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史事留痕
[溫故歷史]馬戛爾尼使團訪華記
華夏經緯網   2018-11-07 11:06:55   
字號:

  ▲乾隆皇帝

   馬戛爾尼

  馬戛爾尼使團成員、畫家威廉·亞歷山大繪製的北京城門,根據圖中甕城的形狀、城門的方向和城內露出的塔尖判斷,這應該是阜成門。從北京城堳e往圓明園通常是經西直門,使團應該沒有經過阜成門。亞歷山大筆下的這座北京城門被後人無數次翻刻,成為西方人眼堨_京城門的標準像。

  威廉·亞歷山大繪製的圓明園內的正大光明殿,位於圓明園大宮門內,英國皇室送給乾隆皇帝的禮物擺放在正大光明殿內。對比乾隆宮廷畫師繪製的《圓明園四十景圖》,正大光明殿的形制和環境都相一致。

  秦風西洋版畫館提供

  記者 黃加佳

  最近,清宮宮鬥戲輪番上演,乾隆皇帝成了霸屏男主角。其實,兩百多年來乾隆皇帝一直是人們戲說的對象,有關他的八卦野史迭出,而真實的乾隆皇帝,卻漸漸變得漫漶。

  1793年英使馬戛爾尼訪華,見到了乾隆,領略了“乾隆盛世”。使節團成員留下的許多珍貴見聞實錄,也許有裨於人們一窺乾隆皇帝和他所處的時代。

  作為中國封建社會最後一個鼎盛王朝,乾隆末期大清王朝衰象顯現。馬戛爾尼使團對此有著深切的認知。幾十年後,英國對華發動鴉片戰爭,策動者之一就是馬戛爾尼使團的一個成員——儘管他隨團出訪大清時還是個孩子。

  到中國去

  1792年,也就是清乾隆五十七年,乾隆皇帝收到兩廣總督的奏折。奏折中說,一個名叫英吉利的陌生國家,要遣使來華祝賀乾隆皇帝的八十壽辰。可是當時乾隆已經八十二歲了。為了說明情況,兩廣總督將英國人的書信翻譯成中文附在奏折後面。信中寫道:

  聞得天朝大皇帝八旬大萬壽,本國未曾著人進京叩祝萬壽,我國王心中十分不安。我國王說稱:“懇想求天朝大皇帝施恩通好。凡有本國的人來廣,與天朝的人貿易,均各相好,但望生理愈大,餉貨豐盈。”今本國王命本國官員公輔國大臣嗎嘎爾呢,差往天津。倘邀天朝大皇帝賞見此人,我國王即十分歡喜,包管英吉利國人與天朝人永遠相好。

  據學者考證,這封言辭恭順的信是廣東巡撫郭世勳組織人翻譯的。想必每位讀者讀到此處,都不禁會心一笑。這封信太符合清人對外夷的期待了,他們雖然粗鄙無文,但是對天朝極為傾慕,對大皇帝更打心底媟q服。由於沒趕上慶祝大皇帝的八十壽辰,這位英吉利國王竟十分不安,時隔兩年還巴巴兒地派人來送賀禮。

  自古以來,中國人便認為自己居於天下中央,四週小國只有俯首稱臣,傾心向化的份兒。中國與鄰國之間是如君臣、父子一般的藩屬關係,而不是平等的國家關係。

  “萬國來朝”“四夷賓服”是中央帝國興盛的標誌,屬國越多證明帝國越強大。大清王朝進入乾隆一朝,國力已達到鼎盛,東亞、東南亞,乃至中亞的屬國很多,現在連遠在西洋的英吉利國都傾心向化,乾隆皇帝怎能不喜?他很快下旨表示,既然英吉利國如此恭順誠懇,就准許他們前來朝貢,成全他們“航海向化”的熱忱之心。考慮到英吉利“貢使”攜帶許多“貢品”,走陸路容易損壞,乾隆皇帝特批他們從天津登陸。

  其實,在乾隆皇帝批准英國“貢使”來朝貢之前,一支由700人組成的龐大使節團已經乘著“獅子”號戰艦、“印度斯坦”號三桅船和“豺狼”號小型護衛艦從英國樸次茅茨斯港啟航了。

  兩百年來,葡萄牙、荷蘭、俄羅斯等國已經先後派遣過15個使節團出使中國,但由於“龐大的帝國過分相信自己的智力資源,不願和歐洲各國建立關係”,這些使團都無功而返。

  不過,英國並不把自己當成第16個使節團。此時的英國,早已擊敗西班牙和荷蘭成為海上霸主。剛剛完成的工業革命,又使它生產力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英國迫切為自己生產出來的工業產品找到銷路,人口眾多,疆域遼闊的中國,無疑是一個尚未打開的潛在市場。

  然而,英國發現除了鴉片,能賣到中國的東西寥寥無幾,中國人似乎什麼都不需要。當時,清政府只允許廣州一口對外通商,所有的對外貿易都被清政府特許經營的商行——廣州十三行壟斷。

  英國商人認為,一定是十三行從中作梗,讓他們無法深入中國市場,了解中國老百姓的喜好,才屢屢商品滯銷。如果能繞過十三行,直接面對中國百姓,英國貨絕不會賣不出去。

  其實,他們忽略了關鍵的一點。當時中國處於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社會,迥異的生活方式,使得中國人不需要英國的產品。即便沒有貿易壁壘,英國商品也很難在中國打開銷路。

  1791年前後,曾在英國東印度公司擔任過監督委員會主席的鄧達斯出任英國外相。上任不久,他便邀請馬戛爾尼領導使節團出使中國。

  此前,馬戛爾尼擔任過英國駐俄公使、加勒比總督等職,對國際外交很有見地。他精心挑選了各種能代表英國國力的禮品。為了更好地展示這些新發明,他還煞費苦心地挑選使節團成員。使團中,不但有外交官和貴族,還有天文學家、醫生、畫家、技師、樂師等許多專業人才。就連鄧達斯都揶揄馬戛爾尼說,他要帶領的可不是皇家學會代表團。然而,馬戛爾尼堅持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向中國皇帝證明英國是“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從而讓高傲的老大帝國俯下身段,與英國發展對等的外交和貿易往來。

  出發前,鄧達斯向馬戛爾尼提出了七個目標:一、開闢新的通商口岸;二、獲得一塊租借地或小島,讓英國商人常年居住,並由英國行使司法權;三、廢除廣州現有體制中的濫用權力;四、在中國特別是北京開闢新市場;五、通過雙邊條約為英國貿易打開遠東市場;六、向北京派常駐使節;七、在不引起中國人懷疑的條件下,在中國多走走看看,對中國的實力做出評估。

  如今讀來,人們不難從中嗅出些許殖民的味道。不過,面對幅員遼闊、國力強大、完全陌生的大清帝國,英國還不敢暴露殖民者的本來面目。他們知道,一味“秀肌肉”不可能讓稱雄東方的老大帝國屈服,要想達到目的免不了要虛與委蛇,便宜行事。於是,英國想起乾隆皇帝剛過完八十壽辰,便找了個補慶萬壽的理由出使中國。

  然而,在大清國統治者的頭腦中,天朝上國與外夷從沒有對等的外交關係,有的只是朝貢和賓服。馬戛爾尼出使前,清政府上下都認定這個幾萬里之外的英吉利國是來沐浴大皇帝天恩的。

  這種認識上的錯位,一開始便註定了馬戛爾尼出使的失敗,也使得雙方在交往過程中始終雞同鴨講,猶如來自兩個星球的人。

  令人失望的中國見聞

  為了儘快進入角色,馬戛爾尼讓人把一個世紀以來歐洲出版的有關中國的書都買齊了。一路上,他都在如饑似渴地閱讀有關中國的著作。

  當時的歐洲流行著一股“中國風”。有錢人把花園佈置成中國園林的樣子,宮殿堿E著中國圖案的裝飾布,就連英國女王本人也喜歡穿中國服裝。

  國家富庶,人民安樂,文明高度發達,沒有教會的鉗制,到處都是自由的空氣。“中國君王身邊都是文人,在人民苛求的目光注視下,文人的意見,甚至是責備他都認真地聽取……”剛剛擺脫中世紀泥沼的歐洲人,將中國想像成了一個理想社會。可是,到達中國的第一天,眼前的一切就令馬戛爾尼一行大失所望。

  首先讓英國人震驚的是中國普通百姓驚人的貧困。使節團總管約翰·巴羅看到,農舍“大多破爛、骯髒,相當吃驚。破舊的房屋,有的用半燒制的磚,有的用泥土修造,屋頂用稻草或蘆葦搭蓋,有的茅屋四週有泥晼A或者用粗製的蘆葦、高粱稈圍起來,其中一般住著兩三代人,還餵養牛、豬、雞和其他家禽。”

  人們的衣著也十分簡陋、單調。“普通百姓戴大草帽,穿藍色或黑色的棉袍,寬棉褲,厚粗鞋,有時是用草做的。有些人穿粗棉襪,有的人則光腿。大多數人全身真正只有一條襯褲。”

  乾隆皇帝曾下旨令沿途地方官好好招待英國人。船到大沽口外,兩名地方官送來許多食物,包括20頭小牛、100頭豬、100隻羊、1000隻雞、3000個南瓜,以及許多果品時蔬,足夠600人吃一週。由於許多豬和雞在運送途中碰撞死去,英國人“不屑地把它們棄之入海,但中國人忙著把它們撿起來,洗乾淨,用鹽腌上”,等過年再吃。

  中國人對食物的熱情,給巴羅留下深刻印象。他在《中國行紀》中記錄,由於食物不易獲得,“吃飯”成了老百姓見面打招呼的日常用語。“南方幾省的老百姓,打招呼的話是:ya fan(即用飯),吃過飯了嗎?中國老百姓希望享受的最大樂趣就是吃飽飯。”

  中國船夫一天只吃兩頓飯,主食包括一點米飯,蔬菜和炒過的蔥。英國人常把吃不了的食物送給中國船夫。他們總是千恩萬謝,甚至連英國人喝剩下的茶葉,都要過來,煮開接著喝。

  中國普通百姓生活雖然困苦,但他們卻總是帶著愉快善意的面容。巴羅寫道:“他們彼此間的融洽態度給人好感。天真、純樸的樣子顯示他們內心的幸福和滿足。”使團雇傭的水手總是高高興興的。划船時,為了確保行動一致,他們唱著統一的勞動號子,歌聲中充滿了振奮和快樂。

  在馬戛爾尼看來,中國百姓是一群極其吃苦耐勞、快樂活潑的人。然而,官吏們總是任意處罰和淩辱他們。英國使團剛到定海,地方官為了給他們尋找領航員,將一群樣子極可憐的人押進大堂。其中兩人因為有過航海經歷,被徵為領航員。他們跪著求長官放過他們。如果他們帶領使團船隊去天津,就不能養家糊口了。可是任此二人如何哀求,長官仍不為所動,命令他們在一個時辰之內上船。

  從通州到北京的一路上,縴夫們的慘狀更讓使節團成員唏噓。當時已是枯水季,船隻無法在運河中行駛,船戶和縴夫們不得不用繩子拉著巨大的船隻在河道中前行。據巴羅記載,縴夫是“從河畔村莊強徵來幹這苦力活的。通常的做法是在船到達前,派人趁天黑突然把這些可憐的傢夥從床上叫起來。但滿月的日子,一般休息的時間推遲,大家有了警覺,所以當官員派遣的役吏到達,可能被拉差的人都躲藏起來,因此除震耳的鑼聲、號角聲和爆竹聲外,我們時時聽到那些不願拉縴的人挨杖和受鞭打的慘叫聲。”

  “貢物”還是“禮品”

  1793年7月22日,英國使節團的船隊抵達大沽口外,並在離海岸5海堻B下錨。經過11個月的長途跋涉,馬戛爾尼一行終於可以上岸了。此時,他們與清政府官員的接觸也正式開始,來自兩個世界的碰撞,不可避免地拉開了帷幕。

  負責接待馬戛爾尼一行的是欽差大臣徵瑞、天津道喬人傑和通州副將王文雄。7月31日,喬人傑和王文雄登上“獅子”號拜訪了馬戛爾尼。第一次會面中,徵瑞沒有露面。馬戛爾尼以為他“怕海”所以寧願留在陸地上。其實,他沒搞懂這位欽差大臣根本不屑上外國船。

  喬人傑、王文雄二人與馬戛爾尼相談甚歡,他們不但對“獅子”號上的飯菜頗為滿意,喜歡喝英國朗姆酒和櫻桃白蘭地,而且還嘗試用刀叉吃飯。馬戛爾尼對二人印象很好,他在《1793乾隆英使覲見記》中寫道:“兩大人均英敏有才具,語言流暢,而又明於事理,宛而能達,以故舌人居間翻譯,無誤會阻隔之弊。”

  喬王二人此番拜訪,除了商談禮品從英國船搬運到中國船的細節,更重要的是要向馬戛爾尼索要禮品清單。斯當東在《英使謁見乾隆紀實》中寫道:“(中國官員)正式請求將禮品單送呈皇帝閱覽。這項請求自始至終是中國方面最關心的。”

  所有與使節團接觸的中國官員都不停地索要禮品清單。官員們這麼心急,其實是因為乾隆皇帝催得緊。乾隆皇帝一直很喜歡西洋的小玩意兒,特別是對那些能蹦出來一個小人兒或者小鳥報時的鐘錶,更情有獨鍾。

  故宮出版社宮廷歷史編輯室主任王志偉認為,乾隆皇帝反復催問禮品清單,自然因為他很喜歡西洋玩意兒,但也有通過貢品多少來衡量朝貢者誠意的涵義。

  見皇帝對禮品如此感興趣,馬戛爾尼等人也感到十分振奮。為了彰顯英國先進的科學技術,馬戛爾尼把能想到的所有好東西都帶上了:天體運行儀、地球儀、赫歇耳望遠鏡、帕克透鏡、蒸汽機、紡織機、吊燈、座鐘、帶有減震裝置的馬車、特種鋼製作的刀具和生活用品、油畫……為了炫耀武力,他們還帶了榴彈炮、迫擊炮、卡賓槍、連發手槍、裝備有110門火炮的巨型戰艦“君王”號艦艇的模型,他們甚至還帶來了熱氣球,如果大皇帝有興趣,完全可以坐著熱氣球上天轉一圈……

  英國人相信這些禮品足以讓乾隆皇帝對他們刮目相看。然而,當禮品被移到中國船上,沿著運河前往北京時,一個細節令英國人很不滿意。他們發現船的長幡上用中文寫著“英吉利貢使”幾個大字,而且無論是旗子上,還是在英使提供的禮品清單上,中國官員都把“禮物”改“貢物”。

  雖是一字之差,個中含義迥異。在清政府眼中,所有出使中國的行為都是“朝貢”,所有外國使節都是“貢使”,他們攜帶的所有禮物都是“貢物”。

  馬戛爾尼並不是前來“歸順”的,他的真實意圖是與中國進行談判。可是,在清朝統治者頭腦中,根本不存在對等的國家關係。大清與外夷只有君臣父子一般的“宗藩關係”。

  馬戛爾尼雖然對清政府使用“貢”字大為不滿,但是他並沒有立即發作,而是裝作把它看作一種用詞上的不準確。他在1793年9月3日寫的報告中解釋,“他擔心如果就旗子上的文字提出指責的話,不僅得不到糾正,甚至會使這次出使半途夭折。”

  馬戛爾尼雖然採取難得糊塗的態度,但乾隆皇帝眼睛堨i不揉沙子。早在8月份,他就在諭旨中對馬戛爾尼自稱“欽差”,感到不滿。所謂“欽差”是指皇帝派出的使者。在乾隆皇帝頭腦中,只有他才是統禦天下的“皇帝”。如果允許馬戛爾尼自稱“欽差”,就意味著把喬治三世升格到與他同等的高度。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8月6日,乾隆皇帝在諭旨中指出:“此不過該通事仿傚天朝稱呼,自尊其使之詞。無論該國正副使臣總稱為貢使,以符體制。”

  “磕不磕頭”是個大問題

  如果說馬戛爾尼對“貢”字的修改還能採取睜一眼閉一眼的態度,隨後發生的覲見禮儀之爭,雙方的矛盾則不可避免地暴露出來。

  8月11日,英國使節團抵達天津。欽差大臣徵瑞和天津本地官員奉乾隆皇帝聖旨,設宴款待馬戛爾尼等人。

  晚宴是乾隆皇帝賞賜的。中國官員本以為英國“貢使”會像他們一樣跪倒謝恩,可英國人問也不問,坐下就吃。

  也許是怕惹乾隆皇帝生氣,徵瑞在寫奏折時說了謊。他寫道:貢使“向上免冠叩首”。“脫帽”是西方禮儀,“叩首”是中國禮儀,徵瑞把這兩種概念雜糅到一起,想製造一種英國貢使非常恭順的假像。他可能認為,自己有能力在貢使被皇帝接見前,教會他們三跪九叩禮。

  幾天后,徵瑞帶著喬人傑和王文雄拜訪了馬戛爾尼。他們說,已經在北京城堜M圓明園附近為使節團安排了兩處住處。由於乾隆皇帝人在熱河行宮,9月份使節團要去熱河為皇帝祝壽,考慮到路途遙遠,而且皇帝過完生日就會回北京,英使不必把所有禮品都運到熱河。

  隨後,他們話趕話兒地談論起宮堻W矩。他們先聊各國服飾的異同,然後拉過馬戛爾尼的衣襟打量道,貴使的衣服窄小輕便,我們中國的衣服寬大舒適。兩相比較,還是我們中國的衣服比較好,磕頭行禮都比較方便。三名官員認為,馬戛爾尼穿的鬆緊襪帶和褲扣,磕頭的時候最不方便,朝見皇帝之前最好脫了。

  馬戛爾尼知道對方在拐著彎暗示自己,覲見乾隆皇帝時要行三跪九叩禮,但他故意輕描淡寫地說,他打算對乾隆皇帝施英國禮儀,想必大皇帝不至於強迫我用華禮。三名官員不知道馬戛爾尼所說的英國禮儀與中國禮差別有多大,於是現場給他上起“磕頭課”:“敝國覲見皇上時,例當雙膝下跪,磕響頭九個,想貴國亦必如此。”

  話說到這份兒上,馬戛爾尼只好打開天窗說亮話,拒絕對乾隆皇帝行三跪九叩禮。

  會談不歡而散。幾天后,喬人傑和王文雄又來勸馬戛爾尼並且當場為他示範——磕頭其實一點兒也不難。馬戛爾尼再一次表示拒絕。

 

責任編輯:虞鷹

共2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康熙皇帝與法國傳教士
·雨花臺傳奇烈士:許包野
·理琪:獻身革命國忘私
·從童養媳到開國將軍:她的一生才是真“娘道”
·冀雲程:臨危不懼 堅貞不屈
·威震敵膽的“獨臂將軍”劉疇西
·鐵骨丹心的著名紅軍將領:蔡會文
·為了民族復興·英雄烈士譜:紅軍虎將—黃甦
·中國新音樂的先驅者——聶耳
·詹天佑:積貧積弱的年代,他做到了“未差秒黍”
·紅軍高級指揮員賀昌:經文緯武報家邦
·尋淮洲:紅軍中年輕有為的青年將領
·何寶珍:“英勇堅決,為女黨員之傑出者”
·民族英雄吉鴻昌:恨不抗日死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聚焦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盤點2018年12月文化關鍵詞
·中國春節年俗盤點之大陸
·聚焦全國打擊防範文物犯罪成果展
·盤點2018年11月文化關鍵詞
·清華簡第八輯研究成果問世
文化視野
  更多
·知否知否賀歲迎祥哪去 紫禁城媢L大年
·盤點2018年文化之十大焦點事件
·2018年文化盤點之影視劇
·2018年文化盤點之申遺保護
·藏醫藥浴法入選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18年文化盤點之考古發現
文化365
   
·趣說“元旦”:春節、陽曆年傻傻分不清楚
·重陽說“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數字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編輯推薦
 
·《大江大河》讓“主旋律”成為“主流”
·2019年“歡樂春節”將閃耀全球
·顏真卿泣血寫下的《祭侄文稿》,到底有多珍
·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這“半部青春文學史”
·“打卡式”旅遊已降溫?文化IP成旅遊產業增
·中國社會科學院揭曉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老舍入圍諾獎”傳聞破滅:真相雖“難聽”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大江大河》第二部劇本大綱階段已完成 2
《大運河》交響聲樂套曲音樂會在京上演
字體家國:漢文正楷與蔣介石發起的"新生活
臨清胡家灣古瓷窯之謎
秦兵馬俑考古新進展 一號坑首次發現“秦盾
兵馬俑第三次考古發掘工作成果
寶雞出土青銅器追蹤 考古人員預測墓主或為
傳方世玉為廣東肇慶人 鼎湖山上有衣冠冢(
“成人漫畫”遭遇兒童不宜
寧夏彭陽縣古城鎮王大戶墓地浮現千古之謎(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