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國學經典
細節的芳香——品味《紅樓夢》
華夏經緯網   2018-07-06 14:13:59   
字號:

  西方經典說,文學是一朵金薔薇,由無數的金子碎屑合成。

  《紅樓夢》無疑是中國文學的“金薔薇”,而細節正是形成金薔薇的那些碎金屑。它龐大豐富的內容,都是通過細節來表達的。

  當一個人要告訴另一個人:《紅樓夢》這書好在哪,為什麼會百讀不厭,書堛漱H物如何使人感動,作者的意圖怎樣含蓄、巧妙地傳達……就要帶著那另一個人去領略細節,回味對話,感受心靈的悸動。

  就像一座大觀園,須要開門後一處處走來,一亭一院進去,一草一木賞過,才能知道這園子如何精美,如何曲徑通幽。

  沒有得到細節的滋潤,就聞不到名著的芳香。

  乞紅梅 憫妙玉

  妙玉是一位佳人型的女尼。

  第五十回《暖香塢雅制春燈謎 蘆雪庵爭聯即景詩》,冬天賞雪,因寶玉聯句落第,李紈罰他去櫳翠庵向妙玉討一枝紅梅。“寶玉忙吃一杯,冒雪而去。李紈命人好好跟著。黛玉忙攔說:‘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李紈點頭說:‘是。’”可見妙玉對寶玉“獨厚”之意,眾人儘自會意。然而中間並無多少鋪墊。某日那妙玉在惜春處下棋,見寶公子來,便紅了臉。只寫到此為止。

  《紅樓夢》書中人物的可愛之處就在於:能“容情”。大觀園中的小姐們芳心剔透,無所不覺,但惻隱暗懷。能不點破時,儘量不點破。即使李紈說妙玉“為人可厭”,卻也沒有嘲笑她“對寶玉獨厚”這一點。黛玉的話中也含有關愛。這其實是中國古人的一種做人原則,也是美學法則。所謂溫柔敦厚,溫文爾雅者,自《詩經》始。眼睛乾淨,見“有”若“無”,乃真佳人。

  這與襲人那種“無”中看“有”,無中生有,並用一些無憑據的話去進讒于王夫人的品性相悖,故襲人不能算佳人。

  賈家僕人介紹妙玉時,說她“祖上也是讀書仕宦之家”“文墨也極通……模樣又極好”。昨天的妙玉曾是今日的眾千金,而明天的她們又焉知不會成為另一個妙玉呢?惜春後來的命運果然如此。所以,眾人對妙玉,多有惺惺相惜之意。

  書中沒有描寫大雪滿山時,寶二爺與妙玉二人,在雪中摘梅相贈時如何相對的情形。想那妙玉見寶玉來討梅花,必是親到梅樹下選擇。一番交往,是為奇緣。但見一會兒,寶玉便擎了一枝極豐美的梅枝歸來。這邊李紈已經準備了美女聳肩瓶,貯了水準備插梅。接下來,寶玉所作紅梅詩,則句句是對妙玉孤身清冷的讚美與憐惜:“不求大士瓶中露,為乞嫦娥檻外梅。”

  那觀音菩薩的楊枝露,不排除有男女雲雨甘露的意思。而對於這些,妙玉已經無可求。獨居於廣寒宮內的嫦娥,才是妙玉的寫照。嫦娥是中國傳統文化中一個美麗超凡、寂寞無邊的形象。寶玉用此典表現了對妙玉命運的理解。

  事隔經年,寶玉過生日時,意外地接到妙玉祝賀的帖子:“檻外人妙玉恭肅遙叩芳辰。”他心中暗自稱奇,頗有受寵若驚之感。記住別人的生日,送來祝賀,對於俗人尚且是一種親近之舉;而對於一個庵中的出家女尼,則更有芳心獨訴之嫌。何況這被賀者又是一個滿園春色的年少貌俊的公子哥兒。怡紅院中花團錦簇的生日宴,妙玉去不了。只能是在她那山高月小的櫳翠庵修行房中,寫下這言猶未盡的帖子。

  寶玉對這一張突兀的帖子,會採取什麼舉動?萬一在姐妹們中被隨意取笑,遇上口角尖刻的,不免要受些嘲弄,亦無人保護,豈不是自討無趣?但妙玉還是投了這張帖子。在寂寞的青燈古佛下,她已將寶玉引以為知音。也許在雪媄堭鰨氶A二人曾有過面對面的私下交流?不過寶玉的性靈,還在於他有著不必口舌相告、自然便能意會青年女性的萬般細膩。投帖與贈梅,成為妙玉清寂人生中的一段插曲、一個點綴。

  寶玉請教于曾與妙玉作鄰的岫煙,她引出了妙玉所喜愛的詩句:“縱有千年鐵門檻,終須一個土饅頭。”借岫煙之口,講出妙玉崇尚莊子,率性而為、不隨俗的天性。寶玉遂以“檻內人”之名回帖。以“檻”為界,表達出雙方那種欲近卻遠的心情。寶玉的愛護謹慎,表現了曹雪芹對於妙玉處境的深切理解和同情。冊子上說她是“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這段判詞不應看作是對妙玉的諷刺,而是對她這種邊緣處境、迷惘情懷的擔心牽掛。而除了能夠替妙玉沖洗一下被劉姥姥弄臟的地面,寶玉實際上不能為她做得更多。

  現代社會心理學認為,人皆有“氣息之別”,人與人之間的差別,是一種文化氣息,難以消除。妙玉曾經主動邀請黛玉寶釵品茶。中秋月夜,湘雲與黛玉聯詩時,妙玉從山石後轉出來喝彩,請兩人到庵中烹茶續句,表現出她那“求其友聲”的願望。我們看待妙玉應該如正常青春少女。其受壓抑尤深,何必責備求全?判詞末二句說妙玉:“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妙玉既依託權門,賈府敗落,千金們落花飄泥,為娼尚且有之,何況一妙尼?後四十回寫到妙玉被強盜輕薄一節,實在令人不忍。

  寶黛戀情遭到反對了嗎

  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陳腐舊套 王熙鳳效戲彩斑衣》,史太君借聽書說戲,痛斥當時說書人講“才子佳人”故事的濫套:

  這些書就是一套子,左不過是些佳人才子,最沒趣兒。把人家女兒說的這麼壞,還說是佳人,編的連影兒也沒有了。開口都是書香門第,父親不是尚書就是宰相。生一個小姐必是愛如珍寶。這小姐必是通文知禮,無所不曉,竟是個絕代佳人,只一見了一個清俊男人,不管是親是友,便想起終身大事來,父母也忘了,書禮也忘了,鬼不成鬼,賊不成賊,那一點兒是佳人?便是滿腹文章,做出這些事來,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一個男人家,滿腹的文章去做賊,難道那王法看他是個才子,就不入賊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編書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

  有些評論者認為,賈母在這裡是在指桑罵槐地說黛玉與寶玉,表明這位老祖宗將來不會支援寶黛結合的態度。

  把史太君想得如此簡單潑辣的,是沒有讀透《紅樓夢》,也沒有書香人家的生活經驗的人。進了榮國府,就算是劉姥姥,也學會了說話含蓄,何況史太君作為兩府至尊,素重人倫。

  這其實是曹雪芹借賈母之口,對那些說書人“佳人才子”套路痛加批評。那個時代的流行文化也存在商業化的濫觴。老太太的文化品位與鑒賞眼光,出自世家積澱。

  撤過殘席,一大家人挪進暖閣後,賈母便說:“都別拘禮,聽我分派你們就坐才好。”說著,便讓薛夫人、李紈正面上坐,自己西向坐了,叫寶琴、黛玉、湘雲三人皆緊依左右坐下。向寶玉說:“你挨著你太太。”於是邢夫人、王夫人之中夾著寶玉,寶釵等姐妹在西邊。

  在上一回《寧國府除夕祭宗祠 榮國府元宵開夜宴》的宴席中,賈母也是讓寶琴、黛玉、湘雲與自己同席的。

  賈母最愛憐這三位女孩子。寶琴失母,黛玉、湘雲都是孤兒,她們三位在姐妹中是個性清新、風韻深厚的。

  這晚到放煙火時,黛玉稟氣虛弱,不禁“劈拍”之聲,賈母使摟她在懷內。如此嬌弱的外孫女兒,如此呵護的外祖母,怎麼可能那樣當著眾人含沙射影地罵呢?

  賈母深知寶黛感情。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還禱福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黛玉與寶玉鬧矛盾,一個摔玉,一個剪玉穗。賈母見他兩個都生氣,只說趁今兒那邊去看戲,他兩個見了,也就完了,不想又都不去。老人家急得抱怨說:“我這老冤家,是那一世堻y下的孽障?偏偏兒的遇見了這麼兩個不懂事的小冤家兒,沒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真的是俗語兒說的‘不是冤家不聚頭’。幾時我閉了眼,咽了這口氣,任憑你們兩個冤家鬧上天去,我眼不見,心不煩,也就罷了。偏他娘的又不咽這口氣。”

  這口吻,這牽念。這是老太太在一天就要呵護寶黛一天的宣示啊。賈府媮晹魚眽鈰鰼o到“沒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的至愛呢?

  賈母對寶黛之情呵護至深。她送給兩個玉兒的“不是冤家不聚頭”,這句話堶措“t多少理解、疼愛和智慧,令寶黛思量不已。

  老祖宗明白,他們之間那種深刻的情分,那就是“剪不斷,理還亂”“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相思情境。

  “冤家”在中國古典文學與戲劇中皆是指那種撕拉不開、丟不下的,靈魂中最重要的人。“冤家”也是戲劇中對至愛者的稱呼。

  鳳姐與賈母是某種聰明靈性的跨代“閨蜜”。鳳姐對於黛玉的態度也值得重視。

  第三回《賈雨村夤緣復舊職 林黛玉拋父進京都》:這熙鳳攜著黛玉的手,上下細細打量一回,因笑道:“天下真有這樣標致人兒,我今日才算看見了。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嫡親的孫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嘴堣裐堜韙ㄓU。”

  這是鳳姐的心婺隉A她心堣]從此認可了黛玉,認為是“自家人”。

  寶黛吵架,只見鳳姐跑進來,笑道:“老太太在那堜磭銴恁A抱怨地,只叫我來瞧瞧你們好了沒有。我說:‘不用瞧,過不了三天,他們自己就好了。’老太太罵我,說我懶,我來了,果然應了我的話了。也沒見你們兩個,有些什麼可拌的,三日好了,兩日惱了,越大越成了孩子了。有這會子拉著手哭的,昨日為什麼又成了‘烏眼雞’是的呢?還不跟著我到老太太跟前,叫老人家也放點心呢。”說著,拉了黛玉就走。

  鳳姐對寶黛關係十分關懷,對黛玉有一種不分彼此的情意。拉了就走,何等親密。

  第二十五回《魘魔法姊弟逢五鬼 紅樓夢通靈遇雙真》,鳳姐對黛玉笑道:“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麼還不給我們家做媳婦兒?”寶釵在此處插話,但鳳姐並不搭理,繼續地追著林姑娘不放:“你給我們家做了媳婦兒,還虧負了你麼?”指著寶玉道:“你瞧瞧,人物兒配不上?門第兒配不上?根基兒傢俬兒配不上?那一點兒玷辱你。”

  這些話說明瞭在寶玉的姐姐妹妹這夥人中,鳳姐是認可黛玉的根基傢俬與門第的,在鳳姐心目中寶黛是良配,她對寶黛關係由衷認可。

  第五十七回《慧紫鵑情辭試莽玉 薛姨媽愛語慰癡顰》,聽說林妹妹要回蘇州,寶玉立即以癡情回報予堅決抵制。他喊出了這句千古奇言:“憑他是誰,除了林妹妹,都不許姓林了!”薛姨媽的反應是:“寶玉本來心實,可巧林姑娘又是從小兒來的,他姊妹兩個一處長得這麼大,比別的姊妹更不同。這會子熱刺刺的說一個去,別說他是個實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腸的大人,也要傷心。”後來去安慰黛玉時,她又說:“我想你寶兄弟,老太太那樣疼他,你又生得那樣,若要外頭說去,老太太斷不中意。不如把你林妹妹定給他,豈不四角俱全!”在這一回堙A薛家母女,都自然可親,令黛玉領略到了一種溫情。這對純情的青梅竹馬的情侶,是受到舉家上下溫情脈脈的呵護的。

  人們眼中的寶玉與黛玉,並沒有賈母所斥責的那類戲目“鬼不成鬼,賊不成賊”“做出這樣事來”的不堪,也並不是說書人所編造故事中的那種“見一面就託付終身”和私奔的模式。寶黛二人從來沒有逾矩的事情和念頭,他們恪守“大家生活”的常規禮數,期待著家庭與家長對自己情感的認可。

  在這個大家族中,賈璉與鳳姐這一對,就是“親上做親”。薛蝌與邢岫煙,是在投奔賈府的一路上見過的,相互中意的。薛姨媽在決策時,與薛蝌徵求過意見。這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中包含的一份人情體貼,屬於情理之中。

  可見,寶黛沿著這個模式,是可以走下去的,並不會形成對家庭的悖逆。那種認定寶黛愛情一直受到賈府排斥的觀點,是一種貼標簽式的邏輯思維,並不符合原著中所呈現的環境關係。

  所謂“花柳繁華地,富貴溫柔鄉”,是《紅樓夢》故事的環境設定。寶黛愛情沒有“西廂”之艷情,沒有“淫奔”之意圖。他們是在大家庭家長呵護下成長的一對溫馨之花。

  寶玉與黛玉幸運地完成了一個從兒童感情到青春萌動的愛情過程。《紅樓夢》對於這種青春萌動的漸進描述是貼切、形象和富於個性細節的。寶黛愛情沒有婚姻的結局,美而不滿,然而他們已經享受了漫長的純情時光,這是大多數人一生都無緣有之的。

  曹雪芹所無限眷戀的人物與美境是那個社會的產物,他把這段愛情故事寫得如此美好,又如此婉轉哀怨,鬱鬱多愁,讓讀者感受到了一種悲劇美。

  寶釵“待選”:被忽略的情節

  寶釵進京是來“待選才人”的。這個細節基本上被評論家和讀者們忽略了。

  薛姨媽攜家眷一進賈府,就給上下送禮。一方面她是遠親,不似黛玉是“骨肉”;另一方面也是為女兒“選妃”作些打點。寶釵在賈府處處做出一副標準的“淑女”狀,裝得沒有看過那些“雜書”的樣子,是為“推薦”入宮作一種“賢德”的粉飾。

  寶釵“選妃”之事應該是先探了門路,不會像一般小家碧玉完全是候選的。門路,只能是姨媽王夫人的長女元春。甚至可能就是在元妃的示意下,選擇家族中的淑女進宮的。

  過去有一個解釋,元妃為寶玉選中了寶釵,所以無法抗禦。然而,僅用元妃配送禮品時,寶釵與寶玉一樣的事,不足以表明娘娘的旨意就是為寶玉“選妻”,也許另有深意。

  賈元春人老色衰,眼看宮中新人出現,自己無子,必然會邊緣化。為了整個龐大家族的安全與發展,尋找“接班人”,也是宮廷慣例。

  元妃送禮品一事,發生在《紅樓夢》開頭不久賈府的極盛時期,情節上最近的銜接是寶釵進京“選妃”,而不應該遙遠地對接到了後面的寶玉成婚。

  元妃的那份禮品,及其對寶釵的仔細端詳,都可能是在考慮“選妃”事宜。最明顯的是,在送禮之後,元妃指令寶玉也與姐妹們一同住進大觀園去,這裡就沒有要規範寶玉情感的意思。

  王夫人時常入宮稟告家事,元妃不可能不知道老太太的安排,不可能不知道寶兄弟與黛玉最親近的事實,然而娘娘並沒有阻止。

  第三十回《寶釵借扇機帶雙敲 齡官畫薔癡及局外》,賈母要拿出自己的銀子來給寶釵過生日,也有“待選”的因素在內。如此家族重大機密,是鳳姐也不能參與的。賈母在席上當著薛姨媽大肆誇獎寶釵,其實是有點失身份的。只能解釋為,寶釵已經走在去皇宮的路上了。

  而正是在這次生日宴會上,看戲的時候,寶玉與寶釵開玩笑,提到“怪不得人家將姐姐比楊妃”的話。這裡值得推敲,究竟是誰拿寶釵比楊妃呢?或許是眾人私下對寶釵“待選”的小議論。寶釵勃然大怒。這也有失身份。何至於呢?想來正是“待選”中的微妙心理,被寶黛窺破,所以敏感翻臉。

  寶釵“選妃”到後來卻沒有了下文,這極大可能是與元春的早夭有關。如果元妃一直健在,那麼將這位端莊美麗的表妹引薦給聖上,是順理成章的。

  雖然元妃的這一次贈禮,使寶黛二人產生了不快,但不足以表示來自元妃的旨意,就是要讓寶玉娶寶釵。因為元春完全用不著那麼含蓄,讓人猜謎。“賜旨完婚”,就是最體面的恩典。

  如果真的是元妃有這層意思,那麼還需要幾個內眷在寶玉成婚時編排什麼“調包計”嗎?恐怕是連同賈政都要忙碌起來的大典。皇恩浩蕩,是名正言順的大事。

  質疑“調包計”

  關於《紅樓夢》的作者,此前一般認為前八十回係曹雪芹所寫,後四十回係高鶚所續。近年人民文學出版社根據紅學界的意見,將該社出版的《紅樓夢》的作者改為“曹雪芹 無名氏著”。事實上,紅學界關於《紅樓夢》的作者一直存有爭議,有人認為:後四十回就是曹雪芹所寫。《紅樓夢》的前八十回和後四十回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作者?其實通過對書中一些關鍵情節和細節的辨析,是不難做出判斷的。

  第九十六回至九十八回用很多篇幅精心編造、刻意描寫,將構成《紅樓夢》全書主線與核心的寶黛結局用一個“調包計”來終結——寶玉的婚姻,由某幾個內眷的陰謀手腳操作,以寶釵偽裝黛玉,演出一場三個人的悲劇。

  從戲劇效果看,這樣的演出非常震撼人。現在的電視劇和電影也沿用“調包計”的戲路,流傳非常深廣。於是,反過來影響到了對原著的閱讀。一般的人們都以為這就是《紅樓夢》的原本結局,也從這個結局給堶悸漱H物定了調子。

  一大批《紅樓夢》的讀者是先看了電視、電影,才轉而去看小說的。這也正是現代傳播的一個規律。

  然而,這種從“調包計”入手的閱讀,使得讀者從一個“陰謀”的角度來觀察全書。因為他們從結局得到暗示:原著的書寫也包含了一連串的“陰謀”。“調包計”結局,誤導了閱讀,極大地損害了原著。曹雪芹的悲嘆“誰解其中味”,一語成讖。

  我認為,“調包計”不符合《紅樓夢》原著的生動內容及演繹的豐富性,不符合那個時代大家庭的情理。

  鳳姐有沒有教長輩們搞出如此下作的“調包計”?賈母是不是心冷而拋棄了她的外孫女兒?黛玉“淚盡而逝”的結局究竟當如何演繹?她是為寶釵嫁給寶玉而活活氣死的嗎?

  這個結局有許多疑點,它使得情節、色彩和趣味降格,原著奠定的格局與大氣象全變味了。

  首先,不應將“金玉良緣”這種“和尚道士說的話”,當作賈府以此來處理繼承人寶玉的婚姻之準則。

  賈府是世代大族,鐘鳴鼎食人家。雖然有賈敬當了道士,但主流是仕宦傳家。儒家的文化和道統牢牢地佔領統治地位。王夫人信了佛,趙姨娘依靠馬道婆,然而這些都不能拿到臺面上來主宰賈府的大事。世俗中的小事,也沒有聽說是依照什麼“和尚道士”之言而決定的。

  所謂“金玉良緣”,第三十六回《繡鴛鴦夢兆絳雲軒 識分定情悟梨香院》,寶玉在夢中反抗道:“和尚道士的話如何信得?什麼‘金玉姻緣’,我偏說‘木石姻緣’!”前面一句其實也是賈府的正統思維。薛家營造著“金鎖姻緣”的附會之說,金鎖之類的東西,是商人家庭媞D用的。生意人最是迷信,因為他們要見機而行,所以運氣之類很重要。但薛家的文化,是不可能統治賈家,壓倒賈家的。

  後四十回對賈府生活的“寒傖化”描述,早已經有人指出過,例如紫鵑為林黛玉點餐,“大頭菜放麻油”之類,完全與前面的錦衣玉食不搭,整個就是小戶人家的吃法。在對人物風采與性格的理解上,也出現了一個寒傖化和粗鄙化的處理。這是最嚴重的格調和品質的變化。

  試想,那種偷偷摸摸地打著燈籠,喚來雪雁舉行的婚禮,不也是一套“大頭菜放麻油”的矮化處理嗎?在對寶黛愛情悲劇的演繹中,後四十回設計的“調包計”情節是違背曹雪芹原著精神的。

  寶玉是榮國府唯一的繼承人,他的婚事大典,豈有賈政忙得顧不過來,由著幾個女人在府內搗鬼的?這樣搗鬼一般的婚禮,是直接違背封建婚姻的神聖性的,不是賈府這種詩禮人家、官宦世家會做得出來的。甚至《金瓶梅》與“三言”“二拍”的商人世界,或者《梁祝》堛滬外人家,也不可能在這類大典上做手腳。這是要得罪祖宗與神明的。

  《紅樓夢》的最珍貴之處,在我看來,無非“入心”二字。從文字到情節、人物、對話,以及風景、什物,凡溫潤“入心”的,都是曹雪芹原著。而疑似疑非的,則不是同一個出處來的。《紅樓夢》前八十回的故事與深意,在後四十回都沒有得到相應層次上的呼應。

  作品是有生命的,是靈魂的產物,自然也有“遺傳基因”。借用一部好萊塢電影名“聞香識美人”,通過對這些基因的辨識,是可以知道它們之間是否有血脈關係,是否出自同一支筆了。

  2013年由商務印書館出一套《新批校注紅樓夢》,主持者提倡“回歸文本”。其封底推薦詞曰:所謂回歸文本,就是追尋作者的創作本意,亦稱“文本原旨”,這是最具學術可靠性的釋義類型,是合乎學術研究的求真精神的。

  (作者:張曼菱,係作家、製片人,《曼菱說“紅樓”》一書即將由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出版。本版配圖係中國郵政2018年發行的《中國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三)》特種郵票。)

來源: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傅承洲揭秘《三國演義》:劉備身份改寫有原因
·是誰撰寫《山海經》?找尋周王朝典籍的蛛絲馬跡
·《詩經》堛漯哄B事、情、理
·在美到窒息的插畫堨嚾[《山海經》
·專家談《史記》:是歷史巨著也是一部治國寶典
·止庵:《詩經》的讀法
·《孟子》“天下之言性”章與孟子性善論
·《紅樓夢》的世界、人生與藝術
·是讀《紅樓夢》還是讀《石頭記》?
·《紅樓夢》究竟有沒有寫完?張慶善揭開百年謎題
·張慶善解密:續寫《紅樓夢》的高鶚哪去了
·白先勇攜手眾多學者 探討年輕人如何讀《紅樓夢》
·《紅樓夢》中的元宵盛景
·新版《紅樓夢》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鶚續”?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清華簡第八輯研究成果問世
·塵封200餘年 故宮養心殿寶匣露真容
·殷墟科學考古90週年
·盤點2018年10月文化關鍵詞
·聚焦文物保護利用改革新政
·盤點2018年9月文化關鍵詞
文化視野
  更多
·第13屆北京文博會:傳統文化煥發新活力
·第六屆烏鎮戲劇節:11天的戲劇狂歡
·第三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
·天涯共此時 又是一年中秋佳節
·聚焦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
·2018北京國際文交會 文創新成果精美吸睛
文化365
   
·重陽說“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數字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編輯推薦
 
·口碑綜藝獲點讚“秘訣”
·故宮首次出品文化節目 網友看了忍不住買買
·清華簡發第八輯研究成果 證《尚書》部分篇
·養心殿神秘寶匣展露真容 內含24枚“天下太
·國家網信辦專項行動處置近萬自媒體賬號
·《上新了故宮》讓故宮"高而不冷" 文創綜藝揭
·盤點2018年10月文化關鍵詞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西藏吐蕃時期石碑文物獲挖掘保護
浙江義烏一村莊發現上百個恐龍足跡化石
川航英雄機組事跡將上銀幕 張涵予袁泉主演
武俠大家蕭逸因病去世 他說"有武沒俠很悲
“偉大的變革”展覽 微縮四合院藏著40年
故宮文創產品引爆網路 “暢音閣睡衣”籌款
清華簡第八輯研究成果問世
李少紅時隔8年再拍電視劇《大宋宮詞》
塵封200餘年 故宮養心殿寶匣露真容
香港演員岳華去世 享年76歲曾演《珠光寶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