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人物 歷史
徐壽:第一個在《自然》發表文章的中國人
華夏經緯網   2018-01-18 10:31:04   
字號:

    “惟聲出於實體者正半相應,故將其全體半之,而其聲仍與全體相應也。至於空積所出之聲,則正半不應,故將同徑之管半之,其聲不與全體相應,而成九與四之比例。”

  這是1878年《格致彙編》第7卷上發表的《考證律呂說》一文,3年後,該文被譯成英文,以“聲學在中國”為題,被英國著名科學雜誌《自然》(《Nature》)刊載。

  該文通過實驗推翻了著名物理學家約翰·丁鐸爾在《聲學》中的定論,糾正了伯努利定律,被《自然》編輯讚為“非常出奇”。

  據學者姚遠考證,這是當時中國科學家在《自然》上發表的第一篇科學論文,也是唯一一篇。作者徐壽是中國近代化學啟蒙者、近代造船業的奠基人、化學元素的中文定名人,他一生翻譯大量科技著作,還是最早提出“中西醫匯通”的人。

  徐壽為中國科學事業作出突出貢獻,卻因未考上秀才,長期被邊緣化,甚至以匠人身份見用。

  科學家曾是“賴學精”

  1818年,徐壽生於江蘇無錫縣橋社崗塈齱A字生元,號雪村。

  有說法稱徐壽出身“農民家庭”,實非。據其好友華蘅芳之父華翼綸載:“(徐壽)曾祖諱士才,祖諱審法,父諱文標,世為望族。”

  徐審法“長耕讀,外兼理商務,勤儉持家,家以日裕”。徐文標“明理學,行坐不茍”,可惜27歲便去世,其時徐壽僅5歲,母宋氏將其撫養成人。

  據徐壽後人徐鄂雲記,童年徐壽是“賴學精”,藉口家塾教師水準差,經常逃學。10歲時,母親將徐壽送到鎮上讀書,徐壽學習態度大變,走上“幼嫻貼括,習舉業”之路。17歲時,徐壽的母親又去世。

  因生計無著,徐壽靠修理農具、樂器等維生。一次,他去縣城修一架七弦琴,華翼綸旁觀,頗有愛才之心,將徐壽邀至家中,介紹給正研習數學的大兒子華蘅芳和二兒子華世芳。徐壽從此對科學產生興趣。

  徐壽曾參加科舉,未能通過童生試,此後“遂專究格物致知之學”。

  22歲時,徐壽在座右寫下兩銘,一為“不二色,不誑語,接人以誠”,一為“毋談無稽之言,毋談不經之語,毋談星命風水,毋談巫覡讖緯”。

  第二年,徐壽原配盛氏因病去世,二人育有一子(徐建醜),徐續娶韓氏。

  不久,徐壽與華蘅芳來到上海,拜訪近代著名科學家李善蘭,李當時在西洋傳教士開辦的墨海書院當譯員,該書院翻譯出版了一些科技教材,徐壽大量購入,回鄉自學。

  研製中國第一艘機動輪船

  太平天國運動爆發後,兵鋒很快波及江浙。1860年陰曆四月,兩名亂兵闖入徐壽家,索要“銀餅”(即銀圓),未能如意,便舉刀砍向徐壽後頸,“頓時辮子成兩截,皮開三寸,流血雖多,幸未喪命”。兒子徐建醜上前奪刀,反被斬斷右臂,落下終身殘疾。

  經此波折,徐壽決心離開家鄉,恰好駐紮在安慶的曾國藩延攬,便前往投奔。

  曾國藩曾“眼見洋船上下長江,幾如無日無之”,“常常四更成眠,五更復醒,念(洋人)縱橫中原,無以禦之,為之憂悸”。

  當時一枚12磅炮彈需30兩白銀,1萬發子彈需16兩白銀,曾國藩認為,與其花冤枉錢買洋炮、兵船,不如延攬技術高手,自行試造。

  初次見面,徐壽與曾國藩相談甚歡,在曾支援下,徐壽與二兒子徐建寅等人用了四年時間,花費白銀8千兩,研製出我國第一艘機動輪船,即“黃鵠號”。此前20年,龔振麟曾研製出一艘小輪船,但沒有蒸汽機,只能用人來推葉輪。

  據1868年8月31日上海《字林西報》報道:“黃鵠號”載重僅25噸,所用材料“均由徐氏父子之親自監製,並無外洋模型及外人之助。”

  “黃鵠號”的成功令清廷振奮,賜予徐壽一塊“天下第一巧匠”匾,但曾國藩對“黃鵠號”的評價是“行駛遲鈍,不甚得法”。此後徐壽又參與了操江、測海、海安等兵船製造,噸位不斷增加,技術亦有精進。

  徐家父子屢遭輕慢

  “黃鵠號”引起轟動後不久,徐壽上書曾國藩,建議四事:一是開煤煉鐵,二是自造大炮,三是操練水師,四是翻譯西書。

  曾國藩很快回信,斥責“來稟所陳,似多出於揣度之詞,未得要領”,並逐條批駁。信末教訓道:“該員等此番赴局,宜遵諭專心襄辦輪船,能于一年之內趕速製成一二隻,乃為不負委用。其輪船以外之事,勿遽推廣言之。”

  曾國藩待徐壽不薄,任他為“主簿”,但給徐開的是“工資”,而非官員才能享受的“俸祿”。在曾國藩看來,徐壽無出身,只是匠人,應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怎敢謀劃全局?

  據學者李長莉鉤沉,1890年張之洞辦湖北鐵政局時,千方百計請徐壽的兒子徐建寅出任會辦,主持製造,不久,徐建寅請求張之洞為父親徐壽立祠,並交國史館立傳,以表彰其貢獻,張卻大為不悅。

  徐家父子的遭遇體現出當時主流對科技的蔑視。

  徐壽見曾國藩動怒,便轉求江南製造局會辦馮俊光、沈寶靖,希望多譯西書,得到二人支援,允許他“小試”。

  徐壽與徐建寅與西洋傳教士合作,譯出《汽機發軔》、《金石識別》、《運規約指》等,贏得專業人員的一致好評。見有成績,曾國藩也改口說:“該局員等殫精竭慮,創此宏觀,實屬卓有成效。”請皇帝予以獎勵,並正式成立翻譯館。

  三代人譯著700多萬字

  在翻譯館,徐壽與比自己小21歲的傅蘭雅緊密合作。

  傅蘭雅是英國人,出身貧苦牧師家庭,少年時嚮往中國,被同學挖苦為“傅親中”。1861年,傅作為傳教士被派到中國,一待就是35年,他逐漸意識到現代科學對中國的重要性,遂退出教會,全力翻譯西書,他說:“余居華夏已二十年,心所悅者,惟冀中國能廣興格致,至中西一轍爾。故生平專習此業而不他及。”

  在翻譯館中,傅蘭雅參與翻譯的西書多達“十之六七”,因合作者寥寥,傅曾嘆息說:“考中國古今之人性,與格致不侔。”徐壽是中方唯一長期堅持譯書的學者。徐壽發表在《自然》上的論文,就是傅蘭雅譯成英文的。

  據學者徐泓統計,徐壽一生共翻譯26部西書,加上專論、校書等,共計290萬字。徐建寅則譯著24部,加上專論等,共計170萬字。徐壽的三子徐華封譯書4部,校書8部,共計219萬字。徐建寅的兩個兒子譯著亦達60萬字。三代人加起來,多達740萬字。

  在徐家譯書中,72%是科技著作,11%是兵工著作,徐家父子被尊為中國近代科學之父。(翻譯館在堅持45年之後,卻因“既非目前需要,且所譯各書,又不盡係兵工之用,自應一併停辦,以資撙節”,被段祺瑞關閉。)

  這些譯書流暢、易懂,時人稱,日本特意派人來華求購,致中日在科學名詞上彼此相通。

  1874年,傅蘭雅與徐壽聯手創辦格致書院,是一所完全新型的近代學堂,傅蘭雅曾說:“徐先生幾乎是集中他的全部精力在募集資金……當他清光緒四年接任司庫職務時,書院負債1600兩銀子,此後,他曾募集7000兩銀子,用以償還了全部債務。”

  主張中西醫匯通

  1876年,徐壽撰成《醫學論》一文,對傳統中醫提出批評,稱“中醫徒講陰陽、五行、生克,為空虛之談也”。

  徐壽擅長中醫,1862年時,著名詩人吳大廷患腸秘病,經徐治療得以緩解。

  徐壽批評中醫,因他閱讀了傅蘭雅、趙元益的《儒門醫學》,有感而發。

  在文中,徐壽寫道:“西醫用聽法以知心肺之病,華人未習其法也;用器以測肺之容氣多寡,定人強弱,華人未有其器也;以化學之法以分溺中之各質,華人習化學者甚少也。”

  當時有人說西藥多用金石,藥性酷烈,不像中藥多用草木,徐壽反駁說:“西國藥品約二千八百餘種,金石居其二,草木居其八……何必震驚乎金石而不用哉!”

  徐壽並不全面否定中醫,而是主張“中西醫匯通”,他的文章體現了清代中醫實證派與內經派之間的分歧。

  實證派強調療效,尊奉《傷寒雜病論》,不願討論陰陽、五行、生克之類,名醫葉天士等即屬此派。清末名醫王清任在傳教士的幫助下,畫出了中醫歷史上最準確的人體解剖圖,贏得美譽。

  內經派有完密的理論體系,尊奉《黃帝內經》。

  徐壽偏重實證,視建構為迷信。他四季祭掃只祭祖先,不祭其他神靈;家中有人去世,不請僧道唸經,安葬時也不找風水先生;在生活中,對“所有五行生克之說,理氣膚淺之言,絕口不道”。

  死後被追贈為二品官員

  徐壽“賦性狷樸,耐勤苦,室僅蔽風雨,悠然野外,輒怡怡自樂,徒行數十里,無倦色,至老不倦”,晚年淡泊功名,專注于化學事業,他說:“化學各事,初視似無意趣,然久習之,實屬開心益志,且與民生實用大有益。”

  許多文章稱徐壽“布衣而終”,其實1873年,徐壽與華蘅芳、徐建寅等人一起被任命為江南製造局提調,成為“從五品知府存記”。如此微職,確與其能力、貢獻不相匹配。

  1884年, 67歲的徐壽逝于格致書院,清廷追贈他為二品官員,李鴻章稱讚他:“講究西學,實開吾華風氣之先。”

  徐壽的兒子徐建寅是“中國無煙火藥之父”,性格耿直。

  1895年,光緒曾“特旨召見,垂詢時局,奏對稱旨,尋派查驗天津威海船城,復命後留充督辦軍械章京”。

  據徐家後人徐少霓說,在此次調查中,徐建寅發現炮臺位置、戰術上均存弊端,遂致甲午之敗。李鴻章希望徐保持沉默,願贈以高官,徐不為所動,因此長期被李排擠。

  徐建寅在湖北槍炮廠(漢陽兵工廠前身)任職時,因產品品質超過洋貨,得到張之洞讚賞,原廠總辦劉某嫉妒,買通機匠,在齒輪中暗置炸藥,謊稱機器出故障。徐建寅前往排除,結果轟然一聲,現場16人全部殞命。

  劉某後向張之洞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但張之洞怕承擔連帶責任,便對外宣稱徐建寅在監製火藥時殉職。

  徐家後代英才輩出,多以科學為志業。

來源: 北京晚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單霽翔:要打造不排隊的故宮,不能抽風式地偶爾辦展
·周國平:別讓你的頭腦變成人家思想的跑馬地
·“先鋒派”馬原隱居山林:書院是頭等大事
·劉躍進:今天為何還要讀經典
·希望與中國開展更多電影交流——訪印度影星阿米爾·汗
·“鋼琴王子”老了?理查德·克萊德曼:可再來十年
·晉宋易代與陶淵明
·張悅然:寫作中的克制是一種美德
·追憶余光中: “與永琠猼e,還沒有輸定”
·著名學者王學泰逝世
·馮驥才:若不把自己的文化當一回事,那誰也救不了
·追憶“兩彈一星”功臣袁承業: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責任
·楊麗萍的“舞”俠世界
·與俄語和詩歌結緣的六十年:“真正的譯家不重名聲”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正月初八“谷日惜糧食”
·正月初七“人日撈魚生”
·正月初六“千家送窮鬼”
·正月初五“開市接財神”
·正月初四“三羊開泰”
·正月初三“肥豬拱門”
文化視野
  更多
·我國“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總數達15項
·《國家寶藏》讓文物活起來 引爆文博熱潮
·《甲骨文》等三項目入選世界記憶名錄
·第十屆海峽兩岸文博會:傳承中華文化
·《公共圖書館法》:實現和保障人民文化權益
·第五屆烏鎮戲劇節上演中外戲劇“狂歡”
文化365
   
·狗年說狗
·狗年談茍姓:與“狗”諧音 有人到公安局求
·今年為何“閏六月”?係農曆六月沒有“中氣
·丁酉雞年有兩個農曆“六月” 共59天
·中國衣裳:那些你不知道的穿在身上的文化
編輯推薦
 
·國家文物局相關負責人解讀良渚古城遺址申遺
·故宮新年首展:數字影像還原九件“國家寶藏
·陜歷博壁畫《闕樓儀仗圖》入選特展
·《舌尖上的中國》推出第三季 延續中華美食
·國學大師饒宗頤去世 曾與季羨林並稱為“南
·經典閱讀“速成”之風何以蔓延
·傳統文化成最大“網紅”的啟示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我愛北京——市民新春聯歡會”在國家大劇
評:《談判官》沒有“談判”只有“妥協”
《捉妖記2》發全妖福海報 胡巴笨笨暖萌可
貴州“六月六”炫彩民族風引入黔遊客“拍拍
嚴歌苓談《芳華》:那段生活左右我一生的走向
年夜飯的由來
圖說過年那些習俗(組圖)
學者還原真實楊貴妃:體重60公斤 身高1
關於年的由來
元宵節燈謎大全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