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週刊 -> 精品文庫 -> 作品連載

 


四、利用“三月政爭”打破聯合掌權

07/22/2003/13:31
華夏經緯網

    李登輝登上“總統”和國民黨中央主席的寶座以後,面對台灣派系龐雜、傾軋激烈的局面,一時很難於駕馭全局,統領各方。當時在國民黨內影響最大的實力人物俞國華,雖然已被搬倒,擠出政府的權力核心,但在黨內仍有一定的影響。李煥、蔣緯國、郝柏村等仍各佔要津,分別執掌著政、軍、特大權。國民黨的權力核心基本上維持著蔣經國生前的安排,仍然是一人挂帥,各實力派人物聯合掌權的格局。李登輝上臺以後,一直在尋求打破這種格局的機會和辦法,而李煥等實力人物,為保住自己的權位,制約李登輝的專橫,也在秣馬厲兵待機尋釁,兩派勢力都在較勁。終於在1990年3月台灣進行第八屆“總統”選舉時暴發出來,後被稱作“三月政爭”(也有稱“二月政爭”的)。
   
    從1989年10月開始,林洋港、蔣緯國、郝柏村就在私下進行了頻繁的接觸。10月9日由郝柏村出面為蔣緯國祝壽,郝蔣各自談了對第八屆正副“總統”人選的看法。以後幾個月,“國民大會”擁戴蔣緯國的“國大”代表兵分兩路,一路以顏洋滋為首,發起聯署活動,推薦蔣為“總統”侯選人,聯署的人數達268名。另一路以軍隊將領滕傑為首,宣稱有146人聯署,推薦蔣為“副總統”候選人。部分國民黨元老還聲稱,這次推薦蔣緯國為“總統”或“副總統”,是“最後一搏”。隨著選期的臨近,雙方的鬥爭愈演愈烈。
   
    1990年2月,國民黨準備舉行臨時中央全會,推選“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會前政局混亂,謠言四起,外界流傳“總統”選舉後,“內閣”勢必改組,高層人事將有大的變動。並說,李登輝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權力,將在當選“總統”以後實行“二度削藩”,整肅異已。1月31日國民黨召開了中常會,在宋楚瑜的安排下,大家以起立方式擁戴李登輝為第八任“總統”候選人。但“副總統”人選問題沒有解決,反對派準備在“副總統”人選問題上作文章。當時,李煥、蔣緯國等高層實力人物被普遍看好是“副總統”的最佳人選。這時由“總統府”傳出,李登輝選擇“副總統”人選有“五項條件”,認為最合適的是李元簇。五項條件是:第一,必須在學界、政界具有相當地位;第二,全心全意輔佐總統,與總統有共事經驗,且能信任有加;第三,外省籍;第四,無意競選總統者;第五,年齡在70歲上下。臨中大會開會時,李登輝在五項條件之外實際上又加了一項:“沒有聲音”。而國民黨元老、“國大”黨部的領導人物滕傑立即反應,另提出了“四原則”,主張理想的“副總統”人選應該是蔣緯國,公開與李登輝唱對臺戲。同時,打算以黨內民主為號召,推翻已成慣例的起立表決方式改為秘密投票,然後伺機推出林洋港、陳履安為第二組搭擋人選與李登輝、李元簇一組相對抗。然而,這個計劃在臨中全會前一天(2月10日)被“國安局長”宋心濂透過“國安局”系統監聽到了,使擁李一方十分緊張。因此宋楚瑜發揮了他擔任過新聞局長、文工會主任所掌握的“技巧”,指揮中央黨部人員配合“總統府”方面消息“靈通人士”主動打電話給新聞記者,點出一些人強調所謂“黨內民主”的背後,隱藏著“居心叵測的陰謀”。然後又緊急進行反串連,連夜打電話給100位信得過的中央委員,遊說他們在臨中全會上反對票選,支援以起立方式推舉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事後,李煥、郝柏村、林洋港一方指揮宋心濂利用“國安局長”的職權竊聽他們的電話,李登輝、宋楚瑜一方堅決否認。通過這次鬥爭,李登輝身邊的“兩宋一蘇”(宋楚瑜、宋心濂、蘇志誠)已形成一體,成了李登輝的政敵最痛恨的對象。
   
    1990年2月11日,國民黨十三屆中央委員臨時全會正式召開。當天早上,宋楚瑜紅著一夜未眠的雙眼趕到會場,雙方人員到處交頭接耳。事先已知“今天會中將有驚人的權力鬥爭暴發”的新聞記者也議論紛紛,陽明山中山樓出現了李登輝聘任黨主席以來最凝重的氣氛。會議一開始,李登輝就先聲奪人,拋開李煥等人正式提名李元簇為“副總統”候選人。李登輝的提名,在會上激起了強烈的反彈。以李煥、林洋港、郝柏村為代表的一方和以李登輝、宋楚瑜為代表的另一方,在以票選還是以起立舉手的方式選舉“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問題上公開對立,形成了壁壘分明的票選派和起立派,雙方爭吵十分激烈,迫使會議不得不延長了兩個小時。會上,20多人先後登臺發言,唇槍舌戰,各不相讓。早在預備會議上,李煥係的黃河清就提出用票選方式產生正副“總統”候選人,但被李登輝否決。對此李煥、郝柏村等十分不滿,在正式會議上,李煥、林洋港、魏鏞、張豫生、滕傑等人都先後發言,李煥強調,選舉辦法應在正式推選之前由全會討論決定,林洋港等發言,表示贊成,並建議休會,先由會議秘書處準備選票,由全體中委投票決定。在會上,宋楚瑜也作了發言,他情緒非常激動,一再強調用起立舉手方式選舉是蔣經國先前的傳統。並且挑明“有證據顯示黨內有一股不安的力量在醞釀”,此話直接指向李煥、郝柏村等在搞陰謀。“國安局”局長宋心濂也憤怒地遣責少數人以投票方式搞小動作,破壞黨的團結。由於李登輝掌權兩年中奠定的權威,身為中央黨部秘書長的宋楚瑜又有掌握會議進程的便利,再加上中生代臺籍政客全面倒向李登輝,結果180人的中央委員會,以99票贊成、70票反對、11票棄權通過了彩起立舉手方式進行選舉。隨後,李登輝、李元簇在中央委員起立舉手後,被確定為第八屆正副“總統”候選人。自這次中央臨時全會以後,台灣輿論界將在會議上以李登輝、宋楚瑜為首的“起立派”稱為“主流派”,以李煥、林洋港、蔣緯國、郝柏村為首的“票選派”,稱作“非主流派”。
   
    在這次臨中全會上,李登輝、李元簇雖然過關了,但黨內相互對立的兩派已公開化,且雙方實力相近。當天台灣的晚報即毫無保留地以“國民黨大分裂”為標題,詳細報導了這一天黨內權力鬥爭的情況。表面上看,李登輝的“主流派”主宰了臨中全會,實質上,李的勝利反而促成“非主流派”將戰線拉長,將雙方再度決戰的時間處長至3月21日的“國民大會”的選舉,他們決心不讓李登輝一意孤行下去。“非主流派”之所以將戰線拉長,是因為李登輝的親信曾放出狠話說,3月21日“國代”會上李登輝選上“總統”後,將進行秋後算帳。蘇志誠、黃昆輝還說,3月21日以後大家走著瞧。
   
    臨中全會結束的當天晚上,李煥、郝柏村等人對“非主流派”在這次臨中全會上的失利進行了檢討,大家一致認定,這次失利主要是指揮系統不能統一所造成的。為避免重蹈覆轍,各系統人馬除各自作好能加以影響的“國代”的工作以外,全部協調作業由關中負責,並成立了一個由林洋港、李煥、郝柏村、蔣緯國、陳履安、關中、李慶華組成的七人小組,採取不定期聚會的形式,商討3月21日“國大”的選情以及各系統配合的狀況。為避開“國安局”的監聽,會議地點不作固定,視情在“國防部”博愛大樓、安和路“闔家歡俱樂部”、瑠公圳水利會等處舉行。
   
    “非主流派”還得到了部分“國大”代表的支援。以滕傑為首的部分資深“國大”代表,出於對李登輝的不滿和疑慮,堅持聯署推選“司法院長”林洋港、“國安會”秘書長蔣緯國為正副“總統”候選人,並於3月1日成立了“各界支援林洋港、蔣緯國參選第八任政府總統競選總部”。由於“國安會”成立了專案小組,對“國大”代表的言行實施有效掌控,進行電話監聽,“林蔣競選總部”不敢在固定地點辦公,他們有時在濟南路一家雜誌社,有時在中山北路的一家貿易公司,有時在仁安路的一間俱樂部游動辦公。因為林蔣二人並未獲得國民黨的合法推舉,只能以“候選而非競選”的面目出現,因而在各種運作上並不順利,但民間擁戴林蔣的聲音很高。3月4日,由滕傑等27位“國大”代表署名邀請“國大”的餐會于上午11時在台北市三軍軍官俱樂部舉行,與會“國大”代表達280余人,氣勢甚壯。林洋港、蔣緯國均到場致意,記者雲集,為搶鏡頭而互相推擠,造成極大的轟動。而在50公尺以外的“國軍英雄館”,是由李登輝作東宴請“國大”代表,到會的只有50余人,形成鮮明的對照。與此同時,蔣緯國也遙相呼應,在擁戴自己的“國大”代表中頻頻活動,他還公開發表談話說,蔣經國生前從未說過蔣家人不競選“總統”。當時任“經濟部長”的陳履安也向記者發表談話指出,台灣應該實行“內閣制”,“總統”不宜兼任黨主席,領導中心不應該是一個人的,而應該是一群人的。陳履安的這一炮引起了很大的反響,許多國民黨元老紛紛發表談話表示支援。“總統府”資政黃少谷說,這是大勢所趨。顯然李登輝當時把“總統”和黨的主席集于一身的做法,已為“非主流派”所不容。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加以制衡,防止李登輝當選“總統”以後,成為獨攬大權的獨裁者。
   
    “主流派”雖然在臨中全會上取得了勝利,但是並沒有絲毫鬆懈,仍繼續加緊活動。從2月12日起,雙李就開始密集地到“國大”代表住處拜訪,他們尤其注意爭取增額“國大”代表和民進黨、無黨籍“國大”代表。李登輝則加緊進行“溝通”,他曾在國民黨中常會上向“非主流派”人士作出彌合裂痕的姿態,拉攏李煥的人馬,爭取軍係“國大”代表,利用各級黨務機構以及部分地方勢力和學者等為其競選造勢。他還採取“分進合擊”、“各個擊破”的手段對“非主流派”和“反李同盟”進行分化瓦解。李登輝親自分別召見李煥、蔣緯國、陳履安、邱創煥、郝柏村等,或許以留任,或保證繼續重用,以期各個擊破。並於3月8日晚間切斷了林洋港與蔣緯國之間的通訊線路。他召見陳履安時許以日後將有重用,讓其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或中央黨部秘書長,遭到陳的拒絕。3月2日,他請曾任台北市議會議長的張建邦代他會晤林洋港,許以好處,勸其退選。林洋港以一句解鈴還須繫鈴人,我不是繫鈴人而加以回絕。3月8日,李登輝又請台灣省議會前議長蔡鴻文出馬夜訪林洋港,勸說林“台灣人不打台灣人”,並代表李向林信誓旦旦地表示,只做一任“總統”絕不連任。據說蔡還向林洋港轉告了一些外面的流言,主要是說林與外省人勾結,打擊自己台灣人,是出賣台灣的“臺姦”云云。此話使林洋港頓時感到猶如萬箭穿心,半天說不出話來。
   
    李登輝對蔣緯國下的工夫最大。先是讓宋楚瑜傳話,提出除“正副總統”問題不要談之外,其餘問題包括職務在內都可以談。後來李召見了蔣,談了三個問題:一是加強“國安會”功能的問題;二是蔣升任一級上將的問題;三是蔣出任“考試院長”的問題。這三個問題都由李登輝主動提出,其先決條件是蔣必須表態退選,否則,這三個問題都要重新考慮。由於李始終沒有表示誠意,二人的談話沒有任何結果。2月23日,李登輝又說動王升(原蔣經國的紅人,總政戰部主任)約蔣緯國在“自由之家”會面,王再次把李許蔣當“考試院長”一事重提一遍,並勸蔣退出競選,結果被蔣大罵一頓,彼此反目。這兩招都沒有奏效,李登輝心中十分不安,通宵不能成眠,於是,他便禱告上帝以求顯靈。果然禱告後忽然得到了靈感,這個所謂“靈感”來自《聖經》舊約以賽亞書37章36至38節的經文,其中說到“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18萬5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屍了。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廟堨n拜,他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殺了他,……”李登輝得此靈感後,信心大增,立即電召駐日代表蔣孝武回臺,要他扮演亞述兒子的角色。3月9日上午,“亞述王的兒子”蔣孝武奉召趕回台北,在宋楚瑜的專使陪同下,直驅“總統府”,雙方就政大教授金神保事先擬好的聲明稿,逐字逐句的進行議論斟酌。下午3時,蔣孝武在中廣公司的安排下召開記者會發表了這個聲明,公開抨擊其叔父蔣緯國:“假民主秩序之名,圖奪權之謀;藉法規漏洞從事政治投機。”一下子把蔣緯國打得心灰意冷。與此同時,李登輝又分別拜會了謝東閔、陳立夫、黃少谷、袁守謙、仉文亞、李國鼎、蔣彥士和辜振甫等國民黨八大元老,向他們許諾要進行政治革新和黨的改革,並請他們出面勸林蔣退選。3月9日,林洋港在官邸午睡時,忽然被叫去台北賓館,由蔣彥士代李登輝安排的八大元老早已在座,林洋港到了以後,各報記者也蜂擁而入,蔣彥士隨即宣佈林洋港婉辭“國代”聯署提名,林洋港本來說是“候選而不競選”。蔣彥士宣佈後,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好尷尬地發表了退選聲明,同時,宣佈將寫信給支援他的“國大”代表,請他們停止推舉他為“總統”候選人。林洋港的“退選”聲明,震得“非主流派”人仰馬翻。由於林事先並不知情,沒有來得及向大家打招呼,所以“非主流派”成員大有被出賣的感覺,自此以後,林洋港一度與“非主流派”略有距離。李登輝“各個擊破”的戰術終於奏效了。
   
    李登輝對林洋港的“自動退選”,自是充滿感激,事後立即登門表示謝意,經過一番寒喧謙辭,最後兩人在“司法院長”辦公室進行了一次戲劇性的會晤。第二天也就是3月10日,蔣緯國在形勢的逼迫下也表示與林洋港共進退,不再候選。至此,國民黨退臺以後最嚴重的一次黨內政爭暫告一個段落。3月21日、22日李登輝、李元簇在“國民代表大會”上先後以高票當選為正副“總統”。
   
    李登輝為什麼屬意于李元簇作自己的副手呢?並不是因為李元簇有什麼過人之處,而完全是從鞏固其“總統”權力的需要來考慮的。李元簇,湖南省平江縣人,生於1923年,曾當過記者,作過監察官。隨國民黨逃臺以後,曾擔任過台灣高等法院的推事、保安司令部軍法處副處長、處長。1958年留學西德,1963年獲波恩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留德返臺後歷任《中央日報》主筆、台灣政治大學教授、“國防部”顧問、法規司司長等職。1973年出任政治大學校長,後任“教育部長”、“司法部長”、“總統府”國策顧問等職。1988年由李登輝提名出任“總統府”秘書長。李登輝提名李元簇當副手的具體原因有三條:一是兩人私交頗深。1972年李登輝初入仕途就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時,對政法方面均不熟悉,但又必須審查法規,因而在法規審查會議中經常找當時任“法規會”主委的李元簇參與並聽取其意見。李元簇對有關法規問題的分析見解不僅增加了李登輝的見聞,也為他所審查的法案解決了問題。李元簇在法律方面的素養,給初入仕途的李登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兩人相知漸深,加之兩人同姓又同根,私人關係更密切。李登輝擔任台北市長及台灣省政府主席後,遇有重大法律問題時,依然向李元簇請教。二是,李元簇沒有派系,能全心全意輔佐自己,李元簇自1988年10月17日,由李登輝提名擔任“總統府”秘書長一年多來,盡忠盡職,任勞任怨,穩健內斂,謹守分際,並以其吹毛求疵的判官態度將“總統府”內節慶、迎賓等事務做得一絲不茍,深得李登輝的信任。李元簇沒有政治野心,不會構成奪權威脅,可免去李登輝六年任期內的後顧之憂。三是,李元簇是外省籍,符合省籍平衡條件,雖然年齡、資歷略高於“中生代”,但他與不少現職的“中生代”,如“外交部長”連戰、“經濟部長”陳履安、“經建會”主任錢復等都有過部屬關係,有利於他今後的運作。此外,李元簇在國民黨內屬於中性人士,由他當“副總統”可以摒棄、阻止蔣緯國、林洋港、李煥等人進入最高領導核心。李登輝自己就經常對人說:“我早在“行政院”政務委員任內,就相當了解李元簇的為人和處事態度,他是個很了不起的人,我最欣賞這種人。”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