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週刊 -> 天下

 


日本歌舞伎 華麗妖艷四百年

09/24/2003/10:06
華夏經緯網

    在日本傳統的文化藝術中,從一度是妓女的演藝成為大雅之堂的高尚藝術,非歌舞伎莫數了。今天,它已經走過了整整400年的歷史。

    周作人曾驚嘆:日本摹倣中國文化,卻能唐朝不取太監、宋朝不取纏足、明朝不取八股、清朝不取鴉片。再想想日本的茶道、禪宗和歌舞伎,恰恰是這種兼收並蓄構成了日本文化的獨特性。

    不知道走過了400年漫長歷史之後,歌舞伎這種淒涼的歌舞還能向前走多久?

今年,是日本歌舞伎誕生400週年

    在日本傳統的文化藝術中,從一度是妓女的演藝成為大雅之堂的高尚藝術,非歌舞伎莫數了。它以其獨特的集歌、舞、演劇為一身的豪華妖艷的風格,至今已走過了整整400年。為此,日本各地舉辦多種慶祝活動,再現這個代表了日本國粹的古老傳統藝術。

    日本藝術文化振興會、松竹和共同社在東京舉辦了“歌舞伎四百年展”,展出內容不僅有歌舞伎誕生以來到近代、現代的文史資料,還邀請了歌舞伎的名角中村富士郎到場演出、歌舞伎演員的現場化裝表演、專家解說服裝道具等,不但年長者觀眾甚多,很多年輕觀眾也都感嘆不已。

    在早稻田大學演劇博物館舉辦了展期10個月的江戶·明治歌舞伎展覽會,展示了歌舞伎的形成、完成、成熟和古典化的全過程,歌舞伎名演員和評論家的講座幾乎座無虛席。

    日本郵政公社還專門發行了面值80日元的歌舞伎誕生400週年紀念郵票,其中一枚是創始人阿國的形象,取于出光美術館收藏的“阿國歌舞伎圖屏風”。另外一枚取自著名歌舞伎劇目中的兩個演出形象,前方是歌舞伎名家九代市川團十郎演出的《暫》中的鐮倉權五郎景政,後方是五代尾上菊演出的《土蜘》中的土蜘精,這兩名著名演員對歌舞伎的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今年也恰好是他們逝世100週年。這兩張郵票成為集郵愛好者的搶手貨。

    在歌舞伎的誕生地、創始人阿國的故鄉島根縣,舉辦了復原阿國歌舞伎的活動,根據當時的史料和繪畫記載,由著名狂言大師野村萬之丞登臺演出,40名演員緊跟“阿國”載歌載舞,再現了當時的風俗。

    日本各有名的歌舞伎世家也都舉辦各類演出和講座並行的紀念活動,讓日本更多的民眾體會和了解歌舞伎的精髓。日本各地的紀念活動仍在持續。

看!那張白臉

    說起歌舞伎,對於不了解日本文化的異邦人的聯想總會有如下兩種:首先是鬼!看不出性別的白臉人浮現在幽暗的背景前,拖著比京劇還長的唱腔,舞臺上似乎還飄著浮世繪的落葉;其二是“伎”字引發的歧義,還有藝妓在日本電影堛瑰W繁現身。這些都使我們無法忽略歌舞伎這個行業的江湖身份,即使是“國粹”也是來源於民間,有它自己辛酸的成長歷程。

    現在在日本,AV小電影肯定比歌舞伎要出名無數倍;而且,坐落在東京的歌舞伎町是聞名全球的紅燈區,是旅遊旺地。那麼真正的歌舞伎是什麼呢?

    歌舞伎誕生於400年前的1603年,當時的歌舞伎(kabuki)並不是現在這樣的歌、舞、演劇渾然一體的藝術,也不是男扮女裝,而是一種加有簡單故事情節、具有宗教色彩的舞蹈,而且是女扮男裝。

    歌舞伎的創始人是日本關西島根縣出雲大社的女祭司阿國,為了募集木殿的修繕費,她來到京都,改革了“唸佛踴”(唸佛踴經時的動作舞蹈),加入簡單的故事情節作為一種演藝公開表演,在京都、大阪等地引起強烈反響,甚得民眾歡迎,是當今歌舞伎的原型。阿國也因此成為歌舞伎的創始人。

    歌舞伎從民俗發展成日本的國粹文化,經歷了波折的成長過程,由“遊女(妓女)歌舞伎”到“若眾歌舞伎”,最終發展到現在的歌舞伎的原型“野郎歌舞伎”,逐漸成為現在這樣專門由男演員演出的純粹的歌舞演劇藝術。

    阿國創建了歌舞伎後,在京都、大阪一帶的“遊女”受其影響組織了許多“遊女歌舞伎”,她們除了演劇之外還從事賣淫活動。當時的日本德川幕府對“遊女歌舞伎”的淫亂行為採取了取締措施,于1629年公佈禁止女人演戲的法律,結束了“遊女歌舞伎”的時代。女人演戲被禁止,並沒有中斷歌舞伎的發展,劇團變更辦法,以年輕貌美的男子扮演女人的角色,產生了歌舞伎中的“女形”,這種歌舞伎被稱為“若眾歌舞伎”。

    “若眾歌舞伎”中的青年男子演員因為年輕貌美,深受女性觀眾的喜愛,演員生活作風糜爛,經常和觀眾發生戀情,時有殉情、私奔等引起社會轟動的事件發生。幕府雖然採取多種措施加以改善,但難見效果,於是在1652年明令禁止“若眾歌舞伎”演出活動。

    然而,歌舞伎畢竟成為當時日本民眾最主要的娛樂活動,幕府禁止無法斷絕民眾的喜好,劇團方面便想出了對付禁令的方法,把青年男子演出的歌舞伎改為成年男性演出,於是出現了“野郎歌舞伎”,也就是現在日本歌舞伎的原型。歌舞伎從此改變了側重以美媚之貌蠱惑觀眾的做法,轉而追求演技,逐漸發展成專門由男演員演出的純粹演藝。

    另一方面,從西洋歸國的知識分子和執政者們看到西洋社會塈熁應N視為國家文化的象徵。於是就把歌舞伎當作了日本文化的代表。歌舞伎從此被視為現代人所為的藝術。

最是那男人的“妖艷絢麗”

    以前演出過的歌舞伎劇目之中,女形的印象最鮮明的是《鳴神》。《鳴神》的情節是描寫一個居於北山岩穴的出家僧侶“鳴神上人”被天上宮廷派遣的美女“雲中絕間姬”誘惑,墮落失身而消減身體的功力,飲酒大醉。雲中絕間姬便乘機割斷了鳴神上人把龍神封閉的繩索,為了萬民百姓使甘露從天而降。

    雲中絕間姬用女色媚態勾引鳴神上人的時侯,鳴神上人情奈不住地開始觸摸她的身體。這個場面的雲中絕間姬充滿“女人”的性感,妖艷絢麗,是一種在現實的女人之中找不到的。完全是虛幻的女人魅力。

    最後,她從憤怒的鳴神上人那堸k跑的時侯也一直保持著纖弱的樣子。她逃得很慢,好像小腳的女人一樣用不穩的步子逃走。

    聽說,歌舞伎的女形本來有重視“美”的思想。比如說,歌舞伎中有“加役”這個行當是一種證明。而“立役”的意思相當於反串,指某個行當的演員飾另外一個行當的角色。特別是,一般女形演員不演心術不正的女人、沒有良心的女人的角色,這種角色由“立役(相當於生)”的演員擔任。從這個例子看來,女形一定需要兼而有之外貌和內心的“美”,而且女形的“美”堨]括比現實的女人還有女人性的纖弱、可愛的樣子。

    日本遇到現代(日語叫“近代”)的明治時代,雖然歌舞伎也有過好像時裝戲一樣的現代化的嘗試,可是至今它一直保留著“男扮女裝”的女形。到現在,反而當代的觀眾對歌舞伎保留的女人形象感覺很新鮮,好像觀眾們陶醉在虛幻的女人魅力中。保留“男扮女裝”的女形包含虛幻的艷麗,適應時代的旦角隨著女演員的增加開始追求自然的女人健康美。

    歌舞伎的演出內容,分為歷史上武士故事為主的“荒事”和民間社會男女愛情故事為主的“和事”。歌舞伎的舞臺布景非常講究,既體現日本的花道藝術,又有旋轉舞臺和升降舞臺,千變萬化,再配以華麗的舞蹈演出,可謂豪華絢麗。男演員演出的“女形”,虛幻妖艷,給人以超脫現實的美感。

    現在看來,日本歌舞伎演員的化菻D常濃,但是在江戶時代(1604-1868)的人們看來歌舞伎的演員不化菕A他們會感到很驚奇。因為在室內劇場演出的歌舞伎因與觀眾的距離相當近,所以相貌非常重要。而且最初歌舞伎的Okuni歌舞伎(17世紀初),在表演結束後,就賣身,所以最初的歌舞伎非常重視演員的相貌。但是自歌舞的中心搬遷到江戶後,觀眾的喜好漸漸由美貌轉為演技。

    19世紀以後歌舞伎的觀眾擴大到一般老百姓。以前歌舞伎規定英雄必須具有高貴的身份,但是隨著觀眾的變化,身份低下的人開始成為歌舞伎的主人公。因主人公是較貼近周圍的人,所以演員的化裝也漸漸變淡。

400年的淒涼歌舞還能走多久?

    經過400年的歷史演變,古典化的歌舞伎已經成為日本傳統國粹文化的代表。在歷史上以寫歌舞伎劇本聞名的日本作家近松門左衛門,被稱為日本的莎士比亞,其數十本歌舞伎劇作,成為日本文學史的寶貴遺產。一些歌舞伎演員不斷磨練演技,成為名門,至今在日本擁有崇高的社會地位。現在日本著名的歌舞世家有市川團十郎家、松本幸四郎家、中村歌六家、中村歌右衛門家、尾上菊五郎家、市川猿之助家、市川段四郎家、坂東三津五郎家、片岡仁左衛門家、澤村宗十郎家等,這些歌舞伎演出世家對歌舞伎的發揚光大起到了巨大作用。

    歌舞伎注重和觀眾的交流,延伸到觀眾席的“花道”是演員的登臺的必經之路,產生了演員和觀眾合為一體的效果。

    在明治維新以後,西洋劇的大量引入,使得歌舞伎的表演藝術開始走下坡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麥克阿瑟佔領日本期間,因為歌舞伎中的剖腹自殺等封建忠君內容,一度禁止歌舞伎上演。後來因為佔領軍副官巴瓦斯是歌舞伎的愛好者,他認為應該把藝術和現實政治分離開來考慮,在巴瓦斯擔任演劇審查官之後,才逐漸解除了歌舞伎上演禁令。此後,各歌舞伎世家通過多種渠道宣傳普及歌舞伎藝術,電視臺也現場轉播,並且開辦欣賞講座,一些文化人經常撰文介紹,使得歌舞伎得以復興,歐美等西方國家也紛紛邀請歌舞伎前往演出。

    但是在現在的日本社會,像中國的京劇一樣,歌舞伎也面臨著如何發展的問題。共通的課題是:理解和觀賞歌舞伎的年輕觀眾越來越少。因此,日本文化藝術界也提出了歌舞伎改革的問題。歌舞伎的名角市川猿之助就成立了“21世紀歌舞伎組”,在表演上改革傳統的方式,在雨傘和樹木等道具的掩護下不斷變身,引起觀眾喝采。這樣的改革或許是受到了中國川劇中的變臉的啟發。在演出內容上,也出現了很多新的動向,引入《三國志》就是一個例子,這在傳統的歌舞伎中是不可想像的。

    評論家指出,歌舞伎的改革,一方面要保存古典中的精髓部分,否則就不能稱為歌舞伎,而是新演劇。為了適應時代的發展和觀眾的要求,各種新流派的歌舞伎的出現將成為必然。

    周作人曾驚嘆:日本摹倣中國文化,卻能唐朝不取太監、宋朝不取纏足、明朝不取八股、清朝不取鴉片。而日本的茶道、禪宗和歌舞伎,恰恰是這種兼收並蓄構成了日本文化的獨特性。在日本,文化保護方面有其獨到之處,然而走過了400年的漫長歷史,不知道歌舞伎這種淒涼的歌舞形式還能向前走多久? (《新聞週刊》)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