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評論台灣兩岸軍事臺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週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資訊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近日,河南省文物局明確在今年推進二里頭申遺的前期工作,將儘快編制好申遺文本,爭取使遺址早日列入《中國世界遺產預備名單》,進而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世界遺產。目前,洛陽市文物局正在與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二里頭工作隊、偃師市等單位開展合作,收集篩選相關基礎考古材料、二里頭地形圖及測繪圖等資料,為編制申遺文本奠定基礎。

    隨著申遺前期工作的啟動,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作為“華夏第一王都”的豐富內涵將得到充分保護與利用。“世界文化遺產申報需要大量工作要做,也需要一個過程,但我們會全力以赴,加快進度,爭取早日列入申遺預備名單,力爭申遺成功。”

    最早中國,從二里頭開始

圖片來源:網路

這是二里頭考古遺址公園(2019年10月16日攝,無人機照片)。來源:新華網

    “從上世紀30年代,發現了商代殷墟遺址;1952年,發現了二里崗遺址;從1959年開始,徐旭生先生追尋夏文化,發現了二里頭遺址。大多數考古學家認為,二里頭遺址為夏代晚期都城,把中國歷史向前又推了幾百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所長、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陳星燦說。

    陳星燦說,二里頭遺址非常重要,是到目前為止國際學界最認可的最早的中國。從國家權力層面來說,良渚文明和二里頭文化不是一個性質,不在一個層次。如果說良渚文明是古國文明,那麼二里頭文化應該叫做成熟的王朝文明。

    二里頭遺址發掘歷史與研究經歷

位於河南偃師的二里頭遺址3號基址,攝于2002年5月23日。圖片來源:新京報

    考古工作人員在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進行考古發現工作(2003年5月29日攝)。新華社發

    1899年甲骨文的發現和1928年安陽殷墟的發掘,證實了殷商的存在。對《史記·殷本紀》的肯定,必然引發出《史記·夏本紀》也為信史的認識。由此,二十世紀50年代考古界提出了夏文化探索的課題。1959年夏,中國著名考古學家徐旭生先生率隊在豫西進行"夏墟"調查時,發現了二里頭遺址,從此拉開了夏文化探索的序幕。經考古工作者對二里頭遺址數十次的考古發掘,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收穫,1977年,夏鼐先生根據新的考古成果又將這類文化遺存命名為"二里頭文化"。

    二里頭遺址範圍為東西約2公里,南北1.5公里。包含的文化遺存上至距今5000年左右的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下至東周、東漢時期。此遺址的興盛時期的年代為西元前二十一世紀至西元前十六世紀的夏文化時期,考古界將其主要階段稱為"二里頭文化"。

    從1960年至今,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洛陽發掘隊(今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二里頭工作隊)對遺址的發掘與研究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20世紀60年代初至70年代末 考古人員建立了一至四期文化框架序列,揭示了1號、2號宮殿基址,發現了青銅冶鑄遺址,清理了不同等級的墓葬,確定了遺址的都邑性質。

    第二階段: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 考古人員進行了一系列的搶救性發掘,其中包括鑄銅作坊遺址;發現了多處建築遺址和墓葬,出土大量陶器、青銅器、玉器、漆器、綠松石器等。

    第三階段:20世紀90年代至今 自2001年起,工作隊對宮殿區進行系統鑽探與重點發掘,發現並清理大型建築基址數座;對宮殿區及其附近的道路進行了追探,在宮殿區週邊,發現了縱橫交錯的大路;2003年春季,對已發現的道路進行了解剖發掘,併發現了宮城城;2004年,又在宮城以南發現了另一堵始建於二里頭文化第四期的大型夯土晱H及綠松石器製造作坊等重要遺存。

    “中國之最”:略窺二里頭遺址的豐富內涵

  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1號巨型坑中用豬祭祀的遺跡(2010年11月28日攝)。新華社發

    ——中國最早的“紫禁城”

    2004年,二里頭遺址發現一座東椌300余米、北棷搌欓250米、西朁M南暀嬪O殘長100余米的宮城,總面積10萬餘平方米。雖然僅是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左右,卻是後世中國古代宮城的鼻祖。

  ——中國最早的城市主幹道網

    2001-2004年,考古人員在二里頭遺址鑽探、挖掘出井字形大道,明確了城市規劃、佈局的框架。大路最寬處達20米,相當於現代公路4車道。在這條路上還發現了雙輪車轍痕,比此前公認為最古老的車轍還早數百年,具有里程碑意義。

  ——中國最早的青銅鑄造作坊

  二里頭遺址出土的器物色彩絢麗、紋飾精美,得益於技術先進的官營手工業作坊。考古人員在宮城遺址南部發現了近2萬平方米的青銅鑄造作坊,陶窯、坩堝、銅礦石、木炭、陶范等一應俱全。

在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發現的綠松石龍形器(2004年9月27日攝)。新華社發

  ——龍圖騰最直接、最正統的根源

  一件長64.5釐米的綠松石龍形器,是二里頭文化的傑出代表。這條龍由2000余片綠松石組成,巨頭蜷尾,龍身曲伏有致。其製作之精、體量之大,在早期龍形象文物中十分罕見,堪稱中華民族龍圖騰最直接、最正統的根源。

    二里頭遺址形成的文化是中華文明主源頭

圖片來源:網路

這是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2019年10月19日攝,無人機照片)。

    中華文明的發端在哪?二里頭遺址、二里頭文化在中華文明中的地位如何?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首席專家、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巍認為,二里頭遺址形成的文化是中華王朝文明的主源頭。

    王巍說,學界普遍認為,二里頭遺址是夏代晚期的都城,中華王朝文明至少在夏朝就建立了,二里頭就是出發點。經過60年的考古發掘,我們看到了夏代後期夏王朝都城的面貌,宮室制度、中軸線、多重院落等都對後來的商、周禮儀產生了深遠影響,到明清時期,故宮的紫禁城仍然可以看到這種影響。這一系列制度的發端是在二里頭遺址形成的。所以說,二里頭遺址形成的文化應該是中華文明的主源頭、主根,成為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

    “二里頭遺址已經發掘了60年,他的重要性遠遠沒有被國民所了解。我們要以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建設為契機,還原以二里頭為代表的夏代王朝文明以及中原地區文明在中華文明起源中的地位、作用,讓更多的民眾了解,從而成為增強民族文化自信、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動力和源泉。”

    二里頭遺址出土文物

    遺址中出土數件鑲嵌綠松石的獸面銅牌飾,製作精美,表現出了極其熟練的鑲嵌技術,是中國最早的銅鑲玉石製品,也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其他銅器還有生產工具刀、錛、鑿等;武器戈、戚、鏃等;樂器鈴等。二里頭遺址的玉器數量豐富,風格獨具,器形有圭、璋、琮、鉞、刀和柄形飾等,多為禮器。 還有大量石器、陶器、骨角器及蚌器等遺物,其中的青銅爵是目前所知中國最早的青銅容器。

編輯策劃:張祝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