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交流
德譯本《紅樓夢》的前世今生
華夏經緯網   2018-07-11 08:42:26   
字號:

    近年來,隨著“中國文化走出去”文化工程的繼續推進,越來越多的中國經典作品被翻譯到國外,與此同時,國人對中國經典作品在國外的譯介情況也越來越關注。南京大學德語系欽文老師長期研究中國文學的德譯情況,廣搜相關研究和出版資訊,最近他特為本報撰寫系列文章,詳細梳理中國四大古典文學名著被陸續譯介到德國的過程。

  四大古典文學名著中,最早被譯介到德國的是《水滸傳》(片斷),時在 1834年;最早以較完整的形式(節譯本)譯到德國的是《紅樓夢》,最早被完整譯成德語的也是《紅樓夢》(史華慈、吳漠汀譯本),而在德語讀者中影響最大的也是《紅樓夢》。2017年,《西遊記》《三國演義》的德譯本相隔兩月,陸續出版,其中《西遊記》譯者還獲得了該年萊比錫書展的最佳翻譯獎,《西遊記》也成為四大名著德譯過程中最為吸睛的一部。 ——編 者

  四大名著中,最早被較完整地譯介給德國讀者的要數 《紅樓夢》。學界公認德國傳教士郭士立(Karl Friedrich August G徂tzlaff)是首位將這部作品介紹到西方的人。1842年,他在 《中國叢報》(China Repository)上用英語發表了一篇介紹《紅樓夢》的文章,不過這位仁兄對小說的評價不是很高,也充滿了誤解,竟然將寶玉當作了女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據俄羅斯著名漢學家李福清考證,1943年,俄國人柯萬科(А.И.Кованько) 用 德 明 這 個 筆 名 在《祖國紀事》(第二十六期)上發表自己的《中國紀行》第九篇,作為附錄,他節譯了《紅樓夢》第一回的部分文字。同年,就有人將其轉譯為德文發表,這是《紅樓夢》德譯之始。如同其母本俄譯一樣,這段德譯文幾乎被人遺忘了。

  之後半個多世紀,除了個別學者的零星介紹外,對這部中國偉大小說的翻譯陷入停頓。直到1928年,在衛禮賢(Richard Wilhelm)主編的刊物《中國學報》(Sinica)上陸續刊載了幾篇《紅樓夢》的摘譯,編譯者署名丁文淵(W.Y.Ting),主要涉及原書的第二十一、二十二回的情節。1932年,在同一本刊物上發表了庫恩(FranzKuhn)節譯的第十七回元春省親一段。

  說到此,不得不提一提衛禮賢這個中德文化交流史上的關鍵人物。他早年來華傳教,之後迷戀上了中國古代文化,翻譯了 《論語》《孟子》《道德經》《列子》《莊子》《易經》《呂氏春秋》等中國經典,其譯本至今暢銷不衰。回到德國後,他創立了中國學社,成為傳播中國文化的重要機構。其創辦的《中國學報》上除了論文外,還刊載了不少譯文,對中國文學的傳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他雖然沒有直接參與《紅樓夢》的翻譯,但在其1926年出版的著作《中國文學》中,衛禮賢對《紅樓夢》作了比較深刻的論述,可以看出,他對當時中國的新學研究是頗為熟稔的。

  庫恩:歐洲翻譯《紅樓夢》的第一人

  如果說,對於德國讀者而言,衛禮賢是進入中國古代智慧的鑰匙的話,那麼庫恩則是傳播中國古典文學的使徒。庫恩早年學習法律,其間對中國發生興趣,便隨漢學家佛爾克學習中文。獲博士學位後,來華擔任外交官。在此期間,他對中國的感情日益深厚。兩年後,他奉調回德國,在柏林大學漢學系擔任荷蘭籍漢學家高延的助手。庫恩本當鑽研學問,有一天卻偶然在師父的書櫃媯o現了一本明代小說,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迷戀上了明清小說。沒過多久,他就從《今古奇觀》媬鴾F《賣油郎獨佔花魁》試筆,譯罷興衝衝地把稿子拿給高延審閱。不想後者竟大發雷霆,認為助手自甘墮落,遂將其逐出山門。庫恩本可重操舊業,當個律師或者外交官,可倔強的他卻鐵了心,一門心思翻譯中國文學。自此之後,他翻譯了大量的中國小說,影響深遠。其間雖也屢經簞食瓢飲的窘境,但終不改其志,而成一代巨匠。除了下文要介紹的幾個著名譯本外,《金瓶梅》《肉蒲團》《隔簾花影》等頗有爭議作品的德譯本也出自其筆下,甚至還惹出了官司。也因為這種特立獨行的姿態,德國主流漢學界將其視作怪人。此外,他編譯的眾多明清中短篇小說選本也至今為人稱道。

  言歸正傳,說到《紅樓夢》在德國的傳播,庫恩堪稱最大的功臣。在《金瓶梅》譯本獲得巨大成功之後,他趁熱打鐵,向出版社提出翻譯《紅樓夢》的構想。島嶼出版社的主事者基朋貝格 (也是大詩人媞葷J的出版人)提出了苛刻的條件:必須壓縮原文,每月交出100頁譯文,做不到則合同作廢。譯者、編輯、印廠,幾乎是流水作業,譯本于1932年問世。借助這部最終壓縮到788頁的節譯本,德國讀者終於領略了這部中國古代小說的巔峰之作。

  雖然庫恩在譯者序中提到,他以新舊兩個版本的《紅樓夢》為底本,但研究者對此莫衷一是,此處不表。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刪節本,為了 “盡力便於西方讀者接受”,為了達到“努力還原故事主要情節和展現故事發展的高峰”,庫恩對原文進行了大膽的剪輯、改寫和重組,主要圍繞寶玉、黛玉、寶釵三個人物的故事線索,將全書節譯為50回,約為原書內容的三分之一強。 (下轉第二版)

  為了讓讀者更好地把握此書,他撰寫了長達12頁的序,並編了“大觀園中的最重要的住所”“最重要的女僕”“賈氏宗族一覽表”作為附錄。

  該譯本因其對原著主要精神的準確把握,加之出色的語言、恰當的剪裁和譯述 (例如對 《好了歌》《葬花辭》的簡化處理),征服了一代代的讀者。自問世以來,不斷再版,據不完全統計,累計印行已超過10萬冊,就純文學作品而言,這是一個非常可觀的銷量了。

  不僅如此,庫恩也是歐洲在真正意義上翻譯《紅樓夢》的第一人。雖然不是全本翻譯,但就此結束了歐洲人對這部偉大作品整體忽視的局面。這個經典的譯本屢經轉譯,變作英、法、意、荷、匈、希等文字,在十幾個國家和地區出版,影響深遠。

  當然這個譯本也並非完美無瑕,譯文中也能找到一些誤譯之處,蓋由認錯字、對原書人物情節理解的偏差、對常識典故的隔膜等因素造成。雖然不乏苛評,但總體而言,該譯本還是受到高度肯定的。未成完璧,這一直也是庫恩本人的遺憾。

  《紅樓夢》第一個德語全譯本,引出筆墨官司

  進入新世紀,終於出現了德語世界的第一個 《紅樓夢》全譯本。2007年問世的譯本是由兩代漢學家接力完成,前80回出自史華慈(Rainer Schwarz)之手,後 40回 (高鶚續)由吳漠汀(Martin Woesler)完成。說起出版過程,還真是曲折。

  與庫恩一樣,史華慈並非學院派漢學家,與同行也少有往來,在一般人眼中多少有點怪的。上中學時,他接觸到了庫恩的 《紅樓夢》節譯本,覺得某些地方頗為費解。在柏林洪堡大學東亞學院學習漢學和歷史期間,他選修了有關《紅樓夢》的課程,這才發現兒時讀過的節譯本與原文差距如此之大。上世紀70年代,他擔任東德駐華使館的翻譯,在此期間開始研讀中文全本 《紅樓夢》,並做了大量的筆記。回國後,他與萊比錫島嶼出版社簽訂了協議,著手翻譯這部作品。歷經十年寒暑,完成了前80回的翻譯。在他看來,前80回是曹雪芹的創作,而高鶚續寫的後40回則背離了原作者的本意,因此放棄翻譯這部分內容。

  1990年春,史華慈將終稿寄給出版社。然而這時恰逢兩德統一,東德的國有企業面臨私有化,前途未卜,出版受阻。改制後,新老闆對中國古典文學興趣不大,便將版權退還給譯者。之後,瑞士的天枰出版社 (曾出過多種明清言情小說德譯本)主動上門,聯繫出版事宜。出版商要求譯者補譯後40回,而且稿費條件頗不合理,史華慈便未與之合作。2003年,初出茅廬的漢學家吳漠汀提出樂意出版該譯本,在瓦拉文斯(HartmutWalravens)博士的斡旋下,史華慈將前80回的譯本交給了吳漠汀。後者將高鶚續補的部分譯出,于2007年推出了120回全譯本。

  束之高閣的譯本終獲出版,本是件皆大歡喜的事。不想,兩位譯者竟因譯本鬧得頗不愉快,甚至打起了筆墨官司。吳漠汀讀了史華慈的譯稿後,提出了不少修訂意見,而後者則堅持不做改動,要求按原樣付印。然而史華慈卻發現最終版本仍然做了不少修改,並未徵得其本人的許可。其中有一處是他絕不能容忍的,即書名的翻譯。他認為德譯本的標題應當是Die Geschichte vom Stein(石 頭 記 ),Der Traum der Roten Kammer(紅樓夢)只能以副標題的形式出現。而吳漠汀卻執意採用通行的《紅樓夢》作為書名,卻將正常的形容詞 roten(紅)以大寫開頭Roten。在史華慈看來這又是一個硬傷,因為按照德語的語法規則,大寫則意味著“專名”,即成為某個具體房間的稱謂。此外,他還認為約定俗成的德文譯名本身也有問題。此外,吳漠汀聲稱新譯本的工作底本是人民文學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 《紅樓夢》(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整理),其本身是“以 120回庚辰本為底本……是目前最通用的一部版本”。而史華慈卻鄭重聲明,他主要依據的是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人民文學出版社 1973年版),部分章節採用了《紅樓夢八十回校本》(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年版)。翻譯家和出版家(兼合作者)之間公開“抬杠”,此種狀況實不多見。不過吳漠汀本人卻對自己出版的全譯本自信滿滿,對把後40回“有史以來第一次……完整地譯成了德語”頗為自得。然而該譯本出版後,並沒有獲得預期的反響,期間雖曾再版過一次,仍不及庫恩譯本銷量的零頭。漢學家顧彬一針見血地指出,“阻止史華慈漂亮的《紅樓夢》新譯本成功的主要障礙”是“這家出版社多少有些小……對普通的德國讀書界而言,出版社的名字,出版家的名字,是非常重要的。有些出版家太不同凡響,你可以放心地閉著眼睛買他們出的書。但是,大多數小出版社在性質上就大不相同了。大家躊躇于買他們的產品,即便東西是真好!”顧彬在誇讚史華慈譯本之“漂亮”“真好”的時候,卻故意忽略了吳漠汀的譯文,這點頗耐人尋味。

  這家小出版社的主人其實就是吳漠汀本人。筆者曾在波鴻工作一年半,下班後總愛去大學中心 (Uni-Center)逛 逛 。 街 上 有 一家Bl覿tterwald書店,我常去淘書。店堭`能見到一位中國女士,後來得知此人是老闆娘,她先生就是吳漠汀博士。書店埵酗@專櫃,專門陳列漢學書籍,其中有一套“漢學叢書”(Buchreihe Sinica),吳博士編著的書佔了半壁江山。當時頗為奇怪,後來才知道,他本人有自己的出版社,在出版學術著作的同時,順便夾帶“私貨”。2004年,他就在自家出版社推出小冊子《文學鑒定標準:紅樓夢作為最重要的小說》。而他寫信給史華慈商談合作,正是一年之前的事情,其攻關能力和執行力可見一斑。

  從史華慈本人幾篇有關新譯本的文章和訪談中可以看出,他對自己的譯本還是頗為自信的,認為自己真正讀懂了紅樓夢這本書。他曾說:“我的《紅樓夢》德文譯本是給德國的普通讀者看的,不是給漢學家看的。”但他也謙虛地表示,“我的這個翻譯只是初步的翻譯,起到的只是拋磚引玉的作用,希望以後能出現比我的翻譯更好的德文譯本。”

  顧彬一方面盛讚 “翻譯堪稱上乘”,另一方面則毫不客氣地認為該譯本 “在德語國家中它不會成功,甚至連漢學家也不會去讀”。而實際情況也正是如此,在德國學界鮮有文章論及這個譯本。倒是在《紅樓夢》的故鄉,中國的學者們樂於精研這個譯本,上海交大的王金波先生曾就此撰寫博士論文。有趣的是,前兩年史華慈還寫了篇文章與王金波商榷。就此看來,史先生雖自命檻外之人,其實還是頗為關注“學術動態”的。

  史華慈:鍾愛中國古典文學的德語譯者

  史華慈早年還翻譯過中國的童話和民間故事,由於銷量不俗,出版社才相信他的眼光,約請他翻譯《紅樓夢》。他偏愛明清的短篇作品,先後選譯了《子不語》(袁枚)、《耳食錄》(樂鈞)等故事集,其中不乏在當今中國鮮有人知的“小眾”作品,從中也可以看出他獨特的情趣。除了《紅樓夢》這個足以使其“不朽”的譯本外,《浮生六記》也是他頗為看重的譯作。恰好我也有這個譯本,是兩德統一前一年出版的插圖本,非常精美,可以推斷,是當年東德典型的“創匯”出版物。大概正是借了《紅樓夢》譯本,史先生開始為國內出版界關注。近幾年,他的譯本也在中國陸續出版,《影梅庵憶語》(冒襄)(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9年版)即是一例。要知道他此前翻譯的《諧鐸》(沈起鳳)、《夜談隨錄》(和邦額)在德國找不到出版社願意出,還是在友人瓦拉文斯(為《紅樓夢》德譯本撰寫後記者)的幫助下,作為資料複印本入藏柏林國立圖書館。在當下中國文化走出去的背景下,可以想見,史先生大有可為。

  而 “冤家”吳漠汀走的則是“學術路線”,在翻譯《紅樓夢》前後,他發表了多篇相關論文,其中不少都發表在中國的“核心期刊”上。如今他在德國的私立威登大學擔任教授,頻繁往來于中德之間。當然他也沒有荒廢譯筆,先後翻譯了魯迅、朱自清、巴金、錢鍾書、王蒙等現當代名家的作品,甚至也包括曾流行一時的棉棉等人。無論從學術還是翻譯選題來看,他是典型的“雜食動物”。因其饕餮作風,吳漠汀在學界是個頗受爭議的人物,其譯作甚至被人譏為“糟蹋”原作。

  無論如何,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紅樓夢》終於有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全譯本。我初見《紅樓夢》全譯本,就是在吳博士自家的書店堙C這套書裝訂成了普通平裝學術書的樣貌,名列 “漢學叢書”第十四卷,沒有半點文學書的氣質。過了半年,放在門口的尾貨籃堨揮樴P售,旬月無人問津,著實令人嘆息。此後再版,換成了精裝本,外觀依舊毫無吸引力可言。三年前,這個譯本被收入國內的《大中華文庫》(外文出版社 2015年版)。因未曾寓目,不知這個版本是否做了修訂。此外,作為漢德對照本,底本問題是如何解決的?待得閒暇,當仔細比對,看個究竟。(欽文)

來源: 文匯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中國電影周”在柬埔寨首都金邊啟動
·柏林戲劇節“同步”意義大於“好看”
·《中國動漫》欄目在緬甸啟動
·愛沙尼亞沃魯民俗藝術節颳起雲南風
·福建出臺“促進閩臺文化交流17條” 邀臺青“走進鄉村”
·青港兩地青年以唐卡為“媒” 加強兩地文化交流
·甘肅天水傳統歌舞亮相澳門“中葡文化藝術節”
·“神秘的古蜀王國”特展在墨西哥舉行
·日本黃檗宗煎茶道結束在閩尋根之旅
·“中國戲”閃耀法國阿維尼翁戲劇節
·2018德雲社全球巡演東京站公演圓滿落幕
·中俄青少年國際匯演同臺演繹兩國友誼
·重慶原創魔術《傘叢扇影》在國際魔術大賽獲三獎項
·愛心支教、走進社區 在華國際學生感知真實的中國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國博 再現“大唐風華”
·故宮養心殿修繕正式開工 預計2020年完工
·盤點2018年8月文化關鍵詞
·盤點2018年7月文化關鍵詞
·盤點2018年6月文化關鍵詞
文化視野
  更多
·聚焦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
·2018北京國際文交會 文創新成果精美吸睛
·《延禧攻略》中的非遺“攻略”
·2018上海書展:匯書成“海” 書香動人
·2018南國書香節:文化盛宴 智慧書香節
·第28屆全國書博會:文化盛宴 亮點紛呈
文化365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編輯推薦
 
·經遠艦沉沒124年後現身 甲午海戰中曾以一敵
·故宮舉辦線下主題文創展 可體驗“定制故宮
·2018北京國際文交會 文創新成果精美吸睛
·故宮養心殿修繕正式開工 預計2020年完工
·故宮養心殿下周起修繕 2020年竣工獻禮紫禁城6
·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為何遲遲不施工?單霽
·《延禧攻略》中的非遺“攻略”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我就是演員》:章子怡為何那麼嚴
張藝謀新片《影》發佈幕後紀錄片
瀋陽故宮清代梅蘭竹菊展 以畫會友與遊客共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海陽地雷戰有效反擊侵略:民兵制"頭髮絲雷
歐美出版界的情色浪漫小說:內容越來越重口味
我們坐過的公交車:1956年研製第一代無
電腦需求高於民眾習慣 新《漢字表》亮相惹
“笑娷瓣M”的李義府
梅蘭芳:空前絕後時尚之王 開啟"男色時尚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