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
文化
本網
首頁
走進“玉出紅山——紅山文化考古成就展”
    值此紅山文化牛河梁遺址重啟發掘之際,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了“玉出紅山——紅山文化考古成就展”。本次展覽共展出玉質禮器、紅陶祭器、人像雕塑等珍貴文物160余件,結合考古現場圖片和建築過程復原,集中展示了紅山文化遺址歷次重要發現和最新考古成果。

玉出紅山——紅山文化考古成就展

    紅山文化是距今約6500—5000年前中國東北地區西遼河流域最著名的新石器時代考古學文化,在中華五千年文明進程中具有獨特而重要的地位。紅山文化最早發現于20世紀初,其考古發掘和研究見證了現代考古學在中國的建立和發展的歷程。1955年,考古學家尹達在《中國新石器時代》一書中首次提出了“紅山文化”的名稱。20世紀70年代以後,遼寧阜新胡頭溝墓地、喀左東山嘴建築群址、朝陽牛河梁遺址、淩源田家溝墓地群、朝陽半拉山墓地等紅山文化重要遺址的相繼發現和發掘,大大推進了中華文明起源研究的進程。

    紅山文化發現有多處祭祀遺址,或僅由祭壇組成,或與墓地共存,其中牛河梁遺址內同時建有祭壇、女神廟和積石冢墓群,是最高等級的祭祀遺址。在這些遺址中出土了人物、動物塑像等與原始宗教崇拜有關的遺物,是紅山先民自然崇拜、神靈崇拜和祖先崇拜的反映,對中華文明起源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築壇設祭

    在紅山文化的東山嘴、牛河梁、草帽山和半拉山遺址都發現了祭壇遺跡,牛河梁和半拉山還有廟的遺跡。牛河梁第二地點三號冢的祭壇為圜丘式,位於遺址南部,女神廟位於北部。這種圜丘式祭壇以及“北廟南壇”的佈局對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

女神廟

    女神廟發現于牛河梁遺址第一地點,為半地穴式的土木結構建築,分為北面多室和南面單室兩部分。出土遺物以女性塑像為主,附以動物塑像和陶質祭器,說明這裡可能是紅山先民祭祀先祖的場所。

泥塑殘塊

    女神廟內已發現的人物塑像殘件分屬6個個體。其中相當於真人原大的女神頭像位於主室西側;相當於真人2倍的面部、手臂、腿部殘件位於西側室,經拼接似為盤腿正坐式;相當於真人3倍的耳、鼻殘件位於主室中心。

彩陶祭器

    紅山文化祭祀用陶器主要為泥質紅陶,且多有彩繪裝飾。這些彩陶祭器明顯受到中原地區仰韶文化彩陶工藝的影響,在發展過程中又保持了遼西地區更早文化的傳統。將源自臨近區域文化因素的彩陶器使用於精神領域,反映出紅山先民對外來文化的高度吸納與充分融合。

雕塑人神

    紅山文化墓葬為積石冢形制,表現出等級分明、形制規範和內涵豐富的特徵,是中國墓葬史上具有標誌性的實例。積石冢墓隨葬品多為玉器,極少見石器和陶器。這種以玉為葬的習俗,與王國維先生闡釋“禮”(禮)字初意為“以玉事神”極為吻合。

積石為冢

    紅山文化的積石冢墓分佈于遼西山區崗丘頂部,有單冢、雙冢和多冢之分,自成單元,設有中心大墓。冢以石椄鬲氶A由外向內層層高起,形成臺階,封土積石。所用石料大都為就近開採的硅質石灰岩,冢界內側有彩陶筒形器群排列。中心大墓一崗一座,置於崗頂中央,是“一人獨尊”觀念的體現,也是紅山文化積石冢墓最重要的特點。

治玉成器

    紅山文化玉器是新時期時代玉禮器的典型代表,種類繁多、造型豐富,可分為二十余種。其中以環、璧、斜口筒形器、勾玉形器,以及抽象與像生的動物形象數量最多。片狀玉器的內外緣磨薄似刃,是東北地區史前玉器的共同特點。

美石琳瑯

    紅山文化玉器材質以透閃石為主,還有部分蛇紋玉石,顏色多為黃綠、淡綠色,有些出現嚴重的白化現象。關於玉料的產地,目前有岫岩、內蒙古、貝加爾湖等幾種推測。不同的玉料具體產地究竟在哪?至今未有定論。

    紅山文化不僅傳承了本地區前紅山諸文化和相鄰地區較早文化的因素,而且與同時期的其他考古學文化進行了廣泛的交流,是五千年前中華大地上如滿天星斗般文明火花中耀眼的一束,成為多元一體中華文明的重要源頭之一。

多元交匯

    紅山文化所處的西遼河流域,是中原和北方草原文化與環太平洋文化的接觸地帶,與東北其他地區以及山東、安徽的史前文化都存在著相似的文化因素。多元文化的頻繁交匯是紅山文化較早跨進文明社會的推動力。

編輯策劃、攝影製圖、視頻製作:王江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