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走進陜西>>三秦神韻
子嬰身世之謎

  秦始皇死,二世胡亥即位,趙高又殺二世,立秦王子嬰;子嬰不滿趙高專權,殺趙高;隨後,劉邦攻咸陽,子嬰投降;項羽入咸陽,殺子嬰。在秦朝的歷史上,子嬰其人有一定的歷史地位,但他的身世卻一直沒有弄清。最早記載子嬰事跡的《史記》,對子嬰其人,就有三種不同的說法:一是"二世之兄子"說,《秦始皇本紀》:"立二世之兄子子嬰。子嬰立,刺殺高,夷三族。"二是"始皇弟"說,《李斯列傳》:"高自知天弗與,群臣弗許,乃召始皇弟,授之璽。子嬰即位,患之,乃稱疾不聽事,與宦者韓談及其子謀殺高。"三是二世兄說。這三說當中,"二世兄子"一說較為流行。從東漢班固一直到近現代,多采用這一說法。就連近幾年修訂出版的《辭海》和《辭源》這兩部著名的大辭書,也都一致認為子嬰是二世兄子,並指出是扶蘇之子。
  看來"二世兄子"一說大勢所趨,已成定論。細究史實,其實不然。這是因為,第一,從年齡上推算看,如果子嬰為二世兄子,即二世的侄子,也就是秦始長子扶蘇的長子。秦始皇只活了51歲,假設他18歲生扶蘇,扶蘇18剛生子嬰,到秦始皇死時,子嬰也只14歲。胡亥在位3年,到了嬰繼胡亥為秦王時,最大也不過17歲而已,而《史記》卻有幾處記載著子嬰被趙高立為秦王時,曾與其子商量誅殺高事。如《秦始皇本紀》記趙高立子嬰為秦王時說令子嬰齋,當廟見,受玉璽。齋五日,子嬰與其子二人謀曰"。從這條材料可見,子嬰不僅有兩個兒子,而且年齡已不小,已能參與一道商量誅殺趙高之事。如此看來,子嬰為秦始皇孫,是"二世兄子"這一說只能予以否定。第二,從社會地位來看也不相稱。如果子嬰是秦始皇之孫、二世兄子,定大不過17歲,一個17歲的少年,在社會上決不會有如此那樣良好聲譽的。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趙高在謀殺二世另立新君時說:"吾欲易置上,更立公子嬰。子嬰仁儉,百姓皆載其言。"在這裡,趙高的話可能有誇大之處,不可全信,但是如果沒有一點根據,恐怕也不能憑空那麼說百姓皆載其言"雖不儘然,但是子嬰在當時的統治階級中是具有一定影響的知名人物,似乎是可信的。第三,從對字文記載的正確理解來看,也不足為證。明確記載子嬰為二世兄子的,只有《史記·秦始皇本紀》那一條材料,別處未見有相同記載。至於《六國年表》所記:"趙高反,二世自殺,高立二世兄子嬰。子嬰立,刺殺高,夷三族。"在這段話中,把"二世兄子嬰"理解為"二世兄的兒子名嬰的"顯然是不正確的。在此,"子嬰"是作為一個名提出來的,而不能把"子嬰"二字拆開,分別作"名嬰"和"兒子"講。因為從上下文看,"立二世兄子嬰"和"子嬰立"是緊接著的。顯然"子嬰"在文句中是作為整體而言的。又如《史記·李斯列傳》始皇弟條下,《集解》說:"一本日召始皇弟子嬰,授爾璽"。始皇在這裡,要引"一本曰,"就是認為另一種本子提供了弟的名字。可見,在文字記載中也只有一條孤證說子嬰為二世兄子,其他記載都不能作為該說的憑證。通過上面的分析,子嬰決不可能是秦始皇之孫、二世的兄子,所以第一說是應該否定的。
  再看子嬰為"二世兄"說。《史記·六國年表》記子嬰為二世兄是比較明確的,但是僅此一條材料而已,還未見其他相同的記載。所以僅憑這一點,還不能充分肯定它就是正確的。結合其他有關的情況分析,這一說也是有問題的。雖然,從年齡來說,如為二世兄,必在20歲以上,最大可能30歲左右,可能有10多歲的兒子,與其子謀殺趙高的事,勉強可以說得過去。但是,從當時的政治形勢、以二世當政後排斥異已大肆殺戮自己的諸兄來看,那是站不住腳的。我們知道秦始皇在世時並沒有確定皇位的繼承人。按照傳統的習慣,長子扶蘇應當是法定的繼承人,然而由於秦始皇對扶蘇的某些不滿,把扶蘇打發出去作監軍,因而並未明確宣佈扶蘇為法定的繼承人。只是到了病危之時,非要確定繼承人不可的時候,秦始皇才勉強決定扶蘇為繼承人。然而由於秦始皇倉促在沙丘病死,趙高、胡亥與李斯合謀改變秦始皇的遺詔,另外偽造遺言,立胡亥為太子。這樣胡亥就奪得了帝位,做了二世皇帝。據《史記·季斯列傳》所載,秦始皇有二十余子,扶蘇是長子,胡亥是少子。然《集解》雲二世是秦始皇的第十八字。"從這段話來看,胡亥乃始皇第十八子,不一定是最小的。他之上有17兄,如果按照輩分次第當權的話,那麼輪不他頭上的。於是他只有通過陰謀手段,以達到奪取皇位的目的。這樣做必然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加劇爭奪權力的鬥爭。面對這種政治形勢,胡亥聽信趙高之意,對諸公子進行了大規模的殺戮。被二世殺害的諸公了,連扶蘇在內,達23人之多。子嬰如果是二世之兄的話,他又何能倖免!甚至在二世誅殺大臣之時,他還能向二世進諫,而後平安無事,這不是很奇怪的嗎?因此,子嬰為二世之兄一說,是和當時的政治形勢矛盾的,因而也是應當否定的。
  余"始皇弟"一說,究竟如何呢?從現有的材料看,此說比較合乎情理。雖然這一說法也僅見於《史記·李斯列傳》但是結合其他材料一起分析,看不出有什麼大的矛盾。首先,從年齡看,作為始皇弟,有比較大的兒子,可以一起謀劃誅殺趙高之事,這在情理中。其次,關於向二世進諫之事,他作為二世的叔父,自然可以提出不應當殺蒙氏的問題。雖然是臣子之屬,但畢竟是長輩,所以從諫辭的口氣看,也是一致的。從凱覦皇位來說,在當時傳位是父死子繼的情況下,作為始皇的弟弟,是同有資格參加爭奪的,因而對胡亥不構成直接的威脅,所以他就敢於進諫,而不會冒很大的風險。雖然二世滅大臣而遠骨肉"的情況下,也會殺戮一些較疏的反對他的親屬,但那畢竟不是主要敵人。最後,趙高逼死二世以後,把子嬰抬出來繼承王位,說明子嬰在當時的統治者中間,還多少有一些號召力,可以起到趙高所不能起的作用。子嬰不願做趙高的傀儡,毅然設計謀殺趙高,奪回了全部統治權力。可見,子嬰的謀略和膽識,已久經沙場十分老到,不是一般的平庸之人可比,因而作為秦始皇之弟應該是比較相稱的。


主辦單位:陜西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