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國學經典
是誰撰寫《山海經》?找尋周王朝典籍的蛛絲馬跡
華夏經緯網   2018-06-01 14:52:25   
字號:

  □河南日報記者趙慎珠

  春秋時期,諸侯爭霸,一個動蕩的大時代。西元前520年,周景王還沒安排好王室的繼承大事就撒手人寰了,留下王子們血腥爭國。王子猛被貴族大臣擁立為周悼王,一向受寵的王子朝攻擊並殺了他,自立為王。4年後,晉國攻打王子朝,擁立王子匄為周敬王。王子朝見大勢已去,就攜帶大量周室典籍向南投奔楚國而去,隨行者中除了召、毛、尹、南宮四大貴族外,還有周王室圖書檔案館的官員和學者(如老子,可能辭官,也可能同行)。《左傳·昭公二十六年》記錄:“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宮囂奉周之典籍以奔楚。”

  因為手中擁有象徵周朝王權的典籍,即使離開了京城,王子朝仍然認為自己才是正統繼位的周王,多次派使者到各個諸侯國去尋求支援,然而無人理會。《左傳·定公五年》載:“王人殺子朝于楚。”西元前505年,周敬王派人刺殺了王子朝。有人推測,此事或許與周敬王追索周室典籍有關,而王子朝以死為代價,拒絕交出典籍。從此,這批價值連城的典籍神秘消失,留下了中國文化史上的未解之謎。

  ◎周室典籍緣何貴重

  王子朝出逃時準備得相當充分。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國先秦史學會會長宋鎮豪分析,王子朝所奉的周之典籍,主要是西周的檔案文書和商代、夏代以及更早的文獻典籍,是最有價值、又能代表王統的文獻。王子朝失利後的南奔,本來是個政治事件,卻因為典籍的消失演變成了一個影響深遠的文化事件,即使在今天的史學研究中,這批典籍也是對“夏商周斷代工程”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研究、推進具有不可估量的重要價值,而且對於中國歷史、中華民族甚至整個人類文明歷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意義。

  孔子想把收集到的書保存到周王室,子路給他出主意:“我聽說周王室的史官老聃,已經回到家鄉隱居,先生想要藏書,不妨問問他的意見。”《莊子·天道》說道:“由聞周之徵藏史有老聃者,免而歸居,夫子欲藏書,則試往因焉。”大約老聃的免職,也與周室典籍的失蹤有關聯。

  這批典籍如此重要,王子朝及其後裔會怎麼處置它們?根據記載,王子朝在去楚國的路途中,聽到了楚平王剛剛去世的消息。楚國同樣是政局動蕩,一行人只好滯留在南陽西鄂一帶(大致相當於今南陽臥龍區以石橋鎮為主,包括方城縣博望鎮、南陽宛城區新店鄉和鴨河工區皇路店鎮的部分區域)。學者推測,無價之寶或許有幾種遭遇:可能有一小部分流傳於世,《易經》原是周室秘藏典籍,所謂孔子五十而讀《易經》,表明《易經》已經外傳,此時正是王子朝奔楚後的十多年,也許孔子是在收集到相當數量的周室典籍(應為轉抄本)後,才刪定了《尚書》《詩經》。有學者說,藏書的外傳,客觀上還促成了日後諸子百家學術的繁榮局面。也可能大部分已經被王子朝秘藏在某處或某幾處,其後裔始終保守秘密,至今它們仍靜靜地“躺著”。事實上,考古從未出土過周王室的原始檔案文獻,也沒有出土過商代、夏代或者更早時代的文書檔案原件。

  《呂氏春秋·先識》有:“凡國之亡也,有道者必先去,古今一也……夏太史令終古見桀惑亂,出其圖法,執而泣之……太史令終古乃出奔如商;殷內史向摯見紂之愈亂迷惑也,於是載其圖法,出亡之周;晉太史屠黍見晉之亂也,見晉公之驕而無德義,以其圖法歸周。”中國先秦史學會副會長、清華大學教授劉國忠說,“有道之國”是一種古老的文化傳統,從這段記述中能看出來,周王室圖書館收藏的有夏朝、商朝的圖冊文物。中華文明有比其他文明更完整的記錄,但東周以前的歷史,關於黃帝、炎帝、堯舜禹的歷史,至今仍然模糊不清,周室典籍的下落不明,不得不說是中華文明的重大損失。

  一個令人不解的現象是,2500年來,沒有人追問過這批無價之寶的下落,甚至對此事也是無人問津。王子朝“奔楚”到達的是西鄂,三國時期成書的《皇覽·冢墓記》中有一句:“子朝冢在南陽西鄂縣。”他死後也葬在了這裡。王子朝的冢是否還在,失蹤的典籍會不會隨他一起深藏在這一帶?

  ◎﹃不見冢﹄或與王子朝相關

  細雨濛濛,踩著一路泥濘,記者來到臥龍區石橋鎮夏莊村的最東頭。一望無際的麥田籠罩在迷離煙雨中,微微泛黃的小麥長勢正旺,預示著又一個豐收年。

  一片地勢稍高的土地上,楊樹筆直,如同撐開的巨傘。小樹林中分散著三間瓦房,正中一間的暀W寫有“冢崗廟”三字,南邊,有一通近2米高的青石碑,字跡清晰,是道光元年李氏家族所立的“重修不見冢廟碑”。中國先秦史學會顧問、洛陽大學教授蔡運章解釋,“見”此處讀“現”,“不見冢”是“現存大冢”之意。書碑者或許從出土的器物中已經確認墓葬的年代,所以李氏家族數百年關注不見冢,還在此立碑建廟。

  75歲的村民李廣文一邊比劃一邊講,他說原來的冢又高又大,冢上的封土是三層棱臺形,面積大約有2畝,冢上有廟,廟基是清一色青石條,廟門處有9通高大的石碑,廟宇很氣派,有三間前殿和四間後殿,還有一個重約250公斤的大鐘。可惜這些在上世紀70年代全被毀掉了。廟被拆後,周圍百姓都來搶冢上的白土粉晼A到了上世紀80年代,大冢已經被夷為平地了,如今只比周邊農田稍微有點高度。這些年,盜墓賊沒放過不見冢,多次盜挖。村堣H說,4年前,盜墓賊挖出過近4噸的銅錠,覺得沒價值,當作一堆廢銅賣掉了。後來,又有盜墓賊挖出過一個大鼎,有人報了警,鼎不知所終。2017年10月,當地學者在冢的西南側20米處,搜撿出盜墓賊從盜洞中帶出來的黑色炭塊20多塊,總重量近80克。

  在當地人武學貴的家堙A一張1966年出版的老地圖在他的手媞C慢鋪展開來,他指著標示說,冢崗廟那時高約8米,周邊的村莊都是以它為標誌起名的,如廟崗、廟底、晁莊、大龍窩和小龍窩等村莊。

  1904年版《南陽縣誌》記載:“王子朝墓在西鄂故城西。”南陽籍著名考古學家、教育家張嘉謀,在1927年11月27日的日記中記錄:“按今南陽縣北五十里許石橋鎮鄂城寺,西鄂古城也。其西有冢崗,舊嘗於此地耕,得古編鐘,色黝,有乳,無銘。”他懷疑“不見冢”就是王子朝冢。

  2017年5月,南陽市鴨河工區邀請文物部門對這一帶進行文物普查。經過3個月的勘探,傳來驚喜消息,“不見冢”是一座東周時期的大型“甲”字形豎穴土坑墓,總長約66米,墓室長40米、寬38米、深18米,墓室四週有階梯狀臺階,它的西側,是一座長70米、寬7.5米的大型車馬坑葬坑,周圍還有多座大型墓冢。據稱,這一車馬坑是河南省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大車馬坑,比洛陽東周“天子駕六”車馬坑還要長28米。2017年11月,中國科技大學科技考古實驗室,對墓中帶出的黑色炭塊經過碳14檢測,得出結論:“遺址的年代範圍應在戰國時期,不排除年代進一步提前的可能。”

  文物考古專家一步步發佈接近謎底的事實,引來了當地人懷古的熱情,村民們自發組織起來一個護冢隊伍,輪流值班,對絡繹不絕的“觀冢者”保持高度警惕,防止再發生盜墓事件。

  蔡運章說,冢崗廟大墓是迄今為止南陽盆地發現的形制、規模最大的東周時期高等級墓葬,從實地調查、文獻研究、傳說故事多個角度來看,它或許就是苦苦尋找的王子朝墓葬。正統周天子的陪葬應擁有九鼎,但是王子朝居西鄂之地突然被殺,隨行人員沒有九鼎八簋,最可能是用他們所帶的最珍貴的周王室典籍陪葬。

  王子朝死後,其後代為躲避迫害,便以“朝”音改姓為“晁”,漢代以前,晁氏是南陽望族,後來因為戰亂逐漸遷徙到各地。《史記·晁錯傳》記載:“晁氏出南陽,今西鄂晁氏之後也。”值得一提的是,文物考古部門還在鴨河工區發現了一處近5萬平方米的東周村落遺址——晁莊遺址。

  2018年4月,中國先秦史學會批復設立“中國先秦史學會王子朝奔楚暨南陽先秦遺址保護研究基地”。隨著考古發現和研究論證向前推進,或許“奔楚”事件將在南陽大白于天下。

  ◎是誰撰寫的《山海經》

  春秋戰國之時思想迸發,是文化史上的一段華彩樂章,同時留下了許多難解之謎。學者王紅旗說,這一時期有三大文化之謎,即《山海經》作者之謎,《道德經》作者、大思想家老子辭官隱世之謎、周室圖書檔案典籍失蹤之謎,種種跡象表明,三者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山海經》是中國古代的一部奇書,它既記述了神州大地的山川風貌,又描述了許多貌似荒誕的事物。近代學者認為,《山海經》作者或是春秋至秦漢時的楚人、周人、齊人,還有人說是古印度人、古巴比倫人、古美洲人撰寫了《山海經》或其中的部分章節。

  中國古史專家徐旭生在《中國古史的傳說時代》寫道:“《山海經·中次十一經》記載的山名散佈于南陽、鎮平、南召、魯山及附近各縣境內。”這一范圍大多處在南陽境內的伏牛山南部。多年研究《山海經》的學者周付詳分析,《山海經·中山經》詳盡記述了楚地山川及楚民神話習俗,《山海經·西山經》則詳盡描述了周地山川及華夏神話習俗,表明編寫者同時熟悉兩地的山川民俗典故。東周時期的楚與周,長期對抗為敵,時有征戰,不大可能有學術大家兼通兩地風情。但卻有一個例外,就是王子朝一行或他們的後裔,他們中有原周王室圖書檔案館的官吏、學者和太師。

  王紅旗說,或許有過這樣的情節:王子朝在攜典籍奔楚途中,接受老子的勸告,對外偽稱不慎失火將典籍燒燬,以絕人念,暗地堳h將它們藏匿起來。老子可能因參與秘藏典籍之事,不便公開活動,遂辭職隱居直至終老。王子朝秘藏周室典籍之地可能就在西鄂,《山海經》的成書與這兩件事密切相連。

  王紅旗認為,《山海經》有某種總體框架,應當有一個寫作綱領或者編輯方針,並有一個彼此關係密切的寫作班子。《山海經》中常跳躍出四言韻句,《道德經》中也常用到,不少學者懷疑,四言韻句就是上古史官兼巫師的一種常用修辭方法。同時,《山海經》中的大量內容,都源自周王室圖書典籍資料,其中包括夏、商的典冊和文物,遠方異國的函章和文書,以及採自民間的神話故事。這些資料其他人難得一見,但卻是隨王子朝奔楚的史官或其後裔耳熟能詳的。他們依據這些檔案資料,撰寫《山海經》,並在書中寄託了自己的理想:事在四方,要在中央,眾多小國安居樂業。

  初夏,伏牛山腹地的寶天曼國家森林公園,樹木蔥蘢,溪流蜿蜒,空氣中帶著絲絲潮濕,夾雜著草木的芬芳。沿著陡險的山路到達山頂,極目四望,周邊山勢巍峨,怪石嶙峋,不由人心生敬畏。想那2500年前,王子朝奔楚的一行人途經此處時,會有怎樣的無奈和落寞?江山或起或落,在那蒼茫一片的密林深處,又隱藏過多少雅士高人的離合悲歡?

  “不見冢”堥s竟能見到什麼,是否真的能夠觸摸到曾經的風雲往事?眾多的謎團依然在等待破解……

來源:大河網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詩經》堛漯哄B事、情、理
·在美到窒息的插畫堨嚾[《山海經》
·專家談《史記》:是歷史巨著也是一部治國寶典
·止庵:《詩經》的讀法
·《孟子》“天下之言性”章與孟子性善論
·《紅樓夢》的世界、人生與藝術
·是讀《紅樓夢》還是讀《石頭記》?
·《紅樓夢》究竟有沒有寫完?張慶善揭開百年謎題
·張慶善解密:續寫《紅樓夢》的高鶚哪去了
·白先勇攜手眾多學者 探討年輕人如何讀《紅樓夢》
·《紅樓夢》中的元宵盛景
·新版《紅樓夢》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鶚續”?
·《紅樓夢》署名不見“高鶚續”了
·《紅樓夢》是怎樣寫成的
專題
  更多
·2019金豬賀歲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文化熱點
  更多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七十五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七十四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七十三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七十二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七十一章
·文化博物館系列之天津博物館
文化視野
  更多
·聚焦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
·中國2019世界集郵展覽:亮點紛呈 特色鮮明
·聚焦2019中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文創新成果點亮第十四屆北京文博會
·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共用文化藝術盛宴
·第十五屆深圳文博會:助文化產業創新發展
文化365
   
·7月12日“入伏”,今年“三伏天”40天
·端午風物志:中華氣節 古韻悠長
·二十四節氣堿啪ㄕ酗p滿沒“大滿”?
·九問九答帶你了解中國華服文化!
·又是一年春草綠 梨花風起正清明
編輯推薦
 
·大足石刻臥佛將正式啟動修繕
·"孫悟空"再會"阿童木" "中國風"吹拂大阪城
·“2019世界劇院北京論壇”落幕 成果豐碩
·單霽翔揭秘600歲故宮如何煉成“網紅”
·《三體》將拍電視劇上熱搜 科幻文學熱真的
·2019“造夢·鳥巢”大型視聽光影秀亮相
·兩岸合編《高中國文》接近收官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山西永樂宮攜手北京文創企業擬今年開發上百
故宮如何變得“人見人愛”?單霽翔解讀背後
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化藝術節國際舞蹈季開幕
荷桂飄香水果豐收 新都區第25屆荷桂生態
第八屆蘭州百合文化旅遊節將於7月3日開幕
《攀登者》《解放了》亮相 國慶檔電影大戰
《三體》將拍電視劇,粉絲們在擔心什麼?
數字閱讀在e時代續寫“開卷有益”
毛主席詩詞欣賞
海峽兩岸“同唱”抗日名曲《歌八百壯士》(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