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历史人物
司徒雷登低调葬杭州:遭人反对 无缘葬燕园陪爱妻
华夏经纬网   2008-12-03 14:11:31   
字号:

  从立下遗嘱那天起,司徒雷登似乎已料到自己“回家”的路注定不易。所以在1955年立下的遗嘱里,这个基督徒“指令”将自己的遗体火化。 
  “基督徒死后一般是不火化的。”燕京大学校友姚林杰说。在79岁的老人看来,这位燕大老校长之所以做这样的选择,是有心理准备的。 
  只是,他和他的老校长都没料到,这趟“回家”路,竟让司徒雷登在死后整整等了46年。 
  一次低调的骨灰安葬 
  2008年11月17日上午10点多,在杭州半山安贤园文星苑一座已经挖好的墓穴前,白发苍苍的姚林杰时不时向路口张望。和他一起的,还有6位80岁左右的燕京大学校友。在来这里之前,他们7个人的审查材料,早已由燕京大学北京校友会上报给国家外事部门备案。 
  在有关部门审批后,他们获准分别从北京和上海前来杭州,参加这场凝重的骨灰下葬仪式。出席这个仪式的,还有美国驻华大使雷德、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康碧翠,以及浙江省和杭州市主管外事的官员。他们也和姚林杰一样,静静等待专车的到来。此前,存放在美国的骨灰已经由美国国务院派专员送到上海。 
  在众人的期待中,专程从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驱车赶来的一名工作人员,将一盒骨灰转交给傅履仁将军和蒋彦振。随后两人亲手把骨灰放进墓穴。傅履仁是司徒雷登当年在中国的助手傅泾波的儿子,也是美国百人会现任会长;蒋彦振则是燕京大学北京校友会常务副会长。 
  骨灰很快被工人用泥土掩埋,黑色的墓碑被迅速树起。墓碑上,大幅的头像下面,只是用中英文对照写着“司徒雷登,1876—1962,燕京大学首任校长”,再无其他。 
  葬礼在几段简短的致辞和三鞠躬后结束,前后持续了三四十分钟,然后神情肃穆的人们分头离去。 
  11月18日,浙江当地的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 
  从此之后,即便是当事的人们,关于已经举行的那场下葬仪式,大多也不愿意多谈。 
  “我们只是配合工作,想了解具体情况,可以去找省外办,或者具体承办这事的杭州名人纪念馆。”杭州市外事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坦白讲,这事上面交代了要尽量低调。我们什么都不方便讲。”杭州名人纪念馆副馆长房友强很坦诚地说。 
  而浙江省外事办公室新闻文化处处长的态度更是坚决:“骨灰下葬事先的一个要求就是低调进行。省内媒体报道一下就可以了,我们不接受省外任何媒体的采访。” 
  59年前,毛泽东以一篇《别了,司徒雷登》,同燕大的这位创办人、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挥别,与那样的高调相比,低调似乎成为司徒雷登此次归来时的唯一主题。 
  11月23日,星期天。杭州市下城区耶稣堂弄的基督教会天水堂里,像往常一样传出基督教徒们唱诗的声音。司徒雷登的父亲曾于1875年开始担任这个教堂的主持。如今,司徒雷登的半身塑像,正立在距离教堂大约百米的堂弄里,那里也是他故居所在的位置。塑像对面的长凳上,一位纳着花鞋垫的中年妇女,正与人凑在一起说着家庭琐事。问及司徒雷登这个名字,她们摇了摇头,对6天前已经举行的下葬仪式,她们更是一无所知。 
  “落叶归根嘛,埋回来了挺好。”一位当地出租车司机说。他看了当地的报纸,才知道“原来语文课本上这个名人出生在杭州”,但他不知道,其实司徒雷登最想将自己的骨灰安葬在北京的燕园。 
  “偌大的燕园,容不下一个司徒雷登!” 
  “如有可能,我的骨灰应安葬于中国北平燕京大学之墓地,与吾妻遗体为邻;我并指令,如果此种安葬证实不可能,则上述骨灰可安葬于其他任何地方,此种决定及变更之选择由我的朋友和同事菲力傅(注:即傅泾波)及妻子作出。”司待雷登在遗嘱中写道。 
  然而燕京大学已经不复存在。尽管在1949年的开国大典上,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向游行队伍里的燕京大学师生挥手致意,并高呼“燕京大学同志们万岁!”但1952年院系调整后,这所著名的教会大学便被撤销,其文科和理科并入北京大学,工科并入清华大学,校园也归属北京大学。 
  司徒雷登虽然在1954年表达过对此事的怨言,但一年后立遗嘱时,还是毅然选择火化,并希望回到他一手创办的校园入土为安。 
  于是,46年来,将司徒雷登骨灰归葬燕园,成为傅泾波父子和一些燕京大学校友无时无刻不想了却的心愿。但这条归葬之路,并不那么顺利。 
  据《司徒雷登与西湖》一书的作者沈建中介绍,早在1973年,傅泾波应周恩来邀请访华时,已向有关方面提出请求将司徒雷登骨灰安葬在燕园。11年后,在他会见了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后,再次向有关方面提出同样的请求,并在同年致信邓小平,提出骨灰安葬,并提出要将解放前周恩来赠送给司徒雷登的花瓶归还中国。1986年6月,中央同意接受花瓶。而北京大学则致公函给傅泾波,同意司徒雷登的骨灰以原燕京大学校长的名义安葬于燕园临湖轩。 
  “不料一群‘马列主义老太太’联名反对,事情不得不搁置。”燕京大学校友王百强回忆。1987年4月,傅泾波接到中国驻美大使馆通知,此事暂缓办理,因为有人发起联名上书反对司徒雷登归葬燕园。而据沈建中介绍,为首的上书者,正是司徒雷登当年一位秘书的遗孀。 
  一年之后,傅泾波逝世。去世前,他将司徒雷登骨灰归葬燕园之事嘱托给燕京大学校友林孟熹。 
  及至1999年初,北京大学在研究司徒雷登骨灰回葬燕园的事宜后,得出结论,“按照人道主义的原则应予同意,但宜低调进行;并同意再次上报中央有关部门”。 
  然而事情刚有转机,当年5月,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中美关系骤然紧张,司徒雷登骨灰安葬燕园一事不得不“缓办”。 
  事实上,燕京大学校友发现,如今的燕园,在司徒雷登曾经工作和生活的临湖轩等地,已然找不到与司徒雷登有关的任何痕迹。他的妻子1926年死后所葬的燕园以东的燕大墓地,后来也改作社区体育活动场,只有周围的松树林尚存。 
  姚林杰曾经专程去燕园转了一圈,最后只剩下一句感慨:“偌大的燕园,竟容不下一个司徒雷登!” 

 

责任编辑:张彤彤

共2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9年9月文化关键词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考古重大发现盘点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杨柳青木板年画
·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兔儿爷
·流失日本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回国
·“定远舰”沉舰遗址现身
文化365
   
·8日6时17分“白露”:露从今夜白,天自此日
·立秋里的仪式感:今天你“啃秋”了没?
·“大暑”中的古人风雅:饮酒赏荷 暑月游船
·舌尖上的小暑: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
·7月12日“入伏”,今年“三伏天”40天
编辑推荐
 
·8日22时6分“寒露”: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
·光影流转70年 中国电影的真情诉说
·布达拉宫的奇妙之夜:这里的文物有“话说”(
·第八批“国保”核定 我国切实加强文物保护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史学成就展在
·版权时代网络视频路在何方?原创内容成重中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考古重大发现盘点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第八批762处新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
4K让电影《开国大典》更好看
诺贝尔文学奖10日揭晓,今年将公布两年的
上海又添“打卡圣地” 豫园联手美影厂打造
登高赏秋景、饮菊花酒……寒露习俗有哪些?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考古重大发现盘点
“24小时影院”精彩“看点”多
毛泽东一生出国两次均是去苏联 珍贵照片曝
宋庆龄与孙中山
天堂电影院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