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 娛樂週刊 文章
《武俠》:介於重口味與惡口味之間
華夏經緯網   2011-07-14 16:40:21   
字號:

《武俠》:介於重口味與惡口味之間  

甄子丹

《武俠》:介於重口味與惡口味之間

金城武

  《武俠》有“科學武俠、微觀武俠”概念,兼具向張徹《獨臂刀》致敬意圖,再雜糅雲南騰衝美景民俗,點綴金城武的一口四川溫江話,其實質當然是以精確的商業算計打通所謂武俠片“任督”二脈,讓喜歡打的觀眾奔甄子丹而去,喜歡美劇的觀眾奔金城武偵破過程而去,各取所愛。

  《武俠》前後兩部分很不一樣,前半部遠好過後半部,劉金喜身份暴露後,故事滯重,甚至難以自圓。前半部是“地氣”,後半部是“戾氣”,加一起即如兩股氣貫穿往竄體內,非一氣呵成。

  歸隱、暴露、泯恩仇,三段形成《武俠》。無疑,陳可辛拿捏得最好的是歸隱一章。無論是騰衝美景,湯唯笑容,還是村婦民歌,都讓觀者自內心動容。《武俠》影像很棒,結合風土民情,將劉金喜倦鳥歸林的閒逸以及不願殺戮的切身環境臨摹得很真實,給後半部的強烈對比埋下情緒伏筆。

  “暴露”一段結合徐百九神道偵破,自說自話、心理活動、貼身跟蹤,觀者被懸念感驅使。畢竟劉金喜偽裝能力極強,暴露真身過程神秘而複雜,加之金城武、甄子丹的對手文戲異彩紛呈,也算交足功課。

  問題出在後面一章,七十二地煞作為一龐大有組織機構,所有人行為乖張,舉動毫無正常邏輯,如陷心魔,此設計落入數十年前港產武俠片情節窠臼,即壞蛋臉譜化,行為無原則化,舉動暴怒化。

  最不忍見的還是《武俠》的重口味及血腥感,不少篇幅涉及對孩童的虐殺,16歲以下少兒其實不宜觀看。如果放到西方,王羽演的七十二地煞頭領根本不可能是真人,他一定是變形惡魔,但在《武俠》堨L是真人,居然虐待四歲的孫子。這些劇情無疑會給觀眾形成如此印象:用最強反差情節挑釁神經,迫使他們既不忍也不捨。

  也許有人會說,武俠片不死人怎麼可能?我認為暴力血腥也可更有技巧,這需要某種自審式文化自覺。《武俠》堣斷閃回的浮屍臉,滅門慘案媢麉警舉起的屠刀,必須用這些東西推進情節嗎?它們不可替代嗎?武俠片不是“死人比賽”,不應該濃墨重彩販賣“殺戮”二字的刺激、獵奇、殘暴色彩。

  幸而《武俠》還沒墮入惡口味的深淵,結局終歸陽光,家庭生活再度起航,這其實也算一種“俠”氣,俠要救人第一位是救家人。在重口味與惡口味之間,陳可辛追尋著他對票房、夢想、致敬、江湖等多重關鍵詞的欲求,很難說他成功了,因為像陳可辛這樣有相當藝術能力的導演本身也應是當下的“俠”,要有更多超越銀幕之外的責任和擔當。譚飛

京華時報

 

責任編輯:王佳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本站檢索
 
全站排行
 
週刊排行
   
華夏週刊
時事週刊 | 臺海觀點 | 七日世界 | 娛樂週刊 | 一週賽場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