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觀察
《驢得水》:展覽人性黑暗,就是藝術深刻嗎?
華夏經緯網   2016-11-07 10:37:00   
字號:

  從同名話劇搬上大銀幕的《驢得水》,正在熱映之中,也頗引起了一些爭議。有人極力誇獎這部影片,冊封其為“年度最佳國產影片”。其理由不少,比如認為該片很深刻、犀利,片中的人物幾乎個個虛偽、自私、怯懦,挖掘了人性的黑暗面。但也有觀眾激烈批評,指出影片並非佳作,不如說是一場粗暴的人性醜惡實驗與展覽,極易引起觀眾的生理不適。

  《驢得水》打著喜劇的旗號,前半部分也頗有幾分幽默荒誕,但後半部分來了個風格大轉折,人物集體走向暗黑。影片對知識分子的諷刺、批判相當尖銳,特別是片中的男性表現猥瑣,卑劣醜態一覽無余。有觀眾卻直指,《驢得水》刻意追求所謂“深刻”,故事架構和人物內在邏輯的轉變,並不那麼合理,就好像有人拼命向你展示人性的種種醜惡,還不無得意地問你:“瞧,我是不是很深刻?”

  這部影片到底水準如何,姑且不下定論。但當下確實存在這樣一個現象,不少人覺得一部電影只要盯準人性黑暗面,就認為這部影片很深刻,藝術性很強。客觀來說,這種認知判斷標準的形成,並非沒有緣由。很長時間內,假大空的影片,高大全的人物形象,讓觀眾敗壞了胃口。而當下呢?各種心靈雞湯氾濫,國產片大多淺薄、娛樂,極少讓人看到有諷刺、批判力度的作品。《驢得水》這樣的片子出來,自然令人覺得不同一般,覺得有藝術深刻性,這也可以理解。

  但是,倘若把展覽人性黑暗,與藝術深刻性畫等號,那就是另外一種淺薄了。如今,都市生活節奏很快,大家的生存壓力大。媒體資訊發達,各種社會負面新聞傳播越來越多,一些體現人性之惡的新聞也時有所聞,不斷衝擊人們的心理和道德堤壩。如此情形下,創作一些展現暗黑人性的文藝作品,也容易讓人以為很有現實感,也很有藝術深度。然而,正如不能把生活等同於社會新聞,一味展示人性醜惡,也並非文藝創作的深度所在。

  文藝創作挖掘人性黑暗面,當然沒有問題,因為人性本來幽暗深微,有著諸多複雜微妙的因素。但片面單一呈現人性黑暗,為了追求批判而批判,那也同樣忽視了人性的複雜性。人性中有其容易墮落的一面,但也有其高貴向上的一面,恰似同一枚硬幣的兩面,不能簡單地判定非此即彼。真正深刻的文藝作品,恰恰不只是挖掘人性黑暗,還要能從黑暗堿搘X光亮來。

  舉個例子吧。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學作品非常深刻,魯迅如此評價陀氏的作品:“凡是人的靈魂的偉大的審問者,同時也一定是偉大的犯人。審問者在堂上舉劾著他的惡,犯人在階下陳述著他自己的善;審問者在靈魂中揭發污穢,犯人在所揭發的污穢中闡明那埋藏的光耀。”

  魯迅還接著評價陀氏:“他把小說中的男男女女,放在萬難忍受的境遇堙A來試煉他們,不但剝去了表面的潔白,拷問出藏在底下的罪惡,而且還要拷問出那罪惡之下真正的潔白來,而且還不肯爽利地處死,竭力要放他們活得長久。”作家莫言因此感慨道,一般的作者能拷問出潔白底下的罪惡就很好了,但魯迅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能更進一步拷問出罪惡之下真正的潔白。這就是一般作家與偉大作家的區別。

  莫言的感嘆非虛。把展覽人性黑暗當藝術深刻,最多不過是拷問潔白下的罪惡。而能從罪惡之下,再拷問出真正的潔白來,從人性黑暗中再透出光亮來,這樣的文藝創作,才是更加入木三分的。可惜,當下這樣的文藝作品太少,起碼《驢得水》肯定算不上。

來源:北京日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