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史事留痕
沈尹默致徐開壘未刊書信鉤沉
華夏經緯網   2018-06-12 09:40:28   
字號:

刊于1956年10月19日《文匯報》第三版的沈尹默《追懷魯迅先生》詩手跡。

沈尹默先生

刊于1956年10月1日《文匯報》第二版的沈尹默《賀國慶墨竹圖》。

  1956年10月1日,《文匯報》在上海時隔半年後再度復刊。復刊的第一天即強勢推出一批社會名人的作品,如第一版的艾青詩歌《鮮花和美酒》;第二版的馬敘倫祝詞,陳叔通、郭沫若詩作,邵力子、宋雲彬的文章,沈尹默的墨竹圖;第三版“筆會”副刊的郭沫若、豐子愷、葉恭綽、夏枝巢、范煙橋、舒蕪、高潮等人詩文。當日報紙呈現一派復刊後的新氣象,群賢畢至,洋洋大觀。《文匯報》在“雙百”方針的背景下,再次起步。

  一

  據徐開壘回憶,1956年《文匯報》復刊之際,他從記者崗位調到“筆會”副刊,參與籌備工作。相關編輯都聯繫採訪了許多前輩名人,邀請他們寫作發表文章,其中有很多人已多年沒有作品問世。

  徐開壘聯繫的是豐子愷、沈尹默、王統照等人,他們先後在《文匯報》各版面刊登了自己的作品。從復刊第一天豐子愷、沈尹默等人即發表作品來看,徐開壘等編輯記者做了大量準備工作。

  筆者手頭有一份 《文匯報》復刊籌備處於1956年8月2日發給徐開壘的通知,內容是讓徐開壘在8月6日乘京滬15次列車返滬工作,落款章為“上海文匯報北京辦事處”。徐開壘應該是回滬後立即採訪名人到處約稿,而且很有成效,因為沈尹默先生在8月12日即給徐開壘寫信了。

  開壘同志:

  拙作修改過,重寫一紙奉覽,看還有欠妥和晦澀處否?有則望見即告,當再為修正。萬勿客氣。此致編輯諸位同仁 敬禮!尹默 八月十二日

  徐開壘在信件旁註釋“1956年”。徐開壘曾在 1981年、2001年三次撰文紀念沈尹默先生,敘述沈尹默的人生片段和學書經歷。文中都提到他保存的沈尹默在1956年10月19日發表于《文匯報》第三版追懷魯迅先生的詩詞手跡:

  雅人不喜俗人嫌,世路悠悠幾顧瞻。萬里仍歸一掌上,千夫莫敵兩眉尖。窗余壁虎乾香飯,座隱神龍冷紫髯。四十餘年成一瞑,明明初月上風簾。

  該年適逢魯迅先生逝世20週年。當天同一版面的通欄標題為 “魯迅先生逝世二十週年紀念”,刊載著紀念魯迅先生的文章、詩歌及木刻像等作品。

  沈尹默先生這首七律詩的落款時間為“一千九百五十六年九月”,參見上述“八月十二日”的信件,沈、徐之間在這段時間應有幾次來往。徐開壘的紀念文章中,並未提及沈尹默在復刊第一天發表的墨竹圖。沈尹默在畫上題詩:去年新筍滿林生,從此林園分外清。大地泠然風雨至,高枝已作鳳鸞聲。

  一千九百五十六年十月一日國慶節

  按常理,此落款日期應是提前寫好的。據此亦可推斷,這也是徐開壘事先努力的結果。

  可見,徐開壘在1956年八、九月間曾多次拜訪或聯繫沈尹默,成功約請沈尹默為《文匯報》創作了不少詩詞和文章。他回憶道:“每次到他屋子堙A總是像到了自己家中一樣,感到自由。我們的談話從來不出現冷場;聽他熱情的、爽直的、滔滔不絕的談話,我從不感到時間已經遲暮。”目前所知,沈尹默1956年10月至1961年 10月之間,在《文匯報》發表各類作品達18篇之多,其中有應時之作,而更多的是有關繼承傳統文化和學習書法的論述。徐開壘保存了沈尹默先生給他的五通書信,可作為沈尹默發表這些作品的背景材料。

  二

  沈尹默在1956年 8月12日信中提到的“拙作”,刊于 10月 8日《文匯報》,題為《接受民族遺產的正確態度》。文中談到繼承民族遺產問題,“必須有所抉擇,然後才能有所發展。……目前一般人對古人的東西輕視、忽視和誤解的情況,還是很嚴重。”沈尹默回憶在北大教書時,有西洋歸來的人在教務會議上滿口英語,不說一句中國話。沈當即幽默了一下:“現在是在倫敦開會麼?”他又舉例,報紙上文章對成語有誤讀現象,如 “讀書不求甚解”“錦上添花”等,前者是不鑽牛角尖的意思,後者其實是形容多餘的東西。沈尹默的文章通俗易懂,重在普及、弘揚民族文化。

  當時有讀者對沈尹默的說法提出不同意見,他聞訊後也欣欣然參與其中。

  開壘同志:

  前交去關於“錦上添花”問題稿,請暫檢還。我想再加以整理,並望將王、吳、李三位的來信一同寄給我。至荷!即致

  敬禮!尹默 十一月十五日

  於是,出現了刊登在12月18日《文匯報》的續篇:《關於“錦上添花”的意義——答王吳李蔣四同志》,並附有“編者按”介紹事情經過。

  該文長達3100多字,沈尹默以長輩的睿智和博學的知識,與讀者平等交流,引經據典,卻留有餘地,表現出循循長者的風範。

  沈尹默根據讀者引用的例子剝繭抽絲,反證“錦上添花”的本義。對於編入當時小學課本的郭沫若詩歌 “好讓你們添花錦上光大發揚”句,引申為“美上加美”的意思。他檢討自己“不錯,在這裡,我感覺十分慚愧,我過於保守了,沒有郭老革新的勇氣”。他還順便提到郭沫若給他改詩的往事,一字之改,顯出兩人的性格。不過,沈尹默以《洛神賦》的“秾纖得衷修短合度”來闡述“美”的不能增減一分,否則那倒是與 “錦上添花”原意相符合。

  在該文結尾處,沈尹默誠懇地寫道:“總之,我並不反對把舊詞和成語的原意改變了來運用,但不贊成任意改用,尤其不贊成沿襲前人誤用的例子。而必鬚根據更為充足的理由來改革,才能適合於現代作品的要求。大家對於我的主張,都忽視了一點,就是為了正確研讀古典文學而提出來的。”

  三

  2015年1月,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書法家周慧珺主編的《沈尹默書法論叢》,書中收錄沈尹默先生《自習的回憶》和《幾個問題的回答》兩篇文章,並將前者作為“自序”放在首篇。這兩篇文章最初于1958年一、二月間發表于《文匯報·筆會》,是在一個總標題《學書叢話》下的兩組文章。以沈尹默先生的名望,他的學書經歷和書法答疑無疑受到知識界和青年讀者的歡迎,時至今日,仍然是了解、研究沈尹默的重要文獻。

  開壘同志:

  拙稿清樣看過,你替我將“自學的回憶”分為三段,甚當。謝謝!

  題目也寫了幾個,請勞神選用一個,都不甚好。如何?

  專復即致敬禮!尹默 十二月二十六日

  “自學的回憶”與“自習的回憶”,一字之差,依次發表于1958年 1月 20日、23日及 27日的《文匯報·筆會》。“幾個問題的回答”依次發表于該年 2月 6日、7日及24日。這類連載的名人文章對充實《文匯報》副刊的版面大有益處,彰顯了當時社會生活的多樣化。

  1961年6月 22日,沈尹默先生在《文匯報·筆會》發表《答人問書法》一文,一如既往地與讀者交流“執筆”“用筆”“提按導送”等書法技藝。

  沈尹默有一封致徐開壘的信件,徐在整理信件的註釋中幾經塗改仍無法確定哪一年,但基本上可確定寫于1960年代初期。

  開壘同志:

  春聯作得七付,送覽不知可用否?余意選擇一對製版。其餘若以為可派用場,擇幾聯排印出以供群眾應用,好否?悉聽裁奪,可

  也。即問健好。尹默 二月七日

  查閱1957年至1964年2月7日後春節的《文匯報》,僅 1958年 2月 18日《文匯報》第二版有一幅對聯,1964年 2月 13日《文匯報·筆會》一篇文章的題簽為書法作品,但都因無署名且藝術風格相異而不敢妄斷。徐開壘在紀念文章中提供了當時的另一種可能:“報上發表他的書法,就難免遭到非議,這樣,我到他家只好經常清談,不再約他寫什麼了。”不過,就沈尹默信中表現出來的向群眾推廣書法藝術的熱情美意來說,其情可佩,著實讓人感動。

  如果結合沈尹默先生於1961年4月8日發起成立上海市中國書法篆刻研究會 (上海書法家協會的前身),並且眾望所歸擔任首任主任委員的歷史,我們不得不感嘆,沈尹默先生不但是現代帖學的開創人,更是推廣、普及及繼承中國書法藝術的領軍人物。1960年代初期,沈尹默身體力行,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日報》《青年報》等報刊相繼發表文章,弘揚中國傳統書法的精神,闡發書法藝術的要義,推動群眾學習書法活動。現在許多成名書法家都還記得當年已是高齡又深度近視的沈尹默先生在青年宮昇堂講課的情形。

  1963年,上海市文化局為慶祝沈尹默先生八十大壽,在上海美術館舉行了規模空前的 《沈尹默先生書法展覽》,全面展示沈尹默各個時期、各種書體的精品佳作。周恩來總理觀看展覽並請沈尹默寫字,沈尹默寫了兩幅毛澤東詞作《沁園春》供選擇,結果周總理說:“兩幅我都收下。”

  四

  徐開壘尊沈尹默先生為 “前輩的前輩”,經常登門拜訪請益,約請寫稿。在多年後的紀念文章中,他仍然不忘沈尹默先生對他工作的支援和人生經歷的教誨。1971年下半年,徐開壘聽聞周恩來總理關心沈尹默的消息後,迅即趕往沈府看望報信,豈料沈尹默先生不幸已于同年6月離世。

  沈尹默先生曾對徐開壘多有饋贈,“手示頌悉,抽暇寫得絕句五首覆奉,希察入為荷”。他于1961年6月31日在抄錄一段高爾基文章的條幅落款處寫道:“開壘同志試取讀之,極有益處。”縱觀沈尹默在1956年至1961年期間在《文匯報》發表的各類作品,亦可當作如是觀。

  沈尹默先生寫給徐開壘的書信,印證了《文匯報》在某個歷史時期的痕跡,背後的故事耐人尋味。2001年6月,上海市有關方面舉辦沈尹默先生誕辰118週年、逝世30週年紀念活動,沈尹默家屬褚家立等人專程拜訪徐開壘,商借沈尹默書贈徐開壘的若干書法作品。來訪者對徐開壘提供的這幾封毛筆手書的信件極感興趣,說“這次書展徵集沈老生前作品,獨缺書信。這幾封信一定裝上鏡框把它們展出”。(馬國平)

來源: 文匯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老三屆”院士40年前和學生一起高考 邊教書邊復習
·揭秘新中國第一架自行設計飛機:全程手工進行
·北京紀曉嵐故居曾變身“劉公館”
·周恩來:率先垂范踐行黨員“六不”準則
·林宰平與林庚:古籍隊伍中的父子兵
·皇姑屯事件90週年將至 瀋陽收藏家展示相關史料
·說不完的友情故事:巴金為朋友“送”文
·妻去世後蔡元培貼徵婚啟事 要求對方天足、識字
·中國首次館藏“伯力審判錄音檔案”
·雲南唯一健在抗戰女兵馬寧常的百味人生與兩岸情緣
·細數文人淘書之樂 朱自清買字典當掉大衣
·正陽門箭樓曾辟為國貨陳列館
·清末北京近代中學教育的開創歷程:兩所順天中學堂
·新中國首位女火車司機:15分鐘向鍋爐投280鍬煤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8年7月文化關鍵詞
·盤點2018年6月文化關鍵詞
·盤點2018年5月文化關鍵詞
·探源工程實證中華文明5000年
·383個項目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中文拼音60年:邁向世界 煥發新生機
文化視野
  更多
·2018南國書香節:文化盛宴 智慧書香節
·第28屆全國書博會:文化盛宴 亮點紛呈
·第29屆香港書展:"情"意濃濃 展現文化魅力
·貴州梵凈山入選世界自然遺產名錄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精彩紛呈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六:世界記憶文獻遺產
文化365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編輯推薦
 
·七夕,聽文物講古人愛情故事
·2018上海書展開幕 15萬種圖書匯聚成“海”(
·2018上海書展開幕:中外名書薈萃 書香綿延
·2018上海書展閱讀活動多達1150余場
·接地氣、網感強,這樣的“國寶”誰不愛?
·電影暑期檔上半場:誕生兩部爆款 喜劇最受
·親子共讀,我們怎麼做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學者解讀七夕乞巧起源:“乞巧”就是祈求巧智
天津人藝推出都市情感荒誕話劇《夜行動物》
“純妃”王媛可:倘若我在宮中,活不到5集
楊萬里將自己想像成桃花
2017文化年貨:名家薦書看哪本 這些演
莊奴:言念君子溫其如玉
錯版郵票"因禍得福"漲身價 盤點有收藏價
徐悲鴻等名家真跡現身浙江杭州
瀕臨失傳的傳統技藝
探知七夕"乞巧"的起源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