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評論台灣兩岸軍事臺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週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資訊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歷時三年的“丹東一號”沉艦(致遠艦)水下考古調查項目已于2016年10月結束,共發現(提取)文物計200余件,多為船體構件、船員生活用品及武器配件,其中包括盤心有“致遠”二字的餐盤、銅加特林機槍、57毫米哈乞開司炮的肩托和炮彈殼,還有一個單筒望遠鏡,物鏡上刻有致遠艦大副陳金揆的英文名字。大副是致遠艦上官職僅次於艦長鄧世昌的重要人物。這也成為證實沉船身份的又一有利物證。

    “丹東一號”水下考古隊領隊周春水12月29日在北京介紹了項目成果,其中為減緩海水對鐵質艦體的侵蝕,犧牲陽極的保護方法在中國目前水下考古工作中是一個創新,為水下鐵質文物的長期保護提供了新的借鑒方法。

 

北洋水師“致遠艦”水兵在甲板上的合影(約攝于1887年)

      致遠號巡洋艦是中國清朝北洋水師向英國阿姆斯特朗船廠訂購建造的穹甲防護巡洋艦,為致遠級巡洋艦的首艦。

      致遠號排水量2300噸,航速達18.5節,是北洋水師主力戰艦中速度最高的。致遠號和姊妹艦靖遠號及同時在德國訂購的經遠、來遠號在1887年底完工加入北洋水師後,清政府便由於各種政治原因,停止北洋水師採購新武器。結果在1894年爆發的中日甲午海戰中,致遠及靖遠號是北洋水師最為"新式"的艦隻。

      1894年9月17日的甲午海戰中,致遠號在彈藥將盡且遭受重創後,由管帶(艦長)鄧世昌下令衝向日本艦隊的主力艦吉野號,欲與敵同歸於盡,不幸被敵擊中魚雷發射管引發管內魚雷爆炸沉沒,全艦官兵246人為國殉難。清末書畫家高邕(亦有資料認為為光緒帝親書)為其撰寫了著名的輓聯"此日漫揮天下淚,有公足壯海軍威"。  

 

    圖:剛出水的“致遠”餐盤,型制為寬平沿,淺弧腹、盤心平、圈足。盤心有篆書“致遠”二字,外圈為字母,上半圈為“CHIH Y徂AN”(致遠威妥瑪拼音),下半圈為英文“THE IMPERIAL CHINESE NAVY”,組合成一個圓形徽標。

        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專家說,從2013年11月至2016年10月,經過長達3年的水下考古,多處重要遺物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條,證明“丹東一號”就是當年沉沒的致遠艦。

     “丹東一號”沉艦(致遠艦)遺址地處遼寧省丹東市東港西南約50多公里的海域,距離最近的大鹿島約20公里。

       2013年11月,中國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會同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啟動“丹東一號”水下考古調查項目;

       2014年4月鎖定水下沉艦的準確位置;

       2015年8月到10月,考古調查發現“致遠”瓷盤、穹甲、方形舷窗、魚雷引信等重要遺物,確認沉艦的身份為北洋水師甲午沉艦——“致遠艦”;

       2016年9月到10月,清理出沉艦的舭龍骨,確認沉艦的埋藏深度、分佈範圍及整體保存狀況;本次水下調查工作結束前,採取犧牲陽極的辦法對艦體採取保護措施。

      相關鏈結: 考古證實:“丹東一號”正是“甲午海戰”中沉沒的致遠艦 

 

致遠艦武器配備

      “丹東一號”水下考古隊領隊周春水12月29日在北京介紹,項目共發現(提取)文物計200余件,多為船體構件、船員生活用品及武器配件,並創新使用了犧牲陽極的保護方法來減緩海水對鐵質艦體的侵蝕。

      經水下考古調查確認,“丹東一號”沉艦(致遠艦)殘長約61米,最寬處11.5米,艦體保存的高度約2.5米,埋藏方向西南-東北走向。雖然沉艦內部艙室未做過多清理,但仍可確認出殘損的水密艙室、鍋爐艙、穹甲板等部位。船體外殼用鋼板構造並使用鉚釘連接,內側貼木質船板。船殼所用鋼板較薄,僅厚1釐米左右;穹甲以三層鋼板鉚接,可厚達10釐米。近底部的舭龍骨用角鋼、鉚釘與艦體相接,寬約20釐米,結構完整,距艦底高約80釐米。

  沉艦殘余部分在海底淤泥中保存狀況較好,艦體外殼鋼板強度較高。殊為可惜的是,致遠艦艦體原有高度應該在8米左右,而現存高度僅2.5米,按此推算,艦艙高度已被切削掉一半,艦體損毀相當嚴重。水下考古工作期間,水下考古隊還對沉艦的週邊進行了鑽探,探明沉艦遺物主要散落分佈範圍在3.8米範圍內。此外,水下考古隊還採取多角度近景拍攝方式,通過軟體進行三維建模,獲得較大範圍的沉艦水下三維影像。

    圖為“呂義泰白銅壽紋水煙袋”,缺水鬥、吸管。外筒上下口沿雲雷紋,中腹團壽紋。煙倉內蓋上刻有“漢鎮 呂義泰 劉盛”字樣。“呂義泰”為清末“漢口鎮”專制銅水煙壺的商家,本壺刻字“漢鎮”缺省“口”字,“劉盛”應為製作匠名。寬8.8,殘高8.8,單筒徑4.1釐米。“丹東一號”水下考古隊供圖

      周春水特別介紹,2016年度水下考古工作結束前,為避免海水對鐵質艦體的侵蝕,水下考古隊對沉艦採取了犧牲陽極的保護措施。在艦體加貼鋅塊以後,只要定期更換鋅塊,可以顯著減緩海水對鐵質艦體的侵蝕。犧牲陽極的保護方法在中國目前水下考古工作中是一個創新,為水下鐵質文物的長期保護提供了新的借鑒方法。

    圖為致遠艦的舭龍骨。2016年9月到10月,水下考古隊清理出沉艦的舭龍骨。“丹東一號”水下考古隊供圖

        相關鏈結:

              沉睡兩甲子 致遠艦水下考古發現文物200余件  

              致遠艦水下考古結項 提取文物200余件  

              “丹東一號”水下考古共提取文物200余件(圖)   

              “丹東一號”水下考古創新使用犧牲陽極法保護致遠艦  

              致遠艦水下考古成果發佈:艦體損毀嚴重 提取文物200余件  

              沉睡120年!“撞沉吉野”的致遠艦媯o現了什麼?(組圖) 

 


    圖為水下清理文物工作照。“丹東一號”沉艦所在海域工作環境十分惡劣,風力強勁,潮急浪大,海水溫度最低時僅4度。“丹東一號”水下考古隊供圖

       值得一提的是,“丹東一號”沉艦所在海域工作環境十分惡劣,風力強勁,潮急浪大,海水溫度最低時僅4度。水下考古隊員不畏艱難,圓滿完成歷次調查任務,考古成果超乎預期,充分展示了新時期我國水下考古工作者一流的工作能力與業務素質。

       網傳“致遠艦將整體打撈”,此次水下考古的親歷者、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水下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館員周春水錶示,“水下考古是個極其複雜的工程,整體打撈是個長遠的目標,但現階段以調查為主,今年我們將進行艦體‘埋深’調查,為未來打撈做足準備。”

       對於“致遠艦”的考古發掘工作,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馮雷表示必須按部就班,“我省目前不具備單獨進行水下考古發掘的能力,需要國家牽頭匯集全國的水下考古專業人員進行作業。而且水下考古是個‘燒錢’的活兒,人力、物力、技術等加起來一天花費得有幾萬元,因此在資金的保障下,每一步的考古發掘工作都要確保萬無一失。”

    相關鏈結:致遠艦考古專家:水下考古是個“燒錢”的活兒 

    圖為航拍海上工作平臺與考古船。2014年9月,我國第一艘水下考古專用船舶----“中國考古01”號首航丹東,並參與此後歷次水下考古調查工作。“丹東一號”水下考古隊供圖

    “丹東一號”(致遠艦)水下考古成果是我國水下考古史上的一項標誌性成果,開啟了近代沉艦水下考古工作的新篇章,為甲午海戰史和世界海軍艦艇史的研究提供了十分珍貴的考古實物資料,受到國內外學術界和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