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史事留痕
說不完的友情故事:巴金為朋友“送”文
華夏經緯網   2018-05-30 09:24:43   
字號:

    巴金把友情看得比生命還重,對待朋友“充滿了真誠”。他曾說:“友情是生命中的一盞明燈,離開它生命就沒了光彩,離開它生命就不會開花結果。”巴金有很多朋友,也有說不完的友情故事。本文介紹的是巴金為友情“送”文的故事。

  “送”文毛一波,《櫻花時節》成友情紀念物

  巴金故居的 《點滴》雜誌,2017年第四期刊有周立民《難以忘懷的印象——巴金的台灣之行和他的朋友們(上)》,說巴金友人毛一波在其回憶錄中提到巴金“借”給他一篇文章的事。

  毛一波是在 《前塵瑣憶》(未刊稿)的《記李芾甘》中說到這件事的:“他 (巴金)編譯過一篇小文:《列寧進天堂的故事》,似用PK的筆名發表在《開明》上,以後卻又收入我的 《櫻花時節》一書(上海新時代書局出版)堙A這是他送給我的。”這裡,依毛一波的說法是“送”。

  《櫻花時節》是詩歌、小說和隨筆合集。毛一波在“後記”中僅說“只有《舊痕》一首,出之於我底愛弟農海的手筆”,並未說到巴金“送”文。事實上,《列寧進天堂的故事》確是巴金編譯,只是未“用PK的筆名發表在《開明》上”,而是署名 “巴金”與毛一波的短篇《失業》、隨筆《日本之秋》同時發表于1931年3月星洲日報社出版的《星洲日報二週年紀念刊》。

  毛一波比巴金大三歲,是四川同鄉。他倆年輕時就志趣相投。1925年9月,他與巴金、索非等16人在上海發起成立無政府主義組織民眾社,又與巴金等同住貝勒路天祥婼s輯 《民眾》半月刊。1927年1月,巴金去法國留學,毛一波“和(盧)劍波等親送上船”。1929年,毛一波留學日本,與巴金的書信往來不斷。巴金的成名作《滅亡》在 4月出版的《小說月報》連載結束,毛一波很快於7月11日撰文給予高度評價。這也是文學評論界對《滅亡》最早的公開評價。

  1931年3月,毛一波留學回到上海後,與巴金的交往甚為密切。那時他住在貝勒路馬來亞書店,巴金 “常來坐談,或外出喝茶”。5月9日,他與巴金、索非夫婦同遊蘇州。就在這期間,毛一波編選好 《櫻花時節》書稿,4月6日寫好“後記”,即把書稿交付新時代書局,7月正式出版。

  不久,毛一波結婚,巴金曾約人去他家“飲酒祝賀”。他也到寶光14號巴金和索非住處,一起“吃鴨子餛飩”。巴金把《列寧進天堂的故事》“送”給他編入《櫻花時節》,顯然是出於他倆的友情,《櫻花時節》就是他倆的友情紀念物。

  並非“孤例”,從尋找“周姚”說起

  筆者發現,巴金為友情而“送”文絕非孤例。比如,由萬葉書店出版的《幸福的夢》。

  抗戰勝利後,錢君匋的萬葉書店迎來發展契機。他與老友索非策劃了一套 “萬葉新輯叢書”,其中萬葉譯文新輯預告出版五種,所見有兩種,一是高爾恰克等著、周姚譯《幸福的夢》;另一是高爾基著、適夷譯 《老闆》,均于1946年2月出版,署“主編者索非、發行者錢君匋”。

  《老闆》譯者“適夷”,即作家樓適夷。《幸福的夢》譯者“周姚”,現代文學或現代翻譯文學的詞典均無著錄。那麼,“周姚”是誰?筆者為此進行了一番“尋找”。

  《幸福的夢》書前刊有“編者獻辭”,由主編索非親撰;另有“前記”,全錄于下:

  這些小東西是我在學習世界語時的試譯,有些是世界語的原作,有些卻是世界語的譯作,我根據譯本轉譯的。

  我集起這個集子來,並不是想炫耀自己的學習成績,卻是想告訴大家:世界語是一種值得炫耀的美文,藉以引起大家學習世界語的興趣。——另一方面呢,也算替自己留下一個學習紀念。

  這篇“前記”自然是譯者“周姚”所寫。看來,“周姚”是世界語譯者。尋找“周姚”的範圍,一下子縮小了許多。

  《幸福的夢》共收13篇世界語譯作:《家》《遺產》《四個音樂家》《小弟妹》《小紅帽》《紅帽女郎與狼》《一朵超自然的玫瑰花》《逃亡》《不貞之花》《幸福的夢》《小國王》《茶房也是一個人》《論嫉妒》。這些譯作大多發表過,但譯者署名不一,有泰倫、鞠馨、無名、一切、微明等。要找到“周姚”,就必須查核清楚這些筆名的使用者。

  容易確定的是,一切是巴金的筆名,泰倫、微明是索非的筆名。署一切譯的《茶房也是一個人》,刊于《開明》一卷八號“兒童讀物專號”;署微明譯的《論嫉妒》,刊于《新女性》1929第十二期;署泰倫譯的有四篇:《幸福的夢》刊于《中學生》1930年第七期,《小紅帽》《紅帽女郎與狼》分別刊于《學生雜誌》1930年第八期、第十二期,《小國王》在《文華》月刊 1930年第十期開始連載,後由開明書店出版單行本,署索非譯。

  如此看來,“周姚”應與索非和巴金有關。但據“前記”由“我”寫成,筆者推測“周姚”係索非的化名。

  “周姚”即索非?條分縷析覓蹤跡

  索非是我國世界語運動的早期倡導者。1925年,他曾參與胡愈之領導的上海世界語學會改組,曾任世界語雜誌《綠光》編輯和世界語函授學校教員,後任上海世界語學會幹事,負責學會日常事務。巴金從法國回國後,索非介紹他加入上海世界語學會,也成為函授學校教員,並參與編輯《綠光》。

  1926年,索非任職開明書店後,仍在上海世界語學會兼職,致力於世界語的推廣普及。他編寫的《世界語入門》,多次再版,影響較廣,是他在世界語著譯方面的代表作;他還翻譯併發表了不少世界語譯作,如 《幸福的夢》《小紅帽》《紅帽女郎與狼》和《小國王》等。

  為證實“周姚”就是索非,需查核清楚其他譯文初刊時的署名與索非的關係。解讀“周姚”的含義,還要確認“周姚”與巴金無關。

  下面先對其餘七篇譯文作一查考。

  《小弟妹》是《世界語漢譯小叢書》第一種,署鞠馨漢譯;《一朵超自然的玫瑰花》刊于 《開明》1929年2月號,署鞠馨譯;《逃亡》刊于 《新女性》1929年第十期,署鞠馨女士轉譯,以上三篇(本)與鞠馨和鞠馨女士有關。

  關於 《世界語漢譯小叢書》,1930年 7月 10日出版的 《小說月報》第二十一卷第七號的《介紹世界語漢譯小叢書》說:

  綠的書店刊行 《世界語漢譯小叢書》(上海開明書店代售):選取文學佳著,並列世界語及漢文,伴讀者對照閱讀,于學習世界語甚為便利。其第一種為格林之《小弟妹》,鞠馨漢譯;第二種為愛羅先珂之《為跌下而造的塔》,胡愈之漢譯;第三種為裴有禮之 《遺產》,索非漢譯,以後更將陸續出版,特為介紹,以告求書者。

  據目前掌握的資料,《世界語漢譯小叢書》共出版六種,另三種為:泰倫譯《小紅帽》、胡愈之譯《鐘》和索非譯《家》。“小叢書”均未署出版時間。胡愈之於1928年1月開始流亡,直到1931年初回國,所以,這套書是由索非操作的。索非之子鞠躬先生對筆者說“家媕x藏室堸鴾F許多世界語和中文對照的小冊子”,應該就是這套“小叢書”。

  那麼,鞠馨和鞠馨女士是誰?是索非妻子姚鞠馨?筆者曾向鞠躬先生請教。他明確回答:“可以肯定的是母親不懂世界語,或任何外語,因為她出身於寧波的老傳統家庭,精於刺繡。”那就非索非莫屬了。但證據呢?

  《新女性》1929年第 7期刊有譯自世界語的《家庭》一文,署保加利亞鮑萊諾夫著,鞠馨女士轉譯;《唐弢藏書·圖書總錄》收有四冊《世界語漢譯小叢書》,其中一冊是《家》,署保爾耶諾夫著、索非譯。經核查,《家》與《家庭》譯文相同,應是收入時易名。由此可斷定,鞠馨女士也是索非的筆名。很明顯,這個筆名就是索非用了妻子的名。索非于1929年1月結婚,就在這一年,他在開明書店出版的雜誌上至少發表了三篇署名鞠馨或鞠馨女士的世界語譯文,這不能不讓人聯想到此筆名是為了紀念他倆的新婚而取。

  《不貞之花》《遺產》分別刊于《新女性》1929第十期、第十二期,均署“無名”。巴金1931年寫的《秋天堛漪K天》譯者序中說到索非翻譯了匈牙利尤利·巴基的短篇小說《遺產》,而《世界語漢譯小叢書》第三種就是署索非漢譯的《遺產》。因此,用在《新女性》雜誌上的“無名”,可以確認是索非。

  這樣,可確認收入 《幸福的夢》中的13篇世界語譯文,一篇為巴金所譯,11篇為索非所譯。至於《四個音樂家》,未查到有關資料,可能未發表。實際上,《四個音樂家》與《小弟妹》《小紅帽》等都是格林童話,筆者認為應是索非所譯。

  篤厚友情,難忘“非兄”與“馨嫂”

  至此,似已找到“周姚”。但要確認“周姚”與巴金無關,尚需對《茶房也是一個人》收在集中作出解釋。為此,筆者一度未找到滿意的說法,直到讀到“周文”,才“豁然開悟”:《茶房也是一個人》就是巴金“送”給索非的。他給毛一波“送”文的故事是最好的佐證。

  1945年11月初,巴金獨自從重慶回到上海看望病重的三哥李堯林。從《幸福的夢》付印時間1946年2月20日來看,那時該書開始醞釀、甚至已開始編選。《茶房也是一個人》是巴金剛從法國回滬時翻譯的,那時他住在索非介紹的上海世界語學會會所;譯文很快發表在索非主編的 《開明》一卷八號,那時他倆同住在寶光14號。這次在上海的一個多月,他又與索非一家同住霞飛坊59號,並知道索非將去台灣;而《幸福的夢》出版時,索非已在台灣。因此,就像15年前“送”文給毛一波,巴金把 《茶房也是一個人》“送”給索非收入集中,是為了紀念他倆20年篤厚的友誼。

  就這樣,找到的“周姚”就是巴金的摯友索非。“周姚”也有其特殊“含義”:索非原姓“周”,他妻子姓“姚”,“周姚”就是兩人姓氏合成的名字。實際上,這也是筆者最初猜測“周姚”是索非的理由。遺憾的是,索非夫婦最終分開了,巴金為此感到非常難過,但他忘不了與 “非兄”、“馨嫂”在一起的日子,一直珍藏著兩冊《幸福的夢》,到晚年捐贈給了中國現代文學館。

  而在台灣的索非,一直唸唸不忘留在大陸的髮妻和一雙兒女,70歲所作《家乘前言》中還留下一句 “鞠馨何辜”?!故紙中的“周姚”以及鞠馨、鞠馨女士等名字,從而成了他倆曾經的美好時光最好的紀念。

  《幸福的夢》收錄了索非在世界語文學作品翻譯方面的大部分譯作,也記載了他為中國世界語運動所作的貢獻。後列入萬葉書店的“萬葉兒童文庫”,于1950年10月30日再版。在台灣的索非,自然無法知道老友錢君匋再版了該書,而他親撰的“編者獻辭”及主編名都是必須刪除的。(王建軍)

來源: 文匯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妻去世後蔡元培貼徵婚啟事 要求對方天足、識字
·中國首次館藏“伯力審判錄音檔案”
·雲南唯一健在抗戰女兵馬寧常的百味人生與兩岸情緣
·細數文人淘書之樂 朱自清買字典當掉大衣
·正陽門箭樓曾辟為國貨陳列館
·清末北京近代中學教育的開創歷程:兩所順天中學堂
·新中國首位女火車司機:15分鐘向鍋爐投280鍬煤
·1898-2018:120年狗年曆史大事件
·春節促銷在民國:各種糖果餅乾照碼實收九折
·董慧潘漢年:志同道合的紅色情侶
·《中文拼音方案》頒布60年 你可知它當年如何產生?
·搶著讀書、八百人從軍、打傘睡覺 這是真實的西南聯大
·還記得這些熟悉的毛主席題詞嗎?都是題給誰的呢
·周總理的臺曆與新中國的發展步伐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國博 再現“大唐風華”
·故宮養心殿修繕正式開工 預計2020年完工
·盤點2018年8月文化關鍵詞
·盤點2018年7月文化關鍵詞
·盤點2018年6月文化關鍵詞
文化視野
  更多
·聚焦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
·2018北京國際文交會 文創新成果精美吸睛
·《延禧攻略》中的非遺“攻略”
·2018上海書展:匯書成“海” 書香動人
·2018南國書香節:文化盛宴 智慧書香節
·第28屆全國書博會:文化盛宴 亮點紛呈
文化365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編輯推薦
 
·故宮舉辦線下主題文創展 可體驗“定制故宮
·2018北京國際文交會 文創新成果精美吸睛
·故宮養心殿修繕正式開工 預計2020年完工
·故宮養心殿下周起修繕 2020年竣工獻禮紫禁城6
·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為何遲遲不施工?單霽
·《延禧攻略》中的非遺“攻略”
·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開幕 國際范兒中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汪曾祺散文選:自報家門
關於中秋節的由來起源和傳說習俗:中秋節為
中秋節詩詞佳句鑒賞:十首最美的中秋節詩詞
中秋將到 廣州人過中秋這些粵式習俗很有趣
揭秘古人過中秋節必做的10件事
中國傳統節日之中秋節
歐美出版界的情色浪漫小說:內容越來越重口味
中秋節祝福語精選
元宵節燈謎大全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