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考古發現
古墓麗影:絲綢之路上的小河墓地
華夏經緯網   2017-06-30 11:14:56   
字號:

  2000年的小河墓地,到處是散落的船棺和幹屍。

  在中國西北考察中的貝格曼和斯文·赫定。

  2000年12月,中國探險隊第一次走進小河墓地。

  小河公主的睫毛清晰可見。

  本報記者 米艾尼

  “沙河中多有惡鬼熱風,遇則皆死,無一全者。上無飛鳥,下無走獸,遍望極目,欲求度處,則莫知所擬,唯以死人枯骨為標誌耳。”

  東晉高僧法顯在其所著《佛國記》中,用這樣駭人的詞句記錄他途經羅布泊的觀感。此後1600多年,羅布泊和那條穿越此地連接東西方的絲綢古道,在後人心目中不知平添了多少神秘、恐懼與誘惑。

  連綿而平緩的沙海中,突兀的沙山上密集直立著一根根形狀詭異的胡楊木柱,沙坡上一片狼藉,幹屍暴露在烈日之下……與《佛國記》描繪的場景何其相似。這裡便是西域探險史上最神秘的古墓——小河墓地。

  在羅布泊浩瀚沙海中沉睡了四千年的小河墓地,擁有世界上獨特的、至今未解的墓葬形式,以及太多的未解之謎。而其中最詭異的,是小河墓地近百年發現過程中屢屢被著重書寫的女性幹屍。經歷四千年歲月,這些幹屍保存完整,還能辨清女子年輕的容顏,嘴角上揚的微笑已經被時光凝固,依然被後人驚嘆美麗。不同時代的發現者,不約而同地稱其為“公主”。

  小河墓地究竟是遺世獨立的另類文明樣式,還是一把能夠打開人類文明之謎的鑰匙?“公主”的微笑和蒙娜麗莎的微笑一樣,美麗卻神秘,帶給今天的我們無盡遐思。

  “公主”的微笑

  2003年冬,羅布泊一個普通的早晨,晴日無風,沙海如同油畫般靜止。一處沙山上,數百根涂著紅色顏料的胡楊木樁靜靜聳立。它們在這裡已經數千年,也只有“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胡楊,能夠抵得住風蝕沙侵,依舊忠實地標注著小河墓地的位置。

  胡楊木樁間,幾個身影小心翼翼地忙碌著。新疆考古所對小河墓地的正式考古發掘已經持續了近一年,終於迎來了最重大的發現。

  一座船形棺木正在開啟。

  清除層層細沙之後,是一具呈橄欖形的棺木。棺木上蒙著三張板結而堅硬的牛皮。牛皮是在新鮮的時候蓋在棺木上的,它們在乾燥的過程中不斷地緊縮,最後緊緊地將整個棺木裹住,其表面變得如盾牌一樣堅固。棺木在牛皮的包裹下新鮮如初,棺內甚至沒有一顆沙粒進入。墓主人安靜地躺在堶情A千年長夢。

  緊繃在棺木上的牛皮斷裂的聲音沉悶而有力,像從幽深的海水媔ルX的某種震響。“那聲音刺激人的神經,讓人興奮,我感覺那是世界上最好聽的聲音,那是歷史從3800年前走來的腳步聲。”曾在現場開啟棺木的新疆考古所所長伊弟利斯說。

  在墓地的最深處,被厚厚泥土包裹的“泥棺材”中,一個身披毛織斗篷,戴著金耳環、毛線繩項鏈的女性墓主人安睡在船形棺木中。

  這是一個年輕女人的臉,面部輪廓清晰可見,高顴骨、深眼窩,具有典型的歐洲人種特點。羅布泊數千年的荒漠氣候,將這具年輕女性的屍身變成了一具木乃伊,或者用更通俗的說法——幹屍。她頭戴尖頂氈帽,微閉著雙眼,楚楚動人的眼睫毛像一排幼松似的挺立著,上面蒙著一層細細的沙塵。

  墓主人的嘴角上揚著——她在微笑!一個凝固而永琲熒L笑。本該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幹屍”,卻帶著這樣神秘而美麗的微笑出現在考古隊員面前。

  考古學家為這具在小河墓地發現的女性幹屍起了一個詩意的名字:小河公主。

  小河公主並不真的是某個國家的公主,“公主”之名可以說是女性幹屍在小河墓地最初被發現時命名的延續。那要追溯到數十年前的1934年。

  在斯德哥爾摩瑞典國立民族學博物館堙A保存著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考古學家貝格曼于上世紀初葉在羅布荒原探險的第一手資料,其中有他們當年在羅布沙漠考察時所繪路線圖,以及貝格曼所著《新疆考古記》等。在這些文獻中,記錄了貝格曼與小河墓地的關係。

  1934年,瑞典考古學家沃爾克·貝格曼第一次見到了插滿胡楊樹枝的小河墓地,第一次見到了棺木中微笑的女屍,他在《新疆考古記》中寫道:

  一具女性木乃伊麵部那神聖莊嚴的表情永遠無法令人忘懷,她有高貴的衣著,中間分縫的黑色長髮上面冠以一頂具有紅色帽帶的黃色尖頂氈帽,雙目微合,好似剛剛入睡一般,漂亮的鷹鉤鼻、微張的薄嘴唇和微露的牙齒,為後人留下了一個永琲熒L笑。

  貝格曼筆下“永琲熒L笑”,讓他成為了發現“小河墓地”的第一人。那個“女性木乃伊”,就成了貝格曼命名的“微笑公主”。

  小河墓地的“發現之旅”,就是從這個瑞典人開始的。

  考古總是帶著很大的偶然性,貝格曼第一次見到小河墓地,也屬於一種“偶然”。

  這次偶然的發生,恰和另一位瑞典探險家有關,他就是發現了樓蘭古城的斯文·赫定。

  1900年3月,斯文·赫定帶著他的探險隊沿著乾枯的孔雀河左河床來到羅布荒原,發現了震驚世界的“樓蘭古國遺址”。斯文·赫定因此名聲大噪,1926年末到1927年初,在斯文·赫定的牽線下,中國和瑞典兩國共同組成了“中瑞中國西北科學考察團”,準備在中國新疆進行大規模的科學考察。

  此時,24歲的沃爾克·貝格曼剛從大學考古專業畢業,畢業論文的內容是研究十二三世紀北歐海盜銘文,對於當時的他來說,中國還是非常遙遠而陌生的存在。

  一個電話,改變了他的命運。

  瑞典國家文物局負責人柯曼博士問他,願不願意到中國西部參加西北科學考察團,在中國做至少一年半的考古探險。考察團設置了一中一外兩個考古學家的位置,貝格曼沒有放過這難得的機會,他和中國學者黃文弼一同成了考察團的成員。

  西北考察團的工作于1931年結束,但是斯文·赫定並沒有回到瑞典,而是開始了另外一個探險計劃——重返羅布泊。這一次,他依舊帶上了他的年輕夥伴貝格曼。

  羅布人“鴨子”

  1934年4月,斯文·赫定受南京國民政府之托考察羅布泊的沙漠瀚海,希望利用它開闢出一條中國內地通往新疆的汽車路線,那些人跡罕至的地方在當時還只有駱駝的足跡。

  他們乘著當地的獨木舟,沿著孔雀河作了一次航行。孔雀河的上游是開都河,開都河水從天山奔騰而出,進入博斯騰湖後下泄的河道就是孔雀河,它經過塔堣鴐皉a,最後流入羅布泊。所以,孔雀河是羅布人的“母親河”。

  斯文·赫定在“母親河”漂流的消息很快傳遍了羅布人的村落,他的老搭檔——羅布人奧爾德克聞訊趕來和斯文·赫定重逢。

  奧爾德克是羅布語,意為“鴨子”。奧爾德克得此名,是因為他自幼生活在孔雀河邊,水性極好。奧爾德克是羅布泊的活地圖,常給當時蜂擁而至的西方探險家做嚮導。國際考古界公認是斯文·赫定發現了樓蘭,貝格曼發現了小河墓地。其實,奧爾德克才是這兩大考古發現的關鍵人物。如果不是他,這兩座震驚世界的遺址有可能與兩位探險家失之交臂。

  當年,斯文·赫定尋訪樓蘭古國的旅途中,奧爾德克就是他的助手和嚮導,在環境險惡的羅布泊中,給探險隊提供了最重要的保障。在穿越一處沙漠時,斯文·赫定發現他們的鐵鏟遺失在前一天的宿營地中,只得讓奧爾德克回去尋找,從而發現了震驚世界的樓蘭古國遺址。

  1934年時,奧爾德克已經是72歲的老人了。發現樓蘭以後,斯文·赫定便離開了羅布泊,而奧爾德克卻多次在羅布泊的沙漠堿鵀獢A一心想找到傳說中的金銀財寶。

  二人在分別33年後再見,奧爾德克告訴斯文·赫定,他曾在庫姆河以南的荒漠堙A發現了一座有“一千口棺材”的小山,那是一處沒有人知道的古跡。

  斯文·赫定對奧爾德克的話有些將信將疑,但是“羅布泊活地圖”堅定地說,“一千口棺材”的小山就在距離庫姆河沿岸十公里處。奧爾德克的話對於任何探險家來說都具有極大的誘惑力,斯文·赫定決定派貝格曼去一探究竟。

  1934年4月29日,貝格曼帶著助手生瑞琚A隨著奧爾德克一同踏上了尋找“一千口棺材”的小山的探險歷程。

  貝格曼在《新疆考古記》中寫道:“在維吾爾族人的語言中,一千與一萬並不代表字面意義,他們僅僅是非常多的另一種表達方式”。也就是說,奧爾德克口中“一千口棺材”的小山,也只是此地有許多棺材的意思。

  令貝格曼失望的是,這位羅布嚮導雖然對“一千口棺材”的小山位置言之鑿鑿,但他似乎並不能確切地指出具體方向。身為嚮導的奧爾德克居然迷了路。考察隊千回百折,曆盡艱險,長時間徘徊在沙漠之中。奧爾德克更是被一種莫名的恐懼所籠罩,認為是魔鬼的力量在阻止他這個從不在沙漠堸g路的人進入那座墓地。

  然而,這樣的波折反倒增加了貝格曼的好奇心。在他的堅決堅持下,考古隊才沒有放棄。

  貝格曼沿著孔雀河南行,遇到了一條新的支流,連奧爾德克都不知道它的存在。當時,貝格曼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沿著這條孔雀河支流前行。他們臨時把這條無名河叫作“小河”,誰也不會想到,此後不久,“小河”竟然成為羅布泊探險史的關鍵詞。

  一天,探險隊在小河邊宿營。距宿營地三四公里遠處有一個渾圓小山包,上面密密麻麻豎立著看似胡楊林的根根木柱。奇怪的是,這些樹木的間距非常近,一棵緊挨一棵,似乎是人為的一般。

  奧爾德克一直張望著這個小山包,突然他大聲說:“就是它!”

  奧爾德克口中“一千口棺材”的小山,終於出現在大家眼前。當貝格曼激動地走上這座土包的時候,他立刻意識到,這絕不是一片普通的羅布荒原古代墓葬。

  到過小河墓地的人,留下的第一個強烈印象就是小河墓地的沙山上密密麻麻矗立的多棱形、圓形、槳形的胡楊木樁。

  這些木樁大約有140多根。大都是4米多高,相當的粗壯,不知在哪段歲月的深處,也不知何人將它們都砍斫成了多棱柱,從7棱體到11棱體。在這些密密的立柱中間,立著被雕成長卵形的立木,粗大的木頭頂部被加工成了卵圓形,它們渾圓的線條和多棱柱形成一種對比,顯示出一種不同尋常的意蘊。

  更加帶有圖騰感的是,幾乎所有的木樁都被涂成了紅色,經過了幾千年風沙的侵蝕,這種血一樣的紅色竟然沒有從木頭上完全褪去。

  墓地所有的棺木,都像一艘無底的船,倒扣在墓主人的屍身之上。小河人包裹著他們的毛布大斗篷睡在沙子上,在棺木最上面用牛皮固定,整個船體就如同一個緊湊的括弧。

  “這個墓地給人一種陰森可怕和難以置信的感覺。”貝格曼記錄道,“看來這死神的立柱殿堂,曾經籠罩在一片耀眼的紅色之中。人們將這些木質紀念物涂成紅色,緣于對魔法的敬畏肯定大於對美學的追求。紅色是血的顏色,即生命的顏色。”

  基於一個考古學家的專業性,貝格曼把此處稱為五號墓地,但是在他自己的書中,他更多把這裡稱為小河墓地。遺憾的是,這裡在貝格曼到來之前已經被盜墓者光顧過了,隨葬品蕩然無存,很多幹屍裸露在外面,已經嚴重風化。

  在小河墓地的唯一一座房屋形墓葬中,貝格曼見到了一個被牛皮裹著,沒有被盜墓者擾動過的棺木。打開棺木後,他見到了那位讓他終生難忘的“微笑公主”。

  當年貝格曼在這裡只進行了粗略的工作,發掘了12座墓葬,帶回了200件文物,相對於貝格曼描述的這樣一個巨大的古墓群來說,這些發掘成果還只是九牛一毛。

  1935年,西北考察團的工作因為中國時局動蕩而中止,從此斯文·赫定、貝格曼等人再也沒有機緣回到讓他們魂牽夢繞的羅布泊。

  1939年,貝格曼在斯德哥爾摩出版了《新疆考古記》一書,在書中,他對自己在“小河”地區的考古調查、發掘的情況進行了比較詳細的敘述。他也在書中提出了諸多疑問,比如為何在小河地區只找到了墓葬而沒有發現小河人生存的遺跡,比如小河人為何有著類似歐洲人的面部特徵,又比如它和距離100多公里以外的樓蘭文明的關係……

  遺憾的是,在貝格曼發現小河墓地後的許多年堙A再沒有任何一個探險家找到過這個神秘的地方。

  小河墓地在人類面前驚鴻一現,又似乎從羅布荒原上蒸發了。

  樓蘭美女

  1955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王炳華還是個北京大學歷史系的新生。

  在他的記憶堙A那時的考古還只是歷史系內的一個專業。三年級後,對考古並沒有太多認識的王炳華,被分在了“考古專業”,成為了新中國最早培養的一批考古學人才。

  畢業以後,他便被分配到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王炳華記得,最初到新疆考古所報到時,所堭囓髂暀Q分簡陋,專業人才十分缺乏。

  初到新疆,王炳華最嚮往的工作地點是樓蘭。到新疆四五年後,他曾向領導提出了去樓蘭工作的要求,他並不知道,作為國家選定的原子彈實驗基地,整個羅布泊地區當時已經成為了軍事禁區。

  去樓蘭的想法無法實現,在工作之餘,王炳華開始補習外語。由於上大學的時候學的是俄語,所以他覺得自己的英語水準需要提高。

  在新疆考古所的資料室堙A他偶然間翻到了一本英文書,帶回家翻譯了兩章以後,他驚訝地發現,這竟然是一本十分重要的考古著作,書中描述了他從未曾聽說過的一處遺址。

  這本書,就是貝格曼的《新疆考古記》,其中描述的正是已經淡出人們視線數十年的小河墓地。

  這是王炳華與小河墓地的第一次“相遇”,雖然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但是因為無法進入羅布泊進行考察活動,尋找小河的計劃只能擱置。

  進入羅布泊的機會窗口在上世紀70年代末出現。

  1978年,中央電視臺國際部和日本 NHK電視臺準備合作拍攝“絲綢之路”系列電視紀錄片。

  “中央電視臺先遣組的同志到新疆後找到了我,請我幫忙介紹絲路情況以及進行踩點,為拍攝做準備。”王炳華回憶。

  拍絲綢之路,無論如何繞不開樓蘭,但羅布泊仍然是禁地,沒有人能夠進去。就在王炳華為難的時候,攝製組承諾向有關部門聯繫,拿到進入羅布泊的“通行證”,而他們對王炳華的要求,就是帶著隊伍找到樓蘭古城,最好能夠找到幾個樓蘭的幹屍。

  那個時候,沒有幾個人還記得小河墓地和“微笑公主”的存在,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在樓蘭,但是王炳華帶著隱隱的期待:如果能夠進入羅布泊,或許在找到樓蘭之後,還能有別的收穫。

  1979年11月,經過十分週密的準備,新疆考古所出動了唯一一輛8座吉普車,王炳華帶著考察隊踏上了從烏魯木齊前往樓蘭的征程。

  他的隊友之一,就是一年後在羅布泊失蹤的彭加木。王炳華說,彭加木跟他們的目的不同,他是去羅布泊尋找鉀鹽礦的。王炳華的心中一再閃現的,則是貝格曼筆下的小河墓地和“微笑公主”。

 

責任編輯:虞鷹

共2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揚州發現曹雪芹祖父曹寅題字石碑
·重慶發現世界級恐龍化石 “群龍”因何沉睡於此?
·重慶發現大型恐龍化石遺址 這堵化石1.6億歲
·河北圍場深入挖掘整理木蘭秋獮文化
·三星堆、金沙遺址出土精品文物亮相濟南
·康熙名臣曹寅題寫石碑藏身揚州瘦西湖大虹橋南側橋腹中
·揚州瘦西湖畔發現曹雪芹祖父曹寅題寫的石碑(圖)
·陜西血池秦漢祭祀遺址發現“畤”字陶文 印證“畤”文化遺存
·河北泥河灣盆地西白馬營遺址發現古人類生活面
·科學家首次破譯埃及木乃伊基因組
·《三星堆、金沙遺址出土文物菁華展》在濟南開箱布展
·山西陶寺遺址考古發現早期宮城
·專家吁加強中國華南地區史前文化考古 梳理與東南亞文化關聯
·遵義廢墟中發現文物寶貝 初定來自明代或更早年代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8年5月文化關鍵詞
·探源工程實證中華文明5000年
·383個項目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中文拼音60年:邁向世界 煥發新生機
·盤點2018年4月文化關鍵詞
·中國考古打開深海之門
文化視野
  更多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精彩紛呈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六:世界記憶文獻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四: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三:世界文化景觀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二:世界自然遺產
文化365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個丙戌狗年少31天
編輯推薦
 
·不拒眾流,方為滄海——中國電視劇走過一甲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精彩紛呈
·“遺產日”活動精彩接地氣:文博知識褪去神
·“恐怖童謠”引發討論:圖書分級到底有無必
·是誰撰寫《山海經》?找尋周王朝典籍的蛛絲
·故宮文華殿書畫館首次啟用
·從《黑貓警長》到《大魚海棠》——中國動畫走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評:《侏羅紀世界2》把恐龍搞砸了
流行文化讓台灣看見“新大陸”
把修文物的故事講給你聽
安徽阜陽舉辦剪紙精品邀請展 促進剪紙文化
瀋陽之春第七屆中外音樂文化交流展歷時兩月
海內外18支隊伍福建石獅上演“龍獅爭霸”
評《燃燒》:並非直接的“社會問題”電影
線上內容付費行為:知識變現,怎樣實現
學者還原真實楊貴妃:體重60公斤 身高1
“成人漫畫”遭遇兒童不宜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