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評論台灣兩岸軍事臺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週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資訊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良渚古城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在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長江下游環太湖流域曾經存在過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的,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距今4300年至5300年前的良渚古城遺址,是它的權力與信仰中心,為實證中華五千多年文明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依據。

    2007年發現的良渚古城,城分三重,佔地630多公頃,被譽為“中華第一城”;2015年發現的良渚古城週邊水利工程,是中國最古老的大型水利工程遺址;出土的諸多精美玉器,是中國玉文化史前高峰的遺產,也見證了階層分化;埋藏地下、儲量可觀的炭化稻米,印證了興旺的稻作農業,和手工業遺存共同成為社會分工複雜化的寫照。

    2019年7月6日,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第43屆會議上,中國申報的良渚古城遺址成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世界遺產委員會評價說,它代表了中國在5000多年前偉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是傑出的城市文明代表。

    相關鏈結:

             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良渚”面世83年大事記  

             良渚古城遺址考古故事:神奇“玉琮王”如何發現?  

             良渚遺址考古:向世界實證中華文明五千年    


二里頭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1959年秋季,對二里頭遺址的科學考古發掘正式開啟。目前二里頭遺址發掘總面積超過4萬平方米,發現了大規模的宮殿建築群、都邑格局和作坊遺跡,出土文物萬餘件,成為尋找夏代最重要的一把鑰匙。

    2004年,二里頭遺址發現一座東椌300余米、北棷搌欓250米、西朁M南暀嬪O殘長100余米的宮城,總面積10萬餘平方米。雖然僅是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左右,卻是後世中國古代宮城的鼻祖。

    二里頭遺址出土的器物色彩絢麗、紋飾精美,得益於技術先進的官營手工業作坊。考古人員在宮城遺址南部發現了近2萬平方米的青銅鑄造作坊,陶窯、坩堝、銅礦石、木炭、陶范等一應俱全。

  一件長64.5釐米的綠松石龍形器,是二里頭文化的傑出代表。這條龍由2000余片綠松石組成,巨頭蜷尾,龍身曲伏有致。其製作之精、體量之大,在早期龍形象文物中十分罕見,堪稱中華民族龍圖騰最直接、最正統的根源。

    相關鏈結:

             二里頭遺址:打開神秘夏朝的文化口令  

             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今年十月中旬開館  

             洛陽二里頭遺址發掘保存最完整的最早宮室建築  


陶寺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陶寺遺址位於山西省南部的襄汾縣陶寺鄉,地處汾河岸邊、臨汾盆地。考古發現,這裡有一處面積約280萬平方米的城址,距今4300年前至3900年前。在這裡發現了已知最早的測日影天文觀測系統,發現了到遺址發掘為止最早的文字,發現了中國已知最古老的樂器,發現了中原地區已知最早的龍圖騰,發現了到遺址發掘為止世界上最早的建築材料——板瓦,發現了黃河中游史前最大的墓葬……

    陶寺宮城基址保存較為完整,自成體系,規模宏大,形制規整,並具有突出的防禦性質,是目前考古發現的中國最早的宮城。2005年至2007年,考古人員在陶寺遺址發掘出宮殿建築基址,在海內外考古界引起轟動。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考古專家和天文學家初步得出的結論,陶寺觀象臺形成于約4100年前,是目前考古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觀象臺。

  陶寺遺址發掘者認為,陶寺王墓、宮城等所體現的“王權”社會,各類禮樂器所反映的“禮制”文明,以及最早出現的“銅器群”,均與夏商週三代文明以及逐漸形成的華夏文明有明顯傳承關係,是華夏文明眾多根脈中的“主”根。

    相關鏈結:

             陶寺遺址:不知驚奇宮闕,今夕是何年   

             考古專家熱議陶寺遺址:證實堯都詮釋最初“中國”  

             陶寺考古40年:層層打開的秘密    


三星堆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三星堆最早被人們發現是1929年,但真正讓人知曉是上世紀80年代:大批珍貴文物出土,嘆為觀止,被譽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先生認為,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明在夏商時期已進入“古城、古國、古文明”階段,“是中華文明起源多元一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一觀點後來成了學術界共識。

   在三星堆的出土文物中,青銅尊、罍以及玉璋、玉琮、玉璧、玉戈等與黃河流域一致,顯示三星堆具有中華文化的共同屬性。而迄今全世界發現的年代最早、樹株最高的青銅神樹,國內現存年代最早、最大、最完整的青銅立人像,世界上絕無僅有的青銅縱目面具等造型奇特、大氣恢弘、內涵豐富的古蜀王國傑出“作品”,既昭示古蜀文明的輝煌燦爛,也彰顯中華文化的豐富性和多樣性。

    作為長江上游文明中心的三星堆,目前已發掘的面積僅為千分之一左右。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將重啟對三星堆遺址的深入調查、勘探與發掘,進一步揭示三星堆神秘古國的真實面目。

    相關鏈結:

             你從哪來,三星堆?  

             四川青白江發現先秦墓葬 或揭三星堆之謎   

             三星堆博物館:述說瑰麗的古蜀文明   


婦好墓出土文物拼圖

    集王后、將軍、祭司、母親于一身,1.6噸青銅器隨葬。婦好——這位中國歷史上有據可考的第一位女將軍,將3000多年前商代王室生活圖景展現給今人。

  婦好,是我國通過考古認識的年代最早的“有名有姓”的人物,也是甲骨文記載和出土文物相印證的第一人。婦好墓的發現,提供了解開商王朝歷史的多把鑰匙。

    1976年被考古學家發現的婦好墓,共出土青銅器、玉器、骨器、土海貝等精美文物1928件,是世界文化遺產、中國商代後期都城遺址——殷墟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不僅完善了商代後期出土文物的年代學判定標準,而且全面反映了商代後期的生產力和社會發展水準。

    相關鏈結:

             你好,我是婦好! 

             全能王后婦好:率領將士四方征戰 軍事權力高  

             河南安陽舉辦“鳳歸大邑商——殷墟婦好文物安陽故里展”   


滿城漢墓出土文物拼圖

    首次發現的兩套完整的“情侶款”金縷玉衣;體現古人智慧和超前環保意識的長信宮燈,漢代成套的行酒具……這些都出自於2100多年前的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和妻子竇綰的墓葬。

    玉衣是漢代皇帝和高級貴族墓葬時使用的殮服,劉勝與竇綰墓出土的兩套金縷玉衣外觀與人體形狀一樣,均由玉片組成,玉片之間以金絲加以編綴。

    出土于竇綰墓的長信宮燈是漢代青銅工藝的巔峰之作。外形猶如執燈曼舞之宮女,宮女呈跪坐服侍之姿態,燈盤可轉動,燈罩可開闔,能根據需要調節亮度和照射方向。燭火的煙可以通過宮女右臂進入體內,使煙塵附著于內壁以保持室內的清潔,體現了古人超前的環保意識。

    滿城漢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酒器,如行酒令用的骰子和錢。最具代表的錯金銀鑲嵌銅骰,共18個面,其中16面標有“一”到“十六”數字,另兩面為“酒來”和“驕”字,骰子錶面用金絲、綠松石、紅瑪瑙鑲嵌出紋飾。

    相關鏈結:

             滿城漢墓:點一盞長信宮燈,看不盡金縷玉衣  

             國博舉行紀念滿城漢墓考古發掘50週年特展  

             河北滿城再現中山靖王劉勝陪葬墓 發掘前有盜洞(圖)   


法門寺地宮文物拼圖

   1987年,隨著法門寺封存1113年的唐代地宮大門被重新開啟,4枚佛指舍利,以及消失千年的秘色瓷、來自東羅馬和伊斯蘭的琉璃器等2000多件唐代宮廷文物重見天日,佛教文化、宮廷文化、異域文化交織相融的盛唐氣象撲面而來。

    據統計,除佛骨外,法門寺地宮還出土了以下文物:金銀器121件,琉璃器20件,瓷器17件,珠寶等400件(顆),石質文物12件,漆木器及雜件19項,絲織品及衣物700多件,以及數萬枚銅錢。在地宮甬道內發現的“監送真身使隨真身供養道具及金銀寶器衣物帳”石碑,詳細地記錄了封存物品的名稱、物主、規格、材質等。

  得益於法門寺唐塔地宮出土的文物,近年來我國在茶文化、香文化、秘色瓷等領域的研究取得了開創性成果。其中,秘色瓷的出土破解了我國陶瓷史上的千古謎題。

    相關鏈結:  

             法門寺地宮:盛唐之光,佛國之秘  

             陜西法門寺琉璃器見證絲路交流   

             陜西學者研究認為:法門寺“小金龜”原是香爐   


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拼圖

    2011年3月,漢廢帝劉賀的安息之地被盜墓賊打出了一個14米深的盜洞,搶救性發掘由此展開,揭開了兩千年前漢代侯國的神秘面紗。令人欣喜的是,盜墓賊並沒有得手,墓園中出土了金器、青銅器、鐵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紡織品和竹簡等各類珍貴文物一萬餘件,其中,尤以數量驚人的“金器堆”轟動一時,被稱為“黃金大墓”。經過8年時間的考古發掘,專家認為,海昏侯國系列遺存是我國目前發現的面積最大、保存最好、內涵最豐富的漢代侯國聚落遺址。

    海昏侯墓考古還創下秦漢考古史上的多個第一:長江以南地區首次發現的大型車馬陪葬坑;發現我國最早的孔子像;發現我國古代最早的中藥炮製品實物。5200余枚出土簡牘中的多重驚喜,包括:保存有“智(知)道”篇題的海昏簡本《論語》,是在漢魏時期就已失傳的《齊論語》;海昏簡本《春秋》的發現是春秋經傳在出土文獻中的首次發現;首次發現了“六博”棋的行棋口訣,有助於研究漢代的社會風尚;“養生”書提供了失傳已久的“容成陰道”類書的可能面貌。

    相關鏈結:

             海昏侯:不僅僅是“黃金大墓” 

             西漢海昏侯墓簡牘中發現多種儒家典籍失傳版本 

             海昏侯寶藏驚艷亮相 感受輝煌漢王朝  

             專題:南昌西漢海昏侯墓搶救性考古發掘    


兵馬俑拼圖

    1974年,秦陵兵馬俑重見天日,被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跡”。震撼世界的同時,也陸續解開諸多歷史口令。這個秦始皇地下軍陣自發現以來,承載與見證了中華古代文明與現代科技進步,成為文明交流的重要參與者。

    40多年來,隨著考古工作的鋪開,在秦始皇陵區發現了各類陪葬坑、陪葬墓等600余處,出土了包括秦兵馬俑在內的珍貴文物6萬餘件。儘管這只是秦陵極少的一部分,但專家從中獲取的歷史資訊令人驚嘆。

    這些身高八尺左右的“彪形大漢”千人千面、造型逼真。這些體型高大、造型精緻的兵馬俑是怎樣製作的,是考古工作者多年來考察和研究的重要課題。兵馬俑的塑型及細部雕刻集傳統泥塑技法之大成,並經過能工巧匠的創新,對後世產生深遠影響。

    相關鏈結:  

             秦俑!秦俑  

             揭秘:兵馬俑靠什麼確定站位 最大的陪葬坑是哪一個   

             看過那麼多兵馬俑,你知道堶掄晹陪蚨魌y的嗎  

             兵馬俑彩繪首次發現古人人工合成“中國藍”“中國紫”顏料   


曾侯乙墓出土文物拼圖

    1977年9月,一支部隊在隨州擂鼓墩平整山頭、興建廠房時,偶然發現這座戰國早期大型墓葬。1978年3月,以湖北省博物館譚維四為隊長的考古隊開始實地勘察。曾侯乙墓出土文物包括九鼎八簋,和編鐘、編磐為主的禮樂器。

    曾侯乙編鐘共有65件,編成八組,懸挂在三層鐘架上,全套編鐘總重量2.5噸。這是迄今發現的中國出土數量最多、最完整、重量最重、音律最全、氣勢最為宏偉的一套青銅編鐘。

    十二律俱全的64件青銅雙音編鐘(不包括楚王所送镈鐘)、玲瓏剔透的尊盤和完整地書寫二十八宿名稱的衣箱等,體現了先秦時期中國在藝術、技術、天文等方面的極高成就。除了曾侯乙編鐘,曾侯乙墓還出土了編磬、琴、瑟、排簫、竹箎等共九種125件樂器。

  隨之而來,關於史料中鮮有記載的、曾侯乙的故鄉“曾國”也再次進入考古學家和史學家的視野,“曾國之謎”得以層層剝開……

    相關鏈結:

             “音樂寶藏”曾侯乙墓:“爆款”的中華文明悅耳之音   

             湖北省博物館多項5G應用落地 曾侯乙編鐘全息投影亮相  

             湖北隨州又現曾侯墓 明確身份的曾侯又增兩位   

             湖北出土“曾侯乙編鐘的先聲”鈕鐘 揭示宮調系統新格局  


“南海I號”文物拼圖

    “南海I號”,是一艘在海底沉睡了800多年的宋代古沉船,1987年發現于廣東省川島海域,2007年實施整體打撈入駐位於廣東省陽江市的廣東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2014年開始大規模保護髮掘工作。

    “南海I號”木船體殘長約22.1米,船體保存最大船寬約9.35米,是目前世界上發現年代較早、船體較大、保存較完整的宋代遠洋貿易商船。

    最新的考古發掘顯示,“南海I號”出水文物總數超過18萬件,包括各類金、銀、銅、鉛、錫等金屬器,竹木漆器,玻璃器以及人類骨骼、礦石標本、動植物遺存等,其中尤以鐵器、瓷器為大宗。此外,船艙內還發現了鹹鴨蛋等特殊商品。

    相關鏈結:

             南海I號:從“海上敦煌”到“水下殷墟”   

             宋代古沉船“南海I號”船貨清理基本完成   

             絲路“船”說——探秘“南海I號”展覽在廣州開幕    


“華光礁一號”文物拼圖

   1996年,南海瓊海潭門的一位老漁民在捕撈作業時,偶然發現了一艘千年沉船,水下考古工作者以地理位置為其命名——“華光礁Ⅰ號”。這是我國在西沙群島的遠海地區發現的第一艘古船。此後13年堙A511塊被海水浸泡了800餘年的木質船板,被水下考古隊員逐一托出水面。這艘宋代的遠洋航船,經過自然侵蝕和人為破壞,已是滿目瘡痍,但搶救下來的三分之一船體,仍為我們留下了彌足珍貴的歷史資料。

    相關鏈結:

             “華光礁Ⅰ號”打撈工作歷時13年 船體僅搶救1/3  

             南宋沉船“華光礁I號”:800年前擱淺于西沙珊瑚叢  

             “華光礁I號”沉船文物亮相海南(圖)  

             “華光礁1號”南宋沉船借新技術將現“原形”   


江口沉銀遺址文物拼圖

    “彭山江口沉銀遺址”經過2016年至2018年兩期科學的水下考古發掘,取得了重大突破和重要成果,對研究明代的政治制度、社會經濟和物質文化乃至明末清初的社會歷史走向都具有重要意義。本次發掘不僅是中國考古界首次在內水區域採用圍堰技術發掘,還運用了大量當代科技手段探測,是我國水下考古發展史中重要的實踐。

    第一階段考古發掘工作2017年4月12日結束。目前已發掘2萬餘平方米,出水文物3萬餘件,其中“金冊銀冊數以十計,金幣銀幣數以百計,金器數以千計、銀器數以萬計”,實證確認了“張獻忠江口沉銀”傳說。2018年4月20日,2017~2018年度水下考古取得重大成果:首次出水明代蜀王金寶,據明史記載,皇子封親王,授金冊金寶。世子承襲王位,止授金冊,傳用金寶,也就是說每個藩王府只有唯一一枚金寶;首次挖出“三眼火銃”以及刀矛箭鏃等大量兵器,確認了江口為明代古戰場遺址……

    相關鏈結:

             “江口沉銀——四川彭山江口古戰場遺址考古成果展”成都啟幕 

             專題: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四川彭山江口沉銀遺址部分文物亮相 璀璨奪目  

             500余張獻忠“江口沉銀”文物亮相國博   


甲午海戰沉艦水下考古成果拼圖

    2016年10月,“丹東一號”沉艦(致遠艦)水下考古調查項目結束,共發現(提取)文物計200余件,多為船體構件、船員生活用品及武器配件,其中包括盤心有“致遠”二字的餐盤、銅加特林機槍、57毫米哈乞開司炮的肩托和炮彈殼,還有一個單筒望遠鏡,物鏡上刻有致遠艦大副陳金揆的英文名字。大副是致遠艦上官職僅次於艦長鄧世昌的重要人物。這也成為證實沉船身份的又一有利物證。

    2018年9月25日,在遼寧大連莊河老人石附近海域,“經遠艦”水下考古調查工作圓滿收官。“經遠艦”對於近代史、海軍發展史、世界海戰史研究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考古隊員在海床面以下5米處發現懸挂于艦舷外壁的木質髹金“經遠”艦名字牌,確證沉艦為“經遠艦”。

    2019年9月2日,“威海灣一號甲午沉艦遺址保護區域劃定論證會”在山東威海劉公島上舉行。經專家論證,歷經兩個月的水下考古調查,現已基本確認清代北洋海軍旗艦“定遠艦”的沉滅位置,並出水一批沉艦遺物,這是2014年以來北洋甲午沉艦系列調查與研究工作的又一重大成果。

    相關鏈結:

             策劃:“定遠艦沉艦遺址”現身  

             策劃:沉沒124年 甲午海戰北洋水師“經遠艦”現身  

             策劃:“丹東一號”沉艦(致遠艦)水下考古成果    

編輯策劃:虞鷹   製圖: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