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週刊 -> 天下

 


美國刺探中國核計劃

02/18/2004/08:42
華夏經緯網

     “黑寡婦”橫空出世

20世紀60年代,為了遏制中國發展核武器,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向中央情報局下令,嚴密監控中國的核計劃。

  中情局經過一番研究,決定使用蒐集別國情報的手中王牌———U2飛機。

  U2飛機是美國洛克希德公司為美國情報機關專門研製的高空偵察機。1956年服役的U2飛機是當時最先進的偵察機,機上有8臺自動高倍相機和電子輻射測向機,它攜帶的3.5公里長的膠捲能把寬200公里、長5000公里景物拍攝下來,沖印成4000張照片。它只要飛12次就能拍攝整個美國,而且連地面上報紙的名稱都可以辨認。所以該機雖然飛行可靠性差,卻深受中情局喜愛,而且得到不少“雅號”,如“神秘女郎”、“黑衣女諜”等,也有人管它叫“黑寡婦”。

  美國提供偵察機,蔣介石提供飛行員

  “黑寡婦”儘管“武藝高強”,但也有不足。為追求高速,U2飛機的凈重僅1.2萬磅(5.44噸),機體為鋁合金,缺乏強勁的結構支撐。機身外殼僅5毫米厚,加之機翼設計未徹底擺脫高空浮力不夠的力學結構的束縛,飛行員在高空稍有不慎就可能命喪九霄。美國人不願冒這種風險,於是中情局在1958年想出了一個聰明的辦法:由美國出飛機,讓蔣介石的飛行員駕駛。

  1958年春末的一天,美國中央情報局駐台北辦事處主任克萊恩回國接受情報任務。上司向他透露了一個核心機密:中國正在甘肅、青海或新疆研製原子彈。為此,中央情報局經美國總統批准,準備利用台灣飛行員駕駛U2飛機深入大陸內地拍攝照片,監控中國大陸原子彈和遠程導彈的發展過程。

  克萊恩接到命令後,馬上同台灣“國防部長”俞大維聯繫。俞大維認為美國人關注的大陸核計劃情報對台灣沒多大用處而不願合作,克萊恩只好去找蔣經國。

  時任台灣“國防會議秘書長”的蔣經國聽了克萊恩的介紹後,對美國的合作計劃很感興趣。其實,蔣經國更關心的是大陸內地的動態,因為蔣家一直沒有放棄重返大陸的企圖。於是他同意了美國的合作計劃,但要求必須分一部分情報給台灣。克萊恩當即表示可以留用一些美國不需要的情報。蔣經國馬上報告蔣介石,蔣介石當即批准了這一合作計劃。

  計劃批准後,雙方立刻在絕密狀態下開始運作。臺“空軍作戰署長”雷炎鈞奉命到桃園、新竹、嘉義和台南等基地挑選了12名飛行員到沖繩美軍基地接受體能、生理、心理測試,最後選定6人赴美受訓。到1971年,共有27名台灣空軍飛行員赴美受訓。

  台灣飛行員到達美國後,立刻換上美國空軍軍服,並被警告不得擅自離開基地。據接受訓練的王太佑回憶說,當時上課只能聽講和提問,不得作筆記,更不準將任何訓練教程帶出教室。儘管台灣飛行員的英語功底還算不錯,可要聽懂這麼多複雜的課程卻有些難度,但美國人以保密為由就是不編譯U2飛機的訓練教材。

  經過近一年的訓練,這批飛行員開始駕機飛越台灣海峽,深入中國大陸進行間諜偵察。19607月,美國向台灣當局提供的第一批兩架U2飛機秘密運抵桃園機場。台灣則在從美受訓回來的飛行員中挑選了6名飛行時間在2000小時以上、具有高空偵察經驗的飛行員組成了隸屬於臺灣“空軍總部情報署”的“第三十五氣象偵察中隊”。當時第三十五中隊的飛行員陳懷為U2飛機設計了一個黑貓圖案,黑色的貓身代表U2飛機,10對貓眼則象徵著高空攝影機。

  飛行員們又特意定做了一批標有黑貓圖案的夾克衫,所以人們就稱這個中隊為“黑貓中隊”。“黑貓中隊”名義上隸屬台灣“空軍總部情報署”,實際上是由美國人直接控制。飛機的維護、看管都由美軍負責,停放U2飛機的機棚,連台灣空軍的聯隊長和大隊長都進不去。

  又經過一年多的訓練和調試,1962113日“黑貓中隊”出動U2飛機對大陸實施高空偵察。

  獵殺“黑貓中隊”

  中國大陸核工廠和核子試驗場均分佈在西北部,距台灣有幾千公里航程,如果飛機中途發生故障,根本無法返回台灣基地。為了增加U2飛機出航的保險系數,美蔣雙方曾要求泰國和印度各提供一個供U2飛機起降的機場,但遭到拒絕。於是,“黑貓中隊”只得從桃園基地起飛。

  U2飛機在桃園起飛後,一般先向東朝沖繩方向飛,以逃避中國沿海雷達網的監控。等升到1.5萬米高空後,才在鵝鑾鼻附近調頭由汕頭附近飛進大陸,開始吉兇難卜的航程。

  中國大陸方面早已查明美蔣勾結進行高空偵察的陰謀,但U2飛機的飛行高度卻令解放軍空軍各類殲擊機望塵莫及。

  在總參謀長羅瑞卿的主持下,中方多次召開防空系統領導人會議。他們在仔細研究U2飛機的飛行路線後,發現它們在1962年上半年的11次飛行中,有8次經過南昌,於是決定將3個地對空導彈營以“地質打井隊”的名義在南昌布陣,撒網捕殺“黑寡婦”。

  1962年,桃園基地的U2飛機平均每月出勤3次。每次都趁中方沿海空軍殲擊機換防時進行。解放軍摸清了這一規律,在空軍導彈部隊某部2營到位後,就拋出誘餌,引蛇出洞。

  98日,“黑貓中隊”飛行員楊世駒接到出勤令。他駕U2飛機從桃園起飛後,先往南飛昆明,再轉回南寧、桂林。正當他準備繼續飛往南昌時,飛機油路系統忽然發生故障,他只好從桂林調頭飛回台灣,算是逃過一劫。

  99日淩晨6時,陳懷駕駛U2飛機又從桃園基地起飛,自福建平潭進入大陸後經福州,沿鷹廈鐵路,過順昌,然後向南昌方向飛去。832分,當飛機到達南昌上空時,南昌導彈陣地3枚“薩姆—II”型導彈呼嘯而起,U2飛機一頭撞進由3600塊彈片編織的死亡之網中。

  當時,中方對如何擊落U2飛機守口如瓶。台灣及西方的軍事專家和新聞記者一直在挖空心思地刺探大陸是使用何種武器擊落U2飛機的。國外許多人對中國軍隊能擁有擊落U2飛機的能力和手段持懷疑態度。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有外國記者又提出這個問題,外交部長陳毅幽默地說:“我們是用木棍捅下來的。”

  196212月,美國又向台灣提供了兩架U2飛機,並繼續偵察中國大陸的核計劃,但均遭失敗。

  1963111日清晨,當很有實戰經驗的葉常祿駕駛U2飛機經過江西上饒上空時,中方導彈部隊發射3枚導彈,一聲巨響,飛機在空中被炸碎。

  196477日,在台灣軍界赫赫有名的李南屏駕駛U2飛機飛向大陸,1225分,飛機直奔漳州而來。1236分,在距解放軍導彈陣地32公里處,導彈部隊發射3枚導彈,李南屏和他的飛機在萬米高空粉身碎骨。

  中情局利用登山運動員,將監聽設備運到喜馬拉雅山

  後來,“黑貓中隊”駕駛的U2飛機又屢屢被擊落,失望的美國宣佈暫停與蔣介石的合作。中情局也暫時將搜索情報的行動改在地面。

  19641016日,中國在西北地區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顆原子彈。這讓美國人十分震驚。雖然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半個月前已經將中國可能在近日爆破原子彈的絕密消息告知了美國總統,但是,美國對蔣介石空軍的連連失敗還是感到無法忍受。這回美軍親自出航,蒐集核塵樣本。

  1965年,美國中情局根據在印度收到的秘密資訊,得知當年有英美幾名聯合登山運動員要攀登喜馬拉雅山。中情局立即派人到印度活動,秘密收買了這幾名登山運動員,並徵得印度政府同意,准許這些登山運動員攜帶間諜設施登山。這些登山運動員冒著風雪嚴寒和缺氧的危險,從尼泊爾境內出發開始登山。當爬到指定地點楠達—德維山時,運動員們將一台核發電電子偵察設備安裝好。中情局則在64公里外的尼泊爾境內,安裝了情報接收設施,對中國境內數百里的地域進行輪番掃描。

  由於喜馬拉雅山氣候惡劣,儀器的運作越來越困難。有一天,核發電機被狂風捲進萬丈深淵。發電機的劇烈震動使儀器上的一種由钚238元素組成的重要物質掉到冰川堙A機器無法工作。

  但是,中情局還不死心,他們仍將目標鎖定在登山運動員身上。隨後,他們又暗中盯上了英國登山運動員亨利·戴和傑利·歐文。1970520日,這兩人登上喜馬拉雅山尼泊爾一側的安納布爾納峰,並拍下一組登山照片。1974年夏季,兩名中情局間諜在倫敦找到戴,要求他提供一些關於攀登安納布爾納峰的建議。戴事後回憶說,令人奇怪的是他發現這兩名到訪者從未登過山,而且兩人還向戴要走了10張照片,這10張照片均涉及中國境內的一些地形、地貌等材料。戴本身是英國軍方人員,他在1997年退休時,官至上校軍銜。他聲稱,在攀登安納布爾納峰時並沒有軍事意圖,可事隔20多年後他才弄清楚中情局一直在利用自己,使自己間接地成了美國的間諜。

  不過歷史的結局往往出人意料。美方利用各種手段刺探出中方的許多機密,對美國認識中國的核情況發揮了很大作用。可是從20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秘密蒐集到的大量資訊中,濾出的許多資訊卻表明瞭中方要與美方緩和的動向,中情局馬上把這些資訊報告給白宮。這些資訊對尼克松下決心恢復美中外交關係發揮了巨大作用。

中華網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