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人物 熱點
蘇童:寫作不考慮熱點, 只在意是否觸及人心
華夏經緯網   2019-03-26 09:16:36   
字號:

根據《妻妾成群》改編的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挂》劇照

  上世紀80年代末,因小說《妻妾成群》而成名的作家蘇童被冠以“先鋒作家”的稱號。如今,他仍默默延續著從上世紀末至今的寫作節奏:幾年一部長篇,每年幾個短篇,沒有開通微博和微信公號,卻一貫保持著“先鋒”創作的姿態。最近,磨鐵圖書推出了蘇童的《米》《妻妾成群》《我的帝王生涯》精裝典藏本,在媒體訪談中,蘇童談到了自己的文學創作以及對經典閱讀的看法。

  喜歡人群,更喜歡清靜

  問:在新媒體時代,您沒有開通任何平臺的賬號,也很少參加公開活動。您認為作為嚴肅文學創作領域的作家和讀者保持一定的聯結是否有必要?

  蘇童:我一直認為寫作者要發光,但那樣的光亮,不可能是普照人類的太陽,它大概只有一盞路燈那麼大那麼亮,在任何時候,路燈都在等待讀者的經過,並且默默召喚。讀者可能是路人,暫時在燈光下逗留,僅僅打個電話的工夫,可能是一陣季風,這個季節屬於你,下個季節吹到別人那堨h了。但也有可能,一個讀者會在你的燈光下流連一生,因此與你發生某種默契而神秘的聯繫,互相會有漫長的對話、質疑與撞擊,只發生在寫與讀之間。這是我想像的最完美的作家與讀者的關係。

  我理解的作家與讀者的關係,有一個核心問題,就是你以為你是誰,讀者又是誰?在商業壓力下,一切都容易變形,我們往往錯置這種關係。當你以為你是一隻高音喇叭時,那你通常是把讀者當作了某些耳朵,這對於讀者,其實不公,也不尊重。面對市場,大家都經常手足無措。以我的理想來說,我最好能做一盞沉默的路燈,以一小片光召喚讀者陪伴讀者。

  我寫作很多年,目睹著時代變化與文學生態的變化,從某種意義上說,文學永遠是一字一句的特殊勞作,任何時代都不變,另一方面,文學依然是個名利場,只不過規則、程式都變了,依然有很多派對,但派對的內容變了,地點變了,賓客變了,飲料變了,服裝變了,參加派對感覺很新奇,但也很辛苦。我喜歡人群,但更多的時候我喜歡清靜。說到底就是這樣,對於任何作家都一樣,其實是他的生活方式在塑造他的公眾形象。

  問:《妻妾成群》《米》《我的帝王生涯》中頌蓮、五龍、端白這三個主人公的命運軌跡都給讀者留下很深的印象,您在創作時是如何構思的呢?

  蘇童:我在寫作中可能預想過小說的結局,但預想往往無效。很多作家都有此感受,以為自己手奡x握著一根韁繩,但小說寫作本身又是一種飼養與放牧,小說越長越大,會成一匹野馬,脫韁而奔,去往它自己想去的地方。這時候你的預想可能被證明是脆弱的,就要捨棄。

  這三部作品,都是我年輕時代的作品,其中的三位主人公,所處年代不同,歸宿也不同,但我認為他們最後都是去往了自己選擇的地方。

  問:您是否考慮過貼合時下社會熱點進行文學作品的取材和創作?如“一線城市青年生存現狀”“大齡單身青年婚戀觀”“社會老齡化”等話題。

  蘇童:我的近期作品內的時空多為當下現實社會,不怎麼在意是否熱點,在意的是,我辛辛苦苦展示的一切,是否是我們的“真處境”“真問題”,是否觸及人心的隱秘與褶皺之處。

  問:您的多部作品都被改編成影視作品搬上了銀幕,您認為影視化改編對創作是否有影響?

  蘇童:我的許多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這是我很高興的事情。但寫小說與寫劇本是兩種創作。除了小說文本本身的邏輯,我從未考慮過影視改編的可行性,因為我覺得不可考慮,也不必考慮。

  一個作家的小說靠什麼打動導演或者製片人?我猜其中一個原因,小說相對於劇本,更多描述的是“被隱藏的”生活與人心,不是被默認的,正是某些被隱藏的陰影亮了,點著了對方的激情,才有了那些合作。最理想的小說與影視的結合,通常是意外,而不是必然。

  反對“碎片”心態

  問:現在80後、90後的讀者,平常閱讀更多的是一些碎片化的內容,微信公眾號成了大多數人日常閱讀的主要陣地。在這種閱讀氣候之下,您認為嚴肅文學創作將走向何處?

  蘇童:我一直認為碎片化閱讀也是閱讀,要反對的是某種碎片心態,以此作為坐標看待社會看待人類看待歷史。現在的時代,打開手機便知天下事,各種社會熱點往往來自各種新媒體、自媒體,這一方面可以視為一種現象,即時性的社會生活問題,一個微博一個朋友圈已經可以有效傳播,並不需要動用文學創作大駕光臨。

  另一方面,文學創作本身是另一種自媒體,只不過追求不同,即時性當下性並不是其追求,越嚴肅的文學,它的任務也越艱巨,要尋找最核心的問題,先將問題固定,然後試圖打開,這樣的問題不只針對當下,是要留置下來,拷問一代又一代人的,其答案往往有推陳出新的意外。

  文學是沉澱與思考的藝術,所有時代都有大浪,作家是等待大浪過去的那種人,即使你抓到一手泡沫,也要是典型性泡沫。要問嚴肅文學走向何處,只有一個去處,人的內心深處。

  問:在您看來,重讀經典的意義是什麼?什麼樣的作品才稱得上是一部好的文學作品?

  蘇童:重讀經典的說法,其實類似一種極其正常的養生理論,把閱讀比喻成飲食的話,我們總希望攝取一些有營養的,不過是人之常情。在我看來,每一部經典作品都是一瓶綜合維他命,任何人都需要。所謂好作品,不一定令人喜歡,但一定令人敬畏。舉例說就像《紅樓夢》,就像《卡拉馬佐夫兄弟》《包法利夫人》。

  問:您認為文學作品和現實世界的聯結意義是什麼?

  蘇童:文學是偉大的,不管你是否親近文學,不管是文學熱的時代還是文學受冷落的時代,其偉大之處與票房無關,也與讀者的年齡結構無關。請允許我將克爾凱廓爾的話發展一下:文學的偉大不在於引導時代如何前進,恰好在於盤點與反思,指出時代與人的失落之處。

來源:齊魯晚報

 

責任編輯:王江莉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海子離世30年作品仍流傳:今天,你因何讀詩?
·紀念曹雪芹逝世255週年 《曹雪芹》講述人物一生榮辱
·【古人有癮】改革大佬王安石:怪咖還是英才?
·從新概念一等獎得主到“野生作家” 她經歷了啥?
·單霽翔:不能因為沾故宮就火,就什麼文創都做
·茅威濤:如果只迎合老觀眾 越劇最終會變成標本
·王仁湘:我做的考古與旁人不一樣
·田德望教授73歲翻譯《神曲》 臨終病榻上完成
·中國科幻銀河獎得主:每個寫作者也許都將與AI狹路相逢
·不一樣的天文學家:他曾激勵達爾文,還推動照相術
·首位獲阿貝爾獎女性數學家烏倫貝克:被數學救贖
·專訪白先勇:一個人的文藝復興
·將雙腳深深紮在陜北這塊厚重的黃土地
·珠海“鶴王”陳福炎:鶴之知音 餘熱生輝
專題
  更多
·2019金豬賀歲
·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終專題:2017文化樂章
·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
·青海可可西堙B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文化熱點
  更多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五十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四十九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四十八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四十七章
·中華四書五經系列之《道德經》第四十六章
·文化博物館系列之山西博物院
文化視野
  更多
·人類首張黑洞照片發佈 距地球5500萬光年
·讓文物“活”起來 文物表情包的視覺盛宴
·《航拍中國》第2季:俯瞰多元立體的大美中國
·“紫禁城上元之夜”:穿越時空的燈光盛宴
·《流浪地球》:開啟國產科幻電影元年
·知否知否賀歲迎祥哪去 紫禁城媢L大年
文化365
   
·九問九答帶你了解中國華服文化!
·又是一年春草綠 梨花風起正清明
·“豎蛋”迎春、粘雀子嘴……春分習俗知多少
·二十四節氣的由來
·趣談新春年俗:古代過年為啥要貼門神像?
編輯推薦
 
·讓“文物”不怕火煉:新技術創造新型數字化
·“悅讀”中國:從“數字化”走向“智慧化”
·第十六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公佈
·600歲故宮如何防火?
·大火之後,巴黎聖母院真能通過數字化技術重
·國家文物局發佈近期6起文物火災事故情況通
·故宮APP再推新 “貓主子”湊熱鬧
文化博覽
 
造人補天有女媧
高山流水
新聞排行
 
鄭淵潔炮轟“童書進校”:童話堻ㄛO騙人的?
2018年中國紀錄片生產總投入超46億元
山寨“葫蘆娃”侵犯版權 遊戲公司被罰50
文化博物館系列之山西博物院
鋼琴家巫漪麗音樂會上暈倒後去世:一曲梁祝
數字閱讀在e時代續寫“開卷有益”
"九門提督" 清朝最關鍵的職位
傅抱石二百頂尖畫作聚首中國美術館(組圖)
曹劌抗擊齊軍
毛澤東拒絕判王光美死刑:要留個活證據
  圖片新聞  
  老照片   更多
中華文化
文化資訊 | 文化觀察 | 文化熱點 | 文化視野 | 文化博覽 | 文化人物 | 考古發現 | 文明探源 | 古今雜談 | 文史知識 | 文化交流
| 演出資訊 | 史事留痕 | 國學經典 | 尋根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