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評論台灣兩岸軍事臺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週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資訊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四大名著的電視劇劇照

    9月26日,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在《中國青年報》發表文章《“四大名著”適合孩子閱讀嗎?》文章認為,雖然四大名著確實是文學經典,但都是成年人的經典,並不適合孩子進行閱讀。也不是所有年齡階段的人都應該閱讀同樣的經典。這引發大眾思考與熱烈討論。

  一直以來,輿論場上都存在“四大名著”不適合兒童閱讀的說法。人們看來,孩子的世界應該是陽光、快樂的,孩子接觸到的讀物也應該是陽光、快樂的。而《水滸傳》滿是打家劫舍,《三國演義》中充斥了陰謀詭計,《西遊記》媊革[著濃重的佛教色彩,《紅樓夢》大講“色空幻滅”。“四大名著”真的不適合兒童閱讀嗎?

秦春華:四大名著或並不適合兒童閱讀   

    先來看《水滸傳》和《三國演義》。這兩部書在中國可謂家喻戶曉,尤其是《三國演義》,連不識字的老太太都知道“桃園結義”“三顧茅廬”等幾個故事。然而,“少不看水滸,老不讀三國”,這句老話早就在民間流傳。水滸媞′O打家劫舍,落草為寇,佔山為王。少年人血氣方剛,心性未定,難免不會猴兒學樣;三國中充斥了陰謀詭計,權術心機,爾虞我詐。“老讀三國是為賊”,深諳世故的老年人讀了之後愈加老謀深算,老奸巨猾。這樣的價值觀和精神內涵,對於成年人來說尚且要加以提防,更何況是不能明辨是非,易受影響的孩子!

    按理說,《西遊記》應該最適合孩子閱讀。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以及各類神仙妖魔形象栩栩如生,情節曲折動人,最容易勾起孩子閱讀的興趣。然而,這部書從根本上講述的是佛法和人生,其隱含意義極為深遠宏闊,遠非孩子所能理解。書中隨處可見“修持”“菩提”“元神”“禪心”等字樣,蘊涵著濃重的佛教色彩,反而最不適合孩子閱讀。

    最後來看《紅樓夢》。這部被譽為中國古典文學的巔峰之作,在世界文學史上也享有極高的地位。其思想之深刻,文字之精美,藝術價值之高,幾乎無出其右者。上至王侯將相、學者大師,下至販夫走卒、野夫村婦,無不為之癡迷。然而,從教育的角度看,這部書也不一定適合孩子閱讀,尤其是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儘管一千個人對《紅樓夢》有一千種解讀,但“色”“空”“幻”“滅”的主題世所公認。對於孩子來說,這些觀念要麼不理解,要麼理解了就會影響他們對未來生活的預期。

    相關鏈結:“四大名著”適合孩子閱讀嗎? 


四大名著是否適合孩子閱讀引發熱議

    劉志權:幼讀四大名著有何不可   

    中國的“四大名著”,它們能成為“經典”並非幸致。事實上,自它們誕生以來,就佔據著讀書人的書單。現代的大家,有案可查的,如胡適、魯迅等,有誰沒閱讀過這些小說,沒從祖母那媗旦L相關的故事呢?這些小說,較之枯燥的四書五經,更貼近兒童的生命,並給予他們以持久的滋養。聽聽胡適怎麼說的:“我到離開家鄉時,還不能了解《紅樓夢》和《儒林外史》的好處,但這一大類都是白話小說……在十幾年後,于我很有用處。”>>>[詳文

    郭文斌:讀不讀四大名著應由孩子決定

    四大名著雖然是“成年人的經典”,但也未必不是孩子們的經典。孩子的閱讀固然需要引導,但最終決定權仍然在孩子身上。說實在的,不管你怎樣引導,總會有些孩子不喜歡讀四大名著。我們大可不必用成年人的思維去妨礙他們的選擇。>>>[詳文

    路中林:名著並無“孩子”“成人”之別

    在不具備基本理解能力的前提下貿然閱讀名著,自然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可只要孩子有興趣就應該鼓勵他們自由閱讀。宋代的程顥曾說:“讀書要玩味。”涉世未深的孩子最初可能對書籍內容存有誤解,可隨著人生閱歷的增加,他們便會自覺返歸書籍,完善認識、更新體驗,名著在不知不覺間成了他們審察、體悟人生的媒介,這種閱讀體驗絕不是普通書籍所能滿足的。名著並無“孩子”“成人”之別,名著恰恰是溝通孩子與成人世界的橋梁。>>>[詳文

    唐偉:四大名著是誰的經典當“喜好自定”  

    如果不是帶有思想毒害的禁書,那麼包括四大名著在內的所有經典書籍,其實無所謂適合與否。真正的判斷標準,不是年齡上的限制,而是閱讀者是否喜歡與接受。因此,與其限制孩子讀什麼書,不如教會他們如何讀書,並培養他們讀書的興趣。科學的教育方法是“有教無類”,尊重孩子的個性,讓他們有自我決定的權利與空間。>>>[詳文

    朱權:四大名著豈能用成人作品以蔽之

    對於四大名著,作為一名讀者來說在思維中,可以用“仰之彌高”來形容。如今專家下了如此論斷,若非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必然有深入的研究才能下此論斷。但四大名著能有百年以上的生命力,必然有其因由,若僅止于說四大名著只是成人作品似乎有失偏頗。>>>[詳文

    魏昕:四大名著不是閱讀的“攔路虎”

    四大名著實屬經典,對不少人的成長都頗有影響。因為是文化經典書籍就強制要求孩子閱讀的做法稍欠妥當,但因此就斷定四大名著不適合孩子閱讀的說法也有點過激。文化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在於其內涵價值以及帶給人們的理性思考。我們可以看到《三國演義》堶悸犖虜概痗B,權術心機,但也可以看到《三國演義》堶悸漫儒g忠義,心懷天下,《三國演義》如此,其他名著也如此。而這些都是我們看待事物的價值標準,又怎麼來判斷是否適合孩子呢?>>>[詳文]  

    謝曉剛:該由誰來評判四大名著是否適合孩子讀?

    孩子看世界的眼光和理解辦有別與成年人,對於名著的理解也會有所區別。很多東西,我們不能以成年人的目光去打量孩子,更不能以成年人的思想去匡定孩子思維。四大名著適不適合孩子閱讀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明確,四大名著之所以成為中國代代流傳的經典,自有其精髓所在,在繼承和發揚當中,應該有一個清晰的主導思想,而不是一味地強調“適合”還是“不適合”。>>>[詳文]  

    石迪:四大名著成“洪水猛獸”當真不適合孩子?

    不論作為家長還是學校,對四大名著負面影響的憂慮倒是有據可依。只不過,如此論調卻展現出一種片面的成年人視角:將成熟的文本審視觀念強加於孩子純粹的故事獵奇心理之上,且對孩子的思維免疫力嚴重缺乏信心。這樣的認知代溝,可能造成批評者判斷上的偏差。

    “小孩只分對錯,大人才看利弊”。再從大人視角來判斷,即便狗尾續貂成了附骨之蛆;即便怪力亂神遮了佛道氤氳;即便忠義反叛不過殺人放火;即便機謀刀兵終歸大江東去,四大名著對於孩子而言也該是利大於弊的。>>>[詳文

    熊丙奇:讀不讀四大名著,不能一刀切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讀不讀四大名著,不是一個可以一刀切的問題。孩子性別、年齡、包括心理成熟度都應被納入考慮範疇。熊丙奇表示,到了高中的時候,強調培養學生的思辨性,那這時候具有複雜人物情節的《三國演義》《水滸傳》就比較適合閱讀。

    王達敏:四大名著是民族文化經典 恰應該讓孩子趁早讀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王達敏看來,四大名著是民族文化經典,恰應該讓孩子趁早讀、多接受中國傳統優秀精神。王達敏認為,四大名著,孩子還是要讀。孩子少年時代應該接觸我們的四大名著,從四大名著中接受中華文化的和中國傳統的優秀的精神,如果是現在不讓孩子來閱讀這些作品,那什麼時候閱讀這個作品合適呢?

    李琚G能通讀古典名著的孩子越來越少   

    在河南大學教授李甯搢荂A對大多數孩子來說,眼下突出的問題不在於“四大名著看太多”,而在於能夠通讀古典名著的孩子越來越少。對於社會和學校來說,謹慎地節選、適當的甄別,應是第一位的責任。

   相關鏈結:四大名著是否適合孩子閱讀引熱議 專家:不能一刀切 


思考:兒童不讀“四大名著”還能讀什麼?

    當我們希望給兒童提供最乾淨的讀物時,環顧市場,兒童又能讀什麼?中國已成為出版大國,從出版數量看,兒童讀物並不算少。可是,這麼多讀物,真的完全適合兒童閱讀嗎?

    當我們以對兒童負責的態度,對“四大名著”不滿意時,轉了一圈才發現整個市場並沒有幾本更好的讀物。好比現在熱播的動畫片,有幾部真能讓家長省心、兒童歡心?

    “四大名著或並不適合孩子閱讀”的觀點,更像是一個提醒,是從對兒童身心健康出發,呼喚更多適合兒童閱讀的優秀讀物出現。其意義在於:到底什麼才是適合兒童閱讀的讀物,如何才能生產出更多適合兒童閱讀的出版物。>>>[詳文

    相關鏈結:兒童能否看古典四大名著引熱議 掃描外國孩子書單 


延伸閱讀:中國四大名著

    中國的四大名著是指《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

    這四部著作歷久不衰,是漢語文學史中不可多得的經典作品。其中的故事、場景、人物已經深深地影響了中國人的思想觀念、價值取向。四部著作都有很高的文學水準和藝術成就。細緻的刻畫和所蘊含的深刻思想都為歷代讀者所稱道。是中國文學史上的四座偉大豐碑。

    此四部巨著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是難分高低的。

    《三國演義》   

    《三國演義》,別名《三國志通俗演義》,作者是羅貫中(元末明初),共一百二十回。

    《三國演義》是綜合民間傳說和戲曲、話本,結合陳壽的《三國志》、范曄《後漢書》、元代《三國志平話》、和裴松之注的史料,以及作者個人對社會人生的體悟寫成。現所見刊本以明嘉靖本最早,分24卷,240則。清初毛宗崗父子又做了一些修改,並成為現在最常見的120回本。《三國演義》是中國第一部長篇章回體小說。

    《三國演義》故事開始於劉備、關羽、張飛桃園三結義,結束于王浚平吳,描寫了東漢末年和三國時代魏、蜀、吳三國之間的軍事、政治鬥爭。文字淺顯、人物形象刻畫深刻、情節曲折、結構宏大。

    《三國演義》描寫的是從東漢末年到西晉初年之間近一百年的歷史風雲。全書反映了三國時代的政治軍事鬥爭,反映了三國時代各類社會矛盾的滲透與轉化,概括了這一時代的歷史巨變,塑造了一批吒叱風雲的英雄人物。

    《三國演義》刻畫了近200個人物形象,其中諸葛亮、曹操、關羽、劉備等人性格尤為突出。諸葛亮是作者心目中的"賢相"的化身,他具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高風亮節,具有近世濟民再造太平盛世的雄心壯志,而且作者還賦予他呼風喚雨、神機妙算的奇異本領。曹操是一位姦雄,他生活的信條是"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歷史上是"寧我負人,休人負我。"),既有雄才大略,又殘暴奸詐,是一個政治野心家陰謀家,這與歷史上的真曹操是不可混同的。關羽"威猛剛毅"、"義重如山"。但他的義氣是以個人恩怨為前提的,並非國家民族之大義。劉備被作者塑造成為仁民愛物、禮賢下士、知人善任的仁君典型。

    作者羅貫中(1330年一1400年之間),名本,號湖海散人,明代通俗小說家。他的籍貫一說是太原(今山西),一說是錢塘(今浙江杭州),不可確考。據傳說,羅貫中曾充任過元末農民起義軍張士誠的幕客.除《三國志通俗演義》外,他還創作有《隋唐志傳》等通俗小說和《趙太祖龍虎風雲會》等戲劇。另外,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水滸傳》後三十回也是其所作。

    《水滸傳》

    《水滸傳》,別名《忠義水滸傳》。作者是施耐庵(元末明初),另外,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水滸傳》後三十回是羅貫中所作。明高儒《百川書志》著錄其所見本,前署"錢塘施耐庵的本,羅貫中編次"。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認為是施耐庵所作,王圻《續文獻通考》認為是羅貫中所作。

    《水滸傳》是由作者在《宣和遺事》及相關話本、故事的基礎上創作而成。全書以描寫農民戰爭為主要題材,塑造了宋江、吳用、李逵、武松、林沖、魯智深等梁山英雄,揭示了當時的社會矛盾。故事曲折、語言生動、人物性格鮮明,具有很高的藝術成就。

    作者施耐庵(1296~1371)名耳,又名肇瑞,彥端,字子安,號耐庵。籍貫:江蘇興化白駒場人。祖籍泰州海陵縣,住蘇州閶門外施家巷,後遷居當時興化縣白駒場(今江蘇省大豐市白駒鎮)。相傳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施之常的後裔。

    施耐庵的小說《水滸傳》中有極其生動的生活場景,豐富多彩的人物形象,水滸108將身份不同,性情各異,是我國古代小說中的一朵奇葩。

    《西遊記》   

    《西遊記》別名《西遊釋厄傳》,作者是明代的吳承恩,共一百回(實一百零一回)。

    西遊記以民間傳說的唐僧取經的故事和有關話本及雜劇(元末明初楊訥作)基礎上創作而成。西遊記前七回敘述孫悟空出世,有大鬧天宮等故事。此後寫孫悟空隨唐僧西天取經,沿途除妖降魔、戰勝困難的故事。書中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僧等形象刻畫生動,規模宏大,結構完整,是中國古典小說中偉大的浪漫主義文學作品。

    內容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一到七回)介紹孫悟空的神通廣大,大鬧天宮;第二部分(八到十二回)敘三藏取經的緣由;第三部分(十三到一百回)是全書故事的主體,寫悟空等降伏妖魔,最終到達西天取回真經。

    作者吳承恩(約1504年-約1582年),字汝忠,號射陽山人,江蘇淮安人。吳承恩大約40歲才補得一個歲貢生,到北京等待分配官職,沒有被選上,由於母老家貧,去做了長興縣丞,終因受人誣告,兩年後"拂袖而歸",晚年以賣文為生,活了將近80歲。

    吳承恩的神話小說《西遊記》,規模宏偉,情節曲折、語言生動,又運用了浪漫主義的創作手法,想像極其豐富,是我國古代小說中的瑰寶。

    《紅樓夢》

    《紅樓夢》別名《石頭記》、《風月寶鑒》、《金陵十二釵》、《情僧錄》、《大觀瑣錄》、《金玉緣》、《情界銓》。作者是曹雪芹(前八十回);無名氏(後四十回,程偉元、高鶚整理)。

    紅樓夢共一百二十回。前八十回在撰寫、修改過程中就以抄本的方式流傳。乾隆五十年(1791年),程偉元將前八十回及後四十回續稿以活字排印,從此一百二十回本流行。但前八十回的文字曾有改動。

    紅樓夢寫于十八世紀中葉的清乾隆時代,內容“大旨談情”。紅樓夢是中國唯一一部明確以"談情"為主旨,並且取得極高成就的小說。紅樓夢所談的情與先天之性有關,與後天學力有關,與偽相反。紅樓夢的分旨是:類似于史記功能的《石頭記》,類似於世情小說的《風月寶鑒》,類似于傳奇的《金陵十二釵》,類似于見聞錄的《情僧錄》。多個旨意融于一書,一擊兩鳴,一筆多用,一言兩味或者多味,在紅樓夢堣韙饁珙O。難度極高,成就極高、極大。

    作者曹雪芹,中國清代小說家,名沾,字夢阮,號雪芹,又號芹圃、芹溪,出生於南京(金陵);祖籍遼陽,生於1715年,卒于1763年。曹雪芹能詩會畫,擅長寫作,以堅韌不拔的毅力專心致志地從事小說《紅樓夢》的寫作和修訂,披閱10載,增刪5次,寫出了這部把中國古典小說創作推向巔峰的文學巨著。

    《紅樓夢》以其豐富的內容,曲折的情節,深刻的思想認識,精湛的藝術手法成為中國最具成就的古典小說及章回小說的巔峰之作,以至於以一部作品構成了一門學術性的獨立研究學科--紅學,這在世界文學史上是極為罕見的。

    高鶚先世清初即寓居北京。少年時喜冶遊。中年一度在外課館。熟諳經史,工於八股文,詩詞、小說、戲曲、繪畫及金石之學亦頗通曉。《紅樓夢》後四十回傳為高鶚,程偉元所續。但目前觀點認為,後四十回為無名氏所續;高鶚與程偉元只是編纂者。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