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評論臺灣兩岸軍事臺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週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資訊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粵語,又稱為廣東話、廣府話、白話,是一種聲調語言,屬漢藏語系漢語族。在中國南方的廣東中西部、廣西中南部及香港、澳門和東南亞的部分國家或地區,以及海外華人社區中廣泛使用。它的名稱來源於中國古代對南方的稱謂“越”或“粵”。

    粵語的形成

    在秦代之前,廣東被稱為南蠻。這是百越族人居住的地方,“百越”乃漢語音譯,又寫作“百粵”,是古代南方土著的自稱。百越又通百粵,所以,廣東話又叫做粵語。

    粵語不是粵人古語,而是中原夏語

  廣東人喜歡看粵劇,首先就要知道粵劇的特點,就是以廣東話作為聲腔進行演出的。粵劇的源頭在於外江戲,這不是廣東本來自己土生土長的戲劇。更重要的是,廣東話也不是原始土著居民原來的語言,而是原來黃河流域夏朝的古老語言。

    “雅言”究竟是什麼?

    雅言的基礎是原始華夏語,原來只通行於以黃帝為首的華夏部落聯盟。雅言等於“夏言”,中國古代的普通話是以河南話為標準音的。各代都認為洛陽‘居天地之中,稟氣特正’,語音為天下正統,各地語音都要向洛陽音靠攏。唐人認為“中華音切,莫過東都”。>>>>

    粵語雖然以“粵”命名,卻非由古“粵人”的語言演變而成,不是古粵地的“土產”,而是從外地“引進”的雅言,是漢族移民帶來的。最早將雅言帶入嶺南的,是秦朝征服“百越之地”之後從各地徵發到嶺南的“墾卒”。 >>>>

    漢人南移 傳播“雅言”

    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中原漢人南移,發生於秦統一中國之際。

    在秦始皇時期,嶺南各郡地曠人稀。因此,遷入50萬人,足以改變嶺南越人“一統天下”的局面。那麼,完全有可能將大批中原漢人遷至嶺南。這些移民不可能來自與嶺南毗鄰的楚國,而多半來自中原或北方各國。由於他們是成批遷入,所以到達嶺南之後,思念故土、懷念昔日鄉音,特別強韌有力地固守原有的文化習俗以及語言,因而成為嶺南最早的“雅言”傳播者。 >>>>

    廣信是嶺南文化和粵語發祥地  

    漢武帝派使者從徐聞、合浦出發,遠航至東南亞和印度半島,打通了海上絲綢之路,廣信就成為嶺南早期的商貿重鎮。商貿活動離不開語言交際,中原傳入的雅言正是通過商貿活動而融合當地百越土著語言,形成粵語。>>>>

    兩廣廣州之名因廣信得來

    “廣信”之名,取自漢武帝時“初開粵地宜廣布恩信”之意。西元226年,孫權將交州分為交州和廣州。由於新設的州舊治在廣信,故名廣州。這是廣州之名的第一次出現。>>>>

    粵語的歷史發展

    自秦朝時期至現今,粵語已經歷了約2,200多年的時間。

    秦漢時期

    自上古時期,居於嶺南地區的多個土著部族被居於中原地區的華夏族人稱為百越,南越族為其中一支。南越國時期實施和輯百越政策,華越和平雜處,相互通婚,逐漸形成一種混合語形式的原始古粵語。

    唐宋時期

    唐朝滅亡後,燕雲十六州淪陷達四百年之久,宋朝時期,北方更再次淪陷到外族手中,以致中原人逃至嶺南地區,這是最後一次拉近粵語和中原漢語差別的時期。現代粵語仍能比較好地對應宋朝早年官方修訂的《廣韻》發音,但難以對應元朝或以後的中原漢語發音。

   ......

    近現代

    中華民國成立時,雖然用北方白話文取代文言文正式書寫的地位,但粵語的實際使用未受到任何限制。時至今日,在香港、澳門和海外,粵語在港澳被廣泛運用於教育、行政、法庭、新聞傳媒、娛樂、音樂、電影、電視當中,發展出獨具特色的現代粵語流行文化,對南粵文化和粵語的保護起了極大的作用。>>>>

    粵語的語音、語法、詞彙

    有人認為粵語形成于晉代,所謂“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晉語”。清代學者陳灃認為,廣州音最切合隋唐音,最方便閱讀古文。著《廣州音說》一書,說:“蓋千餘年來中原之人徙居廣中,今之廣音實隋唐時中原之音。”

    廣州話口音是約定俗成的、國際承認的粵語的標準音,大多粵語字典以廣州音為準。廣州以粵劇、粵曲等傳統藝術長期保持廣州話的標準地位,至1970年代末以後,香港粵語流行曲、粵語電視劇及粵語電影強勢影響廣東地區,繼而輻射影響中國內地的非粵語省市。

    有些粵語方言和廣州話較為接近,如廣東西部和廣西東南部的某些粵語;而廣東臺山、廣西玉林一帶的粵語口音和廣州話差異就非常明顯。>>>>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廣東人說普通話!”在中國七大方言中,古色古香的粵方言,有著大量原汁原味的古漢語詞彙和用法,如“企”(站)、“渠”(他、她)、“晏”(晚)、“慳”(節省)、“無”(沒有)等等。粵語還保存了古漢語中的“入聲”(即第七、八、九聲,以k、p、t等音作結),多起來雖然儒雅動聽,卻不是那麼的好懂。

    粵語與古漢語詞彙

    粵語保留相當多的古詞古義,而且現代粵語仍然有較高使用單音詞的傾向。一些被粵語使用者視為通俗的字辭可在古籍中找到來源,而在官話中已經消失不再使用。第一及第二人稱用「我」、「你」,與官話相同,但粵音「我」(ngo5)更保留了中古漢語唐音(*ngɑ̌ )之疑母(ng-)。>>>> 

    “搞定”“埋單”“老公”都是粵語詞彙

   在稱謂上,內地城鎮女性原把配偶稱“丈夫”、“愛人”,農村女性原把配偶叫“孩他爹”,如今都改稱為“老公”。

  要出門,沒有私家車,又不想擠公交車,那麼就“打的”吧,“的”指“的士”,即計程車,是英文“TAXI”的讀音,通過粵語“舶”進普通話,“打車”只不過省略了外語而保留了粵語成分。

  粵人有“宵夜”習慣,夜晚到酒樓或街邊排檔,要幾份小炒,邊吃邊聊,溝通資訊,這種生活方式也被一些內地商客、居民全盤接受,夜晚也嚷著“宵夜”了。

  廣東天氣潮熱,長夏短冬,每天洗浴幾次,消熱除汗,增添涼爽,粵人謂之“衝涼”(北方人稱之洗澡)…… >>>>

   諧趣俚語雜錦

    粵語的地位

    東西南北中,發財在廣東

    二十年前神州大地盛傳的口頭禪猶在耳際,足見經濟特區建立、珠三角經濟崛起時,各省來粵的打工熱潮。那些“湘伢子”、“川妹子”起初聽粵語如聽“天書”,但他們天資聰慧,勤奮好學(如進廣州話培訓班學習、常看香港電視劇等),多聽多講,逐漸耳熟能詳,對答自如。相比,有一些來粵生活多年的人儘管能聽懂粵語,但羞于開口,怕講不好讓人笑話,一遇粵語就當啞巴。>>>>

   趣聞:民國初年粵語差一票成為國語

    上世紀九十年代,也許是因為港澳音樂及影視的關係,很多外地的同學都以能唱粵語歌為傲,甚至連自視過高的上海人都為此低下了他們高傲的頭。有一年校外一間卡拉OK店新張,到我們學校請校園歌手去捧場,還指定了一定要唱粵語歌,可見當時粵語的流行程度。而且竊以為,很多優秀的港臺電影,例如星爺很多經典的電影,普通話版本的就遠不如原汁原味的粵語版來得風趣及過癮。

    粵語歌的全盛時代

    1980年代不僅是粵語流行曲百花齊放的日子,亦是香港樂壇的全盛時期,中國大陸和台灣的人縱然不諳粵語,亦會聽粵語流行曲,甚至跟著唱。

  張國榮、徐小鳳、譚躠鴭M梅艷芳雄霸1980年代的樂壇,是這個時代的樂壇巨星,四人不但開演唱會次數/場數極多,更是票房保證,皆因各人歌藝出眾而且形象和颱風都令觀眾和歌迷受落,可謂聲色藝俱全。>>>>

    首位粵電影明星——蝴蝶

    離開粵語嶺南文化便不復存在

    廣東的地方傳統文化通常分為三大組成部分:廣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所依據的其實就是境內三大漢語方言。粵語不僅是廣府地區人民的母語,而且是廣東和整個珠江流域最大的方言,它不僅蘊藏著廣府地區的傳統文化,而且保存著大量在中原一帶已經消失了的傳統文化。>>>>

    目前全球粵語使用人口大約有6700萬,使用地區廣泛。粵語不僅在海外華人社區中被廣泛應用,而且支援著香港文化及南粵文化為中心的粵語文化,這使得粵語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有較強生命力的語言之一。

    嶺南文化怪象

    無厘頭外的粵語文化

    曾經風靡全國的電影《瘋狂的石頭》讓“頂你個肺”這句臺詞一夜走紅,現在甚至成了不少年輕人的口頭禪。這句臺詞的意思究竟是什麼呢?“這句話在粵語堶惆銋磟O句非常不堪入耳的粗口”。許多學者表示,現在很多年輕人拿這句話當口頭禪,以為很時髦,其實很糟糕。正是這種對嶺南文化的不了解,才造成了這樣的怪現象。>>>>

    不會說粵語的廣東人

  一說聽粵語歌,大家都知道是香港的,誰聽過廣東的粵語歌?這種情況也可以在電臺上體現出來,不管在珠江臺、音樂臺還是城市之聲,或者是以前百分百說粵語的廣州電臺,都已經有很大地變化了。如果你還有印象,還記得《開心孖寶》嗎?這個曾伴廣州人開心的節目!交通臺的特色也在改變,也許是適應外省司機越來越多的要求吧!可是,這還是廣東的電臺嗎?如果你覺得有人聽不懂,改為雙語吧!

  早年的《零點壹加壹》開創了電臺節目的先河,它開始是用粵語廣播的。雖然現在每個電臺、電視臺都有醫療節目,人們甚至有點討厭,可是如果你留意一下,就會發現,這所有的節目都是說普通話的。有時我們都覺得怪怪的,那堶悸甄憟糽明是一口粵腔,但仍然是說普通話。難道,廣東人都不說廣東話了,還是說:生病的都是外省人?

    與普通話的“恩怨”

    第十一屆廣州市政協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一次會議通過並向市政府提交了《關於進一步加強亞運會軟環境建設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在具體的33條建議中,“關於廣州電視臺綜合頻道應增加普通話節目播出時段的建議”迅速讓本已在全城熱議的“取消粵語節目”話題再次沸騰。 >>>>

    普通話是粵語的敵人嗎?

    “推普”並不是要把粵語“掃地出門”。詹伯慧認為粵語不會萎縮,因為它是強勢方言。從通行範圍、社會使用率、文化背景以及粵語是嶺南文化的主要載體、港澳兩個特區始終都以粵語為主要社會通用語、海外華人社區中粵語仍是主要交際語之一等許多方面來看,粵語始終是充滿活力的漢語方言。“我是研究方言的,始終不斷呼籲要一方面大力‘推普’,一方面大力發揮方言的作用。我們絕不能有以粵語來抵制普通話在廣東推廣的思想,那樣想是絕對錯誤的”。 >>>>

    學說粵語與“推普”並不矛盾

  老舍曾經說過“世界上最好的文字就是最親切的文字”,對土生土長的廣州人來說,廣州話不僅僅是交流的工具,而且是一種情感上的認同和親近,正是這種情感維繫著他們之間的“根”意識。因而,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推普的同時,都不該遺棄粵語。

  讓廣州孩子學說粵語,除了學校的別出心裁外,有關方面在政策和措施上鼓勵支援粵語的使用同樣重要。比如說在一些非正式活動上不限制說粵語,多舉辦一些“說粵語”的活動。當然,最重要的是會說粵語的廣州父母多與孩子們用粵語溝通,讓粵語作為一種文化、一種文明的遺產得到繼承和發揚。>>>>

    粵語處境究竟如何?

    什麼是語言的滅絕?我們不用去很遠的地方找標本。記得上世紀90年代末我在新疆採訪一位錫伯族的語言學家,他主持的一個研究項目是電腦的滿語輸入。他告訴我這對清史的研究現代化極為重要,可惜現在滿語已頻臨滅絕,有研究能力的人更是幾乎絕跡。

  100多年前滿清王朝在世界上是如何強盛,如果那時有人說滿語會消失一定會被當做是瘋子。但是歷史就是如此的無情,連主持了《四庫全書》編撰的文化大帝乾隆也未必預料到今天。一個曾經強盛的王朝的官方語言,只消百年時光就已灰飛煙滅。你說,我們要不要擔憂100年以後的粵語? >>>>

    方言的焦慮

    閭丘露薇道出了很多人的感受,每次看到12歲的外甥即使在家堣]說普通話而從不會用家鄉話的時候,我就會產生像閭丘露薇那樣的困惑來,不知道像他這樣的90後成人後,彼此交流的語言會不會只剩下普通話了?在我們這一代,雖然上課的時候一定是用普通話,但下了課或回到家堙A自然而然就會用方言交流,普通話和方言的同時使用,也並沒有產生語言上的任何問題。

  大概是因為方言面臨著這樣的現實,最近“廣州電視臺取消粵語播音”的傳聞引發了一場關於普通話推廣與保衛粵語之間的激烈爭論,很多人即時在微博上發表反對取消粵語播音的言論,雖然事後證明這只是一個誤讀,但由此反映的要保留方言的焦慮情緒卻是真實的,完全可以理解。如果連自己的語言都不愛,很難想像對這個地方的感情會有多深。

    可見,方言絕不僅僅是一個地方的語言,還是一個地方文化的反映,不難想像,如果語言丟失了,這個地方的文化也就不完整了。就像地域文化一樣,參差多態才是方言應有的面貌。 >>>>

    方言普通話外語如何共生

  國際化,正席捲中國城市。潮流涌動之中,既有香港、上海一類已經頗具國際氣質的都市,也有西安、昆明等意欲大步邁向國際的第二梯隊。然而,面對外來文化和眾多移民對本地文化的衝擊,各地的反應卻頗令人尋味。開放前沿的上海人表現出對吳儂軟語和海派文化的戀戀不捨,地處三秦之地的西安則將學英語誦唐詩視為培育國際市民素養的入口,掌握幾門外語更成為昆明公務員的必修功課。相比之下,“三文兩語”並存之下的香港市民,倒也生活得泰然自若。

  方言、普通話、外語,“說話”風波正與大城市不期而遇。 >>>>   

    弘揚地方文化的方言平臺不應萎縮

    作為地方方言,雖然無關衣食住行之類的具體民生,但卻是關乎民生中的資訊交流、情感交流,茲事體大,實未可輕視。人在生活中可以通過學習和適應改變其使用的生活語言,公共管理事務也可以在行政運作中規定工作所用的語言系統,但是作為一種地方文化的載體,地方方言的價值卻是不可以移易的。

    現在,在廣東地區的所有電視臺、電台中,普通話的頻道、節目數量和時段都不少,而粵語的頻道和節目則並非是太多了。在廣州城市景觀日新月異、文化舊貌急劇變為商業新顏的今天,粵語幾乎成為了地方文化的最後立身之處。 >>>>

    從“棟篤笑”看粵語文化保護

    ■ 越是植根于本地沃土的文化,越能在世界上走得遠。

    ■ 粵語作為嶺南文化的承載體之一,已經擁有數年的歷史了,自然需要大力繼承和保護。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保護粵語文化行之有效的方法。

    ■我們期待著,借"棟篤笑"這種藝術形式,粵語文化能夠進一步大放異彩。

    越是植根于本地沃土的文化,越能在世界上走得遠。曾經風靡兩岸的粵語流行歌,如今火遍全國的海派清口,都說明瞭同一個道理,任何一種藝術形式,只要做到極致,自然會突破語言的界限,走遍全國各地。談到“棟篤笑”未來的發展,黃子華曾篤定地表示,要將 “一人轉”進行到底。在堅持的同時,他也夢想有朝一日能到北京、上海開“棟篤笑”專場。生動活潑的粵語成就了黃子華和他的“棟篤笑”,我們也期待著,借“棟篤笑”這種藝術形式,粵語文化能夠進一步大放異彩。>>>>

編輯: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