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觀察
“國漫”真的“崛起”了嗎
華夏經緯網   2020-11-20 09:24:57   
字號:

    “國漫”真的“崛起”了嗎

  ◎王鑫

  近期,以《霧山五行》為首的幾部國產動畫重新掀起了“國漫崛起”的討論。《霧山五行》是由林魂導演主創的三集動畫作品,每集時長約40分鐘。在劇本明顯存在短板的前提下,水墨風的場景表現,以及吸收了《火影忍者》《無皇刃譚》等經典作畫橋段、極富衝擊力的打鬥表現,使作品獲得觀眾的高度評價,一度被譽為“國漫之光”。導演林魂在艱辛的製作條件下,以其“一體機”式的全面才能,也被稱作“靈魂導演”。每當動畫OP(片頭)結束,“林魂”的名字出現在螢幕上時,都有許多“注入林(靈)魂”的彈幕飄過。

  人們期待一部好動畫,真的太久了。

  或者也可以說,近年來,人們一直在期待好動畫,而每一部好動畫的出現,都在重新制定“好”的標準,抬高人們對“下一部”的期待。《霧山五行》就是其中的一例。

  但是,隨之而來的“國漫崛起”話題卻引來了爭議:“國漫不是那個漫,崛起也不是那個起”(羊廷牧語);“沒有‘動漫’這種東西,沒有!沒有!沒有!”(夏達語)。這背後有兩個一直存在的問題:“國漫”到底是什麼?中國動畫崛起了嗎?

  我們先擱置對《霧山五行》的評價,只看兩個問題。

  首先,是再度被熱議的“國漫”一詞。

  這個詞,可能在大多數人眼堥瓣ㄜ砲矷A它是“國產動漫”的簡稱。一些觀眾把《霧山五行》稱為“國漫之光”,正是在“國產動漫”的意義上讚美它。

  可是,“動漫”從來都不是一個準確的命名,甚至飽受詬病。這是一個國人發明的詞彙,而且是完全站在受眾角度去傳播的。曾經,在國內尚未形成動畫、漫畫產業的年代,人們用“動漫”指代來自日本的動畫和漫畫。後來這兩個產業慢慢發展,有了自己的行業要求,“動漫”這個模糊不清的概念也就有了分開的必要:動畫的歸動畫,漫畫的歸漫畫。最關鍵的是,在“以畫面重新創造動作”(動畫)和“用分鏡講故事”(漫畫)這兩種藝術形式之間,還有相當一段距離。

  在這個前提下,“國漫”嚴格說只能是“國產漫畫”的簡稱。與之相對,也有人把“國產動畫”簡稱為“國動”,流傳度不是特別高,但能準確區分。然而,“動漫”這個說法實在太過深入人心,“國漫”也因為一次次討論,反而成為日常語言的常見詞彙。特別隨著近年來國產動畫在網路和影院取得的有目共睹的進步,“國漫”還有變成偏正短語的趨向:越來越側重動畫、忽視漫畫。這種狀況,對兩個行業都不夠友好。

  為了不混亂,其實最好不用“國漫”,而使用“國產動畫”和“國產漫畫”。它違反了說話省力的原則,但不會造成誤會。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在未來,“國漫”這個詞在政策、商業和習慣的配合下,終於洗去被詬病的一面,如打破“動漫”是小孩子專屬的偏見,重新被接受,新的形式(動態漫畫、短視頻動畫、AI動畫……)出現消解原有藝術的邊界等。這倒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或許那時將出現一個新的命名。

  接下來是第二個問題:國產動畫真的崛起了嗎?

  國產動畫,特指國產商業動畫,而且一度排除了大量兒童向作品(如《熊出沒》《喜羊羊與灰太狼》等),特指青少年向、乃至全年齡向的商業動畫,並期待它能形成如日本、美國動畫那樣的“亞文化氛圍”。

  這兩年,隨著所謂“二次元文化”的泛化,上述定義開始鬆動。“亞文化氛圍”已經出現,人們開始更重視“國”字頭和藝術水準。因此,國產動畫的自我追溯,最早就可以到新中國成立前的萬氏兄弟和新中國成立後的美術片。但是,在這二者之間,製作者、受眾、風格(美學)、技術等的斷裂非常明顯。特別是在美術片廠被迫“轉型”,幾乎全軍覆沒後,國產動畫可以說是從零開始的新事物。它一邊以美日商業動畫為師,一邊期待創作出屬於中國的特殊風格。

  這時,以《秦時明月》《大魚海棠》《大聖歸來》《羅小黑戰記》等為代表的一系列作品,一點點改變著普羅大眾對“動畫”兒童、低齡、幼稚的刻板印象。人們逐漸承認動畫能講出一個好故事、能打通各個年齡層,是一種與電影、電視劇並肩的藝術形式。另一方面,對於本就喜歡動畫的受眾來說,他們看到了國產動畫作品在數量、品質上的顯著提高,且逐漸摸索出自己的藝術風格和價值觀念,也會感到鮮明的“進步”。兩相結合,“國產動畫崛起”的呼聲便越來越高,每次出現高水準的作品,就要重新討論一番。

  實際上,“國產”和“崛起”,在很大程度上還是“超越心態”的產物——既然“日本動畫”“美國動畫”存在,那“中國動畫”也理應存在。從這個意義上講,所謂的“國漫”成為討論話題,實際上也是順著“國產電影”和“國產劇”的討論而來的,背後有民族心態。

  這和日本早年看迪士尼的心態如出一轍——美國有迪士尼動畫,日本也應該做出在藝術水準和品質上相當的動畫。這在日本動畫初期是一股強大的推動力。類似地,它在中國動畫發展的過程中,也是推力。一次次說“崛起”,不見得是真的“崛起”,卻是心態的折射。現在中國動畫人面臨著更多學習對象和進步空間:日本動畫、美國迪士尼,和近年越來越受到重視的、以上海美術製片廠為代表的新中國藝術片動畫,以及新的數位技術……總的來說,它們都是未來產生好作品的條件。

  最後還是要潑點冷水。

  回到開頭的《霧山五行》。我認為,與其說它是“國X之光”,不如說它是動畫人的一次“蚌病成珠”。直到今天,動畫製作仍然是一個勞動強度極高但收入卻不那麼高的行業(這裡不包括為遊戲製作的動畫),動畫人“用愛發電”的例子不在少數。與此同時,他們還要頂住來自社會和家庭的偏見。因此,若要自信地講出“中國動畫崛起”,最首要的,應該是改善創作環境:不僅要把蛋糕做大、切蛋糕的姿勢還要規範、社會接受度也要提高,而不是跳過這些,直接要求“靈魂”。

  也就是說,在這些條件尚不穩定的情況下,要讓國產動畫成長為一門成熟的藝術、要等待偉大的藝術家和高光時刻的降臨,還需要做很多準備。

來源: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張祝華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工業題材影視劇創作如何“越過山丘”
·《2020最野假期—幸福的夏天》:少兒視角見證扶貧成果
·電商晚會扎堆,不能只有熱鬧沒有文化
·《風平浪靜》引爭議 精準表演難以補救劇本的邏輯硬傷
·“超級現場”融合線上線下,演藝產業未來已來
·網紅文化,如何“塑造”人們的審美
·《熱血合唱團》可惜了依然努力的劉德華
·別再讓“美顏+偶像套路”毀了抗戰劇
·網路紀錄片:小眾題材用文化“破圈”
·留住古都的“根”與“魂”
·內容為王、創新傳播 國產影視如何“出海”又“出圈”?
·《雷霆戰將》停播!討好觀眾的“好看”,真不好看!
·《雷霆戰將》之“雷”
·網劇“大片”比拼,厚文本勝出
專題
  更多
·2019金豬賀歲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文化熱點
  更多
·《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拾)》成果發佈
·中國成功追索68件流失英國文物
·第六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公佈
·關注2020中國世界文化遺產年會
·聚焦第五屆世界媽祖文化論壇
·“考古中國”發佈兩項重要考古成果
文化視野
  更多
·“河東之光—山西酒務頭考古成果展”開展
·聚焦2020北京大運河文化節
·走進“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
·走進“玉出紅山——紅山文化考古成就展”
·疏影暗香——紀念張書旂誕辰120週年藝術展
·2020年中國科幻大會:科學夢想 創造未來
文化365
   
·“茶葉地圖”怎樣畫出來
·二十四節氣從哪來,今天我們該如何保護二十
·迎冬、拜冬、補冬……立冬習俗知多少?
·“立冬”美食圖譜:吃餃子、燉豬蹄、存大白
·“立冬補冬,補嘴空” 今天講究吃啥?
編輯推薦
 
·燕歌一曲醉古今
·第六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公佈 讓古籍堛漱
·文化和旅遊部公示第二批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
·順利歸國!我國成功追索68件流失英國文物
·“盛京宮賞”瀋陽故宮文創體驗店啟幕 近兩
·第六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公佈
·重建圓明園?國家文物局:慎重論證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