唐詩》的校訂新編,重新寫定全部唐詩文本,即完成《全唐詩》的新本。

  2017年的一場文化講壇中,陳尚君說:“走近唐詩很容易,即便專門一些的知識傳授,其實一節課也可以說完,至於要真正成為唐詩專門家,大約一輩子還不夠。明年是我讀研,也就是走向唐詩專業研究道路四十週年,雖然沒有像樣的成績,但至今仍然沉浸其間而樂此不疲。”

  唯有持續做好“加減法”,才能知曉存世唐詩的真實數字。然而,“加減法”背後意味著一條艱辛長路。古人今人的接力整理,造就了《全唐詩》跨越時空的意義,幫助後人讀到原汁原味的“正品”唐詩。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來唐朝求密宗的空海到底是個什麼人?
·楊貴妃:不愛“妖貓” 愛“妖猿”
·楊貴妃真的養貓嗎?
·棕櫚油:油炸文化的興起
·中國的貓妖故事
·古代名醫治天花:那些不可思議的療法
·唐代詩風大盛與科舉有關嗎?
·一個燒餅讓晚年的鄭板橋淚如雨下
·青州詩扇案雪冤始末
·皇帝的朱批,有多接地氣
·王羲之養鵝,難道是為了吃嗎?
·姑獲鳥真不是什麼好鳥?
·“莊子敲骨”會攤多大的事兒
·乾隆為什麼沒有詩讚“金光穿洞”?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聚焦文物保護利用改革新政
·盤點2018年9月文化關鍵詞
·沉沒124年後 甲午海戰北洋水師“經遠艦”現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國博 再現“大唐風華”
·故宮養心殿修繕正式開工 預計2020年完工
文化視野
  更多
·第三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
·天涯共此時 又是一年中秋佳節
·聚焦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
·2018北京國際文交會 文創新成果精美吸睛
·《延禧攻略》中的非遺“攻略”
·2018上海書展:匯書成“海” 書香動人
文化365
   
·重陽說“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數字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編輯推薦
 
·黃胄罕見《草原頌歌圖》亮相
·揭秘《永樂大典》修復:曾被暖氣困擾 細緻
·故宮海上絲綢之路館建設啟動 計劃2020
·《國家寶藏》第二季在故宮正式啟動
·電影國慶檔遇冷 《無雙》逆襲摘冠
·15部電影扎堆國慶檔
·眼睛當“滑鼠”看古畫 當故宮遇到“黑科技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格林童話》被“黑化” 美國CBS新劇毀
沉沒124年後 甲午海戰北洋水師“經遠艦
邪惡動漫堪比“邪教”:該打一場“電子鴉片
《月亮和六便士》告訴你:面對眼前的茍且和
學者還原真實楊貴妃:體重60公斤 身高1
歐美出版界的情色浪漫小說:內容越來越重口味
武俠小說寫手:“小說生成器”能帶來靈感
"紅寶書"出版不為人知的秘密
明年起北京將大修十三陵 司馬臺長城等均在
“成人漫畫”遭遇兒童不宜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