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老照片
千年荔枝灣 荔枝何處尋
華夏經緯網   2019-07-04 16:28:10   
字號:

  千年荔枝灣 荔枝何處尋

   水堙妒齱言X商業繁華地 早在唐代已種荔枝 上世紀40年代起“荔枝紅”逐漸黯淡

點擊進入下一頁

清十三行時期商人潘長耀的花園,緊靠荔枝灣涌。

點擊進入下一頁

清代畫家夏鑾所繪《海山仙館》圖,“荷花世界,荔子光陰”如在眼前。(圖/fotoe)

  廣州水城記憶系列

  本欄目由廣州日報獨家與廣州市國家檔案館聯合推出,逢週四刊出,敬請關注。

  說起荔枝灣,我們總會想起“一灣春水綠,兩岸荔枝紅”的詩句,那麼,荔枝灣的荔枝何時開始出現,又因何消失不見?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月華  

  追溯前生

  水里長出繁華地 一灣清溪如琉璃

  “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擔柴上街賣,阿嫂出門著花鞋,花謝花襪花腰帶,珍珠蝴蝶兩邊排……”這是每個在西關長大的孩子都會唱的童謠。

  西關“水浸街”的記憶與它的歷史息息相關,因為這個保留著老廣州人太多美好記憶的地方,大多是從水堣@點點“長”出來的。不信,你讀一讀曾昭璇、曾憲珊先生寫的《西關地域變遷史》,其中說到,西關是古時平原不斷向珠江北岸淤漲的結果,兩千多年前,從今光復中路以西到黃沙路華貴路的下西關仍在水下;到了1500年前的六朝時期,今天的上下九一帶已有較多陸地出現;到了唐代,今天的西關地區大部分已成陸地,宋代又往南“長”了一點,明代再往南“長”一點,才有了今天西關的輪廓。如果我們嘗試用“蒙太奇閃回”的方法,來回想西關的模樣兒,想像它從水鳥低飛、荒無人煙的沼澤變成“煙水十里、荷塘處處”的田園,再漸漸擁有“十里紅雲、八橋畫舫”的繁華綺麗,直至今日車水馬龍的現代都市,難免還是有點滄海桑田的感慨。

  如果把我們深愛的老西關比作一個溫柔婉約的女子,那荔枝灣涌無疑是她項上最美的珍珠之一。其實,在古文獻堙A人們常滿含深情地把它稱為“西溪”。這條溪流的源頭在北江,從今西郊游泳場入口,蜿蜒流過西關,經黃沙而出珠江,“一灣春水綠,兩岸荔枝紅”成了代代流傳的詩句。而在清代文人樊封筆下:“是溪也,近帶兩村,遠襟南岸,水皆漂碧,滑若琉璃,即古所稱荔枝灣也。背山臨流,時有聚落,環植美木,多生香草。榕楠接葉,荔枝成蔭,風起長寒,日中猶暝……”

  在這個碎片化閱讀流行的時代,我當然不能強求你細細體味這些蘊含詩意的句子,不過,你若願意讀完後閉上眼細細體味,或許眼前就會出現清幽寧謐,如山水畫一樣的風景,給炎炎盛夏帶來幾許清涼。

  千年荔枝紅

  南漢:皇宮禦苑 大擺“紅雲宴”

  荔枝灣的荔枝是何時出現的呢?據史料記載,唐鹹通年間(西元861∼875年),嶺南節度使鄭從儻在荔枝灣建了一座園子,遍種荔枝,他的老友曹松遊覽以後,還寫下了“亂結羅紋照襟袖,別含瓊露爽咽喉”的句子。

  真正對荔枝灣進行大規模開發的,是五代時期南漢國的幾任國主。他們在城堳陞~大修宮苑,荔枝灣一帶也不例外。這一座名為“昌華苑”的離宮遍種荔枝,每到荔枝成熟的季節,南漢國主就與妃嬪在此坐著畫舫遊玩,品嘗荔枝,美其名曰“紅雲宴”。不過,除了首任國主外,南漢國的其他幾位國王都是只講享樂的主,宋兵一到城外,末代國主一把火燒了昌華苑,“紅雲”遍地的禦苑就此灰飛煙滅,只在“昌華大街”等地名堹d下了蛛絲馬跡。

  據《水潤花城 千年水城史話》一書的記載,清代荔枝灣的荔枝種植業達到鼎盛。用清代文人熊景星的話來說:“居人以樹荔為業者數千家……紅雲十里,八橋畫舫,遊人萃焉”,這大概也就是樊封寫下“榕楠接葉,荔樹成蔭”的時候。可以想像,荔枝灣涌有熱鬧的一面,也有寧謐的一面,真像個善於變化的俏姑娘,讓人怎麼看也看不厭。

  清代:碧水倒映藏書樓 荔枝香埵陵悜

  “紅雲十里”的水鄉風光自然吸引了許多富豪過來“買地置業”,修起了一個個清麗雅致的園林,而且名字都很好聽,像“聽松園”“杏林莊”“海山仙館”之類,其中,尤以海山仙館最為知名。這座“紅蕖萬柄,風廊煙溆,迤邐十余堙赤漕p家園林極盡奢華,主人潘仕成是晚清年間廣東最富有的鹽商。海山仙館內有一湖,方圓近百畝(約6.7公頃),湖上種滿荷花,園內古木參天,廣種荔枝。這裡當然“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而“荷花世界,荔子光陰”是最得大家歡心的風景。

  不過,潘仕成是一個很有追求的人,他專門在園子堳堣F個書坊,印出了令當時知識界耳目一新的《海上仙館叢書》,這套叢書除了收羅中國歷代先賢的著作之外,還包括了古希臘和歐洲文藝復興後的學術巨匠。歐幾堭o的《幾何原本》、《測量法義》,利瑪竇的《同文指算》、《寰容教義》,英國醫生合信所著、開廣州西醫治療之先的《全體新論》等,絕對可以說是“開風氣之先”,在全國無出其右。

  書香伴隨荔枝香,“荷花世界,荔子光陰”更多了一份文化底蘊。

  紅雲成追憶

  菜農聚集開墾 “荔枝紅”漸行漸遠

  宋代詞人辛棄疾有一句流傳千古的感慨: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海山仙館也逃不開這樣的命運,潘仕成晚年時,因經營鹽務出現巨大虧空,被官府抄了家,海山仙館漸漸變成斷瓦頹垣。後來,在其故址上,一些富商名流與知識精英先後蓋起了彭園、荔香園、靜園、小畫舫齋、夏葛女醫學堂、端納護士學校等園林與學校,對廣州的文化傳承與新學普及貢獻甚巨,其中的故事,我們留到以後細說。

  如今且回到一開始問的那個問題,荔枝灣的荔枝是何時消失的呢?據《荔灣文史資料》所載,日軍佔領廣州後,荔枝灣涌出河口的珠江水道被封鎖,荔枝灣日漸蕭條,之後由於城區人口日漸增加,許多貧民菜農開始聚集於此,種菜比種荔枝來錢容易,於是,岸邊的荔枝被砍得越來越多;此外,20世紀40年代,荔枝灣涌畔建起了化工廠與印染廠,空氣、土壤與水污染給荔枝帶來了致命傷害,如此一來,千年“荔枝紅”便漸漸黯淡下去。雖說工業化的腳步無法阻擋,但想來總有些感慨,也促使我們對“人與環境”的相處作更多思考。

來源:廣州日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圓明園多棟建築舊照首次公開:唯一的影像記錄(圖)
·120幅老照片亮相 展示19世紀中國
·燕園 曾被胡適稱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校園
·溫故:民國銷煙往事
·揭秘新中國第一架自行設計飛機:全程手工進行
·故宮鮮為人知的隱秘景區
·北四川路上的名人掠影
·乾隆兒時樂園首現真容
·圖說北京:前門眺望
·老北京記憶:無風三尺土,有雨半街泥
·新華書店80歲了,你可能不知道,它最初誕生在窯洞
·梅蘭芳與日本歌舞伎(圖)
·燙不燙頭髮,曾經是個問題
·老照片記錄糧店變遷史
專題
  更多
·2019金豬賀歲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9年11月文化關鍵詞
·“考古中國”4項考古新成果發佈
·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的精彩非遺
·圓明園馬首銅像回歸
·甲骨文發現120週年
·文化博物館系列之洛陽博物館
文化視野
  更多
·第21屆上海國際藝術節:藝術盛宴精彩紛呈
·第12屆海峽兩岸文博會:文旅融合的文化盛宴
·2019中國科幻大會:科學夢想 創造未來
·第七屆烏鎮戲劇節:奔"涌"不息 "茂"盛成長
·《我和我的祖國》聚焦新中國70年共同記憶
·中秋團圓月 天涯共此時
文化365
   
·22日22時59分“小雪”:“虹藏不見,閉塞成
·秋季最後一個節氣霜降來臨 冷知識:為何要
·8日6時17分“白露”:露從今夜白,天自此日
·立秋堛獄鬖◎P:今天你“啃秋”了沒?
·“大暑”中的古人風雅:飲酒賞荷 暑月遊船
編輯推薦
 
·8個國家首次設立孔子學院
·“漢語盤點2019”候選字詞出爐:“我和我的
·【古人有癮】八大山人:八個人,還是一個人
·頤和園發行首版日曆 展現二十四節氣景觀
·今年網路流行語出爐 看流行語榜單,你知道
·品讀漢字 發現中國
·2020上海國際音樂劇節正式啟動 阿雲嘎、鄭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