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週刊 -> 天下

 


美國在阿富汗戰爭的四大失誤

08/05/2003/09:53
華夏經緯網

  法國作家勒內·卡納特在費加羅報撰文批評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是一場“荒謬的戰爭”。他認為,美國高層決策的倉促和狹隘使這場戰爭變成了布希總統本人的“聖戰”,不僅起不到打擊本拉登的作用,反而用阿富汗許多無辜者的生命去替恐怖分子償還紐約世貿大廈無辜者的生命;其次,這場不成比例的常規戰未記取越戰等歷史教訓,亦未考慮潛在的宗教背景闡釋以及中亞地緣政治版圖等複雜因素,除了已在阿富汗民族間挑起少數族和主體族的“聖戰”外,戰爭本身的結果也可能製造出更多、更瘋狂的伊斯蘭“聖戰者”,從而使這場戰爭可能變成越戰式的或前蘇聯阿富汗戰爭式的遙遙無期的消耗戰。

  法國作家勒內·卡納特(ReneCagnat)曾經是法駐烏茲別克武官,現在是吉爾吉斯斯坦比奇克美國大學教授,曾發表《草原的喧囂》等著作,最近又出版其主編的《中亞》大型畫冊

  卡納特14日在費加羅報發表的《“布希總統的聖戰”》一文,可能是美國對阿富汗開戰以來西方學者批評美國戰爭政策最為激烈的文章。有必要指出,不管卡納特的觀點是否正確,他本人是以一個在中亞生活和任教的西方知識分子兼軍事問題專家的身份提出他的看法的

  卡納特在文章的開頭這樣寫道:“大凡今天在中亞生活的外國人,如果他對阿富汗民族多少有點了解,肯定會對普什圖族人懷抱同情而遷怒于美國人。”卡納特站在一個中亞“西方人”的立場上,首先提出幾個問題:世界上最富有的一個人民怎麼能夠用飛機去轟炸一個最窮的人民?是不是911日的可怕襲擊使美國失去了理智?每當涉足第三世界時,所謂美國內政的必要性還要使這個偉大的國家笨拙到何時才罷休

  卡納特認為,按美國目前在中亞展開戰爭的方式,這場戰爭實際上是一場“荒謬的戰爭”,甚至成了布希總統本人的“聖戰”(文章標題即使用這一詞語,大概影射布希說過的“十字軍東征”)。卡納特指出,布希總統最初講打擊恐怖主義是一場“需要耐心的持久戰”時,美國的策略是正確的,但戰爭打響之後,這種包含政治的戰略立即讓位給純軍事目的並且成為一場完全不成比例的常規戰。卡納特認為,美國在阿富汗的這場戰爭至少有四個錯誤

  第一個錯誤是轟炸阿富汗。卡納特分析說,尤其在美國決定使用B-52重型轟炸機之後,更是鑄成大錯。首先,不管美國怎幺解釋戰爭條件以及塔利班後來的失敗和轉移,轟炸的直接結果是用無辜者去償還無辜者,即以阿富汗無辜者(主要是普什圖族居民)的生命去替恐怖份子償還紐約世貿大廈無辜者的生命。卡納特認為,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軍事上的勝利實際上變成了本拉登的勝利

  其次,炸彈的殘酷效果反而在普什圖族人之中製造了更大的反美情緒,促使他們集結在塔利班周圍,極有可能從普通居民變成聽信塔利班的盲從而又瘋狂的“聖戰者”。就像車臣的情況一樣,炸彈下的死者製造出更瘋狂的人。因此,戰爭對於許多普什圖族人來說,變成一種非正常人所能想像的競技,極端的伊斯蘭分子極有可能在全球各地把美國人視為打擊的獵物。卡納特認為,如果阿富汗內部民族和部落矛盾激化,以普什圖族為主的塔利班不會自動推出歷史舞臺,而是依靠毒品交易獲得的資金,仍會維護自己的聖殿並繼續充當伊斯蘭的“執法者”。而本拉登恐怖主義組織所需要的正是這樣製造出來的“英雄”

  第二個錯誤是:美國在阿富汗打的是一場完全不成比例的常規戰爭。卡納特認為,從戰術上講,美國的這場戰爭沒有記取越南戰爭、前蘇聯阿富汗戰爭以及車臣戰爭的教訓。再精密的武器也難以在阿富汗取得實際效果,因為敵人是一些鐵了心的、隱密的、老練的“戰士”,並且擁有不容易找到的後方基地

  卡納特認為,塔利班放棄北方重鎮馬扎堥F堣狻M首都喀布爾,固然是敗退,但也屬於一種戰略轉移。因此戰爭的後果仍然難以預料,很可能變成遙遙無期的戰爭。尤其現在北方聯盟已經進入普什圖族的區域,如果這一區域爆發部落之戰,則會出現另一種更嚴重的局勢,很可能是新的軍閥混戰。所以,無論華盛頓、伊斯蘭堡還是喀布爾,最好在這一階段停下來想一想。

  第三個錯誤是阿富汗戰爭給印度次大陸帶來不穩定的風險。卡納特分析說,由於巴基斯坦等一些穆斯林國家被迫間接捲入這場戰爭,因此對印度次大陸乃至整個伊斯蘭世界均有風險。最明顯的例子是巴基斯坦目前隱含著內亂和秩序失控的危險。卡納特指出,據他觀察,阿富汗周邊伊斯蘭國家的溫和政權都面臨國內狂熱分子的壓力,無論是伊斯蘭溫和派還是極端派,都把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看成是“布希總統的聖戰”。這個危險的口號含有挑起文明衝突的巨大風險

  卡納特認為,即使美國依靠炸彈和美元最終打嬴這場阿富汗戰爭,美國在中亞其他一些地區卻可能是一場失敗,因為在這些民族構成複雜的穆斯林國家,戰爭必在失敗者之中製造瘋狂,而在“勝利者”之中製造不符合伊斯蘭經典的“非道德化”。如果美國人不謹慎地以基督徒自居,那就更有火上澆油的危險

  第四個錯誤是美國在戰爭中太依賴阿富汗北方聯盟。卡納特認為,在馬蘇德遇刺身亡後,北方聯盟實際上已經變成一支不同種族和部落組成的群龍無首的軍隊,由幾個軍閥分別控制。這支散軍目前仍然聯合起來共同打擊塔利班。但阿富汗民族構成的特殊性就在於,要想戰後阿富汗有一個穩定的政局,不能沒有普什圖族的參政,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仍要依靠佔人口多數的這一族群。而現在的情況是,普什圖族有印象(甚至完全認為)美國在支援少數族攻打阿富汗有史以來的主體民族。因此,戰爭本身已經在阿富汗民族之間挑起一場“聖戰”。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