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評論台灣兩岸軍事臺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週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資訊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一二•一”運動,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由昆明青年學生發起並得到全國各地響應的反內戰、爭民主的愛國民主運動。運動揭露了國民黨反動派發動內戰的陰謀,是國民黨統治區當時正在發展的民主運動的標誌,在中國青年運動史和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史上寫下了光輝一頁。

    1945年,中國人民經過8年的流血犧牲、艱苦奮戰,取得抗日戰爭的勝利,渴望有一個和平、民主、安定、統一的新中國。然而,國民黨卻蓄意挑起內戰,妄圖把人民重新推入內戰的血海,把中國推向黑暗、專制的深淵。富於愛國傳統的昆明青年,勇敢地站出來呼籲和平,反對內戰;要求民主,反對專制。

    1945年11月25日,西南聯大、雲大等校的6000余名師生聯合召開時事晚會,遭到反動派阻撓、破壞,並鳴槍放炮威嚇,還誣衊愛國師生為匪。師生們不甘屈服,奮起罷課,卻遭到反動派的血腥屠殺。

    1945年12月1日,國民黨當局派遣反動軍警、特務衝進學校,向赤手空拳的師生投擲手榴彈,于再、潘琰、李魯連、張華昌等四人中彈犧牲,10余人受重傷。這就是震驚全國的“一二一”慘案。面對反動派的屠刀,昆明愛國青年並沒有退下。全市30余所大中學校的學生聯合罷課;昆明市10余萬群眾到校園祭悼烈士;延安、成都、重慶、上海等地都集會聲援;省內楚雄、玉溪、墨江、宣威、昭通等各中學相繼響應。鬥爭取得積極成果。為中國青年運動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一二•一"運動紀念館正式成立於1982年11月27日。至1985年11月時名稱為"一二•一"運動陳列室。隸屬雲南師範大學。業務受省市文管部門指導。

    在1945年"一二•一"慘案中犧牲的于再、潘琰、李魯連、張華昌四烈士墓于1946年3月17日建成。同年7月,在四烈士墓前又建起著名愛國民主戰士聞一多先生的衣冠冢。同年5月西南聯合大學復原北返前,在四烈士墓西側建起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

    紀念館內設有“一二•一”運動展室和西南聯大校史展室。“一二•一”運動展室陳列著有關“一二•一”運動的文字資料、圖片、圖表和實物,以及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題詞;展覽共分“運動的歷史背景”、“一二•一運動”和“運動的深遠影響”三個部分。此外還有1946年被國民黨特務暗殺的李公樸、聞一多兩先生的衣冠冢及生平事跡展覽。

    "一二•一"運動紀念館文物藏品共78件,多是"一二•一"運動中的油印、鉛印傳單,罷課委員會通訊,學生在街頭宣傳及被毆情況照片,以及當年西南聯大在艱苦環境中辦學的照片。還有潘琰烈士的部分遺物。
該館主要出版《"一二•一"運動史料彙編》(內部發行)、《"一二•一"運動史料選編》、《"一二•一"運動》、《"一二•一"運動史》、《"一二•一"運動與四烈士》(內部發行)、《"一二•一"運動畫冊》等,該館還內部不定期編印館刊《"一二•一"運動紀念館》。

吳晗撰寫《一二•一慘案與紀綱》

    1945年12月25日,吳晗撰寫《一二•一慘案與紀綱》一文,對蔣介石進行有力的揭露。吳晗指出:“昆明三十萬市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誰發出非法的禁止集會的命令,誰使軍隊包圍以及開火,誰左組織反罷課委員會,誰指派特務搗毀學校,誰給的手榴彈,誰下令屠殺學生”。吳晗指出:所謂“紀綱問題”,“政府要保持紀綱,必得先明白是誰在破壞紀綱。就昆明市民所知,學生確手盡了保持紀綱的能事,從二十五日晚到今天,秩序井然。.........他們沒有闖入任何場所,恣行搗毀,以至殺人搶劫,他們..........罷課是軍隊武裝干涉逼出來的,是用木棍,用手榴彈屠殺逼出來的”。“反之,造成現在社會與學校無政府的狀態,破壞紀綱的是本月一號以前的黨政軍當局。要正紀綱,得先正他們。要不貽誤國家之羞,先得嚴懲他們"。吳晗憤慨地指出,"用正規軍,用便衣特務,攻入學校,用美造手榴彈屠殺學生,甚至歐擊搶劫抬送傷者、死者的醫生和看護。試問這是什麼法紀?見於那一種法典的法紀?”

    (資料綜合百度百科、新華網、雲嶺先鋒網、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網、中國文明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