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 -> 走進陜西 -> 陜西新聞
 
 
組圖:陜派大熊貓生存狀況探秘
09/08/2005/08:43
華夏經緯網
 

 

 

實地調查。卓越攝

 

 

 

陜西秦嶺大熊貓被譽為國寶中的“美人”。

(圖片由佛坪國家自然保護區提供)

 

    新華網陜西頻道訊:據西安晚報報道,“雖然贈送台灣的大熊貓已確定出自四川臥龍,但秦嶺山堛碣E西大熊貓完全可以與之媲美。”省內大熊貓專家對記者介紹說,比起蜚聲海內外的四川大熊貓,陜西秦嶺大熊貓是一種更為瀕危和珍貴的大熊貓新亞種。然而,由於一些歷史和地理方面的原因,生活在秦嶺山中的這些國寶們正經歷著鮮為人知的別樣生活。

 

    ■記者王麗實習生尹菲李明

 

    蒼茫蔥綠的森林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海浪,隨著車輛的前行,不斷涌至眼前,又不斷退到遠處。當記者乘坐的車輛在前往寶雞鳳縣屋樑山自然保護區的路上攀爬時,通透的藍天和清新的空氣,將山外城市的喧囂遠遠拋在了後方。同行的世界自然基金會工作人員雷濤告訴記者,就在這片蒼茫的森林中,棲息著珍貴的國寶大熊貓。

 

    眾所週知,大熊貓是我國特有的珍稀野生動物,目前除四川分佈大多數,甘肅有少量外,我省的秦嶺山區也是大熊貓的家園之一。為保護這一憨態可掬的珍稀物種,我省建立了一批以大熊貓為主要保護對象的自然保護區,包括佛坪自然保護區、寧陜自然保護區、周至老縣城自然保護區等等。

 

    屋樑山是一個以保護國家一級重點野生動物林麝為主的自然保護區,平均海拔2400米,綿延數十公里,將漢江與嘉陵江橫空劈開,區內植被茂密,樹木參天。據說在20世紀70年代以前,這裡曾有大熊貓活動,但其後一段時間,由於寶成鐵路貫通、國道312的阻隔以及當地山民人為活動的日益加劇,大熊貓似乎在這一帶銷聲匿跡了。

 

    屋樑山驚現大熊貓

 

    20041214日,鳳縣瓦房壩鄉農民在屋樑山保護區內見到了大熊貓實體,隨後屋樑山保護區工作人員也在區內發現了大熊貓的活動痕跡。因為該保護區與秦嶺其他大熊貓棲息地相距近百公里,其間被數條公路和村莊阻隔,專家確定,該處應該是秦嶺又一個新的大熊貓分佈區。

 

    據了解,近年來隨著我國對生態建設力度的加大,特別是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退耕還林工程以及自然保護區和野生動物保護工程以來,秦嶺大部分地區生態得到恢復,野生動物棲息地品質逐步得以改善,野生動物種群數量回升,植擠段Р歡俠┐蟆U獯臥諼萘荷獎;で⑾執笮苊ㄗ偌R燦Φ庇氳鋇厴Jy肪車母納樸泄亍?

 

    剛剛過去的2005年暑期,陜西省林業廳組織一支由專業考察人員組成的調查隊,對鳳縣屋樑山自然保護區境內的大熊貓及其棲息地進行實地調查。組織者告訴記者,這次調查旨在核實屋樑山大熊貓分佈數量、分佈範圍以及適宜大熊貓生存的棲息地狀況,以形成正式的調查報告,為以後相關保護政策的出臺做準備。

 

    調查隊20名成員被分成了六個小組,在一個多月內走遍了整個屋樑山保護區13684公頃的30個樣方區域。“儘管最後沒能直接見到大熊貓的‘芳容’,找到的僅是3堆大熊貓的糞便,但也足以說明屋樑山肯定有‘國寶’存在。”調查隊員宋小民向記者描述,當發現一大團黑糊糊的大熊貓糞便時,調查組的專家雍嚴格和金學林兩位高工用手捧著,就像觀賞罕世珍寶一般。

 

    國寶中的“美人”

 

    “這(屋樑山確實有大熊貓活動)是個好消息。”省林業廳野生動物保護處處長王萬雲興奮地說。

 

    “我們陜西大熊貓可比四川大熊貓漂亮多了。”據王處長介紹,浙江大學方盛國教授領導的研究小組通過形態學以及分子生物學方法比較,確認秦嶺大熊貓為一個新亞種,而且至少與四川大熊貓已有5萬餘年的地理隔離。

 

    在專家們眼堙A“陜派”大熊貓以1985年發現于佛坪自然保護區的“美女”大熊貓丹丹為代表,耳朵、眼圈、睫毛、鼻頭、嘴頭及身上的章紋一般為淺棕色,毛色光亮,不同於四川大熊貓的黑白兩色,臉部也比四川大熊貓更圓、鼻骨則短四分之一,圓頭圓腦的看起來更加可愛。王處長說,外國人到中國看大熊貓,越來越多的人是奔著淺棕色的陜西大熊貓而來的。

 

    2004年全國第三次大熊貓調查結果顯示,陜西大熊貓主要分佈在秦嶺山脈的佛坪、洋縣、太白、周至、城固等8個縣的20個鄉鎮,棲息地總面積達347864公頃,野生成年大熊貓種群數量為273只,如果算上幼體,總數估計在340余只。棲息地內平均每100平方公里就有大熊貓7.8只,密度為全國最高。

 

    比起聞名遐邇的四川大熊貓,秦嶺大熊貓的知名度並不高,原因在於四川臥龍重視大熊貓的人工繁殖,目前已經成功繁殖了100多只,並送往美國、荷蘭、日本等國。專家們說,陜西秦嶺大熊貓雖然在人工繁殖方面不如四川臥龍,但野外大熊貓的密度卻遠遠超過四川臥龍。因此,保護“陜派”大熊貓的任務尤為迫切。

 

    “孤島”子民

 

    汽車駛過秦嶺山,可以看到遠遠近近的山上,寬寬窄窄的沙石路面縱橫在一片蔥蘢之中,整片的綠色被分割成了若干塊。據說這些公路建於上個世紀60年代,目前已基本廢棄不用,但被破壞的植被恢復起來非常困難。

 

    這樣的場面讓同行的兩位大熊貓研究專家雍嚴格和金學林唏噓不已。

 

    據了解,上個世紀60年代出於滿足大規模森林採伐、木材外運的需要,我省在秦嶺山中的6個國有林業局修建了這些目前總長約2000公里、但大部分已經廢棄的公路。

 

    “這是秦嶺大熊貓生存環境破碎化、孤島化最現實的場景,也是眾所週知的事實。”兩位專家向記者打比方說,這就好比原來的秦嶺原始森林整體上就是一片汪洋大海,但由於眾多公路的修築及其後的廢棄,導致了“汪洋大海”變成了由原始林、人工林、竹林、林間裸露地等小板塊林帶組合而成的新生態環境,而隔斷整個“汪洋大海”板塊的就是縱橫交錯的道路,形成的類似“孤島”的大熊貓棲息地就是小板塊林帶。據介紹,這種被劃割的森林狀態,隔斷了大熊貓及其他野生動物的種群正常基因交流和繁衍,缺少長期交流的某一地域的大熊貓可能會因近親繁殖而體質下降,導致大熊貓基因發生變化,乃至嚴重衰退甚至滅絕。

 

    目前,為了解決這種森林破碎化問題帶來的惡性結果,我省有關部門正在積極採取人工和天然措施,連接被成為“孤島”的棲息地植被從而恢復生態環境,建設大熊貓走廊帶,為大熊貓建立自由交流和正常繁衍的通道。

 

    落葉松之害

 

    “現在落葉松的問題很棘手。”說起大熊貓棲息地的落葉松問題,大熊貓專家雍嚴格顯得痛心疾首。

 

    原來,自上個世紀80年代國家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以來,在秦嶺山區引進和種植了日本落葉松,這種落葉松成活率高、生長快,但長成後枝間密度非常大,嚴重影響周圍矮桿植物的光合作用;同時這些落葉松落地的針葉含油量較大,幾十年都不會腐爛,使得被覆蓋的地面寸草不生,致使包括竹子等其他植物死亡,直接導致大熊貓離開原棲息地向四週遷徙。遷徙的過程可導致相當數量的大熊貓死亡,並加劇大熊貓棲息地的“孤島化”。

 

    王萬雲處長說,省林業廳已經從2003年起規定不再引進和種植落葉松了。

 

    生態旅遊之路

 

    除了“孤島化”和“落葉松之害”等威脅大熊貓生存空間的環境問題以外,大熊貓保護與當地經濟發展之間也存在著微妙的關係。為了緩和兩者的衝突,生態旅遊的理念被“移植”到了保護區。

 

    世界自然基金會工作人員雷濤向記者介紹說,生態旅遊就是從當地旅遊收入中,抽取一部分作為自然保護區的一項可持續的經濟收入,專門用於當地動植物資源的保護。據他介紹,有關部門已從20029月審批通過了我省第一個生態旅遊區域性規劃———“秦嶺南太白山生態保護與旅遊發展總體規劃”。

 

    據了解,我國政府一般把自然保護區分為試驗區、緩衝區和核心區三大部分,後兩者內絕對禁止進行任何經濟活動,即使在試驗區進行一些活動,也必須經過層層審批。從目前秦嶺南太白山試驗區生態旅遊開展效果看,當地群眾已從“農家樂”等旅遊服務活動中嘗到了實惠,也逐漸開始積極支援和主動配合當地的生態旅遊開發了。

 

    周至縣厚畛子鎮厚畛子村村民易小宏就是生態旅遊的直接受益者之一。從2002年開始,他在自家建立的“農家樂”小旅館每天可接待20余人,全家年收入原來只有3000多元,現在僅旅遊收入一項就可達到7000多元。在剛剛過去的暑期堙A到太白山避暑的遊人一撥接一撥,易小宏忙得團團轉,但嘴角還是掩飾不住高興。他說:“我們這兒的人原來都靠捕獵、採藥或者毀林種地賺錢,現在開家‘農家樂’,錢沒少賺,森林資源也保護好了,大熊貓也保護好了,衝著大熊貓來旅遊、消費的遊客也就越來越多了。”

<
 
 
主辦單位:陜西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