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人物 熱點
終生與“宋詞”相伴的唐圭璋
華夏經緯網   2018-07-11 08:36:27   
字號:

《全宋詞》

中華書局出版

  1987年春天,我去南京拜訪名家。南京是六朝古都,是一個名人輩出、文壇大師藏龍臥虎的金粉之地,我想請當地的教授學者談談自己的讀書經驗。

  我首先找到江蘇人民出版社的名編輯章品鎮先生。章品鎮早年從事文字編輯工作,不僅編過《蘇南文藝》《江蘇文藝》,還擔任過大型文學雜誌《雨花》和《鍾山》的主編,他自己也是寫作上的好手,正因此,他在南京文學界人脈很廣,由他來確定請哪幾位教授學者談讀書,一定不會錯。

  夢桐齋堻X圭翁

  我一到南京,章品鎮便設宴款待,他在席間向我推薦了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唐圭璋先生,他說:“談到南京的古典文學專家,唐圭璋先生首屈一指。”

  翌日,他便陪我去了南京師範大學的宿舍,在唐圭璋寓所“夢桐齋”堳臛X了這位赫赫有名的宋詞研究大家。

  唐圭璋生於1901年,當時已經86歲了,他身材清瘦,長臉龐,滿頭銀霜,雙目深陷而炯炯有神。同座的還有與唐老同係的吳調公教授,他當時也已 73歲了,陪圭翁一起接待我們。

  在訪問唐圭璋先生前,我已對圭翁的經歷作了一些了解,知道他從小住在南京大石壩街,父親是個私塾教師,但他7歲喪父,11歲喪母,只能寄居在清貧的舅父母家中。幸虧唐圭璋讀小學與中學時,先後得南京市立奇望街小學陳榮之校長和南京江蘇省立第四師範學校校長仇埰的資助與鼓勵,並免去他的學費,為他後來考入東南大學中文系打下了基礎。唐圭璋大學畢業後,就以研究詞學為自己一生之事業,他于1940年獨自編寫了一本 《全宋詞》,由商務印書館在長沙出了線裝本。我們的話題便由這部《全宋詞》開始。

  唐先生操著南京口音的普通話說:“這要從我拜詞曲大家吳梅為師談起,是吳梅先生讓我愛上宋詞,並讓我立志把一生獻給詞學研究的。”

  據圭翁回憶,1922年夏天,與王國維並稱為詞曲大家的吳梅先生從北京大學來東南大學任教,唐圭璋非常幸運地成了吳先生的入室弟子。他選修了吳先生開設的 《詞學通論》《詞選》《專家詞》等課程。吳梅先生的詩、詞、曲、文俱工,他又愛學生如愛其子女,他在課堂上對學生循循善誘,每逢春秋季節,則喜歡帶領學生遊覽南京名勝山水,讓觸景生情的學生填詞作曲,他則精心修改。吳梅先生的弟子眾多,其中以任中敏、唐圭璋、盧前三人最為出眾,人稱“吳門三傑”,任中敏、盧前專攻曲學,唐圭璋則迷戀詞學。唐圭璋憶及他當年與一些學生去吳梅的大石橋寓所學唱崑曲,吳先生還與唐圭璋、盧前等人結社聚會。那時師生同樂的雅興場面,令圭翁憶起仍興奮不已。

  唐圭璋談到自己是吳梅先生的弟子時,語調中充滿了快樂與自豪,他說:“吳梅老師在詞曲之外,尤其精通崑曲,他的弟子中不僅有文學家、戲劇家,如朱自清、田漢、鄭振鐸、齊燕銘,還有許多著名演員,如梅蘭芳與俞振飛,可惜因戰亂,55歲那年他因喉病復發而匆匆離世,皆因當時缺醫少藥,衛生條件極差而致。”

  《全宋詞》出版的緣起和經過

  憶完老師,唐圭璋先生接著回憶起編《全宋詞》的緣起:“我在讀大學時,曾在圖書館瀏覽過清康熙年間由彭定求、沈三曾等10人奉旨編校的《全唐詩》,《全唐詩》有12卷,共收入唐五代詩48900余首。我由唐詩想到宋詞,宋詞的數量雖不如唐詩,但宋詞的藝術品質卻完全可以和唐詩媲美,因此我心中升起一個想法,我來編一部《全宋詞》,留給喜愛宋詞的讀者。後來我又讀到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唐五代詞》,更增強了我要編一部《全宋詞》的想法。這個念頭後來一直激勵著我。”

  我便請他談談編選《全宋詞》的全過程,唐圭璋先生說:“我愛宋詞,一是天性使然。二是蒙吳梅先生精心指點,加深了我對宋詞的迷戀與愛好。我在讀東南大學時就開始廣泛蒐集宋詞,後來我在南京第一女中、鐘英中學、安徽中學任教師時,也在不斷閱讀宋人留下的各種刊本,凡宋人文集所附宋詞、宋人筆記中所載詞作,我都摘抄,又在類書、方志、題跋、花木譜中去選宋詞,統匯于一處。我在1934年先編寫了《宋詞三百首箋注》《南唐二主詞彙箋》兩部,由神州國光社和正中書局出版。後來又在此基礎上編選 《全宋詞》,前後約 7年時間,1937年完成《全宋詞》初稿,再經修改、補充,于1940年由商務印書館在長沙出了《全宋詞》線裝本。”

  唐圭璋告訴我,這是 《全宋詞》最早的版本,1960年,他又作了修訂,並由王仲聞先生訂補加工,1965年由中華書局重印出版。這個版本的《全宋詞》較舊版有幾個大的改進,一是以善本替代了初版的底本,增補了240余家詞人詞作,詞作新增1600余首。二是在體例上改變舊版本“帝王”“宗室”的分類排列,改為按詞人年代先後排列。三是內容更為豐富。兩宋詞人共收入1330余家,詞作約20000余首,引用書目530余種,他還為每位詞人寫了小傳。

  唐圭璋先生說到這裡,喝了一口茶,又說:“我當年(1940年)編的《全宋詞》,因為年輕,又適逢戰髮發生,從蒐集、整理、考證、校勘到編輯,幾乎全憑一人之力,前後 7年,雖兢兢業業,但終究經驗不足。再加上負責排印的上海商務印書館在戰亂中先逃往長沙,後又移至香港,當時的校對也不夠仔細,所以這個版本的《全宋詞》確實存在著不少錯謬。後來國學大師王國維先生的二公子王仲聞寫來一信,嚴厲指出我編的《全宋詞》差錯甚多,令我心中十分內疚,也很欽佩和欣賞王先生的學問。”

  我說:“聽說您後來與王仲聞先生成了好朋友?”

  “我後來承中華書局之約,著手修訂《全宋詞》,我當時了解到王仲聞先生家庭困難,便竭力向中華書局推薦由王仲聞先生來負責新版《全宋詞》的審稿工作。王仲聞先生接到邀請後,就與我見面交換了修改意見,他後來全力以赴投入《全宋詞》的修訂工作,對新版的《全宋詞》作出了很大貢獻,我們也成了好朋友。”

  我又提了一個問題:“我們現在說到詞,總是提宋詞,但在唐五代時,李白、白居易、劉禹錫、溫庭筠、李煜、韋莊都填過詞,似乎有點忽略唐五代詞呢?”

  唐圭璋先生娓娓說道:“在唐代時,詞並不登大雅之堂,只在民間樂坊中傳唱,是那些歌妓的唱詞。五代時的詞作,以花間詞最為著名,李璟、李煜南唐二主與馮延巳的詞寫得非常濃艷華麗,尤其李煜的詞精緻而生動,藝術手法上乘,但總體上說,唐五代詞表現的內容較狹窄,格調也不夠高。而到了宋朝,政治相對開明,經濟高度發達,文化空前繁榮,市民娛樂則成為一種時尚。北宋時還取消了宵禁制度,文人雅士喜歡聽歌妓演唱小令、慢曲、轉踏、諸宮詞,不少文人還會即興創作。在婉約派的基礎上又出現了豪放派。柳永、蘇軾與辛棄疾擴大了宋詞的表現內容,還有陸游、李清照、張孝祥等人的詞,也各有獨特風格。”

  我不由想起蝶戀花、點櫻桃、浣溪沙、撲蝴蝶、醉花陰、蘇武慢、夜搗衣這些詞牌,便向圭翁請教:“這些詞牌很適合月下低吟、宴會留香,大多是情歌嗎?”

  老人點點頭,他吟了一首《虞美人》小令:“杜鵑啼徹垂楊岸,春去天涯換。落花如雨掩重門,寫盡紅箋小字已黃昏。”

  他輕輕吟完這首詞,又說:“宋詞發達,還有一個原因,因為詩歌至唐朝,已經達到了一個無法逾越的高峰,無論在題材上還是藝術水準上,宋代文人都覺得無法在詩歌上超越唐代,於是把興趣與精力都花在填詞上,終於讓‘宋詞’與‘唐詩’並立,成為中國古典文學園地中兩座對峙而各有建樹的藝術高峰。”

  唐圭璋還與我談了他選豪放詞與婉約詞的一些具體看法,他說:“過去的宋詞選,以婉約詞為主,如清末探花俞陛雲編的《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選了909首詞,絕大部分都是婉約詞,辛棄疾等人的豪放詞數量很少。因此我在新版的《全宋詞》增補詞人240余家,詞作1600余首,在宋詞的數量與藝術風格上都較明人毛晉的《宋六十名家詞》與清人侯文燦的《十名家詞集》更為豐富一些。尤其對宋詞各種風格的代表作,都考慮到了。”

  全憑著對宋詞的迷戀克服命運的坎坷

  在與唐圭璋先生訪談間,圭翁不時取出他當年的一些舊照片回憶往事,他說:“我因父母早亡,在讀小學時,還在南京新街口一帶當過小販,維持生計,因為我家是滿族旗人,在當時受人歧視。幸運的是,在我25歲那年與當時生活條件優越的尹家小姐尹孝曾成婚。”

  說起自己的婚事,老人不由喜形於色。他的妻子尹孝曾是清代名臣尹繼善之後裔,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被尹孝曾母親相中,尹氏母女對其好學十分欣賞,於是便有了這段幸福的婚姻。他還說,他喜結良緣,對他一生致志於詞學研究有極大幫助。他還回憶了自己當年深夜寫作時,妻子為他悄悄添衣,紅袖添香。而他生病時,妻子則精心護理。歷歷往事,唐圭璋都有自己填的小詞為證。但可惜的是,1936年,尹孝曾患病去世,留下三個女兒。唐圭璋當時才35歲,後來他在講課時,講到蘇東坡那首著名的 《江城子》時,在黑板上一寫到“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眼眶中就浸滿淚水,蘇軾對亡妻的懷念,也勾起圭翁中年時的感情起伏。他因感念伉儷當年之深情,從此終生不娶,鰥居一生,並默默把三個女兒撫養成人。

  我在唐圭璋寫下的詞中,找到了他的牽掛與深深的懷念,如他寫的《鵲橋仙》小令:“昏燈照壁,輕寒侵被,長記心頭人影。幾番尋夢喜相逢,悵欲語,無端又醒。”

  另一首《浣溪沙》也很動人:

  “經歲方攜共渺茫,人間無處話悲涼,三更燈影淚千行。裊娜柳絲相候路,翩躚衣袂舊時菕A如何夢不與年長。”

  唐圭璋55歲時,二女兒棣儀不幸去世;他66歲時,大女兒棣華也去世了。據吳調公教授事後對我說:“圭翁一生經歷了幼年失怙,中年喪偶,老年喪女的三大痛苦,他全憑著對《全宋詞》的迷戀,才從生活的坎坷痛苦中活到現在。”

  我坐在客廳堙A打量著這間才10平方米不到的“夢桐齋”,不由感觸萬千。除了《全宋詞》,唐圭璋還著有 《宋詞三百首箋注》《南唐二主詞彙箋》《宋詞四考》《元人小令格律》等,這些著述匯聚了主人一生的心血,不由令我對這位詞學大家肅然起敬。

  與圭翁辭別兩周後,我收到他寫來的文章 《秦淮煙月讀書情》,他在文中回憶說,自己年輕時常常在圖書館中手不釋卷,中午花二角錢吃一餐,每有收穫,喜不勝喜,歷經坎坷,終有樂趣。

  唐圭璋先生卒于1991年,享年90歲,他的雕像如今矗立在南京師範大學草木蔥蘢、繁花繞枝的校園堙C(曹正文)

來源: 文匯報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劉心武剖析《紅樓夢》:囊括了中華文化的精華
·劉心武:“班主任”變網紅,他從未落伍
·梁啟超的手足親情
·林兆華:導了36年戲 最想“中國學派”得以傳承
·劉海粟的黃山情緣
·同名小說改編話劇上演 畢飛宇:我不摘桃,我也不背鍋
·張北海:閉上眼睛 就覺得像坐在北京的城暀W
·朱德庸:小孩的哲學讓你看透大人的世界
·敬一丹:記錄的意義,後人看得更清楚
·阿來:用文學照亮那片土地
·畢飛宇:改編就像“爸爸嫁女兒”
·李宏偉:“寫作本身不就是妄念一執?”
·曹文軒:我們該給孩子什麼樣的兒童小說
·詩人樹才:詩歌是不是知識的知識
專題
  更多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文化熱點
  更多
·殷墟科學考古90週年
·盤點2018年10月文化關鍵詞
·聚焦文物保護利用改革新政
·盤點2018年9月文化關鍵詞
·沉沒124年後 甲午海戰北洋水師“經遠艦”現
·故宮傢具館開放 倉儲式展陳明清宮廷傢具
文化視野
  更多
·第13屆北京文博會:傳統文化煥發新活力
·第六屆烏鎮戲劇節:11天的戲劇狂歡
·第三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
·天涯共此時 又是一年中秋佳節
·聚焦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
·2018北京國際文交會 文創新成果精美吸睛
文化365
   
·重陽說“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數字
·人間萬卉盡榮艷 難與菖蒲爭芳名
·彩鳳來儀穿百花
·狗年話狗:中國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說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話色彩 哮天犬仍
編輯推薦
 
·國家網信辦專項行動處置近萬自媒體賬號
·《上新了故宮》讓故宮"高而不冷" 文創綜藝揭
·盤點2018年10月文化關鍵詞
·明禦窯瓷器數百年後故宮“合璧”
·文化類綜藝:在融合與跨界中尋求創新
·黃胄罕見《草原頌歌圖》亮相
·揭秘《永樂大典》修復:曾被暖氣困擾 細緻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都說劇版《原來你還在這裡》意外地好看?
《你好,之華》遇冷:二十年後的“情書”不
金庸喪禮在港舉行 眾多讀者弔唁致敬(圖)
“毒液”打敗死對頭“蜘蛛俠”
陳可辛揭《你好,之華》幕後 幫岩井俊二"
漫威之父走了 留下一個宇宙
不完美的斯坦·李 不完美的超級英雄
台灣學者曾仕強去世 患癌後依舊“快快樂樂
岳珂的化蛦N
探訪孔子高足子路後裔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