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人物 歷史
阮籍《躞h詩》的生命思考
華夏經緯網   2018-06-12 09:01:36   
字號:

  《晉書》阮籍本傳說阮籍“博覽群籍,尤好《莊》《老》。嗜酒能嘯,善彈琴”“有濟世志”,又說其“喜怒不形於色”“發言玄遠,口不臧否人物”。正因多才多藝、志向高遠與極度的自我壓抑交織于一身,阮籍的內心世界才充滿矛盾且比常人更加豐富。他鬱結的無數憂思,唯有借詩歌來宣泄,但卻是“每有憂生之嗟。雖志在刺譏,而文多隱避,百代之下,難以情測”(顏延年語)。對此,前人或以為阮籍詩“蓋仁人志士之發憤焉,豈直憂生之嗟而已哉”(清人陳沆語),或說《躞h詩》“反復零亂,興寄無端,和愉哀怨,雜集于中”(沈德潛《古詩源》卷六),但不論如何,“憂生”確是其中最為突出的內容之一。

  這種“憂生之嗟”,即對生命的思考,在漢末古詩中已有較為集中的體現,人生苦短是其主調。到了建安詩人那堙A又與不遇之悲相結合。曹植詩還在“盛時不可再,百年忽我遒。生存華屋處,零落歸山丘”(《野田黃雀行》)的驚懼之外,融入了“但恐天網張”(曹植佚詩)的生存之虞。而阮籍詩中不僅多有諸如“朝為媚少年,夕暮成醜老。自非王子晉,誰能常美好”(其四)、“生命無期度,朝夕有不虞”(其四十一)的人生短暫無常之悲,也常常表達對生命的玄學沉思。既有俯瞰歷史的生命感懷,“丘墓蔽山岡,萬代同一時。韆鞦萬歲後,榮名安所之”(其十五),也有洞察自然與天道的生命體悟,“人生若塵露,天道邈悠悠”(其三十二)、“晷度有昭回,哀哉人命微”(其四十)。

  從總體上看,阮籍的生命思考有兩點值得我們注意。一是詩人在人生、宇宙的宏闊視野中,對“自然有成理,生死道無常”(其五十三)雖有深刻的理性認識,但他“感慨懷辛酸,怨毒常苦多”(其十三)、“殷憂令志結,怵惕常若驚”(其二十四)、“揮涕懷哀傷,辛酸誰語哉”(其三十七)的反復自述,表明其痛苦並未因洞察“自然”“生死”之道而稍有消減,而是達到了無人可語,無處可訴,與孤獨同在的地步。二是《躞h詩》大都有意隱去了焦慮、傷悲的實際背景和原因,以哲學家的眼光來表達絕望悲慟,其中個人的悲喜窮達毀譽之情,已昇華為對特定歷史背景下群體命運的悲憫和觀照。日本學者吉川幸次郎《中國詩史》認為,阮籍《躞h詩》“所灠菄漱漁e,不像從來的五言詩那樣是個人性質的哀歡,而是擴展到廣大人類全體的問題”。換言之,阮籍從老莊和玄學的角度,將憂生之嗟發展到了生命哲學的高度,使之具備了更普遍的時代意義,故能超越前賢而澤惠來者,這在士人心靈史上還是前所未有的。

  從文學史和文化史的角度來看,《躞h詩》八十二首以“玄遠”的方式,系統、集中地表現日常語言和生活中無法傳達的生命體驗,還具有如下兩重意義。

  一是詩歌藝術表現力的提升。由於《躞h詩》是大型組詩,其中的孤鴻、寒鳥、飛鳥、孤鳥、高鳥、群鳥、燕雀、鳴雁、鶗鴂、鶉鷃、走獸、離獸及黃鵠、玄鶴、鳳凰、鴻鵠、鸞鹥等鳥獸意象,嘉樹、桃李、皋蘭、華樹、幽蘭、朱草、芳草等草木意象,以及蟋蟀、蟪蛄、蜉蝣、秋風、秋霜等昆蟲及自然意象,大多具有系統性的象徵意義,並由簡單趨於複雜,具備了一定的體系性。這既是阮籍藉以表現他難言之憂憤與絕望的法寶,也是對楚辭之後中國詩歌比興象徵體系的創造性發展。前人稱阮籍詩歌“言在耳目之內,情寄八荒之表”“厥旨淵放,歸趣難求”(鐘嶸《詩品》),又說“阮旨遙深”(劉勰《文心雕龍·明詩》)。阮籍《躞h詩》以特殊方式傳達生命思考的藝術嘗試,極大地提升了詩歌語言的藝術表現力,也預示了“言有盡而意無窮”之民族詩歌審美理想的發展方向。

  二是士人心靈世界及人生道路的探索與發現。阮籍才高志大,其《躞h詩》借“臨難不顧生”“效命爭戰場”的“壯士”(其三十九),表達自己的報國之志,又自比奇鳥鳳凰,感嘆“但恨處非位,愴恨使心傷”(其七十九),這種濟世宏願與不遇之悲,與以往士人並無二致。但他所處的時代,“讒邪使交疏,浮雲令晝冥”(其三十),友情不敵讒邪;“高名令志惑,重利使心憂。親昵懷反側,骨肉還相仇”(其七十二),名利扭曲心靈;“膏火自煎熬,多財為患害”(其六),多能富財招患;“嗟哉尼父志,何為居九夷”(其四十),世道不容賢人。對於不願茍合取容,與禮法之士同流合污的詩人來說,現實幾乎阻斷了他的人生之路。故他不僅“常率意獨駕,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慟哭而反”(《世說新語》劉孝標注引《魏氏春秋》),在詩中也常悲嘆“北臨太行道,失路將如何”(其五)、“黃鵠遊四海,中路將安歸”(其八)。顏延之在《五君齱P阮步兵》中也說:“阮公雖淪跡,識密鑒亦洞……物故不可論,途窮能無慟?”“識密鑒洞”使他對這種“無路可走”之深悲的體會比他人更為刻骨銘心,故他在“途窮”慟哭之外,對自我心靈的內省和人生道路的思考,對中國士人亦有重要的影響。

  詩人深刻地認識到“存亡有長短,慷慨將焉知”(其八十),因而放棄“顏閔相與期”(其十五)的壯志,轉而“願登太華山,上與松子遊”(其三十二),把求仙作為人生追求;或選擇退隱,“道真信可娛,清潔存精神。巢由抗高節,從此適河濱”(其七十四)。但他一方面反復說“獨有延年術,可以慰我心”(其十)、“三芝延瀛洲,遠遊可長生”(其二十四),肯定出世求仙,另一方面卻表現了對神仙的疑惑,“人言願延年,延年欲焉之?黃鵠呼子安,韆鞦未可期”(其五十五)。這種矛盾又與“世務何繽紛,人道苦不遑”(其三十五)、“樂極消靈神,哀深傷人情”(其四十五)的無奈糾纏在一起,使得他幾乎無所適從。

  我們以往更多地將這種種內在的矛盾與掙扎看作是一種精神逃避和心理慰藉。但從中國文化史的發展來看,這實際上預示著中國士人人生道路向內轉的新動向。此後郭象“內聖外王”說、孫綽“出處同歸”說、葛洪的新“朝隱”說、張說的“衣冠巢許”說等,都在不斷地調整、化解這種仕隱、出處矛盾,但直到白居易提出“中隱”,阮籍在入世與出世之間的徬徨、困惑,才終於找到了簡單易行的解決之法。“人生處一世,其道難兩全。”“不如作中隱,隱在留司官。似出復似處,非忙亦非閒。”(白居易《中隱》)從這一漫長的歷程反觀,阮籍對自我心靈世界和人生道路的探尋,實為中國士人心靈發展史的重要坐標之一,其獨特的文化意義有待我們重新認識。

  (作者:劉懷榮,係中國海洋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

來源: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白岩松:《東方時空》就是對的時代堨遘荌答漕
·畢淑敏:我在結交朋友上是有潔癖的
·香港文學泰斗劉以鬯逝世 特區政府致哀:文化界一大損失
·台灣作家張大春:擁有中國血統須到這個文化體堮潤
·香港著名作家劉以鬯去世 自述:靠一支筆在香港活下來
·精雕細“斫”六十載——訪香港斫琴師蔡昌壽
·村上春樹做電臺DJ 節目8月5日起播放
·曹文軒:孩子們別忘了短篇閱讀
·香港才女林燕妮病逝 與黃沾的愛情曾轟動香港
·詩歌讓余秀華“閃光”
·導演、編劇徐皓峰:逝去時代的樣貌
·浙大首位駐校作家麥家:閱讀能讓你少走彎路
·范小青:城市人群,是文學創作的原鄉和支點
·發起匿名作家計劃 張悅然直言“在做危險的事兒”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盤點2018年5月文化關鍵詞
·探源工程實證中華文明5000年
·383個項目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中文拼音60年:邁向世界 煥發新生機
·盤點2018年4月文化關鍵詞
·中國考古打開深海之門
文化視野
  更多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精彩紛呈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六:世界記憶文獻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四: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三:世界文化景觀遺產
·中國的世界遺產之二:世界自然遺產
文化365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農曆戊戌狗年為“單春年” 全年只有一個“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個丙戌狗年少31天
編輯推薦
 
·不拒眾流,方為滄海——中國電視劇走過一甲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精彩紛呈
·“遺產日”活動精彩接地氣:文博知識褪去神
·“恐怖童謠”引發討論:圖書分級到底有無必
·是誰撰寫《山海經》?找尋周王朝典籍的蛛絲
·故宮文華殿書畫館首次啟用
·從《黑貓警長》到《大魚海棠》——中國動畫走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百老彙音樂劇《美女與野獸》全新中文版在上
科學家發現史上最完整早白堊世哺乳動物化石
西北民眾黃河畔憶屈原 尋根溯源覓文化魂脈
原來端午節也可以過得很“文藝”
評《燃燒》:並非直接的“社會問題”電影
2016“多彩貴州”施秉端午龍舟大賽隆重
端午節的傳說與端午節的起源 意義何在
端午節民俗活動:栓五色絲線
學者還原真實楊貴妃:體重60公斤 身高1
端午節詩詞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