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
文化
本網
首頁
“河東之光—山西酒務頭考古成果展”開展
        由中國國家博物館與山西省文物局共同主辦的“河東之光——山西酒務頭考古成果展”10月25日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展期兩個月。展覽借助豐富的展品,從不同側面呈現出以鼎為代表的禮器組合,獨具特色的酒器組合,以及征戰、出行、工藝、音樂等不同文化形態,較為完整地展示了酒務頭遺址的重要考古成果。

    10月25日“河東之光——山西酒務頭考古成果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對公眾開放,這是酒務頭遺址出土文物首次大規模公開展出。本次展覽精心遴選170余件組出土文物,與國家博物館藏部分西吳壁遺址出土文物等一起,共同構成邊陲禮樂、尚酒時風、兵戎重地、裝飾駕乘四個主體單元。通過以鼎為代表的禮器組合,獨具特色的酒器組合,以及征戰、出行、工藝、音樂等不同文化形態,較為完整地展示了酒務頭遺址的重要考古成果。

    酒務頭遺址位於商王朝統治區域的西部邊陲,擁有豐富的鹽、銅資源,墓地主人所代表的族群在拱衛都城、調運資源方面起著重要作用,是晚商時期河東地區諸多地方勢力中的翹楚,在千里河山之間留下了豐富多彩的青銅文明之光。這裡出土的青銅器、陶器、玉器、骨器等珍貴文物多達數百件,其中5座帶墓道的“甲”字形大墓在墓葬形制、埋葬習俗、器物組合和紋飾風格等方面都體現出與商文化演進過程的同一性,出土青銅器上的“匿”字族徽銘文則為探尋墓地主人的古國蹤跡和人文淵源提供了重要的身份標識。

     第一單元“邊陲禮樂”展示酒務頭墓地的禮樂文明發現。墓地是一處擁有帶墓道大墓的大型晚商貴族墓地,為研究商代墓葬的形制結構、葬俗、墓道功能與等級關係提供了極好的資料。出土青銅器上的族徽銘文表明,該墓地應為“匿”族墓地,從而為“匿”族青銅器找到了歸屬。雖地處邊陲,但在商文化的深刻影響下,酒務頭墓地大墓的形制、青銅禮器組合和器型紋飾風格等表現出其與商文化演進過程的同一性與複雜性。與多樣化的裝飾手段相適合,此時已經有較多的樂器應用,而且成套係,顯然具備了一定的演奏功能。

    第二單元“尚酒時風”展示酒務頭墓地與酒文化相關發現。出土了商代常見的成套酒器,受商王朝核心區的影響頗深。青銅禮器是商周奴隸主貴族明貴賤、辨等列的標誌物,觚、爵等更成為商代貴族世襲罔替的歷史見證。商人青銅禮器以酒器為中心,商晚期墓葬中,觚、爵常等量配對出現,成為當時禮器組合的核心。觚爵套數的多少與墓主的等級、地位密切相關。在實際用途上,觚、爵均屬酒器,在重酒之風盛行的商代,青銅觚、爵始終是青銅禮器組合中最核心最重要的器物類型之一。鋻於商人酗酒亡國,周初下達了禁酒令,西周早期墓葬中,觚.爵等酒器在禮器中的地位已經下降,西周中期以後青銅觚、爵逐漸消失,其他酒器也基本不見。

    第三單元“兵戎重地”展示當時的工具與武備情況。商滅夏之後,為了鞏固政權,消除夏的殘余勢力給西北邊疆帶來的隱患,在晉南地帶構築了具有軍事防禦功能的垣曲商城、東下馮商城等,作為拱衛王畿地區的一道防線。商人與諸方國既有聯盟又有戰爭,時戰時和,晉南因此成為兵家必爭之地。酒務頭墓地內出土了數量眾多的武器,包括青銅的鉞、斧、戈、鏃等,一個墓內達數十件,象徵了武力的強勢。

    第四單元“裝飾駕乘”展示與古人生活和出行的文物。車馬是最重要的陸路交通工具之一,自古以來在人們的社會生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表現在生產、戰爭、政治、禮儀等諸多方面。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發明和使用車的國家之一,在屬於夏代的二里頭時期已發現了車轍遺跡,畜力車是古代先民陸上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殷墟考古發掘的商代車馬坑是中國畜力車最早的實物標本。也有說法認為商周車馬可能是西方文化影響的產物,反映了早期的中西文化交流。周代是車馬制度趨於成熟的時代,馬車作為交通工具,是等級身份的標誌,還是重要的作戰工具,戰車的多少成為一個國家強弱的標誌。在先秦時期,馬車既是重要的軍事裝備,同時又是統治階層專用的奢侈品和社會地位的象徵,逐漸形成了一整套與帝王公卿身份地位相匹配的車輅制度。造車對手工藝要求極高,是古代的高科技,集木工、漆藝、冶金、皮革等百工於一身,文獻稱“一器而工聚焉者,車為多”。

    同時,本次展覽還通過墓室場景三維展示、考古現場照片和考古發掘專題片等多種形式,向觀眾展示了酒務頭遺址考古發掘工作的複雜科學過程。

編輯策劃、拍攝、視頻製作:張祝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