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史事留痕
101歲老兵陳海才:歷經四次軍旅意外撿回條命
華夏經緯網   2017-01-22 09:15:07   
字號:

點擊進入下一頁

2014年10月11日,陳海才講述在山西的抗戰經歷。

  2016年12月26日,成都人民公園外,人流如織。一位白髮蒼蒼、白鬚飄飄的老人,手拄拐杖,仰望川軍塑像,眼媥硎〃\水。幾道穿透雲層的陽光,灑在黑色斑駁的塑像上,還有老人那佈滿溝壑的臉龐上。

  老人名叫陳海才,家住平昌縣,今年101歲。

  他第一次到成都人民公園,還得追溯到1937年。那年,他瞞著父母,跟隨川軍47軍離開四川,奔赴戰火硝煙的抗日前線。在山西、河南等地,他親歷過日機、重炮轟炸,全身多處負傷。也曾目睹戰友犧牲慘重,一個班15人只活下了3個。

  口述實錄

  “八路軍跟我們的關係很好,劉伯承還來部隊看我們,教我們如何打遊擊,還讓部隊長官改改衣服裝扮,不然會被鬼子集火打掉。”

  “我們本來能打贏,但他們武器太好了。日軍的一個炮彈下來,整個山頭的草都被燒光了,士兵的衣服褲子也都被燒爛了。幸好之前準備了不少大水缸,才沒造成更大的火勢。”

  “我們一個排,就只剩兩個班了。我所在的班原本是15人,打完東陽關戰役後,只剩下了3個。”

  “晚上看電視看到10點過,每天睡到7點自然醒。在老家日子過得很悠閒,喜歡吃肉,尤其是回鍋肉,簡直是無肉不歡。偶爾還會嘗一口小酒,也就抿一小口就行。”

  歷經四次軍旅意外撿回條命

  1916年,平昌縣一陳姓農家,又添了一個娃,孩子取名叫海才,父母期盼他日後有好出路。

  在陳海才的印象中,家庭條件並不好,能吃飽飯就算不錯了。老實巴交的父親,堅持省下錢來,供他到村堨h唸書。教書先生每天教四書五經,講的不少大道理,他都一一記了下來。

  陳海才10多歲時,紅軍到了他們村。陳海才成了紅軍童子團的一員,參加過基本軍事訓練。一年後,紅軍離開,國民黨軍隊來村堙壯鴔坐B”,陳海才被寫進徵兵冊。大姐連夜做好布鞋,陳海才穿著新鞋離開了村子。

  徒步70多堳寣A他發現新鞋子被磨壞了,腳也受了傷。成為“拖油瓶”的他,被送回了家。後來,他很慶倖被送了回來:那支隊伍在閬中渡河時,船沉了,人死了大半。

  然而,回家還是吃不飽飯,家14口人生活艱難。為減輕負擔,陳海才跟隨紅軍隊伍,在蓬安一帶當兵。後來,幾經輾轉,他加入到川軍47軍,前往雅安、西昌等地。

點擊進入下一頁

老兵檔案
姓名:陳海才 
年齡:101歲 
出生地:四川巴中 
所屬部隊:川軍47軍178師、104師 
職務:戰士、班長 
經歷:山西東陽關戰鬥等

  參加成都誓師瞞著家人離鄉

  1937年9月5日,成都少城公園(今人民公園),人頭攢動。首批出川的川軍將士,聚集在這裡誓師出發。辛亥革命元老張瀾,代表成都民眾為子弟兵壯行;著名川軍將領劉湘、鄧錫侯等也在大會上作了慷慨激昂的演講。

  那天,21歲的陳海才隨部隊駐紮在成都老南門一帶。部隊到達後,每個人都去洗了個澡,然後領到了新的軍裝和武器。

  站在成都街頭,他看到人群不斷湧來。有的敲鑼打鼓,有的放著鞭炮,也有母親用衣袖擦淚眼,送兒子漸行漸遠。陳海才沒給家媦g信,沒告訴家人他要出川打鬼子。

  告別熱鬧的成都城,陳海才等人奔赴烽火連天的戰場。一路經新都、漢中等地,又翻越秦嶺,步行到了寶雞。

  到達寶雞後,他們第一次坐上“罐罐車”,準備前往山西駐防。抵達河南鄭州時,突遇日機轟炸。他第一次見識了戰爭的殘酷,戰爭對一個城市的破壞,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

  帶著震驚和憤怒,陳海才等人渡過黃河,到山西駐防。

  劉伯承教遊擊,與川軍過新年

  陳海才記得,部隊剛駐紮不久,八路軍長官劉伯承就來探望他們。“我們駐紮在女媧廟。”陳海才說,隔著老遠,他看到穿著灰色大衣的劉伯承,跟戰士們揮手示意後,就跟師長“在屋堬嶀F大半天”。

  出來後,劉伯承告訴部隊長官,衣服不能這麼穿,“得穿得跟一般士兵一樣,不然會被鬼子集火打掉。”之後,部隊連級以上幹部大多換了行頭,“混在部隊堙A根本分不出來。”

  1938年農曆新年,劉伯承又來到部隊看望戰士。“院壩娷\了10多張桌子。”陳海才說,弄了幾盆大鍋飯菜,劉伯承端著酒杯每桌挨個喝。

  陳海才看到,劉伯承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個頭不算高,“但為人特爽快,一點兒也沒官架子。”

  高興之餘,部隊埵酗~藝的士兵,表演了武打、唱戲等助興,八路軍和川軍兄弟還相互交流了作戰經驗。“後來,劉伯承還專門講了不少遊擊戰術。”陳海才說,面對日軍的優勢裝備,“遊擊戰確實很有效果。”

點擊進入下一頁

2014年10月11日,陳海才與同屬李家鈺部隊的老兵鄭維邦相聚。

  東陽關生死戰,抗擊日軍精銳

  1938年春,剛過完年,47軍軍長李家鈺將178師派往山西黎城縣東陽關駐防。一場被稱為“川軍血戰東陽關”的戰役,就此拉開帷幕。

  對於這場戰鬥,山西黎城縣和四川蒲江縣都有相關的史料記載。東陽關那一場血戰,開始於1938年2月,黎城縣地處晉、冀、豫3省交界,春秋時為黎國,自古是兵家必爭之地。

  東陽關地勢險要,一旦失守,日軍將直接威脅長治,進而控制正太路和平漢線兩條交通命脈。178師接到的命令是死守,下轄1061團、1062團、1063團分佈在香爐峰、天主坳、老東陽腦3個陣地,阻擊來犯的日軍。

  1938年2月13日,日軍進攻河北涉縣。47軍派出一個營增援,不想孫殿英部隊中途撤退,這個營寡不敵眾,傷亡百人後撤退。一天后,川軍突擊隊夜襲響堂鋪,斃敵20人。

  兩天后,日機轟擊東陽關皇后嶺陣地。來犯日軍為第108師團,裝備精良,有偽軍王英的部隊相助,還有飛機、坦克掩護。

  李家鈺的47軍裝備極差,每個團僅有一個炮兵連,4門迫擊炮,一個機槍連,4門重機槍,裝備相差甚遠。

  掩護戰友撤退,一個班剩三人

  陳海才說,東陽關戰役中,川軍佔據了地理優勢,但沒想到日軍會調動精銳部隊,還有那麼多先進的武器裝備。

  在《川軍抗戰親歷記》一書中,記載了時任1063團中校團副王傑才的一段戰況回憶。

  當中寫道:“16日早晨8點,敵機4架先後兩次轟炸我陣地。敵炮排列10多處,每處兩門以上,向我主陣地排射,陣地工事掩體多被摧毀,塵土飛揚,瀰漫天空,槍聲炮聲震耳欲聾。”

  “我們本來能打贏,但他們武器太好了。”陳海才說,日軍的一個炮彈下來,整個山頭的草都被燒光了,士兵的衣服褲子也都被燒爛了,“幸好之前準備了不少大水缸,才沒造成更大的火勢。”

  由於兩軍兵力懸殊甚大,川軍犧牲慘烈。部隊接令有序後撤,陳海才所在一部被安排斷後,掩護大部隊撤離。

  “長官下令,我們必須死守,直到部隊撤離才能撤退。”陳海才說,大部隊成功撤離,殿後部隊傷亡卻十分慘重。“我們一個排,就只剩兩個班了。我是班長,原本有15人,打完東陽關後,只剩3個了。”

  村民幫忙渡河子彈打傷胯部

  停停打打,好在完成了掩護任務。陳海才和僅存的幾位兄弟,開始追尋大部隊。

  “日軍還在後面追,我們一刻也不敢休息。”日軍有機動化部隊,可陳海才他們只能步行,星夜兼程地拉開距離。在抵達黎城一處寬闊河灘時,陳海才等人犯了愁。河水很深,氣溫還未回暖,河面結了一層冰,無法通船。

  “當地老鄉幫了我們。”陳海才說,老村長得知他們是川軍後,號召村民想辦法。幾位打魚經驗豐富的村民告訴他們說,有處隱秘的河段,水位不深,只要敲碎冰層,就可以蹚水過河。

  順利過河後,陳海才等人找到一支友軍。友軍在一處破廟堨穻n火,凍僵了的他們圍著一起烤火,吃了東西,睡到第二天中午後,在山西長治附近與隊伍會合。

  還未等他們喘過氣來,日軍10多架飛機對長治展開轟炸。不少剛死堸k生的戰友,在轟炸中犧牲。後來,部隊到夏縣一帶駐守,日偽軍重兵前來襲擊。激戰中,陳海才右側胯部中彈,身側的水壺被打癟。

點擊進入下一頁

47軍在河南新安縣古村的駐地。肖翔攝

  救下結拜兄弟遺憾李總犧牲

  在運城作戰時,他們曾遭遇日軍飛機、重炮輪番轟炸,部隊接令先後撤再尋機打回來。路過一鄉鎮時,一位村民跑來說,有個戰士受傷落在沒水的溝渠,估計快要沒命了。

  當時,日軍離他們僅10多堙A戰友全都在火速撤離。有戰友提醒陳海才,趕緊撤離,那人已經沒救了。陳海才沒有過多猶豫,跳入溝渠,翻掉戰友身上的泥土,才發現居然是他的結拜兄弟陳青雲(音),也是四川人。

  為救下戰友,陳海才拿出身上所有的銀元,請兩位村民把陳青雲救起,取來門板作擔架,找當地醫生救治。直到從醫生口中得知陳青雲能救治後,他才去追部隊。

  “後來,再也沒見過他。”陳海才感慨地說,不曉得這位拜把子兄弟是否還在人世。

  1944年5月10日,李家鈺率部途經河南陜縣旗桿嶺時,遭遇日軍伏擊,壯烈犧牲。李家鈺的死訊傳開後,川軍中哭聲一片。“李總雖然從嚴治軍,但對士兵確實很好。”部隊被打散後,陳海才回到了老家。

  時隔七十多年含淚再見戰友

  新中國成立後,陳海才曾在儀隴縣公安局從事過多年的民警工作。再後來,他回到平昌縣生活到現在。

  2016年12月26日,已是101歲的陳海才,拄著拐杖再次來到成都人民公園。故地重遊,恍如隔世。“變化太大了。”

  一位身穿灰褐色衣衫,頭戴小氈帽的老人,走進他的視線,陳海才的眼神變得溫和起來。“老兄弟,你是哪個部隊的?”老人走過來詢問,聲音如洪鐘。陳海才答:“47軍。”

  來者自報“家門”:47軍機要室譯電員黃開仁,“剛從蒲江趕來。”話音剛落,兩位老人緊握雙手,“這麼多年了,沒想到還有戰友活著。”陳海才說。

  隨後,47軍的另一位戰友徐治安,也從彭州趕到成都。當年還是熱血青年的他們,如今都已頭髮花白,不變的是那段抗戰老兵共同的記憶。

  當天,3位老戰友在成都拍下了一張珍貴的合影。“當年參軍都沒一起拍過,沒想到現在還能補上。”陳海才說。

  老兵五代同堂喜歡吃回鍋肉

  2017年1月5日,成都新都。陳海才與兒子陳繼友準備趕回平昌老家。

  “出門沒幾天,他就老念著老家。”陳繼友說,畢竟年紀上去了,老爺子還是覺著老家好。他時而會來成都看看兒孫們,但待的時間不會太長。

  “老爺子的身體很好。”陳繼友說,在平昌老家,他吃了飯就拄著拐杖出門轉悠,“轉累了,就到附近茶館,跟熟人搓上一圈麻將。”

  “晚上看電視看到10點過,每天睡到7點自然醒。”陳海才捋著鬍鬚說,在老家日子過得很悠閒,“喜歡吃肉,尤其是回鍋肉。”

  “簡直是無肉不歡。偶爾還會嘗一口小酒,也就抿一小口就行。”陳海才說,到了他這個年齡,見了當年戰友,至今已無遺憾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希望他們今後好好做人、做事。”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楊力

  實習生陳琳攝影楊濤

來源:華西都市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