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人物 歷史
高適做東李白杜甫相約中原 成就詩歌史上巔峰
華夏經緯網   2017-04-21 14:08:46   
字號:

點擊進入下一頁

開封三賢祠內杜甫、李白、高適三人的雕像

  高適做東,李杜相約中原,成就我國詩歌史上的巔峰

  □記者 劉瑞朝 文 李康 洪波 攝影

  核心提示丨李白、杜甫,兩顆最亮的星,閃耀在詩歌殿堂。他們各自存在著,又相互成全著,在盛唐的最後一段時光,在東都的塈{之間,兩人見面,開啟一段旅行,開始一份深情。兩個最偉大的詩人,在友情的見證下,最終走向不朽。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這句詩當然也是李杜交遊的最佳注腳。它的作者高適,也是李杜交遊的參與者和見證者。從洛陽出發,在開封停留,到商丘駐足,三人飲酒醉歌,三人裘馬輕狂。在中原詩歌走廊上,一走就走出了傳奇。

  相遇|兩位詩人在洛陽城見面 相約一塊兒求道採藥

  商丘梁園區王樓鄉境內,春天的三陵臺景區,卻給人以荒涼落寞之感。

  這裡是西周宋國宋戴公等三公王陵,三座墓葬的封土堆頂部並峙,仿佛三座駝峰。西漢景帝時,梁孝王劉武大建梁園,曾在三陵臺修建了不少亭臺樓榭,當時,客居梁園的文人雅士常和梁孝王一起在這裡飲酒作詩。

  三座王陵,早已是亂草縱橫,時見放羊的農人。在路旁不起眼的地方,一塊刻有“李白醉酒處”的石碑,被周圍的植物包圍著。石碑沒有更詳盡的介紹,只有這五個字,在證明著一千二百多年前的那段文壇佳話。

  號為謫仙人的李白,行經之處,便是酒味詩味。此處有一處醉酒石碑,應在常理之中。但李白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又是出於什麼原因在此醉酒,和他同行的還有哪些人呢?這滿山滿坡的荒草,給不了答案;這疏于管理而顯得空蕩蕩的景區,給不了答案。

  答案在李白所留存的詩句堙A在他的年譜之中,在他的名人傳記堙C李白來遊梁園這一年,剛剛喝過了一場詩歌史上非常有名的酒。

  那是一個春天的夜晚。清風徐來,月光如水。花園尚有露濕,芳香隨風拂蕩,端起酒杯的李白,靜聽惟有風吹葉,抬頭只見月照人。這是一場孤單酒席,無人可以對飲,亦無人伴舞助興。他舉頭望明月,自言自語著,和月對語著,一杯一杯又一杯。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他醉酒,他吟詩,他寫下《月下獨酌》。在夜深人靜之時,在極度空虛之中,還能尋求到心靈之滿足,千古以來,恐怕也就只有一個李太白了。

  這一年,他四十四歲。兩年前,他縱吟著“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來到長安,來一展抱負。兩年後,取而代之的,是鬱鬱寡歡。兩年的翰林侍奉,不過是文學侍從,如何去伸展抱負?更有那朝野上的飛短流長,含沙射影,讒言不斷,猜忌中傷。

  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這年三月,自知難為朝廷重用,李白終於上書還山。唐玄宗予以詔許,並賜金遣之出京。他離長安而去,目的地是山東任城,那是他家的方向。就是在這次東行途中,他路過洛陽,短暫留在洛陽,選擇在這裡來一番遊歷。

  生性放浪、喜好遊逛的他,並未預見到一段歷史上的偉大友誼,已然等在前方。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杜甫形容廁身京都的李白,又何嘗不是在說寄身東都的自己?人生的前兩次壯遊,已經早早結束了。回到洛陽的他,過得並不快意。“二年客東都,所歷厭機巧。野人對腥膻,蔬食常不飽”。機心處處的人和事,讓他倍感心累。那些玩弄機巧的人,每天都是山珍海味,個中有誰能理解飯都吃不飽的自己呢?

  李白在他生命的出現,頓時消解了這些煩惱。雖然兩人相差一輪,卻絲毫不影響兩個人一見如故,把酒言歡,互為傾倒。隨即,兩人便約定好,在不久後的將來,共同來一次梁宋遊。

  “亦有梁宋遊,方期拾瑤草”。他們兩個都希望來一場“東遊記”,有酒,有詩,有文化,當然還有隱逸脫世的道士和能夠延年益壽的仙草。

  遊賞|高適是此次旅遊的東道主信陵君、梁孝王讓他們思緒萬千

  歷史是最好的編劇,在這次東遊途中,兩人遊的隊伍堙A又加入了著名的邊塞詩人高適。其實早在幾年前遊歷齊趙時,杜甫就在汶上結識了高適。高適雖然是唐朝渤海郡(今河北景縣)人,但卻常年生活在宋地(今商丘),耕田漁樵,日子清苦。今天看來,他算是半個河南人了。

  就是在今天的商丘,高適寫下了那篇知名的《燕歌行》。“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對比之下,觸目驚心。“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這裡已沒有了盛唐時期甘心為國效力、視死如歸的那種自信力。後來還是在商丘,他留下了那篇更著名的《別董大》:“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同時代的三位大詩人,邂逅相逢,相識相知。三人的梁宋遊,主要是今開封、商丘和山東西部一帶。這次旅遊從洛陽出發,沿著黃河抵達開封,又從開封東下商丘,再從商丘到山東單縣。

  這條東西向的線路,與如今的黃河平行,與連霍高速時而平行、時而交叉。三人賞玩一路,感慨一路,作詩一路。他們躞h古跡,他們對景抒情。雖然斯人已逝,但這條線路上,還殘留著零星的遺跡,在講述著那段往昔。

  三人同遊之處,今何在?記者沿著開封火車站東行,穿過都市的喧囂,踏入郊區的安寧,禹王臺公園在望。這裡,是古吹臺之所在,雖然其一草一木,早不復古時模樣,但三人的雕像和圖畫,被安置在室內,被圖畫在暀W。

  根據考證,三人一路東行,來到古吹臺,醉酒而吟詩。當時的大梁城,還流傳著戰國信陵君的傳說,還保留著西漢梁孝王的遺跡。他們三人吊信陵、登吹臺,追懷一千多年前的俠客時代。

  李白慷慨寫下了《俠客行》。他心堛澈L士形象,武功高強,縱橫千里,為人仗義,並不留名,“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他們來到宋州(今商丘),高適作為東道,帶領李白和杜甫遊梁園、平臺、清冷池等遺跡。他們在宋地的旅遊,最大的主題便是梁孝王的梁園。梁孝王以睢陽為中心,依託自然景色,修建了歷史上知名的梁園。梁孝王喜好招攬文人謀士,齊人鄒陽、公孫詭、羊勝,吳人枚乘、嚴忌,蜀人司馬相如等都雲集梁園,成為座上客。

  不過,當時的梁園,多數古跡都已無存。高適在《宋中十首》堶情A所描述的和記者今日所看到的,幾乎沒有太多差別。“梁王昔全盛,賓客復多才。悠悠一千年,陳跡唯高臺。寂寞向秋草,悲風千里來。”梁孝王時期的頂峰風景,早已是灰飛煙滅。所有的亭臺樓閣,只剩下了高臺斷壁。

  但三人的情致仍然很高。他們有酒為伴,有詩助興。三人是一杯一杯又一杯,一首一首又一首,留下了不少詩篇。

  行蹤|李白在商丘成了河南的女婿 他對這任妻子感情頗深

  商丘市梁園區,今有清涼寺遺址。探訪清涼寺,舊址新建,煥然一新,香火嫋嫋升起,僧侶阿彌陀佛。清涼寺坐落于原來的清泠臺上,清泠臺前,曾有兩個池塘,名為清泠池。如今,兩個池塘早已不見,而有關李白的資料,此處無只言片語。

  但李白就是在這裡,送走了《將進酒》中兩大主角之一的岑夫子。岑夫子是仙風道骨、游離世外之人。李白是在一個雪天,在這裡遇到的岑夫子。那天梁園媬n了三尺的雪,岑徵要到嵩縣鳴皋山隱居,李白因而在此作詩送別之。

  已經結束了三人梁宋遊的李白,為何還在商丘境內活動?這在他自己的詩句埵傅斢{,“一朝去京闕,十載客梁園”,說他在辭官之後,曾經在梁園前後住了十年。在梁園為何要待這麼長時間?家室在這裡。

  這要從三人遊梁園說起。曾經輝煌一時的梁園,徒余斷壁殘垣,滿目荒榛野草,睹之不勝悲涼。情到深處,李白揮毫潑墨,即興在梁園的椈壑W寫下了《梁園吟》。他在詩堛竁F著自己的感慨,三個人登上平臺,面對這曾經繁華的梁園,已經是一片破敗,他們把酒言歡,對著眼前的荒城古月,和高梧古木,而思古傷今。

  隨後,三人分道揚鑣。杜甫北渡黃河,赴王屋山訪道士華蓋君,卻發現斯人已逝,遂悵然而歸。李白後來去齊州(今濟南市)紫極宮從道士高如貴受道箓,成為正式的道教徒。而高適,則南下游楚。

  根據傳說,三人遊歷梁園時,舉杯暢飲,很是快活。遠處琴聲悠揚,浮想聯翩的李白,作詩的靈感激蕩,遂寫下了《梁園吟》。三人離開後,那位彈琴的姑娘帶著丫鬟,來到李白飲酒作詩地方,看到暀W的《梁園吟》,為之吸引。一位不解風情的僧人,打算將這一面污了的椈擬諱銦A被這位小姐及時攔下。為了保護暀W的詩作,她情願出一千兩銀子把椈懦R下來。

  這就是“千金買壁”的故事。而這位千金就是李白的最後一任妻子——前宰相宗楚客的孫女。傳說雖未被證實,但早已成佳話,李白與宗氏最終在宋州(今商丘一帶)結為夫妻,並在梁園安家。

  李白一生不止一段婚姻,但通過現存詩歌分析,他寫給這位宗氏的詩在幾位妻子中是最多的。李白常出遊,夫妻倆聚少離多,李白在外漂泊時,多次通過寫信來表達對這位宗氏的思念。

  他曾寫過《自代內贈》,模擬宗氏的口吻,來寫自己對宗氏的思念。他用比喻,表達自己的思念——“寶刀截流水,無有斷絕時。妾意逐君行,纏綿亦如之”。用他自己的詩來解讀,那就是“抽刀斷水水更流”一樣的思愁了。“鳴鳳始相得,雄驚雌各飛。遊雲落何山?一往不見歸。”兩人勞燕分飛,宗氏日日倚欄盼君歸,但李白卻如遊雲難飛回。李白對宗氏的思念,由此可見一斑。

  評價|詩壇日月、雙子星的相遇促使唐詩走向頂峰

  梁園之遊,依稀在昨日;山東之會,已然在眼前。第二年,在山東,杜甫再與李白相遇。兩人同遊齊魯,漫遊任城,至曲阜,到兗州,赴東蒙,訪求隱逸名士,遊覽高山大川。

  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兩人好到了這種程度,其遊樂可想而知。只是再好的相遇,終有一別。在行將告別時,杜甫寫了一首絕句,為自己的好友做了一幅“自畫像”:“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

  李白杜甫的那兩次交遊,已過去了一千兩百多年。李白、杜甫所留下的這段友情佳話,卻和他們的文章一樣,“光焰萬丈長”。對於李白、杜甫的初次相會,和兩人的交遊,聞一多在其所著的《唐詩雜論·杜甫》堙A進行了詩意的闡釋。這篇文章聞一多並沒有寫完,而恰恰寫完了李白杜甫交遊這部分,才遺憾終止。

  一個是詩仙,一個是詩聖,聞一多將其比喻成太陽和月亮。而對於這次相遇,聞一多寫道:“我們再逼緊我們的想像,譬如說,青天堣荈妝M月亮走碰了頭,那麼,塵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桉,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遙拜,說是皇天的祥瑞。”

  不少專家學者都將李、杜比喻成日月星辰。1961年12月15日,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行的世界和平理事會主席團會議,宣佈杜甫為1962年紀念的世界文化名人之一。在1962年杜甫誕生1250週年之際,許多國家都舉行了相關紀念活動。而在北京舉行的紀念大會上,郭沫若盛讚“李白和杜甫是像兄弟一樣的好朋友。他們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就跟天上的雙子星座一樣,永遠並列著發出不滅的光輝”。

  余秋雨也盛讚兩人的友情。“李白與杜甫的友情,可能是中國文化史上除俞伯牙和鐘子期之外最被推崇的了,但他們的交往,也是那麼短暫。”余秋雨認為,這裡好像出現了一種巨大的不平衡,但天下的至情並不以平衡為條件。即使李白不再思念,杜甫也作出了單方面的美好承擔。李白對他無所求,他對李白也無所求。

  李白、杜甫相遇相知,正值大唐盛世,而唐詩又是我國詩歌史上的巔峰。據此,河南省社科院研究員葛景春認為,二人相見在唐代詩歌史上意義非凡。他們在一起互相切磋了詩歌創作方面的一些問題。二人結成了終生的友誼,促進了唐詩創作的發展。

來源:大河網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70後女作家魏微:童年是人生的故鄉
·甲骨文專家周鴻翔的環球尋"龜"記
·吳子林:閱讀文學作品要結合自身境況學會與自我對話
·莫言赴港暢談文學創作:文學需要生活,生活需要文學
·周梅森:堅持現實主義創作是我不變的文學信仰
·北大教授樓宇烈:中國文化,不能再“失魂落魄”
·唐國強:時間寶貴,還想多留幾部好戲
·白明:時間沉思者
·越劇版“寶哥哥”徐玉蘭逝世
·越劇表演藝術家徐玉蘭辭世 落花人去衣留香
·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徐玉蘭逝世 享年96歲
·越劇表演藝術大師徐玉蘭去世 享年96歲
·京劇名家葉少蘭:中國人想懂中國歷史,就應該愛國粹
·讓·雷諾:我享受電影表演,不會迎合觀眾
專題
  更多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傳播中國傳統文化底蘊 文化類節目火爆熒屏
·觀燈會舞獅子猜燈謎 正月十五紅紅火火鬧元
·112歲“中文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
·年終專題:2016文化盤點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7年5月文化關鍵詞
·農曆二十四節氣之小滿
·盤點2017年4月文化關鍵詞
·農曆二十四節氣之穀雨
·2016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盤點2017年3月文化關鍵詞
文化視野
  更多
·盤點2016全球前20家最受觀眾歡迎博物館
·《新華字典》首出APP 收費高引發爭議
·第十三屆深圳文博會:"一帶一路"促中外交流
·故宮鼓浪嶼外國文物館:首展219件(套)藏品
·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火爆熒屏 全民點讚
·“大隱于朝” 北京故宮新增藏品五萬餘件
文化365
   
·中國衣裳:那些你不知道的穿在身上的文化
·丁酉話雞: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類
·習近平言“聞雞起舞” 為何雞年被稱作“吉
·光明吉祥之禽:雞年話雞
·雞年說“雞”:吉祥雞個頭越大越吉利
編輯推薦
 
·2017年上海國際電影節:二十載光影夢再啟程
·傳統文化不應成為“古偶劇”的遮羞布
·盤點2016全球前20家最受觀眾歡迎博物館
·一帶一路,照耀光影世界
·《新華字典》首出APP 收費高引發爭議
·文化搭橋,兩岸民間交流不止步
·古詩文也成“網紅” 綜藝節目“黑馬”能跑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浙江嵊州紫砂藝術家嘔心三載 塑世界最大茶
網紅扎堆的直播平臺 居然成了非遺的新平臺
網文超級IP屢陷爭議:抄襲風真的剎不住嗎?
浙大副校長羅建紅:假如沒有高考 會是種茶
譚孝曾等藝術家委員:兩岸文脈隔不斷
毛澤東飲食習慣揭秘:食量不大 壓縮餅乾也
趙汝蘅:我的芭蕾我的夢
傳記碎片:魯迅對原配夫人朱安盡到責任了嗎
司馬懿:從忍讓到爆發
武夷山和阿里山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