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人物 歷史
江姐的真實人生:被捕當晚即遭重刑 曾受刑暈死三次(組圖)
華夏經緯網   2015-08-03 14:44:36   
字號:

江姐的真實人生:被捕當晚即遭重刑曾受刑暈死三次

江竹筠。

  本報記者 崔樂

  “紅岩上紅梅開,千里冰霜腳下踩,三九嚴寒何所懼,一片丹心向陽開……”一曲《紅梅讚》,是革命者淩霜傲雪、慷慨犧牲的壯歌。這首歌纗蘆漣庤H早已成為經典:藍旗袍、紅線衣、白圍巾——江姐。

  舞臺上、銀幕上的江姐,給人的印象都是一位親切溫和的中年大姐。其實,江姐的原型江竹筠犧牲時只有29歲,是一位身高1.45米的嬌小女子。

  這位年輕女子嬌小柔弱的身軀中,生就一副共產黨員的鋼筋鐵骨,支撐著她在失去丈夫、離棄幼子的巨大悲慟中繼續革命,在嚴刑拷打、死亡威脅面前堅貞不屈。共產黨員堅守信仰、絕不背叛的英雄品格,“為免除下一代苦難,願把牢底坐穿”的一片丹心,跨越歷史,震撼人心。

  而網路上的低俗惡搞、庸俗解構,卻讓江姐蒙塵。讓我們拭去這些塵埃,接近一個真實的江姐——江竹筠。

1978年拍攝的老電影《江姐》海報,藍旗袍、紅線衣、白圍巾是江姐標誌性的著裝。

1978年拍攝的老電影《江姐》海報,藍旗袍、紅線衣、白圍巾是江姐標誌性的著裝。

  革命者的愛情

  在重慶三峽博物館中,珍藏著一封江竹筠的家書。這封信寫作時間是1949年8月26日,寫作地點是渣滓洞監獄。獄中筆墨、紙張都難以尋覓,江竹筠將衣被中的棉花燒成了灰,加上清水,調和成特殊的“墨汁”,再把竹筷子磨成“筆”,將信寫在了如廁用的毛邊紙上。

  信抬頭的“竹安弟”,是對譚竹安的稱呼,江竹筠落款自稱“竹姐”。兩人並非姐弟,關係特殊。

  江竹筠的丈夫是彭爣鵅A譚竹安是彭爣麊漫d弟,這個“妻”不是江竹筠,而是彭爣麊瑣v妻譚正倫。

  這層特殊的關係在網路上被一些人庸俗不堪地解讀,甚至有人把江姐與“小三”聯繫在一起。按照這些人扭曲的視角,譚竹安和江竹筠本該對立仇視,然而事實是,譚竹安是江竹筠最信任的家人,那封信是她留在世間最後的文字。寫信後不到三個月,江竹筠犧牲。

  在這封遺書中,江竹筠做了最後的託付:“我們到底還是虎口堛漱H,生死未定……假若不幸的話,雲兒就送給你了,盼教以踏著父母之足跡,以建設新中國為志,為共產主義革命事業奮鬥到底。孩子們決不要驕(嬌)養,粗服淡飯足矣……”

  “雲兒”是江竹筠和丈夫彭爣麊瑪W子彭雲。父親犧牲時,他不滿兩周歲。母親就義時,他才三歲多。彭雲由譚正倫和譚竹安撫養長大。

  江竹筠和彭爣鴾蓿}的夫妻關係,是從1943年夏天開始的,而他們真正結為夫妻,卻是兩年以後。這對革命伴侶的愛情故事,和電視劇《潛伏》中的余則成和翠平如出一轍。

  彭爣麍O中共地下黨重慶市委第一委員,公開身份是國民黨中央信託局的一名中級職員。

  1943年年初,信託局修好了新宿舍,有家屬的人都可以申請獨立的住房。此前,彭爣鴾@直和十幾個同事擠在集體宿舍中,非常不利於地下工作。他的“分房申請”很快得到了批准,但家屬卻成了個難題。

  彭爣黈犰~28歲,已和譚正倫結婚多年並育有一子。譚正倫和孩子一直在雲陽老家。兩年前剛調任到重慶時,彭爣鼢縝釦漵d兒接來的打算,但妻子回信告訴他,兒子正在出麻疹,暫時去不了重慶。

  這樣的通信引起了黨組織的警覺。為了進入信託局,彭爣鼣Q包裝成“中央大學畢業生”和曾經的“北平銀行職員”,雲陽是他早年開展學生運動、革命活動的地方,他與雲陽的聯繫一旦被人注意到,很可能引出“案底”。因此,彭爣鴾謝_了與雲陽的一切聯繫。

  和《潛伏》中的翠平一樣,江竹筠也是黨組織在重慶的地下黨員中物色挑選的“彭太太”。

  江竹筠時年23歲,已經入黨4年,為人機警可靠,而且文化水準較高,在為彭爣鼢ㄗ拲酷@身份的同時,還能協助他處理機密的黨內工作和聯絡工作。那時候江竹筠尚未婚配,但還是接受了這個“嫁作人婦”任務,像模像樣地扮演起了“彭太太”。

  在外人看來,這對小夫妻般配恩愛,但他們很長時間都是“假夫妻、真同志”。

  江竹筠的表弟李思禮回憶:“我那時上小學四年級,一天放學回家見父親正在和一對青年男女聊天。父親告訴我,女青年是我表姐江竹筠。那位男子,我叫他彭四哥。”那天之後,江竹筠便和彭爣鴾@起在李思禮家住下,分住在兩個房間。

  朝夕相處的日子堙A志同道合的兩個人感情逐漸升溫。1945年,經黨組織批准,彭爣鴭M江竹筠正式結為夫妻。一年後,彭雲出生。

  紅岩革命歷史博物館研究員厲華說,他們兩人正式結為夫妻還有一個機緣,雲陽一帶曾遭到日本的猛烈轟炸,據傳到重慶的消息,彭爣麊漫d兒在轟炸中喪生。

  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消息是個謠言。

  1946年底,彭爣鵀b街上忽然聽到有人叫了聲:“邦哥。”到重慶之前,彭爣麊漲W字叫彭慶邦,“邦哥”是極為親近的人對他的稱呼。他循聲一看,竟是自己的妻弟譚竹安。

  彭爣麊器D了譚正倫的近況,譚竹安也獲悉了自己的姐夫已經另娶他人為妻。

  雖然那時的譚竹安是投身革命的進步青年,但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姐夫和江竹筠的婚姻,對二人心存芥蒂。

  譚竹安在世時,厲華曾訪問過他。據譚竹安講述,他與彭爣翵ㄜ惚嶀ㄓ[,到一個地下黨組織聯繫點聯繫工作。一位年輕的女同志接待了他,並和他親切地攀談起來。

  譚竹安打開了話匣子,話題扯到了彭爣鴭M江竹筠的關係,言語中多有不敬。

  沒想到,那位女同志微笑著說:“我就是江竹筠。”

  接下來,江竹筠依舊微笑著,向他講述了自己和彭爣黿q同志到戰友再到夫妻的情感經歷,她還說,“如果革命勝利了,我們都還活著,到那時候才能真正考慮怎樣理清這種關係,需要的話,我會把你姐夫還給你姐姐。”

  坦誠的言辭讓譚竹安對江竹筠心生敬意,二人從此姐弟相稱。

  不但是譚竹安,彭爣麊瑣v妻譚正倫也接受了江竹筠,接受了彭爣嚜P江竹筠的兒子彭雲。據彭雲回憶,“1947年10月,母親給譚媽媽(譚正倫)寫了一封信,這封信不但將一切和盤托出,還囑託譚媽媽儘快來重慶照顧我。那是我的兩個媽媽唯一的一次通信。”

  1948年2月,譚正倫冒著白色恐怖的威脅來到了重慶,從江姐的戰友手中接過一歲零十個月的小彭雲。此後直到重慶解放的將近兩年時間堙A譚正倫帶著彭雲躲過一次又一次劫難,使敵人抓捕彭雲、威迫江姐就範的陰謀沒有得逞。

  庸俗的人,只能看到譚正倫、彭爣鴭M江竹筠的情感糾葛,在八卦談資中滿足低級趣味的窺私欲。他們沒有看到特殊的時代背景和險惡的革命環境,理解不了這段情感的真摯偉大。

  《潛伏》堛漱@句臺詞,才是江竹筠和彭爣鼣o對革命伴侶的最好寫照:革命的愛情分外浪漫。譚正倫含辛茹苦把彭雲撫養長大,這份包容和付出,同樣偉大。

1964年,國產故事片《烈火中永生》海報。于藍塑造了最經典的江姐形象。

1964年,國產故事片《烈火中永生》海報。于藍塑造了最經典的江姐形象。

  《挺進報》

  一個女同志,按照約好的時間和接頭暗號,來到成崗家堙C這個女同志是個安詳穩重的人,不到三十歲,中等身材,衣著樸素,藍旗袍剪裁得很合身。她坐下來不慌不忙地告訴成崗:“我姓江,江雪琴……我的歲數比你大一點,你就叫我江姐吧。”

  這是小說《紅岩》中,江姐出場的場景。這次接頭中,她把《挺進報》的工作交接給成崗。

  《紅岩》還原了大量的歷史情景,很多人物、細節與真實的歷史高度一致,比如江姐身穿藍旗袍的經典形象。在很多當事人的回憶中,江竹筠最常穿著的就是一件藍旗袍。

  《挺進報》最初的創辦人之一吳子見,回憶第一次見到江竹筠時這樣寫道:她這天穿的是毛蘭布旗袍,外面罩一件深紅色的薄呢短大衣,是一個普通城市婦女的打扮。

  不過,歷史上的《挺進報》並不是江姐交給成崗的。

  《挺進報》誕生於1947年。那年年初,國民黨當局在重慶悍然封閉了公開的中共四川省委機關和《新華日報》,人員強制遣送回延安。國民黨原本以為以此能斷絕中共在國統區的聲音,沒想到卻冒出一份油印小報,迅速傳播著“紅色”新聞。

  這份小報是由幾個暫時和黨組織失去聯繫的年輕人編輯印製的,主要人員包括陳然(“成崗”的原型)、蔣一葦、劉鎔鑄、吳子見。

  “紅色”小報很快引起了重慶地下黨組織的注意。剛出了兩期,彭爣鼢N找到了吳子見,幾個“失聯”的地下黨員歸隊。油印小報定名為《挺進報》,成為重慶市委機關報,由彭爣麊蔣絰熅氶C

  因為彭爣嚝嵾t工作很多,不可能在《挺進報》上花大量的時間。一個初秋的下午,作為彭爣麊漣U手,江竹筠出現在吳子見的面前。

  吳子見回憶,江竹筠囑咐我們以後不要再收聽廣播了,全部廣播稿由她提供。同時老彭還決定,每期報紙除了交給劉國鋕同志一部分外;其餘全部交給江竹筠同志去分發。從此,江竹筠同志在《挺進報》方面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

  江竹筠那年只有27歲,卻已經從事了多年地下工作,鬥爭經驗比陳然、吳子見等幾個年輕人要豐富得多。她那時候就是幾個年輕同志口中的“江姐”。

  因為負責編輯工作,吳子見有很多資料和稿件存放在屋角的一個箱子堙C常年地下工作養成的習慣,讓江竹筠對於這只箱子很不放心,經常主動幫他清理,燒燬一些不必要的東西。

  有次,吳子見在街面上碰上江竹筠,正好有事要談,便高興地打了個招呼。不料,一向熱情的江竹筠卻對他熟視無睹,看也不看他就走了過去。碰了釘子後,吳子見才意識到自己的魯莽,他和江竹筠的關係是地下工作,兩人公開的身份沒有交集,不能公開往來。

  《挺進報》絕大部分的發行工作都由江竹筠負責。每期報紙,經過她的手分發出去的大約有一千六七百份。這是整個工作的最後一環,危險性不言而喻。

  地下黨員王珍如曾經參與了一次投遞工作。據她回憶,當時江竹筠和她像一雙出門逛街的小姐妹,提著一個綠色的帆布旅行袋出發了。第一站是民生路郵局,江竹筠四下望了望,王珍如也學著她的樣子觀察一下四週。沒等她轉回頭,旁邊的江竹筠已經從旅行袋堜漭X信封扔進了郵筒。上半城的投完了,兩個人又轉向了下半城……為了讓敵人摸不到郵路的規律,整個城區的郵筒被投了個遍。

  《挺進報》除了在地下黨組織內發行,更多的是隨機投遞,讓盡可能多的人了解到真實的新聞和中共的聲音。不過,在解放戰爭進入反攻之後,他們也選擇一些特定的報紙投遞對象——國民黨軍政要員。

  1948年3月初,國民黨重慶行轅主任朱紹良收到了一封“親啟”信,信封奡N是一份《挺進報》和一封對國民黨軍政人員的警告信。朱紹良又驚又怒,把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第二處處長徐遠舉召去臭罵了一頓。

  二處其實是國民黨特務組織在西南的領導機關,徐遠舉另一個身份是國民黨保密局西南特區區長,大特務頭子。《紅岩》中頭號反派徐鵬飛的原型。

  1949年12月,徐遠舉在昆明被捕。據他在交代材料中供述:“一進門就熊了我一頓,朱對人外柔內剛,一向不大熊人。我挨了熊,自知禍事來臨。果然,他交給我一封信。這是一封警告信,內中還夾有一份《挺進報》。”

  中共地下黨的《挺進報》在眼皮底下大行其道,甚至直接寄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讓朱紹良火冒三丈,徐遠舉更是惱羞成怒。一場從《挺進報》開端,牽連整個重慶地下黨組織的大搜捕開始了。

  此時的江竹筠和彭爣鵅A已經離開重慶半年有餘,但他們都沒能脫離厄運。

江竹筠和丈夫彭爣鵅]左)、兒子彭雲(中)的合影。

江竹筠和丈夫彭爣鵅]左)、兒子彭雲(中)的合影。

  “孩子能記得父母嗎?”

  1947年下半年,人民解放戰爭進入戰略反攻。按照上級指示,中共川東特別區臨時工作委員會在重慶成立,決定在國民黨統治的心臟地帶發動武裝鬥爭,配合人民解放軍戰略反攻。

  彭爣鴷D動請纓,去下川東組織領導武裝起義。

  所謂“下川東”,指的是重慶以東、萬縣至三峽沿江兩岸。這片區域位於四川、陜西、湖南的交界,地形險要,適合開展遊擊鬥爭。而且,這裡是彭爣鵀郎~開展革命活動的地方,他了解這裡的群眾基礎較好,下川東農村“像一堆幹柴,一點就著”。

  川東臨委任命彭爣麍陘U川東工委副書記,江竹筠作為他的聯絡員一同前往,而吳子見因為北平的一個聯繫人被捕,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彭爣鴽漭L也帶上了。11月,三個人離開重慶,乘船前往下川東。

  彭爣齔奶H的工作迅速而卓有成效,聯繫遊擊隊、找武器、發動群眾……起義時間被確定為來年1月30日。

  新年將至,江竹筠卻不能和丈夫一起在下川東過元旦了,她還有一項任務——當地缺少知識分子骨幹,難以應付起義後的複雜局面,因此,彭爣麰n她回到重慶,向組織彙報準備情況,帶一批知識分子支援起義,並籌備些給養。

  轉過年來的1月20日,江竹筠帶著四位知識分子地下黨員和一批藥品,從重慶返回,抵達了下川東邊緣的董家壩,在那媯市搯_義隊伍接應。

  他們等來的,卻是一個比一個令人心焦的消息。

  最早與他們聯繫上的是一直在下川東地區活動的地下黨員盧光特。他告訴江竹筠,起義提前打響了,開始打了勝仗,後來他聽說彭爣鵅壯@戰不利”,但具體的情況還不清楚,吳子見去打探消息了,幾天后也會過來。

  其實,盧光特隱瞞了一個還沒有確認的傳言——彭爣巀諡馱F。眼前的江竹筠不是普通的戰友,而是彭爣麊漫d子,告訴她“情況不明”,會令她擔心,但總好過喪夫之痛的打擊。盧光特何嘗不希望彭爣巀諡鼓漁灡夾瓣屬實。

  殘忍的現實擊碎了最後一絲希望。

  厲華告訴記者,彭爣齔奶H在籌備武裝起義時,不慎走漏了風聲,不得不提前起事,取得首戰大捷後,敵人調集重兵圍追堵截。1月17日,起義隊伍遭到伏擊,寡不敵眾。突圍過程中,彭爣麍偯蝐狊啎矷A不幸中彈犧牲,年僅33歲。

  敵人將彭爣麊瑰Y顱砍下,先挑到奉節竹園鎮遊街示眾,再挂到竹園坪小學操場邊的楊槐樹上。彭爣麊瑰Y顱後被當地農民取下,埋到竹園坪的寶塔下。他的身體,就在犧牲地黑溝淌草草埋葬。

  彭爣麍O《紅岩》中江姐丈夫彭松濤的原型。小說中,彭松濤的頭顱被敵人挂到奉節城的依鬥門上,江姐親眼看到慘景,強忍痛苦,裝作鎮定地疾行離開。

  現實中,江竹筠是在戰友口中得到的噩耗。小說中用大量筆墨描繪了江姐劇烈的內心活動,這自然是文學手法。在戰友們的回憶中,我們看到的是江姐的另一種堅韌。

  據盧光特回憶,在他到達董家壩三四天后,吳子見終於急匆匆地趕到了這裡。他心不在焉地和江竹筠寒暄兩句後,就把盧光特拉到屋外。

  “傳說打死一個穿黑皮袍的,砍下腦殼挂在竹園鎮上‘示眾’,看來老彭犧牲是無疑了,告不告訴她?”

  盧光特答道,“她堅強,經得起,反正也隱瞞不了。”

  聽聞噩耗,江竹筠沒有落淚,她的鎮定遠超盧光特和吳子見的意料。

  只是沉默了一會兒,江竹筠就開始安排善後:吳子見和盧光特直接參與了起義,在下川東目標太大,必須馬上撤離。四個新下來的同志顯然也不能再過去了,而她對自己的決定是,回到重慶彙報後,還要回到下川東繼續工作。

  到了夜深人靜之時,江竹筠的房間堣~傳出壓抑著的啜泣聲。

  2月7日,江竹筠回到了重慶,住在摯友、地下黨員何理立家中。對於丈夫的犧牲,她只字未提,也沒有流露出一絲苦痛。此時,彭雲正寄養在何理立的朋友蔣一葦家堙C2月9日是大年初一,江竹筠告訴何理立,要過去拜個年,看看孩子。

  懷抱幼兒的那一刻,壓抑、掩飾了多日的苦痛決堤一樣洶湧而出。江竹筠抱著彭雲,嚎啕痛哭。

  蔣一葦家中,當時只有岳母在家照看彭雲。老人不明就堙A對江竹筠的失態倒有幾分不快。畢竟是團圓喜慶的大年初一,江竹筠卻在自己家堨Ⅸn痛哭。

  老人的埋怨很快傳到了何理立耳中,她問起江竹筠痛哭的原因。江竹筠卻怔怔地問她:“你說兩歲的孩子能記得父母嗎?”

  再三詢問之下,江竹筠再次淚雨滂沱,像摯友哭訴了彭爣巀諡鼓漁灡均C

  淚水是痛苦的宣泄。丈夫和兒子,是江竹筠心底最柔弱的部分。另有一份剛強,支撐著她擦乾眼淚,扛過喪夫離子之痛。

  江竹筠找到川東臨委負責人,要求到彭爣嚝埶咿M犧牲的下川東去工作,聯絡同志,恢復當地的地下黨組織。臨委考慮到她剛剛失去了丈夫,孩子還小,讓江竹筠留在重慶。但她堅持,下川東這條線她最熟悉,最便於開展工作。臨委最終同意。

  第一次和彭爣鴾@起去下川東之前,江竹筠曾給譚正倫寫過一封信,請她到重慶照顧彭雲。而這次去下川東之前,江竹筠把家堛漯F西送了一空,結婚時購置的唯一的“大件”——衣櫃被送給了《挺進報》的劉鎔鑄。

  這是對“身後事”的安排。聯繫到她向何理立提出的那個問題:“兩歲的孩子能記得父母嗎?”所指似乎不止已經犧牲的彭爣鵅C她也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

 

責任編輯:李然

共2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82歲老兵憶秘密戰線經歷:9歲送情報 15歲上戰場(組圖)
·老兵16歲加入新四軍沒槍高 照樣扛槍向前(組圖)
·崔顯堂忍辱當"偽鄉長" 犧牲40年後被追認為烈士(圖)
·91歲抗戰老兵:曾深夜解救土山機場400多名民伕(圖)
·抗戰中唯一被暗殺大學校長:堅持救亡讓日偽膽寒
·鄭州農民數次孤身入敵營殺敵18人 遭酷刑後慘死(圖)
·抗聯將領陳翰章:原為皇族宗親 犧牲前被割舌剜目(組圖)
·91歲抗戰老兵:從被拐的放牛娃成到三等功勇士(圖)
·老兵憶抗戰出奇制勝:猛虎掏心狙擊 擺"臭狗陣"(圖)
·川軍老兵憶淞滬會戰:血戰七晝夜 沒飯吃沒水喝(圖)
·愛國將領王德林:曾率部開展對日"連環戰"
·96歲河南老兵將參加9·3大閱兵 抗戰中兩次負傷(圖)
·王亢:將軍百戰從未負傷 以最小代價換取最大勝利(圖)
·抗日英雄金方昌:嚴刑利誘奈何我 頷首流淚非丈夫(組圖)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聚焦文物保護利用改革新政
·盤點2018年9月文化關鍵詞
·沉沒124年後 甲午海戰北洋水師“經遠艦”現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國博 再現“大唐風華”
·故宮養心殿修繕正式開工 預計2020年完工
文化365
   
·重陽說“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數字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編輯推薦
 
·文化類綜藝:在融合與跨界中尋求創新
·黃胄罕見《草原頌歌圖》亮相
·揭秘《永樂大典》修復:曾被暖氣困擾 細緻
·故宮海上絲綢之路館建設啟動 計劃2020
·《國家寶藏》第二季在故宮正式啟動
·電影國慶檔遇冷 《無雙》逆襲摘冠
·15部電影扎堆國慶檔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從童養媳到開國將軍:她的一生才是真“娘道”
陸炳文博士與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院長楊允達會面
“2017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在
評《那年花開月正圓》:女性的盛世與女性意
《戰狼2》導演吳京:拿命拍“戰狼” 我活
王夫之的書生報國——《天地行人:王夫之傳
中國傳統節日之十月初一寒衣節
農曆二十四節氣之霜降
歐美出版界的情色浪漫小說:內容越來越重口味
遼寧朝陽壁畫修復後慘不忍睹(圖)
  圖片新聞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