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雜談
明代貢院為什麼容易著大火?
華夏經緯網   2018-06-25 08:30:17   
字號:

點擊進入下一頁

  ■呼延雲

  國家興盛,首重人才。看看今天的高考考場,各級政府無不投入最高的水準和最強的力量,為考生們提供最優質的環境和最嚴密的保護,每年光警車一路開道,把因為各種意外險些遲到的考生準時送入考場的新聞不知道就有多少,這裡面體現出的,是全社會形成的一個共識——什麼都可以耽誤,但絕不能耽誤人才的選拔,否則就是耽誤國家的未來。

  筆者以往寫敘詭筆記,喜歡用古今做對比,古勝於今雖然寥寥,卻每每值得深思,但就對高等教育人才的選拔上,今天不知道勝過古代多少!單從考場的安保水準來說,您可能不敢相信,有明一代,除了戰爭,能一次把國家的精英人才一次“弄死”近一百人的,也只有在那時的“高考考場”——貢院堶惜F。

  火神爺看上了貢院

  明代的開科取士,是從洪武四年開始的,“時自畿輔外,加行中書省凡十有一,列中式者一百二十一名”,這是明朝“以科第甲海內”的開始,但直到明朝永樂十三年,成祖朱棣將國都從南京遷到北京後,才建立起了“國家級”的會試考場——貢院。

  明清的科舉考試分成四個級別,最低的一級叫院試,由府、州、縣的長官監考,考試通過後成為秀才,然後是鄉試,這是省一級的考試,考中的就成了舉人,再高一級的就是會試,由禮部主持,考生得來京城進貢院考,考中的叫貢士,這就算是拿到了最高一級考試——殿試的入場券,殿試是由皇帝親自主持的,通過者即成為進士。由此可見,能走進貢院,對於苦讀詩書的士子們而言,是何等重要的一步進階。

  明清貢院的位置就在建國門內,現在中國社會科學院那一帶。民國年間林傳甲所撰《京師街巷記》一書所記:“觀象臺之西北,有貢院者,延袤數堻\。”最早的貢院十分簡陋,就是一些木板和蘆席搭建的棚子,堶授\上最普通的桌椅。會試的時間一般是在農曆二三月間,所以又名“春闈”。

  從貢院落成那一天開始,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就算是被火神爺看上了,三天兩頭地光顧。其中尤其被火神爺“鍾愛”的要算明英宗朱祁鎮,他在位的兩個任期堙A貢院分別發生了兩次“不同凡響”的火災。

  首先是正統三年的順天府鄉試(當時京畿地區的鄉試亦在貢院舉行),沈德符在《萬曆野獲編》中記載,首場考試剛剛結束,貢院奡N起了大火,“士子試卷頗有焚燬者”,負責考試的禮部官員怕承擔責任,就想把場屋修一修,然後抓緊把後面兩場考試考完(鄉試會試都要考三場),但這對於那些參加完第一場考試後考卷被焚的考生而言,無疑等於將他們“自動放棄”。

  多虧當時的正考官是侍讀學士曾鶴齡。

  曾鶴齡從小就是個讀書刻苦的學生,但他的應考之路非常坎坷,先是因為照顧年邁的父母而棄考,接著哥哥去世後他又承擔起照顧寡嫂和侄子的責任,還是無法抽出身子參加科考……等到他終於有機會參加會試的時候,已近四十不惑,卻一舉考中狀元,名動天下。這樣的經歷使他深知考生獲得考試機會的不易,所以堅決反對其他考官的要求,說本著對國家取士的負責精神,寧可多耗費一些時間和精力,也必須重新考試,不然上對不起朝廷,下對不起寒窗苦讀的士子……禮部把兩種意見報上去,明英宗同意重考。參加鄉試的考生們歡聲雷動,而事實證明,這一科後來考出了不少人才。

  如果說正統三年的這場貢院火災總算是以喜劇收尾的話,那麼明英宗在“土木之變”中被捕,獲釋後又趁著弟弟明代宗病重發動奪門之變重新登基,一晃25年過去,天順七年的貢院再起火災,則是一齣不折不扣的大悲劇。

  一次燒死九十多名舉子

  天順七年的貢院大火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傷亡,所以在正史和古代筆記中多有記錄,多相比照,可以清楚地還原這一慘劇的前後經過。

  《明史》記載:“二月戊辰,會試天下舉人,火作于貢院,御史焦顯扃其門,燒殺舉子九十余人”,《萬曆野獲編》則指這場火發生在“首場”,也就是會試第一場,“焚死舉人九十余人”,由於火災太過嚴重,所以試卷也大多被焚燒,萬不得已改成當年的八月再試,清代《茶余客話》說燒死的舉子,實際人數不止九十,而是“百有十六人”。當時的人們普遍認為,這場火災與監試的御史焦顯把考棚的大門鎖上,導致考生無法逃生密切相關,時人甚至說就是因為監試官姓“焦”,才搞得貢院一片焦土。這裡又引出了宋代的一個典故,據宋代蔡絛在《鐵圍山叢談》所記,宋神宗元豐八年,禮部會試的考場——汴京的開寶寺發生大火,由於開寶寺“寺屋皆雄壯”,而救護者無法施救,導致“試官與執事者多焚而死”,一個多月後重新恢復考試,錄取的狀元姓焦名韜,於是有民諺唱:“不因開寶火,安得狀元焦”。

  天順七年的這場貢院大火,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損失,也給士大夫階層的內心留下了深深的陰影。大家悲痛萬分的絕不是貢院被焚燬,而是那些應考的舉子,寒窗苦讀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本來有機會科舉高中一展宏圖,為國為民做出貢獻,誰知竟頃刻間灰飛煙滅,焉知其中會不會有傑出的人才,而今卻屍骨無存……陸容在《菽園雜記》中記錄的那首悼亡遇難貢生的詩,讀來令人無限哀傷:“回祿如何也忌才,春風散作禮闈災。碧桃難向天邊種,丹桂翻從火媔}。豪氣滿場爭吐焰,壯心一夜盡成灰。曲江勝事今何在,白骨棱棱漫作堆”。明英宗對此也深為惋惜,據說他賜所有遇難的考生以進士的功名,並由國家出資,在朝陽門外修築墳冢,立起“天下英才之墓”的墓碑。

  發生了如此重大的悲劇,禮部相關的負責官員卻繼續尸位素餐,不肯改造貢院或加強防火措施,《茶余客話》記載,正德三年再一次“貢院火起”,好在這次火災發生在會試完畢之後,沒有引起人員傷亡,而更為奇葩的是,“二十七日又火”,不僅把貢院內的至公堂燒塌了一半,而且居然還把考生的檔案也給燒沒了……

  可能有人會問,貢院內為什麼會如此容易著火呢?其實這是多種因素“聯合作用”的結果:首先是貢院內的物品:搭建考棚的木板和蘆席就不必說了,都是易燃之物,而會試是在農曆二月舉行,這時天氣依然寒冷,貢院堿陘F取暖,每間考棚堻ㄜn設置火盆,整個會考期間,考生都要住在考棚埵Y喝拉撒,所以在考棚周圍設置有烹茶熱飯的爐灶,明代考生又多有抽煙的嗜好,晚上寫卷子還必然會用到蠟燭,這一切在某種程度上都是“火種”,兼之京城的農曆二月依然是大風肆虐的時節,一旦起火就是“火燒連棚”。

  據說直到正德年間,由於張居正上疏,才將貢院徹底翻修,原料改為磚瓦結構以防火,從此以後,貢院的火災事故就很少出現了。

  浙江鄉試遭遇詭異事件

  說到貢院媢薾藆X現的火災,還應該考慮到的一個原因是,由於八股文對知識分子的束縛和壓抑,科舉制度又存在著很多的徇私舞弊和不公正現象,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每一次考試都是對自由思想和思辨精神的閹割,這就造成了參試的士子們或許應試水準都不低,但相當一部分人存在著人格乃至精神上的障礙。比如《涌幢小品》中就有這樣一則記錄,兩個看上去平時交情甚好的考生,在參試的前夜同榻而眠,某甲等某乙熟睡後,躡手躡腳地打開某乙的行囊,取出他的筆,“悉嚼去其穎”,就是把毛筆上的毛都咬掉,然後依舊套上筆帽。等第二天開考時,某乙“抽用已禿盡”,不禁大吃一驚,找隔壁考棚的考生借筆,遭到拒絕,“慟哭欲棄卷出”……由此可見不止某甲,整個應考的群體都把其他考生視為有你無我的“仇敵”。在這種應試氛圍下,一旦有考生答不出試卷或者覺得自己今科無望,精神疾病發作,舉火自焚,也極有可能造成殃及整座貢院的大火災!

  事實上,威脅明清應試的士子們安全的,還不止火災這一項。《萬曆野獲編》記:明孝宗弘治五年,浙江鄉試,“首場遇大雨”,粗陋的考棚哪能遮得住雨,沒多久,整個考場積水沒過了膝蓋,桌椅都漂浮了起來,別說坐著了,站都站不穩,“士子嘩擾,競散而出,約束不能止”。監臨御史、監察憲臣等官員都覺得,既然遭逢雨災,乾脆今年的鄉試就不考了,這一提議贏得了絕大多數考官們的同意,唯獨左布政使劉大夏反對,他說:“再大的暴雨也有停的時候,而且下雨又不是什麼要命的事,這個時候以怎樣的態度對待國家掄才大典,對每個考生也都是一種考驗,我建議等雨停後重新考,如果嫌考場殘破泥濘而不回來的,悉聽尊便,對那些堅持來參加考試的,盡可能提供最好的條件,擇優登榜。”考官們集體商議後,決定採納劉大夏的意見。消息傳出後,陸陸續續返回考場的考生只有八百多人,“悉命還號舍”,正常考試,這一榜還真的考出了不少有真才實學的人才。

  清朝康熙辛醜年的會試,京城遭遇了大風和沙塵暴,《茶余客話》記載,當時“風霾大作”,居然到了“拔木毀垣”的地步,好在這時會試已經完畢,只是等待發榜,但康熙卻被驚得不輕,認為天象示警,這一榜可能埋沒了真正的人才,要不就是中試者中隱藏著大姦大惡之徒,當然調查了半天毫無結果。乾隆辛未年的浙江鄉試又出了幺蛾子,這回倒不是鬧雨災或風災,而是雪災,《茶余客話》記“三月十五日大雪,士子忍凍不禁”,下雪就下雪吧,天上還雷電交作,好像盛夏一樣,鬧得人心惶惶。不過,跟庚午年的浙江鄉試發生的詭異事件一比,上述自然災害又都不算什麼了。這一年的八月十三日夜,浙江舉行鄉試,考棚堛漲狴肣怚縝b冥思苦想,突然“矮屋中聞轟喧之聲,如江潮驟至”——眾考生以為是錢塘江的潮水湧來了,嚇得叫號不止,四散奔逃,考場像發生嘩變的軍營一般亂成一片,互相踩踏,監試官怎麼都禁止不住,只能任這些考生“奪路而逃”,而大夥兒等逃到外面,卻發現錢塘江江水如常,根本沒有漲潮,“外間殊寂然無聲也”……

  不過,不管遭逢了多少是是非非,科舉制度還是盡最大可能保證了帝國對人才相對公正的選拔。一直到1906年科舉制度廢除,京城的貢院才算徹底喪失了職能,《京師街巷記》有記:“庚子後,變法維新,務實際,隙虛文,於是設學校以培人才,科舉之制乃廢,今則房捨已皆圮毀,僅坦墉尚存,榛莽荒穢,冷落極矣。”漸漸地,有人把佈滿殘垣斷壁的貢院開闢成溜冰場,堵住其他幾個門,“只留北首西門一,以通出入”,春夏時節又改成打球場,總之由考試設施改造成了體育設施。再往後,到本世紀初年,這裡又大火了一把——這個“火”字並非著火之意——在當年的土地上蓋起了京城赫赫有名的豪宅“貢院六號”,記得有一陣子,北京人調侃暴發戶,不再說“有錢你買前門樓子去啊”,而是說“有錢你買貢院六號去啊”,那時的貢院六號是六萬一平方米,現在想來,僅博看官一笑耳。

來源:北京晚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古代科考也有人押題
·敦煌壁畫堛滿夾~種”:青梅煮酒 刈麥山前 耕牧忙種
·敦煌研究院解讀古老“童趣”:百態萌娃呈千年“兒童節”
·古詩中的“楊花”和“柳花”
·皇宮內設編輯部 宋代廣州也有“報紙”粉絲
·孔子31歲開始週游列國,經費從何而來?
·唐朝詩人的讀書生活:喜歡在山林或寺廟中讀書
·中國古代的另類“狐仙”(圖)
·關羽、曹操與劉備的一段公案:在女人和天下之間
·敦煌壁畫揭秘河西走廊千年酒文化:美酒消夏 釀酒業發達
·敦煌壁畫中的“穀雨”浪漫:觀田 沐浴 聽雨 煮茶
·清明節如何正確打開?敦煌石窟揭秘千年習俗
·古代才女詩“救”婚姻
·相伴一萬年人狗“情”未了:從夥伴到寵物的奇妙旅程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8年6月文化關鍵詞
·盤點2018年5月文化關鍵詞
·探源工程實證中華文明5000年
·383個項目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中文拼音60年:邁向世界 煥發新生機
·盤點2018年4月文化關鍵詞
文化視野
  更多
·貴州梵凈山入選世界自然遺產名錄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精彩紛呈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六:世界記憶文獻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四: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三:世界文化景觀遺產
文化365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個丙戌狗年少31天
編輯推薦
 
·暑期綜藝,能幫學生哥“充電”
·這個暑期,國漫能否再領風騷?
·5000年前“山東大漢”亮相國博 身高近兩米
·尋找張獻忠江口沉銀用上“黑科技”
·“活起來”更“火起來”:動漫如何激活中華
·故宮文物都成了卡通 中國歷史就這樣融入現
·北京:中軸線申遺已確定14處遺產點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邪不壓正》口碑冰火兩重天
《阿修羅》上映3天撤檔,誰該背鍋
《獵毒人》導演:吳秀波徐崢沒到頻繁出場時候
吳京上太空 科幻片《流浪地球》偏寫實
王國維之死:一個時代的終結
線上內容付費行為:知識變現,怎樣實現
農曆二十四節氣之大暑
陜西韓城出土大量春秋珍貴文物(組圖)
史海:劉銘傳後裔講述解放時刻家族護寶故事
熱血季羨林:燒成灰也愛國 曾直面日本人刺刀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