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週刊 -> 精品文庫 -> 作品連載

 


七、“務實外交”製造“兩個中國”

07/22/2003/13:37
華夏經緯網

    蔣氏父子時代,台灣堅持“一個中國”和“漢賊不兩立”的政策,凡是與大陸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台灣一概與之“斷交”;凡是大陸加入的國際組織,台灣必退出,不允許在國際社會搞“雙重承認”和“雙重代表”,形成“兩個中國”。於是出現了許多國家與大陸建交而與台灣“斷交”的情況。當時,台灣的“外交部”曾被譏諷為“斷交部”、“黑人俱樂部”。到了蔣經國時代,為擺脫外交上的困境,採取了較為靈活的政策,注重發展民間交往形式的“實質外交”,但在國際上仍堅持“一個中國”不變。李登輝主政以後,對蔣經國的“實質外交”大加利用和延伸,推出了“務實外交”、“銀彈外交”、“經貿外交”、“政黨外交”、“度假外交”等等,並強調“務實外交要重堣l不要重面子”。從而在國際舞臺上以“你來我也來,你走我不走,你不來我來”的“務實”姿態,變“漢賊不兩立”為“漢賊可兩立”,與許多國家發展了“官方”或“半官方”的實質關係。
   
    “務實外交”也稱“彈性外交”。是台灣當局在國際政治多元化、國際經濟戰成為國際關係的重點的新時期,利用其雄厚的經濟實力,採取靈活多樣的策略,積極進取,努力維持與有“邦交”國家的“外交關係”,主動發展與無“邦交”國家的“外交關係”,主動發展與無“邦交”國家的實質關係;對發展中的微型小國,利用其急需技術與資金髮展經濟的機會。全力促成高層官員互訪,逐步尋求建立“官方”與“半官方”的關係;對政治制度不同的國家,儘量淡化意識形態的分歧,採取先經貿、後政治的手法,促進民間關係向經貿關係甚至政治關係發展;在國際組織中,重實輕名,採取“一國兩隊”的“奧運模式”和“一國兩席”的“亞銀模式”(亞洲銀行)參與國際組織,並把此看作是“重返國際社會”的外交重點之一。
   
    李登輝推行“務實外交”的目的,在於打破“外交”上的孤立局面,增加對國際事務的參與,強化台灣的“國際地位”,與更多的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實質關係,以“拓展國際生存空間”,謀求“獨立的國際人格”,最後在國際上造成“雙重承認”的事實,形成“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局面。1988年1月29日,李登輝剛繼任“總統”不久,就向“集思會”頭面人物黃主文表示,他將“盡力促進”台灣“重返國際社會”。在國民黨“十三大”開幕詞中,則進一步表示:“要以更堅定的信心,採取更實際、更靈活、更具前瞻性的作為,以升高並突破目前以實質外交為主的對外關係”,使台灣成為“國際間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1988年初,李登輝即派“行政院長”俞國華率領訪問了美洲三國,實現了同巴哈馬建交。隨後,3月6日至9日,李登輝親自出馬,以“台灣來的總統”的身份訪問了新加坡,名義是“度假”。這是國民黨退臺以後,“元首”第一次訪問無邦交的國家,事後李登輝對記者說:(“台灣來的總統”)“這樣稱呼雖差強人意,但還是可以接受的。”並且表示,不管哪個國家,以什麼名義邀請,他都願意前往訪問。他還說:“本人以為雙重承認的問題,如果在可以的情況下,我當然很高興”,“對雙方而言,非承認不足以對兩國有幫助的話,那自然就會承認。”3月底,李登輝授意“法務部”、“內政部”、“外交部”等部門研究“一國兩府”的可行性,接著派“財政部長”郭婉容率團到北京參加亞洲銀行年會,凸顯“兩個對等政府”的含義,以投石問路。
   
    “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李登輝趁歐美列強反共反華的機會,對“彈性務實外交”更加狂熱。他在會見西德學者時稱:必須承認現階段台灣當局“治權無法有效在大陸行使的事實,承認這項事實及尋求突破在外交上的限制,將有助於台灣重返國際社會”。於是便頻頻出擊,僅從1989年7月至1990年5月,即利用優惠貸款、經濟合作、技術輸出等手段,先後同與大陸有邦交的格瑞那達、賴比瑞亞、賴索托和幾內亞(比紹)等國恢復了“外交”關係,使邦交國由原來的22個增加到28個。同時,在提升與無邦交國家的實質關係和參與國際組織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進展。英國在臺設立了“教育中心”和“簽證服務處”;法國在臺機構的名稱改為“法國在臺協會”;愛爾蘭、挪威、義大利、智利、比利時、西德、匈牙利、荷蘭等國先後與台灣互設辦事處;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的駐臺機構和台灣駐希臘等國的機構提高了層次;與蘇聯、阿爾巴尼亞及東歐的直接貿易和與古巴、越南的經貿關係有了重大發展;還參加了亞洲銀行家協會和統計協會、東南亞資訊聯盟等一些民間的國際組織。
   
    “參與聯合國”是李登輝“彈性務實外交”重頭戲。早在1989年春,時任台灣“外交部長”的連戰,就依照李登輝“彈性務實外交”的旨意提出,“彈性外交的最終目的,是要重新加入聯合國。”1991年夏,台灣“立法院”通過了由黃主文等86名國民黨籍“立委”提出的“加入聯合國建議案”,建議“在適當時機以中華民國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此時,“台獨聯盟”的蔡同榮發動了“公民自決參加聯合國”的群眾遊行。李登輝立即派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蔣彥士作了接見。同時,指示“外交部”加以研究,並擴大編制,將“外交部”屬下的第一科改為“聯合國科”,處理相關事宜。“外交部”還遵照李登輝的旨意,對當時台灣的26個“邦交國”進行了一次調查,結果有9個國家表示支援。李見有人支援,示意雖然數目不多,但只要大量投資,數目是會逐步增加的。從此,“外交部”便在這一目標下,開始向有關國家撒鈔票。錢果然能“通神”,到1993年初再次調查時,在29個“邦交國”中,同意給以支援的增加到20國。至此,李登輝認為時機已經成熟,於是親自上陣,在2月6日會見各黨派“立委”時宣稱:“重返聯合國是國人的希望,也是政府努力的目標。”2月9日接見民進黨的部分“立委”時則說:“將在二、三年內以‘中華民國’名稱提出重返聯合國的申請案。”李登輝明知不可能而為之,要“向不可能之事物挑戰”,“打破傳統國際法和國際組織正式運作”方式。
   
    李登輝的旨意下達後,“外交部”立即照辦。時任“外交部長”的錢復於1993年3月6日舉行記者會宣稱:“中華民國”的政治經濟實力已日益引起國際社會重視,應在國際上擔負起一份責任,“中華民國”有權利參與聯合國,並表示“參與聯合國”將是今後台灣“外交”工作的首要重點。
   
    為配合此一政策的實施,李登輝還指示相關部門採取一系列具體措施:一是成立專門機構,“行政院”下設立“參與聯合國策劃小組”,具體負責“參與”活動的籌劃與運作。同時,在“外交部”下設立“策劃小組”,由“政務次長”房金炎任召集人。二是在國際間大力開展遊說,爭取支援力量。5月17日,“外交部”發表了《中華民國參與聯合國》說貼,並規定:教育、宣導、洽助是現階段遊說的三個主要方向。三是增加人員配置與經費預算,充實參與聯合國的第一線戰鬥力,經費則比1993年度預算增加60億元新台幣,僅參與聯合國組織活動的經費就增加了29億新台幣。同時,從1993年開始,每到9月聯合國開會期間,都要化大錢收買幾個微型小國提出讓台灣重返聯合國的提案,在國際上掀起一陣“重返聯合國”的鼓噪,僅第一年即花去200億元新台幣。
   
    1995年是聯合國成立50週年,又是台灣“參與聯合國三年成案”的第三年,因此,台灣當局提前展開了攻勢。6月26日,李登輝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發表專文,其主要訴求是:1、聯合國1971年通過的2758號決議,只解決了大陸地區人民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卻剝奪了台灣地區人民在聯合國的代表權;2、目前兩岸分裂分治,大陸的統治權並未及于台灣地區;3、台灣經濟強大,政治民主;4、台灣如能重返聯合國,可以其豐厚的資金援助聯合國各項發展計劃。同日,“外交部長”錢復致函聯合國秘書長加利和除中國、蒙古以外的聯合國各成員國外交部長。據臺“外交部政務次長”房金炎在“立法院”答詢時透露,錢復的信函除表明台灣加入聯合國的立場外,還有兩點重要內容:一是願提供10億美元作為基金,以解決聯合國的財政困難;二是只要能參與聯合國,不計較名稱。同時要求加利把該函作為聯合國的正式文件,散發給各會員國。台灣“外交部”還發表了“參與聯合國政策白皮書”。聯合國開會期間,李登輝專派“新聞局長”胡志強率代表團赴聯合國開展文宣活動。尼加拉瓜等國又在會上提出把“台灣的中華民國國際體系中的特殊情況”提案到入大會議程。9月20日,第50屆聯大總務委員會在審議本屆聯大議程時,以3票贊成,25票反對的懸殊比數,斷然作了否決。至此,台灣當局“重返聯合國”的圖謀,連續第三年遭到失敗。但台灣當局仍不甘心,以後每年聯合國開會時,都要鼓勵有限的幾個“邦交國”提“議案”,但連提連敗。
   
    開展“度假外交”、“銀彈外交”(台灣媒體也有稱“凱子外交”)和“校友外交”、“過境外交”等,是李登輝親自出馬推行“彈性務實外交”、拓展國際生存空間的主要手段。李登輝登上“總統”寶座後,先後進行過5次“破冰之旅”、“跨洲之旅”。第一次是1989年3月,以“度假”的名義訪問新加坡;第2次是1994年2月,仍以“度假”為名訪問了亞洲的菲律賓、泰國和印度尼西亞;第3次是1994年5月,以參加哥斯大黎加和南非總統就職典禮的名義,訪問了中南美洲和非洲的4個國家;第4次是1995年4月,又以“度假”的名義訪問了中東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約旦;第5次是1995年6月以“校友”身份訪問了美國,參加康乃爾大學的校慶活動。
   
    李登輝頻頻出訪,其目的是多元的。第一,他要讓世界知道“中華民國在台灣”。他出訪過程中不止一次講,“存在才有希望”,“愛拚才會贏”,“走出來與外國政要握握手比在家曬太陽好”,“在這裡我與各國總統平起平坐,就突顯了台灣的存在。”第二,用金錢穩住“邦交”。李登輝每次出訪大多帶著台灣“中央銀行”總裁,台灣媒體形容李的出訪是“送錢之旅”。據台灣公開的資料:除新加坡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外,李登輝每到一個國家都要給幾千萬美元的貸款或援助、捐助,有的國家只有幾十萬人口,伸手就要3500萬美元,若不給馬上與大陸建立外交關係。所以僅1994年5月中南美洲和非洲的四國之行,就累計花去1億1千3百萬美元。而且這只是公開的部分,私下送給政要的和夫人曾文惠贈給兒童福利院等機構的不計在內,因為如果公開了,內怕“立法委員”或輿論追問,外怕相關國家爭相索要。到1994年止,台灣為了穩住與一些小國“邦交”,已承諾貸款十一億美元,其中,中南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就佔60%,非洲50多個國家中只有7國與台灣有“邦交”,也花去3億多美元。第三,為“參與聯合國”籌劃、拉票。1993年中南美洲的尼加拉瓜等7國曾聯合提案,要求聯合國大會討論台灣入會問題。為使尼在1994年能再度領頭拉相關國家搞聯合提案,李登輝訪問中南美洲時,第一站就到尼加拉瓜,除提供大額貸款以外,還宣佈取消尼以前所欠的2200萬美元中75%的債務。同時,李還趁參加哥斯大黎加新總統就職典禮等機會,向哥國和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巴拉圭5國領導人當面拜託,請他們參加聯合提案。當然,花錢是少不了的。第四、拓展新的“外交”關係。非洲有一些小國想從台灣得到一些經濟利益,台灣便積極利用,有關的“外交人員”經常與他們保持接觸,一旦條件成熟就買過來。李登輝訪非時,原打算親自與7個小國的領導人面談,爭取與一、二個國家正式宣佈建立“外交關係”,以壯行色。但最後一個也沒有拉住,使李登輝有些掃興,心情不大好。於是他借機發泄,用仇恨的字眼大罵中共。第五、借機開展“過境外交”。李登輝原打算借“出訪”之機,從美國、日本、墨西哥、巴西四國“過境”,以象徵國際關係的突破。但是,墨西哥、巴西立即表示拒絕;美國只準在夏威夷過境加油,停留一個半小時,並不準下飛機;日本則不願擔與大陸搞壞關係的責任,也加以拒絕。李登輝的“過境外交”未能如願。
   
    實現訪美、訪日是李登輝的最大心願。1995年6月,終於用重金敲開了訪美的大門。李登輝為了打通訪美的關節,從1994年起就化鉅資雇傭美國著名的遊說公司——卡西迪公關公司,從事美國國會山莊的政治遊說。原定年酬金150萬美元,後來因成效顯著,增加到350萬美元。在鉅額金錢的誘惑下,卡西迪公司說服了美國參、眾兩院中大多數反共、反華的議員,通過了聯署邀請李登輝進行“私人訪問”的決議。開始,人們不明真相,以為是美國的國會議員們是基於某種觀念而主張李登輝訪美,內幕曝光以後才弄清楚,原來這完全是由台灣“外交部”、台灣“綜合研究院”與卡西迪公司合夥運作的一次金錢交易。據香港媒體透露,李登輝為了訪美,僅1995年就花了新台幣28億1千萬元,約合1億多美元(1美=26台元左右)。卡西迪在攻下國會議員的同時,還把政治遊說直指關鍵人物克林頓。卡西迪公司通過華盛頓政府中的重要關係人物向克林頓保證:只要同意李登輝訪美,1996年克林頓競選連任總統時,台灣將給予鉅額捐獻,作為克氏的競選經費。至於具體數額,不會少於5000萬美元。李登輝還向康奈爾大學捐贈250萬美元,條件是該校要頒給李傑出校友獎,並在歐林講座中,邀請李登輝擔任主講人。李登輝達成訪美,應了中國的一句話:“有錢能使鬼推磨”。
   
    李登輝訪美,主要目的是宣揚“台灣存在的事實”,動搖美國“一個中國”的原則立場。特別是6月9日他在康奈爾大學的演講中,16次提到“中華民國”,呼籲世界各國要以“公平合理”的態度對待台灣,不要忽視“中華民國”存在所代表的意義、價值與功能。他說:“‘中華民國’在台灣,意思就是‘中華民國’還存在著,而且已經存在84年了”。台灣大學政治係教授張麟徵曾對李登輝此行的表現評價說:就國際宣傳效果而言,他無疑是一位“兩個中國”的“超級推銷員”。美國則稱他是“麻煩製造者”。
   
    對於訪日,李登輝朝思暮想,先後密謀了10年,有6次大的動作。第一次是1991年,李登輝與日本自民黨大老金丸信密謀,企圖在8月赴拉美“訪問”後“順道”經日本進行“私人”活動,後因被日本媒體披露而取消。第二次是1994年,想趁日本舉行亞運會之機赴日,亦告破產。第三次是1995年,台灣鼓勵日本親臺勢力邀李登輝赴大阪出席亞太經合會議(APEC)最後不得不以辜振甫代之。第四次是1997年,企圖借其母校京都大學百年校慶之機赴日。在位時的這四次,都未能如願,但他仍不甘心,2000年他下臺了,仍想借出席“亞洲展望研討會”之名赴日又告失敗。直到2001年終於在第6次上以“看病”的名義去了日本,圓了“訪日”夢。其實他去看病是假,去為“台獨”做廣告是真。
   
    親日附美是李登輝“務實外交”的主軸。親日是“台獨”勢力的根本利益所在,也是李登輝“親日情結”的本能體現;附美則是“台獨”勢力所依賴的靠山。為此,李登輝積極配合美國和日本的亞太戰略,鼓吹建立“亞太安全體系”,併為日本政府官員將台灣劃入《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的地域範疇而叫好。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