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 -> 走進陜西 > 新聞視窗
 
 
王莽篡漢後面值最大貨幣出土
2020-01-14 15:59:15
華夏經緯網
    昨日,記者從2019年度陜西考古新發現公眾彙報會上獲悉,漢長安城兆倫鑄錢遺址考古不僅發現了漢代和新莽時期的國家造幣中心,還發現了新莽時期面值最大貨幣。

  鍾官鑄錢數以億萬

  西漢武帝以後,上林三官專鑄五銖錢,鍾官為首。鍾官作為當時的國家造幣中心和貨幣發行中心,幾乎掌控著整個帝國的經濟命脈。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張建鋒介紹:“鍾官鑄錢數以億萬,對西漢和新莽政權影響深遠。”

  此次考古發掘的鍾官遺址位於西鹹新區大王街道辦事處兆倫村一帶,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陜西第二工作隊與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院自2015年以來聯合對之進行考古勘探和發掘,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張建鋒介紹,兆倫遺址由兩部分組成。北部為一個規模巨大的環壕遺跡,西、南、北三面壕溝與東面蒼龍河故道,圍成一個十萬平方米左右的區域,這是遺址的核心區域,考古隊在堶接o現了房址、窯址、灰坑、灰溝等遺跡,用於鑄造錢幣的錢范殘塊數不勝數,包含西漢及王莽時期流通過的十幾種錢幣的錢范,考古隊判斷這裡可能是鍾官鑄錢工場的主要操作區域。

  張建鋒說:“鍾官顧名思義,從字面意思就能看出這個機構以前是為皇家鑄造樂器和禮器的,因為有青銅還掌握精湛的鑄造工藝,後來就承擔了國家造幣和貨幣發行中心的職能。”

  是誰在鍾官鑄錢呢?史料和研究表明,鍾官的組織者應為鍾官令,下面還有鍾官前官、鍾官後官、鍾官火丞三級管理機構,而在一線的勞動者則是大量的工匠和刑徒。據說,鍾官曾有十萬刑徒在為國家鑄錢。此次考古隊還發現了一枚“鍾官火丞”的封泥,為明確鍾官管理機構增添一枚實物證據。

  鍾官用什麼鑄錢

  經過多年的發掘,考古隊在這裡發現了鑄錢的原材料、工具、窯具、建築材料、鐵器、銅器、陶器等,這些都是鑄錢可能用到的。

  張建鋒說,結合考古發現的實物,我們研究發現鍾官鑄錢用到的材料有銅渣和銅塊,製作范時會使用骨尺和烘范窯,鑄錢的工具要用到坩堝、熔爐、鼓風管,稱量使用的工具則有銅砝碼和鐵砝碼。

  慶倖的是,這些工具在兆倫遺址都有發現,而其中一把骨尺顯示漢代的一寸為2.3釐米。鑄錢的方式分為範鑄、疊鑄,會用銅范澆鑄、也會使用陶范和石范進行澆鑄。

  在遺址內考古隊還發現一些建築的遺存中有用錢范充當建築材料的現象,張建鋒說:“西漢崇尚節儉,後期國力也有所衰弱,殘損的錢范大小和硬度也完全可以在建築中充當砌椌瑪j使用。”

  發現“一刀平五千”大額貨幣

  據統計,考古隊在遺址內發現的貨幣有五銖錢、大泉五十、小泉直一、中泉三十、契刀、“一刀平五千”等多種貨幣,這些錢大多在西漢後期和新莽時期使用。

  “一刀平五千”刀幣,是王莽篡漢後鑄造的貨幣,又稱“錯刀”,銅質,上部為雙孔圓錢形,下部刀形。正面圓錢方孔上下有篆文“一刀”,用黃金鑲入錯平;下部篆文“平五千”。意思是一枚“錯刀”可兌換5000枚五銖錢,“一刀平五千” 中的“平”意為“值”。張建鋒說:“這種刀幣在當時是除黃金以外價值最大的貨幣。”

  隨著考古工作的持續推進,鍾官遺址鑄錢的歷史、地位、範圍、佈局、工藝、管理等,逐漸清晰起來。但遺址南部一個面積約200萬平方米的古城,由於沒有發現更多的遺跡和遺物,其時代、性質及內涵,仍是一個待解之謎。(■記者 張楊)

來源:西安日報  轉自:新華網

 



    相關報道
  ·西安赴川渝推介“中國年·看西安”系列文旅活動
  ·2019年陜實現57.88萬貧困人口脫貧
  ·中哈揭開拉哈特古城遺址面紗 出土可辨文物約70件
  ·地鐵1號線三期設車站7座含換乘站4座
  ·瑞雪降 熊貓樂
  ·陜西首個綜合行政執法體制改革試點啟動
 
主辦單位:陜西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