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 時事週刊 文章
“桑吉”號大火熄滅後如何治理污染亟待關注
華夏經緯網   2018-01-25 16:13:00   
字號:

  “桑吉”號大火熄滅後海面溢油擴散面積增大 如何治理污染亟待關注

  國家海洋局發佈消息稱,1月15日,東海海域“桑吉號”碰撞事故發生後的第10天,國家海洋局在現場監視監測,10時,海面大火熄滅。現場監視多次發現油污帶。7時,海警船舶在距沉船位置西南7.2公里處發現長約14.8公里,寬約1.8∼7.4公里的油污帶;並於10時至12時期間,再次發現由沉船位置向東延伸的油污帶,長約18.2公里,寬約1.8∼7.4公里,油污面積較1月14日明顯擴大。13時許,海監飛機發現由沉船位置向北延伸的發亮、邊緣區域呈暗色的油污帶,半徑約5公里。

  此外,通過解譯6時的衛星遙感影像發現沉船海域有長約12公里,寬約9公里的油污帶,面積約58平方公里。與海警船舶發現的油污位置基本一致。

  同時,國家海洋局工作人員在沉船周邊海域共採集7個站位水樣。監測結果顯示,部分站位發現油污帶、油膜,個別站位石油類物質濃度達1261μg/L,為劣四類海水水質。溢油對事故海域生態環境的影響有待進一步監測評估。

  在1月16日舉行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稱,東海油輪事故發生後,中方始終高度重視“桑吉”油船的搜救工作。關於善後工作,中方領導人已指示有關部門依法合規進行妥善處理,歡迎伊方參與事故調查,願為伊遇難船員家屬來華提供簽證便利。

  誰來救助?

  1月6日20時許,隸屬伊朗光輝海運有限公司的巴拿馬籍油船“桑吉”輪與香港籍貨船“長峰水晶”輪在長江口以東約160海堻B相撞,導致“桑吉”輪起火。根據上海海事局公佈的資訊,“桑吉”輪載有大約13.6萬噸凝析油。

  “類似于這次的碰撞事故,在國際上並不多見。”江蘇海事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陳立軍說,事故發生在長江口外160海堨~,屬於我國專屬經濟區,我國是有責任救助的。

  陳立軍認為,包括救火、32名遇難船員的賠償等費用均由船舶責任公司負責,一般會由相應的保險公司支付。

  至於事故原因,目前,關於“桑吉”輪碰撞事故的黑匣子數據及原因尚未公佈。

  據有多年海上輪機長經驗的陳立軍推測,機器失靈的可能性小,很有可能是船員疏于觀察、應急反應不強等人為因素造成的。

  “碰撞時間為晚上8點鐘左右,是船舶交接班時間,這個時間段一直是事故高發期。8點至12點之間由三副和三管負責,而他們的經驗和技術水準是相對欠缺,對突如其來的危險可能無法做出快速、正確的判斷。”陳立軍說。

  陳立軍說,發生火災等突發事件時要沉著冷靜,展開自救,用船艙中儲存的惰性氣體滅火。同時,及時向海事局等相關組織、部門迅速報告。

  另外,對於輪船是否要打撈,陳立軍認為,船沉沒要根據沉沒地點、深度、會不會影響航道等條件綜合判斷是否打撈。

  常州大學石油工程學院黃維秋教授認為,油船運輸批量大、運距長,危險性比較大,出海前一定要做好檢查,保證設備的完整性和有效性。海運過程中要密切跟蹤行程氣象條件,做好各做應急預案。確保線上安全監測、報警系統完整、先進,及時監督鄰近船隻的運行狀態,並做好預警。

  “運輸過程中一定要做到禁煙禁火,甚至連帶釘子的鞋子都不能穿,以免金屬撞擊擦出火花。”黃維秋說,“做好這些,其實很多事故是可以避免。”

  如何治理污染?

  碰撞事故發生後,“桑吉”輪泄漏了凝析油。1月14日,“桑吉”輪爆炸沉沒,自身攜帶的燃油也存在泄漏的可能。如何處理浮油,避免海洋生態環境遭到破壞成為“當務之急”。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了解到,事發後第二天,上海海事局找到秦皇島一家環保公司,要求運輸處理浮油的材料到事發海域。

  該公司的負責人朱玉浩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截至目前,他與前方工作人員還未聯繫上,“吸油寶”使用後的具體效果還不得而知。

  “因為凝析油具有極強的揮發性,根據官方發佈的數據,推測事發海域油污帶厚度在0.3微米左右,以‘吸油寶’的能力是完全不在話下。”朱玉浩說。

  據了解,“吸油寶”由蘇州大學副校長路健美教授團隊發明,相比于傳統“吸油”方法,具備吸得快、吸得多、可反復使用三大優勢。還曾獲2014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吸油寶”是一種新型聚合物吸附材料,外形是酷似海綿的白色絨布,外麵包裹著一層特殊的高分子布。用吸油寶製成的魚鱗型吸油拖欄,每組長約10m,可以根據實際所需進行組裝,固定在船隻上後對污染區域進行攔截,眨眼間就能“吞”光油污。“奧秘在於我們創新了材料的化學結構組織。”

  蘇州大學副校長路健美說,國際上的同類產品吸附速度一般需要4∼6小時,而“吸油寶”僅需2∼11秒便可將油污牢牢“鎖住”,而且吸附倍率很高,特別適合對“桑吉”輪漏油這樣的突發事故進行應急處理。

  此外,因為“吸油寶”外麵包裹了一層高分子布,就好像穿上了堅固耐磨的鎧甲,反復使用1000次還能保證吸附效率不減,這樣也大大壓縮了使用成本。在海上回收一噸油傳統方法需要50萬元,而使用“吸油寶”最少只需5萬元。

  “吸油寶”問世以來,已在大連市原油管道爆炸、松花江污染、墨西哥灣原油泄漏等不同類型的環境污染事故中“大顯身手”,獲得國內外一致好評。

  2013年,在11·22青島輸油管道爆炸事件中,漏油導致張戈莊附近4萬平方米左右的海域污染,在處理油污時使用了“吸油寶”。

  朱玉浩說,整個過程只用了5天,半年後回到事發地查看時,發現生態環境就基本恢復,藤壺、釘螺、蠔等海洋生物在原污染區域大量繁生。而運用吸油氈和消油劑等傳統清污手段的海域,事故兩年後仍遺留大量油污,水體渾濁,毫無生機。

  誰來賠償?

  此次事故將涉及海洋生態損害賠償,以及對近海漁場的損失賠償,引起社會關注。

  值得關注的是,1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了《關於審理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這一司法解釋的實施,表明東海沿海城市受損海洋生態將有三道“防線”保障獲賠。

  司法解釋認為,明確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索賠訴訟的性質與索賠主體。海域屬於國家所有,對中國管轄海域內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造成污染損害和破壞,會直接給國家造成損失,理應由國家索賠。依法行使海洋環境監督管理權的部門代表國家就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提起索賠訴訟,具有公益性。該類訴訟屬於民事公益訴訟範疇。

  另外,司法解釋還明確規定,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索賠訴訟的特別規則。由於海洋環境污染成因複雜、評估鑒定機制不健全等因素,將難以追究責任者,法院將克服環境污染舉證難的問題,盡可能讓責任人作出賠償。

  有專家預測,“桑吉”油輪沉沒在長江口以東約160海堻B,燃燒9天又向東南漂移100多海堙A遠超我國12海婸漅範圍,涉及的東海海洋生態損害賠償將數額巨大。由於“桑吉”油輪東海燃燒沉沒,污染並擴散行為是持續的,因此按照這一司法解釋索賠,沒有任何法律障礙。但由於涉及對國外索賠,應由國家相關部門來協調,索賠可能應由國家海洋局或東海局統一協調。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李超 實習生 郭陽琛

 

來源:中青線上

 

責任編輯:邱夢穎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本站檢索
 
全站排行
 
週刊排行
   
華夏週刊
時事週刊 | 臺海觀點 | 七日世界 | 娛樂週刊 | 一週賽場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