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
文化
本網
首頁
走進“鏡媃H鞦——中國古代銅鏡文化”展
    此次展覽從國博數以千計館藏銅鏡及相關文物中精選出260余件(套)展品,按“鋻於止水”“湅治銅華”“瑩質良工”等七個單元,完整地串聯起中國古代銅鏡的發展脈絡,從銅鏡的歷史、製作與流通、功用、中外交流等各方面系統展示銅鏡的歷史價值、審美價值、科技價值和文化價值。
完整展示中國古代銅鏡的發展脈絡

視頻走進國博“鏡媃H鞦”大展 一覽中國古代銅鏡文化

“鏡媃H鞦——中國古代銅鏡文化”展。(攝影:虞鷹)

    “鏡媃H鞦——中國古代銅鏡文化”展正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260余件(套)展品是從國博館藏中精選而出,完整地串聯起中國古代銅鏡的發展脈絡。這是中國國家博物館第一次以館藏文物舉辦的這一主題展覽。

“鏡媃H鞦——中國古代銅鏡文化”展。(攝影:虞鷹)

“鏡媃H鞦——中國古代銅鏡文化”展。(攝影:虞鷹)

    展覽分為“鋻於止水”“清質昭明”“湅治銅華”“清光宜遠”“玉臺影見”“刻鏤文章”和“瑩質良工”7個單元,通過歷史脈絡和專題展示相結合的形式,綜合運用動畫、多媒體互動等新技術手段,系統呈現銅鏡在古代中國的發展歷史、製作工藝、貿易流通和銘文裝飾,生動再現中國古代銅冶鑄技術的非凡成就。

“鏡媃H鞦——中國古代銅鏡文化”展。(攝影:虞鷹)

“鏡媃H鞦——中國古代銅鏡文化”展。(攝影:虞鷹)

    據介紹,目前考古發現中國古代最早的銅鏡出現于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齊家文化。銅鏡的使用延續至明清時期,幾乎貫穿整個中國古代歷史。一面面銅鏡,直觀體現了所處時代的銅鑄造工藝、審美意趣、民俗信仰和中外文化交流互鑒,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物質載體。

博館藏精品銅鏡首次系統展出

視頻走進國博“鏡媃H鞦”大展 欣賞那些精美絕倫的古代銅鏡

“中國大寧”瑞獸博局紋鎏金銅鏡(西漢)(攝影:虞鷹)

    西漢時期的“中國大寧”瑞獸博局紋鎏金銅鏡的展品是本次展覽的“明星展品”,在展覽中特別設計了互動觸摸屏講解這件文物與眾不同之處。 該鏡于1951-1952湖南長沙伍家嶺出土。鏡背鎏金,圓鈕,柿蒂紋鈕座,間飾獸首紋。鏡緣鑄有五十二字銘文帶一週,銘文表達了人民希望國家安寧,子孫昌盛的願望。

精品銅鏡拼圖

湅治銅華——銅鏡的製作與流通

視頻你知道古代銅鏡是如何鑄造的嗎?

仿製古代銅鏡鑄鏡場景和銅鏡鏡面的加工(攝影:虞鷹)

    除了介紹銅鏡的歷史,展覽還辟出專門部分展示銅鏡的製作與使用。一幅仿製古代銅鏡鑄鏡場景圖清晰再現了古代工匠鏡范製作、合金熔煉和表面處理的全過程。難得一見的漢代銅鏡陶范也一併展出,比對示意圖可以清楚辨認出澆道、排氣道、冒口的位置,回想古人用簡單的模範創造出的鬼斧神工。

銅鏡的製作圖中展示了漢代銅鏡陶范。(攝影:虞鷹)

    中國的金屬鑄造工藝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晚期。先民們早就掌握了銅鏡鑄造和加工技術的基本流程,並在不同時期製作出使用特殊技術和材料的特種工藝鏡。銅鏡最初由官方機構監督鑄造,而民間手工作坊的陸續出現,則推動了銅鏡作為一般商品在市場的廣泛流通。鑄鏡中心和類似商標的鏡銘的出現顯示了銅鏡流通的市場化程度。

    銅鏡製作包括合金熔煉、鏡範鑄造、鏡面處理等流程。從新石器時代齊家文化到西周晚期,銅鏡的銅、錫、鉛含量多不穩定,且含錫量呈升高趨勢;從戰國至唐五代,銅鏡基本上是含鉛的高錫青銅;宋至明清時期,銅鏡含錫量明顯降低,含鉛、鋅和銅的比例明顯升高。

特種工藝鏡介紹(攝影:虞鷹)

    銅鏡使用背范和面范扣合進行澆鑄,其中泥質范通常只能使用一次,陶范和石范可多次使用,鑄造完成後再對鏡面進行加工。為追求形制的新奇,工匠們在不同時期創造出使用特殊技術和材料的透雕鏡、彩繪鏡、螺鈿鏡、平脫鏡等特種工藝鏡,提高了銅鏡的觀賞價值和受歡迎程度。

圖左為唐代羽人花鳥紋金銀平脫葵式銅鏡,圖右為唐代高士宴樂紋嵌螺鈿銅鏡(攝影:虞鷹)

    在“特種工藝鏡”單元中,唐代羽人花鳥紋葵式銅鏡,採用了金銀平脫工藝,鏡背圍繞鈕座錯落分佈著銀質蜂蝶花卉和金質鳥鵲,其外側為銀質飛仙和鳳鳥間隔沿鏡緣飛翔,金色祥雲、鳥鵲和花葉點綴其間。飛仙、鳳鳥與鳳蝶等紋飾都是金銀片剪切好粘貼在銅鏡表面的。為了使金銀片與鏡背渾然一體,需要反復髹漆,直至覆蓋住金銀片,再打磨鏡背,使飾片顯露出來與漆面平齊。這樣做出的銅鏡銀光閃閃,金光燦燦。高士宴樂紋嵌螺鈿銅鏡,鏡背嵌螺鈿人物、樹木等。鈕上方一株花樹,樹兩側各一振翅翹尾的鸚鵡。鈕左側端坐一人,手彈琵琶;右側坐一人,手持酒盅,背後立一侍女。鈕下有仙鶴、水池,水池內外有嬉戲的鸚鵡。它採用的嵌螺鈿工藝與金銀平脫類似,只是用料換成了貝殼。銅鏡上的人物五官、鬚髮、衣紋,鳥的羽毛,書的枝葉等處都有精細的毛雕,整體既栩栩如生又流光溢彩。

銅鏡中心的出現和銅鏡的流通(攝影:虞鷹)

清光宜遠——銅鏡與中外文化交流

視頻走進國博“鏡媃H鞦”大展 看古代銅鏡的中外文化交流史

漢代銅鏡的文化交流(攝影:虞鷹)

    銅鏡的對外交流可上溯到戰國時期。除少量銅鏡作為商品傳播外,更多的銅鏡可能通過饋贈、隨身攜帶等途徑流通到中亞、東亞、東南亞等地。銅鏡的製作技術也傳播出去,促進了當地銅鏡的製作生產,具有鮮明中國藝術特色的銅鏡圖案和形制被模倣和改造。伴隨著絲綢之路的開闢和中外文化交流的興盛,中國銅鏡開始吸收外來文化因素用於裝飾,為原有的裝飾系統注入了新的活力,使銅鏡這一日常生活工具散發出不同文明交流互鑒的光彩。

三國兩晉時期銅鏡的文化交流(攝影:虞鷹)

唐代銅鏡的文化交流(攝影:虞鷹)

    三國兩晉時期,伴隨著佛教文化的傳入,佛像開始與神仙圖像共同出現在銅鏡裝飾中,反映了當時中國早期佛教依附於神仙道術傳播的史實。以吳國工匠為代表的中國工匠東渡日本後,將當時流行的畫像鏡與神獸鏡結合,製作出具有神獸鏡主要特徵的“仿製鏡”。唐代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包容並蓄的開放時代。一方面,外來文化匯入到中華文明中並使其更加勃興,瑞獸葡萄紋銅鏡就是吸收異域文化元素的典型物證。另一方面,各國派來的遣唐使、商人等將唐代的文明成果帶回各地並落地生長,精美的銅鏡成為當地重要的收藏,豐富了世界文化面貌。

瑞獸葡萄紋銅鏡 唐景龍三年(709)(攝影:虞鷹)

清人繪《韆鞦絕艷圖》長卷吸睛

視頻近觀古代著名仕女“韆鞦絕艷”之美

清人繪《韆鞦絕艷圖》長卷(局部)(攝影:虞鷹)

    展覽中,清人繪《韆鞦絕艷圖》長卷吸引了眾多觀眾的目光,此畫卷用工筆重彩繪寫了從秦漢到明代近70位著名仕女形象,故名“韆鞦絕艷”圖。畫中人物服飾敷彩妍麗鮮明,衣紋多用鐵線描鉤勒。長卷中有覽鏡自視的聶勝瓊和對鏡寫真的薛姬等古代美人。

圖右二為覽鏡自視的聶勝瓊。(攝影:虞鷹)

圖左二為對鏡寫真的薛姬。(攝影:虞鷹)

    本次展覽,畫卷局部展出了蓮花女、西施、楊貴妃、蘇小小、聶勝瓊等著名仕女的形象,並配詩做解,生動地描繪了仕女們的生平。比如:描寫蓮華女“朝來獨自倚窗前,試看何時了此緣。每日殷勤思問卜,不知擲破幾多錢。”;描寫西施“西施昔日浣紗津,石上青苔思殺人。一去蘇臺不復返,岸傍桃李為誰春。”;描寫蘇小小“芳名籍籍滿錢塘,詞翰精工絕世雙。冶色涓涓人莫及,水沉香起看新菕C”;描寫聶勝瓊“雙眸別淚越江邊,待月東林月正圓。雲鬢懶梳還對鏡,恐驚憔悴入新年。”

清人繪《韆鞦絕艷圖》長卷(局部)(攝影:虞鷹)

編輯策劃:虞鷹  視頻製作: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