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評論台灣兩岸軍事臺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週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資訊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考古中國”重大研究項目新進展

圖片來源:國家文物局

    11月25日,國家文物局在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通報了河南二里頭遺址、安徽禹會村遺址、河南時莊遺址、余莊遺址、黃山遺址等5項重要考古發現。這些重要新發現,將有力推動夏文化研究、中華文明起源研究等重大學術課題。

 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

 二里頭都城中心區的多網格式佈局示意 國家文物局供圖

二里頭都城宮城南晹雓q平面   國家文物局供圖

二里頭都城宮西一區南棓恭限 國家文物局供圖

二里頭都城宮北路西延及道路南側的夯土  國家文物局供圖

圖片來源:百度

   考古成果:

    二里頭遺址位於河南省偃師市翟鎮二里頭、圪當頭、四角樓、北許四村之間。現存面積約300萬平方米。自1959年發現併發掘以來,累計勘探近200萬平方米,發掘約4.5萬平方米。二里頭遺址的考古發掘已持續了四十多年,遺址內發現的二里頭文化遺跡有宮殿建築基址、平民居住址、手工業作坊遺址、墓葬和窖穴等;出土有大量石器、陶器、玉器、銅器、骨角器及蚌器等遺物,其中的青銅爵是目前所知中國最早的青銅容器。遺址中還出土數件鑲嵌綠松石的獸面銅牌飾,製作精美,表現出了極其熟練的鑲嵌技術,是中國最早的銅鑲玉石製品,也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其他銅器還有生產工具刀、錛、鑿等;武器戈、戚、鏃等;樂器鈴等。二里頭遺址的玉器數量豐富,風格獨具,器形有圭、璋、琮、鉞、刀和柄形飾等,多為禮器。二里頭遺址是二里頭文化的命名地,並初步被確認為夏代中晚期都城遺址。

   重要意義:

    重大考古發現始見於二里頭文化晚期的1號、2號宮殿基址,是此前學術界確認的中國最早的大型宮殿基址。進入二十世紀90年代以來,二里頭遺址的發掘面積進一步擴大,成果層出不窮。2004年,考古人員在2號宮殿基址下面發掘出了一座時代更早、規模更大、結構更為複雜的大型建築基址,將迄今為止可確認的中國宮城的最早年代提前約百年左右,為中國早期國家形成、夏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據。對研究華夏文明的淵源、國家的興起、城市的起源、王都建設、王宮定制等重大問題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學術界公認為中國最引人矚目的古文化遺址之一。

 安徽禹會村遺址

圖為2020年禹會村龍山文化城址考古工作平面圖 國家文物局供圖

禹會村龍山文化城址局部堆築剖面圖   國家文物局供圖

禹會村龍山文化北城垣內壕溝  國家文物局供圖
 

   考古成果:

    安徽蚌埠禹會村遺址發現並確認一座龍山文化城址,年代距今4400年-4100年,整體規模超過18萬平方米。現存東、北兩段城晼A長300米-600米,以往發現的“祭祀臺基”應是城址東城椌漱@部分。城晪※嚙v而成,僅存城棪臕式A寬18米-25米,城暀漸~分別挖有壕溝。北城椏{存長度約300米,東城椏{存長度約600米,西、南城暀w被淮河沖毀,以往發現的“祭祀臺基”應是東城椌漱@部分。根據已發現的城垣走向,復原城址規模至少18萬平方米。

    三種祭祀坑的出土器物,顯示出了兩種不同的現象,一是小型器物如蛋殼陶類的高柄杯,器形規整,制工講究,火候較高,應為陶器中的高檔品;二是大型陶器,多見鬶、盆、罐、鼎、器蓋等,火候較底,製作粗糙,陶質極為酥松,有的甚至在清理後能明顯看出器物的造型,但卻無法提取,而修復起來的陶器多數有嚴重變形,應該不為生活中的實用器,而應屬於專為祭祀而燒制的祭器。

   重要意義:

    “禹會村龍山文化城址是迄今考古發現淮河中游地區規模最大的龍山文化城址,是江淮地區文明化進程的重要實物資料,也為古史傳說的研究提供重要線索。”專家認為。因此,禹會村遺址的考古發掘與研究,是揭開淮河流域文明化進展的一把鑰匙,同時,也在江淮地區的文明探源中,起到了重要的學術支撐,對探討中國古代文明因素的起源及發展歷程具有重要意義。

 河南時莊遺址

圖為時莊遺址遺跡分佈圖   國家文物局供圖

夯土大棓n部剖面(由西向東)  國家文物局供圖

“土墩”型倉儲建築俯拍圖(上為北,東半部解剖發掘至活動面)  國家文物局供圖

   考古成果:

    時莊遺址位於河南省週口市淮陽區四通鎮時莊村,總面積約10萬平方米。碳十四測年數據表明年代為距今4000年-3700年左右。聚落中同時期的遺存以糧倉遺跡最多,極少見灰坑、水井、陶窯、房址、墓葬等其他類型的遺跡。“考古發掘表明,在面積約5600平方米的人工墊築臺地週邊有寬且淺的圍溝,人工墊築臺地上發現有一座具有居住功能的連間房F1、28座倉儲遺跡以及兩周夯土晼A糧倉遺跡圍繞于F1週邊,並以外側夯土椄鬲伅陘中嬪G。兩周夯土晹b臺地的東南部有較為明顯的缺口,應為進出通道。”糧倉遺跡根據建築形制可分為兩類:第一類為地上建築,共12座,平面形狀為圓形。建築方式是以土坯壘砌成多個高於地表的“土墩”立柱。其上鋪墊木板作為倉底,木板之上再以土坯圍砌一週形成倉壁,上部封頂。第二類為地面建築,共16座,建築方式是以土坯直接壘砌棸憿A依據平面形狀不同又可分為圓形7座和近方形9座。在保存較好的倉儲遺跡廢棄堆積的底部檢測出組合較為單一的植硅體,主要來自粟、黍類作物的穎殼以及蘆葦類植物(推測為直接鋪墊或其他編織物),此外,土壤中也檢測出黍素成分。結合倉儲遺跡的建築形制,判斷其應為糧倉。

   重要意義:

    專家表示,時莊遺址是我國目前發現的夏代早期糧倉倉城,為研究中原地區早期國家的糧食管理和賦稅制度等提供了重要的實物材料。時莊遺址糧倉遺存的年代相當於中原地區的“新砦期”階段,為了解夏王朝的社會組織結構和早期國家治理能力等方面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

 河南葉縣余莊遺址

圖為余莊遺址發掘區域航拍圖  國家文物局供圖

M10  國家文物局供圖

M10內二層臺上隨葬器物    國家文物局供圖

   考古成果:

    河南平頂山余莊遺址是一處規模較大的龍山時期聚落遺址,發現墓葬、房址、窖穴等遺跡50余處,發掘出土器物近200件。其中,龍山文化M10是迄今河南境內已發現的隨葬器物最豐富、等級規格最高、禮制色彩最明確的龍山文化墓葬。墓葬保存完好,面積3.12平方米,單棺,棺內葬有一人,仰身直肢葬,頭東向,顱骨上有硃砂。棺外北側還陪葬一人,亦為仰身直肢葬。墓內隨葬器物有33件,均為陶器,以泥質黑陶為大宗,極個別為灰陶。32件陶器放置於墓室內東部二層臺上,1件放置在墓室內人腰部左側。這些隨葬陶器包括食器、酒器兩大類,排列有序,器類成組,呈現出鮮明的禮制色彩。陶器形體較小,製作精良,屬於明器。在遺址北部發現兩條壕溝,一條呈西南至東北走向,另一條呈西北至東南走向。在兩條壕溝內發現大量龍山時期陶片,以泥質灰陶為主,另有少量黑陶和紅褐陶。

   重要意義:

    余莊遺址龍山文化墓地的重要發現,為研究新石器時代晚期中原地區的禮制起源、社會複雜化進程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

 河南南陽黃山遺址

圖為黃山遺址系列石鑽 國家文物局供圖

仰韶大型房址F2局部  國家文物局供圖

圖為屈家嶺M77中象牙弓飾玉鉞骨樽 國家文物局供圖

   考古成果:

    河南南陽黃山遺址是一處新石器時代晚期大型聚落遺址,總面積約30萬平方米。考古發現仰韶文化晚期大型“前坊後居木骨泥晹﹛走媬v3座、工棚式建築2座,屈家嶺文化中小型玉石器作坊址7座、大型夯基1座、墓葬82座、祭祀坑2座、甕棺葬73座,黃山的文化遺存相當豐富,出土了鼎、缽、壺、盆、罐、豆、碗、盤、杯、器座、環、紡輪等各種陶器,除陶器外還出土骨器57件,石器67件。其中石器有斧、鏟、鐮、 鑿、礪石等;玉器有鏟、鑿、璜;骨器有鏃、簪、針、錐環、匕等;陶器有鼎、缽甑、罐、 碗、杯、盆、紡輪、彈丸等。制法均以手制為主,兼有輪制。屈家嶺文化以墓葬M18、M77和一批玉石工匠墓為代表的屈家嶺文化墓地等級森嚴、人骨保存較好,出土梯形獨木棺、雙玉鉞、單弓、成捆骨簇、少量陶器、大量豬下頜骨等重要遺物,M77隨葬的豬下頜骨約在400個以上。

   重要意義:

    “黃山遺址應為仰韶文化晚期至屈家嶺文化時期大型玉石器生產‘基地’性質的聚落遺址,為研究新石器時代晚期手工業技術發展、資源與生業模式及區域社會文明化進程提供了重要材料。”有關專家表示。

    據介紹,此次通報的五項重要發現,將有力推動夏文化研究、中原地區文明化進程研究等重大學術課題。國家文物局將在“考古中國”重大項目的整體框架下,圍繞夏文化與夏代史研究、中華文明起源研究等重大歷史問題,加強統籌部署,持續推動有關地區文物部門、科研機構集中力量攻關,不斷取得新突破。

    相關鏈結:

             河南發現夏代“糧倉城邑”

             中國發現目前年代最早的夏代早期糧倉倉城

             五個重大項目考古成果為中國夏文化增強信度

             河南南陽發現5000多年前大型玉石器生產“基地”

             五項重大項目考古成果力推夏文化和早期中國研究

             禹會村龍山文化城址為“禹會諸侯”等提供新材料

             河南偃師二里頭:發現中國最早的多網格式都城佈局

             尋找“夏”——聚焦“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

編輯策劃:張祝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